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暗黑系暖婚 > 205:生活太苦发点糖

205:生活太苦发点糖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姜九笙睡到半上午才醒,睁开眼,有点失神,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

    苏倾从病房外面进来,见姜九笙睁眼了,松了一口气:“可算醒了。”

    姜九笙转头:“苏倾。”

    长时间低烧,她嗓子沙哑得很厉害,脸上已经恢复了血色。

    苏倾赶紧倒了一杯温水:“先喝点水,你嗓子要被烧坏了,老板得连我一起打。”把水杯递给姜九笙,又摸了摸她额头上的温度,“还好不烧了。”

    姜九笙喝完水,道了一声谢,躺回病床,没怎么说话,神色有些恍然,若有所思着。

    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苏倾纠结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你跟时瑾怎么了?”她非常非常好奇,“他在病房外站了一个晚上,可就是不进来。”

    姜九笙始终默不作声。

    和时瑾一样,什么都不说,估计不是什么小问题,两个人都是冷静又理智的人,平时相互惯的宠的不像话,他两要闹矛盾,绝对不可能是小打小闹的鸡毛蒜皮。

    苏倾也不再问了。

    这时候,苏倾的电话响了,是徐青久。

    “你在哪?”徐青久语气听起来是不满的。

    苏倾如实回答:“医院。”

    徐青久立马追问:“你在医院做什么?”

    反应有点大。

    苏倾实话实说:“笙笙病了,我在照顾她。”

    徐青久一听,语调都高的八度,非常愤慨:“我一晚上打你电话都不通,你照顾了她一晚上?”

    为了不影响姜九笙睡觉,她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忙了一晚上根本没注意。想来苏倾也是有些心虚的,赶紧解释了一句:“嗯,笙笙烧了一夜了。”

    这下好了,越解释,徐青久越火冒三丈,阴恻恻地说:“苏倾,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有男朋友的人。”

    苏倾这才反应出来哪不对了。

    男朋友吃闺蜜的醋,偏偏,男朋友还不知道这是闺蜜,以为是小蜜呢,苏倾有种摊上大事了的感觉。

    她想,该怎么解释呢?

    徐青久的逼问已经砸过来了,义愤填膺:“你是不是对姜九笙还余情未了?”

    余情……

    她想起来了,她以前在徐青久面前‘承认’过喜欢姜九笙。

    果然,摊上大事了。

    还不等她回答,徐青久就把电话挂断了。苏倾再打回去,他已经不接了。

    心外科办公室。

    敲门三声,里面的人说了一声‘进’,谢荡推开门,抱手靠着墙,伸出一条大长腿,把门一脚踢上了,任性又挑衅的语气:“姓时的,打一架吧。”

    他来探病,病房里连时瑾的影子都没瞅见,苏倾说,他和姜九笙吵架了。

    呵。

    她老谢家的十三弟子能错?不管谁的错,都是时瑾的错!没办法,老谢家的人就是这么不要脸地护犊子。

    想揍他!

    时瑾端坐着,抬头,神色淡淡:“你打不过我。”

    这幅天塌下来都雷打不动样子,谢荡看着很不爽,就想作天作地:“不就是伤筋动骨,那也得让你破点皮。”

    十五分钟后,谢荡回姜九笙病房了,一进屋经纪人宋静就瞅出了不对劲,一打量,果然,他手上有血迹,倒不严重,就是红的刺眼。

    这就出去十五分钟,就带伤回来了,真特么不让人省心!宋静紧张了:“手怎么了?”宋静想抓过来看看伤势。

    谢荡把手往身后藏,不让碰,面不改色地说:“摔了一跤。”

    摔成这血淋淋的样子?平时不是宝贝那双手宝贝得要命吗?

    宋静都想揍人了,耳提面命:“小祖宗诶,你可是小提琴家,靠手吃饭啊,别在外头给我胡来!”

    谢荡瞧了瞧自个儿的手,顺着宋静的话接嘴:“是啊,我的手很金贵,可不能有闪失。”他看向经纪人,一本正经,“宋静,去给我办住院手续,我这金贵的手得留院观察。”

    不知道为什么很懵逼但自始至终都感觉很懵逼的宋静:“……”

    她觉得谢荡这小公主,摔到的可能不是手,是脑子。

    谢荡根本不理会宋静快要翻到天上的白眼,往沙发上一坐:“笙笙,我把病房开你隔壁怎么样?”

    姜九笙侧躺着,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轻声‘嗯’了一句。

    宋静适时地泼了一盆冷水:“隔壁有人了。”

    谢荡很理所当然的语气:“让人家搬。”

    宋静暴走:“你当医院是你家啊,你让搬就搬!”都是VIP病人,也不在乎钱,哪有那么好搞定。

    谢荡轻飘飘地说:“那是你的事。”

    摊上个任性妄为弄天弄地的小公主真的不是一般的心累。

    好在隔壁病房里住的是个年轻小姑娘,一听是谢荡要住院,特别激动地挪地了,并语气恳切地要了签名。宋静也是纳闷了,谢荡那个蔫儿坏蔫儿坏的小妖精怎么还那么招小姑娘喜欢。

    蔫儿坏小妖精去急诊室包扎去了,带着口罩还有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穿得很低调,急诊室的护士没认出他来。

    护士把谢荡手上的血迹擦掉,才发现:“没伤口啊。”

    当然没伤口,血是时瑾的。

    谢荡懒得解释,言简意赅:“包起来。”

    护士不是很能理解,有点蒙圈:“这位病人,你没受伤啊。”

    谢荡振振有词:“内伤不懂?”他催促,“快快,给包扎。”

    护士:“……”

    她感觉这位病人应该去精神科。

    二十分钟前,时瑾办公室。

    谢荡正不爽得想揍人,虽然打不过时瑾,但想揍他的洪荒之力根本压制不住。

    时瑾从座位上起身,走到谢荡面前:“是我欺负她。”他看着谢荡的眼睛,一字一字地申明,“我让她生病了。”

    这话真他妈欠揍。

    谢荡咬咬牙,可没忍住,抡了拳头甩过去。

    时瑾抬手就抓住了,突然收紧了力。

    谢荡正要使力,手背上有温热的液体流过,低头一看,时瑾手腕的血顺着指尖渗到他手上了,他愣了几秒钟,有点无语了,怎么特么跟碰瓷似的。

    人家受伤,也不能揍了,谢荡语气有点躁:“我还没打,你怎么就流血了。”

    “你住院吧,陪陪她。”时瑾突然说,语气沉甸甸的,眼里的神色乱成一塌糊涂。

    谢荡被搞得一头雾水:“你脑子被门夹了?”

    时瑾松手,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上的血:“笙笙以前是抑郁症患者。”

    姜九笙的过去,谢荡不太清楚,只知道和时瑾有关,不过,他知道姜九笙一直在做心理咨询。

    宋静办住院手续去了,苏倾坐在沙发上削苹果,谢荡搬了个椅子坐床边去。

    “笙笙。”

    姜九笙坐着,抬头:“嗯。”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谢荡没有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她不明所以,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谢荡就开始讲笑话,他没什么幽默细胞,语气像朗读课文:“两只番茄过马路,一辆汽车飞驰过来,其中一只闪避不及被压扁了,另一只番茄指着被压扁的番茄大笑说,哈哈哈哈哈哈,番茄酱!”

    姜九笙:“……”

    苏倾:“……”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谢荡有点尴尬,摸了摸鼻子:“不好笑?”

    是莫名其妙好吧,苏倾把切好的苹果端过去,然后用看智障的眼神看谢荡。

    他面不改色:“那我再给你讲一个。”然后清咳了两下,这次语气不像背诵课文了,像朗读,还是带着感情朗读,“还是那两只番茄,它们去逛街,第一只番茄突然走的很快,第二只番茄就问:我们要去哪里啊?第一只番茄没回答,第二只番茄就又问了一次。第一只番茄还是没回答,第二只番茄又再问了一次。第一只番茄终于慢慢转头说:我们不是番茄吗,我们会讲话吗?”

    姜九笙:“……”

    苏倾:“……”

    番茄招谁惹谁了?

    谢荡摸了摸耳根子:“还是不好笑?”他端正坐姿,这次正襟危坐了,“我再换一个。”

    还是番茄的故事。

    一回生,二回熟了,谢荡感情充沛地讲道:“番茄在河边看到两只乌龟缩着一动不动,问一农民:它们在干吗?农民说:在PK。番茄不解:动都没动过,P什么K?老农:在比装死。番茄说:可是壳上有甲骨文的那只,早就死了呀。这时,另一只猛然探出头来骂道:MD,死了也不吭一声!突然另一只也伸出头来:SB!番茄的话你也信,哈哈哈哈,你输了。”

    姜九笙:“……”

    苏倾:“……”挠挠头,手背在身后,表情复杂地出了病房,她要去跟宋静谈谈,谢荡可能伤到的不是手,是脑袋,应该还是被番茄砸伤的。

    姜九笙从头到尾都有点懵逼。

    谢荡很挫败,有点恼羞成怒了,语气很幽怨:“姜九笙,你就不能笑一下,我背了半个小时了!”

    他活二十多年了,就没做过这样的蠢事!

    姜九笙扯扯嘴。

    谢荡放弃了:“算了,你还是别笑了。”比哭还难看。

    她躺下,眼皮有点重:“荡荡,我有点困。”

    “那你睡吧。”谢荡帮她把病床摇低一点,抿着唇,纠结了很久,还是硬着头皮问了,“要我给你唱摇篮曲吗?”

    姜九笙问:“还是番茄?”

    “不。”谢荡纠正,一本正经,“小星星。”

    她哑然失笑。

    终于笑了……

    谢荡松了一口气,然后唱了一首小星星,因为是玩音乐的,音准没话说,就是声音软软奶奶的,他觉得男子气概不够。

    谢荡唱歌有点像女孩子,所以,他从来不唱,只有姜九笙和谢汤圆听过他唱歌。

    姜九笙睡着之后谢荡才回自己病房,一开门,就看见门口墙边上站了个人,垂着头,碎发遮了半边眉眼,整个人都很颓。

    “她睡着了。”谢荡没好气的,“要不要进去随你的便。”扔完话,他进了隔壁病房,甩上门。

    时瑾依着墙犹豫了很久,还是推开了门,脚步很轻,走到病床前,凝眸看了很久,想亲亲她,又怕吵醒了她,便那样弓着身看了许久许久。

    对不起宝宝,又骗了你。

    他抬手,轻轻拂她的脸,可是怎么办,他若不是凶手,就只剩她了。

    下午,徐青久来了医院,包的严严实实,做贼似的,然后看见了正拿着热水瓶从病房出来的苏倾,做贼的表情一秒转变成抓贼的表情。

    还是抓到老公出轨时的表情。

    他气急败坏地喊:“苏倾!”

    苏倾嘘了一声,特别小声地说:“小声点,笙笙刚睡。”

    徐青久:“……”

    他有种头顶一片呼和浩特大草原的感觉,还时不时有一群草泥马从草原上奔腾过去!肺都要气炸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男朋友!”

    苏倾把水瓶放下,拉着他走到楼梯口,抬头眯着眼笑:“有啊,正看着呢。”

    徐青久盯着她眼角那颗小小的泪痣,看了一会儿,然后又甩开脸:“你别撩我。”

    谁撩他了!

    苏倾抬手,端着徐青久的下巴,转过来,脸对脸:“吃醋了?”

    徐青久不屑一顾:“吃醋?我会吃那玩意?”他扯扯嘴角,冷笑,“呵呵。”

    这幅明明醋得要死还偏偏死不承认的样子,怎么就这么可爱!

    苏倾主动解释,非常认真的口吻:“我和姜九笙是朋友。”她强调,特别申明,“很好的朋友。”是闺蜜啊!

    徐青久一点都不信,还是一脸的巨不爽:“男女之间没有纯友谊。”

    这话是周良说的,周良的老婆是感情咨询师,他近墨者黑,歪理总是一套一套的,不过听起来都很有哲理,周良说男女之间,只要不是颜值实在不忍直视,就绝对不存在纯洁的友谊关系,不是正当炮友,就是非正当炮友,不然就是预备炮友,早晚点火,砰,一炮而发。

    徐青久觉得很有道理。

    苏倾觉得是瞎几把扯淡,义正言辞的否决:“我跟你两男的都能有爱情,跟姜九笙怎么就不能有纯友谊。”

    爱情两个字,成功哄到徐青久了,戳中了他的软肋,所有气瞬间烟消云散,已经不气了,不过,还要幽怨一下:“那你也不能照顾她一晚上啊。”男女授受不亲!

    苏倾就想了想,试着沟通:“那下次叫上你,一起照顾?”

    徐青久认真考虑了一下,勉为其难:“行吧。”

    总之不能让苏倾这个小妖精跟别的女人单独在一起,他不是不相信苏倾,他是不相信外面的女人,乔清浅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别以为他不知道,最近乔清浅总是旁敲侧击地来打听苏倾,撬墙角的意图非常明显,他不得不防。

    他表态:“下次你跟我报备一下,我跟你一起。”

    真好哄!

    苏倾好笑,她个子高,穿运动鞋有一米七八,稍稍踮起脚便和徐青久一般高,摸摸他的头:“不生气了?”

    徐青久低了点头,任她把自己精心打理过的发型弄乱,心里软软的,就是嘴硬,控诉:“你都不给我打电话。”

    苏倾解释:“我打了八个,你没接。”

    徐青久郑重其事的口吻:“你再多打两个我就接了。”

    她不懂:“为什么要再多打两个?”

    因为周良说,若是在乎一个人,都是十几个十几个电话一直打,最少是两位数的连环夺命call,而且,不能随便几个电话哄一哄就投降,要端一端架子,未接不到两位数不要接,晾着。

    狗头军师,全是馊主意!

    徐青久撇开眼:“没有为什么,十是我的幸运数字。”

    苏倾:“……”现在的情侣都这么玩?

    傍晚的时候,霍一宁来了医院。

    他说了一下温书甯入室抢劫的那个案子:“我已经立案了,下个礼拜能审。”

    姜九笙问道:“能判罪吗?”

    “温书甯没有亲自参与,能判罪,不过,顶多是教唆抢劫,刑罚应该不重,在三年以下,很有可能缓期执行。”霍一宁补充,“而且她取保候审了。”

    这个姜九笙猜到了,毕竟温书甯是孕妇。

    缓期执行是对于被依法判处拘役或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人以及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人,规定一定的期限暂缓刑罚的执行。

    当怀孕的妇女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且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应当判处缓刑。

    也就是说,温书甯可以免了牢狱之灾。

    霍一宁说完事情,坐了会儿,起身回局里,这时病房门被推开。

    “队长!”很激动的声音,差点拔高。

    是景瑟,一开门看见里面的人,欣喜若狂,漂亮的眼睛都笑眯了:“我们好有缘啊。”她抱着个比她的头还大的保温桶,说,“笙笙,这是我妈妈做的鲍鱼粥,你喝一点,很补身体的。”

    姜九笙含笑:“谢谢。”

    “不用谢。”景瑟一边回话,一边用余光扫他们家队长,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她好多好多秋没见着队长了。

    霍一宁看了看时间,不逗留了:“我先回局里,有进展我再联系你。”目光,停留在景瑟身上。

    姜九笙颔首。

    霍一宁刚起身,景瑟就把保温桶放下,非常期待地说:“队长,我送你。”

    他没说好不好。

    她拿了围巾包住脸,乐颠颠地跟过去。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病房,小姑娘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时不时抬头,用笑眯眯的一双月牙眼看前面的人。

    霍一宁放慢脚步,等她走到身边,低头看身边的小姑娘,就露出一双灵气的大眼睛,眼珠子像两颗黑曜石,又黑又亮,没化妆,黑眼圈很重,

    “最近游戏瘾还很重?”他突然问。

    景瑟眨巴眨巴眼:“没有啊。”也就十几盘王者,十几盘吃鸡,但不能让队长觉得她是一无是处的网瘾少女。

    “有报道,说你因为一把游戏没有玩完,不肯上飞机,然后错过了电影首映。”

    语气,像班主任和家长的结合体。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她好激动呐:“队长,你居然还会看我的报道呀。”

    “……”

    他的重点不是这个。

    撇开眼,他说:“以后少玩点游戏。”语气轻一点,软一点,耐着性子,“对视力不好。”

    队!长!关!心!她!

    景瑟开心得像只兴奋的土拨鼠,用力点脑袋:“好哒。”

    真听话。

    霍一宁嘴角莞尔。

    两人默契地没有去坐电梯,走了一段楼梯,景瑟突然问:“队长,你不玩游戏吗?”

    霍一宁把脚步放慢,走在她下面一阶:“以前玩,上警校之后就不玩了。”

    景瑟歪着头:“为什么上警校之后就不玩了?”

    “看路。”

    “哦。”她好好走路,手抓着楼梯扶手,又问了一遍,“为什么上警校之后就不玩了?”

    当年她表白完,队长就失联了,原来是去警校了,那她就不怪他了。

    霍一宁冷不丁回了一句:“因为有人找我网恋。”

    景瑟一听,激动了:“那你觉得那个人怎么样?你喜不喜欢她呀?”

    是!我!呀!

    我!就!是!你!的!网!恋!小!妹!妹!就在她快要压抑不住冲口而出的时候——

    ------题外话------

    缓期执行了解一下,后面还会用到一些法律知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