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镇天命 > 章节目录 最终章下:江湖一场醉!!!

章节目录 最终章下:江湖一场醉!!!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真没想到,这驼背老头所说的话,竟是这么的让我惊愕,说及到了我的后辈之事!

    “这个,自然是真的,我可以跟你保证,不会欺骗你。”

    驼背老头叼着烟斗,笑眯眯的看着我,“…这个,你又不是不知晓,我是为张三丰的一个推算预测的心魔,剥夺了张三丰对将来之事所有的推算预测,想要算到你的未来,这点自然很是容易不过的了。”

    “只要你现在,答应做这阴司的主人,接替阎神的位置,重新恢复阴阳两间的秩序,不光可以博一个好的名声,做了一个好事,能够受到敬仰之外,并还能够拯救得了你的儿子。如此看来,这么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相信你不会推脱掉的!”

    “这个…”

    驼背老头所说的话,让我还真是有些怔住了。

    说真,对于他的能力来看,一直都是这么久的预测下来,一路将事情给发展到了这里,还真是如他所推测的那样准确。如果说,在将来我的儿子真有什么劫难,遭受到了危险的话,如果可以得到这驼背老头的帮助,那么这样…

    “等下!”

    郴郴听到驼背老头的所说,当即便是皱起眉头来,“你说,你能够帮助他儿子化解将来的一难,如果说他真的当上了这阴司的主人,难道以他的能力来看,还不能摆平自己儿子的事情,需要你来出手?”

    确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倘若我答应成了阴司的主人,那么我将来的儿子一旦有难,莫非以我的身份,都给救不了的么?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致。”

    驼背老头笑了笑,抽了几口烟说:“这点,我承认浩娃子做上了阴司的主人,身份的确非同一般的寻常。但不过,这有些事情,又岂非是绝对的王者,也能百分百确保没有问题,总会又那么一些阴暗的角落,是没有太阳光的。”

    “你看看,浩娃子,现在阴司在你的面前,现在就是一个重担,能够符合条件,体内具备阎神之力的人,也就只有是你了!想想看,就算你不为了你将来的儿子打算,也得要为这阴阳二间所有的一切来考虑,忍心看着他们受苦么?”

    驼背老头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着,让我为了自己的的未来一代,也为了这阴阳两界的好,可即便如此,我的心里也还是惊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顶“大帽子”,要当阴司“阎神”的事情给扣在头上,还是有些难以下决心…

    “他说得对,阴司现在的情况的确不行,被阎神给败坏成了这样,必须得挑选出一个具备阎神之力的人,来重新掌控阴司!”

    师傅卫冕捂着断臂,忍不住疼痛得哆嗦的跟我说,“子浩,还记得师傅跟你说过的么?你虽然不能修炼玄门道术,跟师傅一样。但你却可以用你自己的力量,不管是来源于哪里,只要你能够积极向好,为人做正的话,那么就是师傅的好徒弟了!”

    卫冕坚毅的看着我,“…眼下这个责任,你就只能这么担待上,别无选择了!”

    “…嗯,我哥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做吧,情况我们也是有看到,不会有差的。”

    郴郴也是认可这个要求,让我来接过阴司“阎神”的职位。

    “你看,如何?浩娃子。”

    驼背老头看着我,很是认真在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

    我怔了一下,旋即一咬牙关,按捺住内心砰砰跳的心绪,“那好,既然都已经到了如今这么一个田地,那就答应了我!但不过,我这真要当“阎神”的话,可是什么都不会,恐怕会管理得不好…”

    “没关系,这点相信你浩娃子绝对能够做到,没有什么问题。”

    驼背老头笑呵呵点着头,“你,并非如这个阎神,阴司在你的手中,相信会有更好的发展,会跟阳间之间的关系,变得一步步好起来的!”

    看来,这驼背老头很是相信我,信赖我,他所做的这一切,从头到尾来,全都是为了能够让我,灭掉上一任的阎神,从而出任现在阴司的主人!!

    “还有,我有一点不明白。”

    虽说我答应了做阴司之主,但不过这心中还存在有疑惑,遂之问驼背老头,“我跟你之之间,本就是没有任何的瓜葛,为什么你一定要让我,来给消除掉这个阎神,扶持我来做这阴司主人?这样做,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现在的我,经历了这么多,心态也已经改变了很多,事情都警惕了起来,想确认每一个事情的前后,到底藏匿着有什么!

    “我知道你有张三丰的推算之能,但明明效命于阎神,为什么偏偏要背叛他,过来帮助我。这些,请你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对于我的质问,驼背老头叼着烟斗的嘴怔了下,旋即笑了起来,“这个啊,浩娃子你让我怎么跟你说呢?记得,早在之前就已经跟你们说过一次,关于我这么做的目的,在你们眼中看来,如果我没有目的可图的话,就不会这么做。”

    我,郴郴,还有受伤的卫冕,此刻都凝视着这驼背老头,等待他的回答。

    “然而,并非如此。”

    驼背老头收敛了下笑容,变得严肃了起来,“老头子我的身份,看似是在帮助你徐子浩,让阎神他这么一步步的以为能够出来,再度掌控阴司得到他所爱着的女人。但不过,却也是在一步步的最终走向覆灭。这,就是一个过程。是一个旧的时代,给新的时代所创造出来的一个结束。然而,是怎么来结束,谁来结束?就好像钟表上面的时间,如果没有指针的转动,就无法知晓时间是多少。而这个结束旧时代,作为指针的一个存在,便是我。”

    驼背老头的话,让我听了有些惊愕,他的话,说得很是深奥了。

    “但不过,我也只是一个搬运者,指针上面的指针而已,并不是这个时间的主题,而是一种表现。所以说,这个运转一切局势,只不过是以我的身上表现出来,实际推动的,也就还是这个局势。”

    驼背老头看着我,意味深长的目光之中,蕴含着深邃的一层层奥义。

    仿佛间,我感觉这个驼背老者,都有些不像是张三丰的心魔,比之还要高深似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区区一个张三丰心魔,会有知晓这些!”

    卫冕也是沉着问着,但驼背老头却是笑了起来,“刚才说了啊,我的确是一个张三丰的心魔,但不巧的是,就是这个心魔的化身,当了命运改变的那一口指针。其实,不光是我,就算是一只猫,一只鸟,亦或者是一棵树,又或者只是路上的一颗石头,这些东西改变局势的存在,其实都是一样的。局势要变动,所有的东西都是可以为改变的指针!”

    “改变一个局势,没有回报,但这个回报就是改变。”

    驼背老头说,“对你们所做的,以及我帮助阎神所做的放他出来,都是一样的。希望你们,都能够明白我所说的,不要对我有什么偏见。”

    “…明白,明白了。”

    卫冕站起身来捂着左臂,“照命运的局势之改,现在能够帮助子浩当上阎神之位,那么将来也有可能,让他也有跟阎神一样的遭遇。这些,就是这个道理吧!”

    “哈哈…聪明,卫师傅果然聪明。”

    驼背老头嗯了声,对卫冕的回答很是满意,“的确如此,在命运巨大的指针转动的面前,谁也都是平等如初,没有什么可以大,也没有什么可以小。就算今天是浩娃子当上了阴司之主,那么将来也有一个时候,他也会因此而落下去,以各种想象不到的原因,将这个位置给让给下一个接替的人!”

    “这个,便是你身为阴司之主,为你所打造的眼神之令!”

    说着间,驼背老头伸出手掌心来,有凭空浮现出了一块闪烁着黑白双光,意寓着阴阳的令牌!这块令牌之上,镌刻有一个霸气的“王”字,便是为阎神身份的象征!!

    “我,这个…”

    少许迟缓之间,我还是伸出了手来,接过了这个“阎神”的令牌,当握在手里的感觉,就像是水火一同在交织,体内的力量,在源源不断的涌入身体之中!!

    我体内,所蕴含阎神的黑暗之力,在以一种难以想象的情况,在发生着增强…

    没有停下,没有停下…

    这种感觉,让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

    过来许久之后,我才从这种状态之下,给逐渐的转了过来,恢复到正常。

    “嗯,不错,现在的你,已经是阴司之主了!”

    驼背老头满意的看着我,“从现在开始,阴阳两界的生死秩序,都全依靠你了!”

    嗤嗤…

    在驼背老头说完后,旁边那些围成铁桶般的阴兵们,全都朝我跪了下来!

    “参见阎神大人!!!”

    这些阴兵们的声势滔天,极具有震撼之力,让我听得心里都很舒服!

    原来,拥有这种力量的感觉,从蝼蚁逆袭成了阎神,让我有太多意外,以及太多说不出来的感受…

    “那好,新的阎神大人,祝你好好的管理,扛好肩膀上的责任吧!”

    说着,驼背老头转身就往外走,且笑呵呵的念着什么,“先前答应你的,等你将来的儿子出生之后,老头子我还会再来相见,到时再给一番说辞!”

    “哎,等下老先生…”

    不知怎么,我忽然问道:“那个…将来我孩子的母亲,会是谁啊?”

    “…唔,这个嘛…”

    驼背老头走到门口的时候,半偏过脑袋来,“珍惜,眼前那个让你心里在乎的她,这就已经足够是了!”

    说完,驼背老头走离开了我的视线,一直远远走去消失不见…

    而我转过身来,目光看落在了郴郴的身上,看她一脸的俏红,低下头来羞羞的不好意思,娇嗔了一声儿,“啊喂,你那么看着本小姐,是要干嘛啊…”

    我笑了笑,“没什么,没什么呀…”

    师傅卫冕看在一旁,会意的也跟着笑了起来,“这样啊,没什么就是最好的了…这一切的开始,直到这儿的话,就应该要告上一段落,阎神的覆灭,子浩你的新任,师傅相信,必将会给这阴阳二界,带来新的生机…”

    “嗯,师傅!”

    我重重的点了头,“我想,我会的!!!”

    ………

    ………

    呼呼~

    风,吹拂过大地,有些微凉。

    刚刚立春,所有的一切,枝繁叶茂般的充满了活力!

    人也好,物也好,在这阳春三月,就是开始向上的势头。

    殊不知此刻,已经改变了太多了…

    ……光阴似箭,如月如梭!

    这个时间一晃呀,跟当初之际相比,就已是有三十年过去了!!!

    是的,很快,很快!

    快到,当反应过来的时候,怎么用力,都无法抓住流逝的时间。

    时光流逝,看似很慢,实则只有亲身经历了的,才能知晓其中的含义。

    “嗯,应该,差不多了吧…”

    我站在阳间自家的门口,负手而立。

    眼眸聚光,看着紧闭的房门,听着里面不断传来女的呼喊声,我的心绪有些激动…

    早在三十年前,我在那之前,给答应了驼背老头的请求,做上了这阴司之主。

    虽说以我的能力,并不是很擅长管理,但好在这三十年来,阴阳两间的秩序,还算平稳不错,没有掀起什么是非争端,倒也和平如初!

    先前,被阎神所灭掉的道门,在和平之后,又给逐渐的休养生息,处在恢复之中。

    至于这三十年里,我也再未有见过驼背老头出现。

    他自称,是命运转动的一根指针,转到现在,都还是销声匿迹…

    但我相信,他应该很快,就快要出来了!

    “哇呀呀…”

    一个新鲜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思绪!

    “浩娃子,你媳妇儿生了生了喽!!”

    村里接生婆笑呵呵的走了出来,襁褓包裹着一个嗷嗷叫的小孩,“恭喜啊,是一个带把的小祖宗,你们徐家后续有人喽!!”

    是的,虽说三十年前接任了阴司之主,但我仍然还是选择以徐家之人的身份,留在了这儿。一直这么的住着,照顾好了我的这个徐家母亲。

    不幸的是,母亲在三年前去世,倒也走得善终。

    记得母亲说过,她会保佑我的…

    此刻,我激动的接过孩子在怀里搂着,小心翼翼。

    看着这小家伙嗷嗷叫的样子,活力十足很有虎虎生威的风范,让我着实激动!

    “我的儿子,这是我的儿子…”

    我搂抱着孩子,连忙走进了房间,“媳妇,太好了,你看我们的孩子,真的好可爱!好有活力呢!!”

    我将孩子放在她的面前,她正虚弱的躺在床上,气喘吁吁洋溢着一脸的幸福之色,“是啊,还可爱啊小子呢,他将来啊,肯定跟你这做父亲的一个样儿呢…”

    “嗯,不管他将来怎么样,总之放到现在来说,我最想说的还是你,真的,很辛苦你了!”

    我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抱着刚刚分娩完毕的媳妇儿,“我能有孩子,也是多亏了你这个母亲的怀胎十月一朝分娩,所经历的痛苦之难,感谢孩子到来这个家庭的时候,也是感谢你,我徐子浩所爱着,深爱着的人!”

    “…嗯嗯子浩,本小姐也爱你…噢不,是我!”

    郴郴噗嗤一笑,“你啊,总是让我想起了以前,称呼自己本小姐的事呢!”

    是的,在这三十年里,郴郴跟我在结婚之后,逐渐的改掉了自己的这个“本小姐”称呼。

    跟我在这么久来,一直都是和和睦睦的相处,恩爱有加受人尊敬。

    郴郴她为我的妻子媳妇夫人,在家里操持家务,逐渐遗忘了自己的身份,是为飞狐妖。

    即便我要掌管阴司之责,有时候经常不能陪伴她身边,好在她也能够理解,支持。

    现在的郴郴,已融入到正常女人身份,就是一个正常的妇女。

    虽说,现在这个日子过得平淡,但好在不用那么的为难。

    现在,又是怀胎十月生下了这个孩子,是她这个做母亲义务的第一步!

    我们这个家庭有了新成员的加入,这个小家伙嗷嗷的来到人世,给了我们这颗平凡的心之中,又给激荡起了兴奋。

    “子浩,你说,应该要给这个孩子,叫一个什么名字好呢?”

    看着襁褓中的孩子,郴郴眼中是憧憬着将来的时光,应该是一个什么美好样儿!

    “取名吗,这个可就有些,要思考了…”

    我沉思想了想,发现这可还真是一个问题,当我的目光无意中落到,窗户外面有几个小孩童在那里玩耍之际,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就给想到了什么。

    “嗯,不如就叫做徐念吧。”

    我觉得,就给我的儿子,用这个名字了。

    “徐念…”

    郴郴笑着点了点头,“嗯嗯,徐念徐念,念念不忘,是这个意思吧?”

    “…呐,是啊,还是你懂我呢。”

    我苦笑着,“事情太多,这心中所想到的内容太多,又不能全部的决定出来,所以之下,只能这么用一个念字,来表达着对所有的一切,给出的一个念想。…我思,故我在,这个念想,就是如此。徐家对外所有的一切念想,就是念儿…”

    看着窗外,那些孩童们的玩耍,我想用不了多久的时光,念儿也能跟他们一样了…

    当天晚上,我带着自己亲手做的面饼,来到了韭红的老住宅面前。

    “韭红姐姐,我来了…”

    我欣然的笑着,站再破烂不堪的房屋前,蹲下身来将面饼摆在地上。

    记得三十年前,在韭红消亡的时候,她曾说过的,给她做一份我亲手弄的面饼…

    一直以来,每年的清明节,我都会给韭红带来我做的面饼,以此祭奠。

    这一次,是我过来告诉她消息,我媳妇生了孩子的事儿。

    希望消亡了的她,能够保佑念儿的好…

    “好好吃,不要太着急了,韭红姐姐。”

    我欣慰的笑说着,“以后的日子啊,只要我还在,就不会忘记你跟我所说的…”

    呼呼~

    树上飞来一只喜鹊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声音很好听。

    就像是,韭红姐姐的声音一样,仿佛回应了我的心声…

    像在说,愿一切安好…

    三天之后,我们家办了生娃娃的宴席酒,宴请了所有认识的人,全都来了。

    噼里啪啦的,爆竹响个不停,成了整个村里最热闹的地儿…

    “看,这儿就是浩小弟的家,怎么样,这边的风景还不错吧。”

    说话的是洛杰,他手牵着一个有些呆呆的女孩,慢慢的走了进来。

    “嗯嗯,是挺好听的呀,可是…”

    女孩眨巴着眼儿,不懂的看着洛杰,“你说的浩小弟,又是谁啊?”

    “他?”

    洛杰看到了我,笑容满面的点了点头,“祝贺你了,浩小弟!”

    “杰哥,你们来了!”

    我赶忙迎接了上去,跟洛杰热情的说着话,毕竟,我们也很久没见面了。

    “雪儿姐姐她…还是以前的样子,没有能够想起你来么…”

    看着牵着洛杰手的雪儿,自从摆脱了水火之情毒之后,就给遗忘了洛杰。

    不光如此,还有副作用的产生,甚至忘记了身边所有的一切!

    完全,就像是一个刚出生,没有任何记忆的存在。

    “是,是啊…”

    洛杰苦笑着说,“她还是老样子,谁也不知道,今天跟她说的东西,到了明天就忘记了。所能够记忆到的,不会超过一天。所以,我才会时时刻刻的牵着她的手,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让她被这个世界给遗忘了…”

    “遗忘,什么叫做遗忘啊?”

    雪儿眨巴着眼,天真的问着洛杰,洛杰怔了下,意味深长的说:“就是,忘记了一些,对于这自己来说,很美好,很希望的东西,不记得但却真实发生过,就藏在以前的记忆之中,难以再次想象…”

    “不用担心,有志者,事竟成!”

    说这话的人,让我们都给转过身来,从外边走来的人,只有一条胳膊,也有了一把年纪,但他的双眼却是蕴含着一股,就算是年轻人都无比媲美的精芒之光!

    “师傅,您来了!”

    我赶紧迎上去,都已经很久没见过卫冕,他一直守在桃花山上,独自居住的过着日子,现在见到他,让我心情也很激动的!

    “嗯,子浩,恭喜你了!”

    卫冕走上来,也是恭贺我有了徐念这个孩子,郴郴隔着房间的窗户,躺在床上坐月子,也依旧兴奋的喊了一声哥,让卫冕笑呵呵的点着头,“行,你刚生完孩子,就应该好好的休息,不要弄得什么大动静出来呢!”

    嘱咐完了郴郴,又是对洛杰说道:“你们的事情,真的让我很感动!洛杰小兄弟你对雪儿姑娘的一番真情,三十年来不离不弃的依偎在一起,真的很好了!相信我,也相信你们自己,一定会收获到一份不错的果子!”

    “谢谢,我跟雪儿,一定会坚持到破晓的那一天的!”

    洛杰郑重的点头,更加坚定了自己对于雪儿的那一番信念!

    所抓着她的手,也是很紧…

    “哎呦哟,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了哦!”

    一个熟悉且又很陌生的声音,让我们再度将目光心神一转,给看到了旁边!

    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驼着背,拄着拐杖,嘴里叼着烟斗的老头儿。

    “各位老朋友们,还记得老头子么?哈哈。”

    这,就是三十年前,那个让我当上阴司主人的驼背老头!

    现在,果真如他所说的,当我有了孩子下一代的时候,他就会来的!

    “老先生,您来了。”

    我压低了这种惊讶的心绪,看到驼背老头的样子,跟三十年前一模一样,而我们这些人,都全部有了变老的征兆,感叹驼背老头这个人,也就是他所说自己的,命运钟表上的一根指针,却是丝毫不变容颜,很让人惊讶。

    “哈哈,是啊是啊,老头子来了,是来给兑现当初所说,给浩娃子你儿子啊,给挡过去一个劫的呢!”

    说着间,驼背老头从口袋里头,给摸出来了一块小月牙的暗黑吊坠。

    “你啊,即刻就把这吊坠啊,给挂在徐念的脖子上,一旦挂上去啊,就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能将之给取了下来,这样才可以保平安呢!”

    驼背老头将暗黑色的月牙吊坠给我,又是当着我师父,还有洛杰雪儿的面,告诉了我另外一点,“除了要从小挂着这吊坠之外,还有念儿他啊,若老头子推算不错的话,将来会在他十八岁成人的时候,遭遇有了人生的这个劫难!切记,在他十八岁生日那天,切记不能让他跟任何的女人接触,否则,就会给他带来麻烦!”

    “十八岁,成人…”

    我记在了心中,牢牢的记住了,不敢忘记这驼背老头所说的话。

    “另外啊,在这之前呢,你要对念儿他保持一个平常家庭的状态,不能让他知晓你身份的事情,更不要提早告诉他,十八岁那一年有劫难!”

    驼背老头嘱咐着,轻叹上一声来,语气又是低弱了很多,“这往后啊,你们这些都已经老了喽,将来的一切,还得呀属于那些新鲜的年轻一辈。好啊,坏啊什么,都会在他们的手中,给继续的传承下去!”

    的确,这也还真如驼背老头所说,我们这一代已经步入暮年,舞台下去了。

    那么,将来的一切,就是从我的儿子念儿,他们那一辈开始来了…

    一句话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

    没有任何东西,是永恒存在,不会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原状。

    或许,所发生的故事,就会跟我们不一样,但也同样要发生…

    这一切,就是要注定了的…

    “…嗯嗯好了,老头子我的任务啊,已经完成了喽!说是说了,这将来怎么做,还是得要看将来的一切,再来有所定夺了…”

    说着间,驼背老头抓起旁边宴席桌上的一瓶子,用牙齿咬开来就粗鲁的往嘴里灌喝,晃晃悠悠的念着,“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一场醉呐,哈哈哈…”

    就这样,驼背老头在喝着酒之间,再一次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中。

    这次,我隐约觉得,他不会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不管不管,来,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我们今天来喝一个够!”

    卫冕大声笑了起来,喊着我跟洛杰,以及雪儿都给来到了郴郴的房间,摆上了一张桌子,除了郴郴之外,我们这几个经历了大半生的人,都说了一个想法,就是不管以前是过的好,还是坏,都在现在统统的忘记!

    这一切,太多太多,说不出来了难以一一…

    既然如此,那么就让酒来说话!

    “好!”

    我举起杯来,看着我的媳妇,我的儿子,重重的喊了一声,“来,干!!!”

    未曾到来的将来,属于新一辈的人,我在等着…

    ——————————————————————————————

    ——————————————————————————————

    《镇天命》,第一部,全书完!

    感谢所有朋友,关于徐子浩的故事,到此结束!

    第二部,过不了几天,就会再行开书通知!!

    让我们,在第二部中见面吧…

    只要大家不嫌弃,七妹我,永远爱你们…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