> 灵异推理 > 溺宠鲜妻:秦少,求放过!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往事如梦(21)

第三百八十六章 往事如梦(21)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三天来,路西除了被鲁争强灌了些水,其它什么都没吃过。

    段星邦也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开了几服药,吃了也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

    南月山此时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她无法看着一个几天前,还活泼开朗的女孩,就这样丢了性命。

    于是,她直接找到了鲁修,她哭道:“阿爸,我看路西是真的对星泽生出了感情,她再这样不吃不喝,恐怕坚持不了几天了!”

    鲁修面上也装作一副心烦意乱的模样,他叹息着摇摇头,“那还能怎么办?”

    南月山哭得声音更大了,“如果路西真在谷内丢了命,我们怎么向她哥哥交代?”

    虽然里西家族正遭遇祸患,但毕竟在西陵以至布伊克斯根基深厚。

    路西一旦不明不白死在谷内,他的哥哥杰西一定不会那么轻易善罢甘休。

    或许,还会因此而为古越族带来无尽的灾祸。

    鲁修眉头皱的更紧,“可那是族长的决定,再说,星泽如果真弃我们不顾,家族也将面临未知的灾难。”

    南月山当然也知道这些,听到父亲的话后,她也默不作声,一时没了主意。

    就在两人静默之际,鲁争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刚刚一直躲在门口偷偷听里面两人间的对话。

    现在出现,是因为他想到了个主意。

    鲁修与南月山看到鲁争走进门,都面露惊疑看向他。

    鲁争走到两人跟前,才说:“师父,你们刚才的话我听到了,我到有个办法,或许可以试试。”

    鲁修急问:“什么办法?快说!”

    看得出来,鲁修对此事极为关注。

    毕竟,人是他请到谷内的。

    鲁争这才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口,“我想,路西小姐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她对星泽还抱有幻想,如果能让星泽当面拒绝她,或许她就能想通了。”

    鲁修摇摇头,“族长的意思是,不让他们再见面了,这恐怕不成……”

    “师父,您放心,我跟月山会在一旁监督星泽的,只要他当面拒绝了路西小姐,让她彻底死心就好。”鲁争颇有把握道。

    鲁修蹙眉沉吟良久,面上都是为难,似乎这是一件很难下的决定。

    半晌,他抬手用力拍了下桌子,才道:“好,这事就由你们两个亲自去办,旁人都不要告诉,我马上写一封信,你们到时带给星泽,让他马上回来跟路西把话说明白。”

    南月山闻言终于松了口气,她觉得,也许只有这样,路西才能保住这条命。

    重回到路西的房间后,她将房间里照顾路西的米蓝支走,才附在她耳旁低声说:“路西,阿爸说让你与星泽见一面,你有什么话都可以当面跟他说,你可要快快好起来啊。”

    没想到,她的话才说出口,路西发散的眸光,竟奇迹般的汇聚到了一处,并向她看过来。

    南月山没想到一说到段星泽会这么有用,她又接着说:“我跟师哥明天就启程前往摩亚古刹,如果顺利,星泽在一个周后就能跟我们回来了。”

    更加令人不可置信的事发生了,路西竟然扶着床头,慢慢坐起身。

    此时,她身子颤抖着,声音更是虚弱无比。

    她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问:“他们真让我们见面了?”

    南月山没想到,路西表面不说,实际上,她心里早就清楚,段星泽离她而去的真正原因了。

    她的泪再次从眼角滑落,“你要快点好起来,不然还怎么跟他见面?”

    路西苍白的脸上泛着笑意,“我知道,我会变好,对了,我现在看上去是不是很难看?他回来看到我这样子一定会不喜欢。”

    说着,她就要下地去。

    “你要做什么?”南月山拉着路西的手臂惊声问。

    “我要吃点东西,我现在一定瘦得厉害,我哥说,我瘦得样子很难看。”

    南月山实在受不了路西这副模样,她竟搂住女孩的腰,呜呜地痛哭失声。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你在这等着。”

    路西很乖地朝她笑了笑,“谢谢你,月山姐。”

    鲁争与南月山商量好,在第二天中午过后就上路。

    南月山心里一直很不安,她的心实在平静不下来,在临行前的一晚,悄悄找到了鲁争,想跟他谈谈自己的想法。

    只不过,当她推开鲁争的房门时,却一眼看到,鲁争正在嗅着手里的一条发带,神情无比地痴迷。

    她一下就怔愣在了原地,之前很多想不通的地方,似乎一下就想明白了。

    她见鲁争不但在嗅着手中的发带,嘴里还小声说着:“你是我的,你是我一个人的,我不允许任何人将你抢走!”

    那条发带她认识,那是路西的所有物,而现在却落到了鲁争手里,还被他如此亵渎。

    她心底的怒气直接就冲到了脑门,双脚不受控制地走到了男人床边。

    她冷眼看向鲁争,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鲁争在南月山向他走来时,才发现了她。

    他马上就将发带收起来,心里不停埋怨自己,刚刚他实在太入神了,怎么就如此失态了呢?

    还好看到他这副丑态的不是路西,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只不过,南月山见此后,所爆发的怒火丝毫不比路西小。

    “你喜欢路西?”南月山声音冷的,空气几乎都要凝住了。

    “怎么?美好的事物谁都喜欢,有什么不对吗?”

    鲁争根本就没留意到,南月山此时的异常反应。

    “你觉得她会喜欢你吗?”南月山面无表情地问。

    鲁争狞笑道:“就算她现在不喜欢我,我也会让她以后深深爱上我的。”

    “去跟族长通风报信的人也是你?”南月山忽然问。

    “你猜的很对,我喜欢她,怎么能让其他人捷足先登呢?”鲁争仍然不住大笑。

    “我真没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南月山不住摇头,眼里更是闪动着泪光。

    鲁争不禁反问:“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吗?星泽本来就是个不能结婚生子,孕育后代的人,难道看着路西陷得更深无法自拔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