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656章 掀桌子(三更)

第656章 掀桌子(三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裴蔓已经做了好心理准备。

    可是等她见到顾玖,一颗心,砰砰砰乱跳。

    她紧张!

    比去见顾家长辈还要紧张。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紧张,她表情就有些不自然,手脚都没地方放。

    还是裴芸解围,拉着她的手,让她冷静下来。

    顾玖含笑看着裴蔓。

    说起来,两人年纪差不多大。

    “当初接到我哥哥信件,说要和鲁侯府结亲,我都吃了一惊。我在想,他何德何能,竟然能被鲁侯还有裴将军看上。定是顾家祖坟冒青烟。”

    顾玖调侃的话,让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

    裴蔓也在偷偷发笑。

    “我哥哥能娶到蔓姑娘,是他高攀。将来他若是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尽管告诉我,我会说他。”

    顾玖冲裴蔓笑着。

    裴蔓放心下来,小声说道:“多谢诏夫人!顾小将军为人挺好的。”

    裴芸偷偷掐了一把裴蔓,傻妹妹,别乱说话。当心露了口风,叫人知道你偷偷去了西北。

    裴蔓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顾玖压低声音对裴蔓说道:“婚后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等到哥哥回来,我会和他商量,不让你们长久分离。”

    裴蔓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好奇,紧张。有种迫切想要知道答案的渴望。

    顾玖没有多说,只是示意她不要着急,事情都会解决。

    得了空,裴蔓拉着姐姐裴芸来到角落,悄声问道:“诏夫人那番话是何意?姐姐知道吗?”

    裴芸猜了猜,“我估摸着,她是不想你和顾小将军长期分离。”

    “难道是要将顾珽调回京城吗?这可不行。加入天狼军杀敌,是他的梦想。不能因为我,就将他调回京城。”

    “不会的。当年诏夫人没有反对顾小将军去西北从军,如今更不会从中阻碍。或许是有别的办法,叫你们生活在一起。”

    “还能有什么办法?不行,我得和诏夫人说清楚,绝对不能调顾珽回京城。姐姐你别拦我,我怕迟了,已经木已成舟。等顾珽回京后,我该如何面对他?”

    裴蔓眼神坚定,裴芸无可奈何。

    “罢了,你别过去,那边人多。我使人将诏夫人请过来。”

    裴蔓笑了起来,“多谢姐姐。”

    没一会,顾玖就被请了过来。

    裴芸抱歉地说道;“妹子任性,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说,你别见怪。”

    “裴姐姐太客气了。将来她会是我嫂嫂,一家人,有话是该说清楚。”

    裴芸又偷偷叮嘱裴蔓,叫她说话客气些,不可急躁。

    裴蔓压下心头的紧张,深吸一口气才说道:“诏夫人,我,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你说吧!”顾玖含笑看着她,示意她不用紧张。

    裴蔓斟酌着言辞,“您之前说不让我和顾珽长期分离,难道是打算将顾珽调回京城吗?我能不能请求你,不要这么做。

    顾珽的梦想在西北,回到这京城他就废了。我可以忍受分别,但是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原因,让他告别天狼军。”

    顾玖有些诧异。

    她沉默了良久,害得裴蔓紧张到额头冒冷汗。

    “我没想到,你如此在意他。”顾玖一声感慨。

    她替顾珽感到庆幸,庆幸他遇到了裴蔓这样的好姑娘。

    “哥哥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因为你是真心实意替他着想。”

    裴蔓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清楚他想要什么。”

    顾玖笑道:“能清楚他想要什么,已经极为难得。十几年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家人,都不了解他想要什么,你和他相处区区几个月,对他已经如此了解。可见你是用了心的。”

    裴蔓脸颊泛红,越发不要意思。

    顾玖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没打算将哥哥调回京城。正如你所说,他的梦想在西北,我尊重他的决定。我不会仗着权势,横加干涉他的人生。”

    裴蔓一脸如释重负,紧接着又是满脸不解,“既然不将他调回京城,诏夫人为何会说不叫我们长久分别?我嫁给了他,是不能随军去西北的。”

    顾玖笑了起来,“没让你随军。去西北,有的是办法。此事你心里头知道就成,别嚷嚷。等顾珽回来,我和他商量好了,届时他来亲自告诉你。”

    裴蔓脸颊越发红了,她捂着脸很不好意思,“原来是这样吗?还有别的办法去西北?”

    顾玖笑着点头,“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你只管操心做新娘子的事情就成了。”

    裴蔓闹了个大红脸,扭头跑了。

    “真没想到,三妹妹还有如此含羞的时候。”裴芸调侃自家妹子,“平日里瞧着爽利得很,又干脆又果断,原来也会脸红啊。”

    顾玖哈哈一笑,“大姑娘头一回,自然会脸红。裴姐姐当年可曾脸红?”

    “我倒是不曾脸红。不过,说出来怕你不高兴。”

    顾玖挑眉,笑着问道:“可是和刘诏有关?”

    “你倒是看得开!”裴芸调侃道。

    顾玖含笑说道:“刘诏的好,眼明心亮的人自然看得见。裴姐姐早年倾心于他,再正常不过。”

    裴芸笑了起来,语气平静地说道:“十几岁的时候吧,那时候想法挺多的。每次看见他,难免会面红耳赤。

    后来年龄大了,就再也没有最初心动的感觉,只剩下一份执念和不甘。等到你和他成亲,连这份执念和不甘也没了。

    如今想想,他那样的人,我要是真嫁给了他,也相处不好。我治不了他,他对我的包容也十分有限,最好的情况也只是相敬如宾,一辈子难得说句掏心窝子的话。

    唯有你,也只有你,才治得了他,才能让他露出真心的笑容,让他甘愿为你不纳妾。人们都说一物降一物,以前我不相信,如今我信了。你就是治他的那个人。”

    顾玖拉着裴芸的手,郑重说道:“谢谢你裴姐姐。你不必如此……”

    “不!你误会了。我说这些并非是为了让你宽心。而是我的真心话。”裴芸打断了顾玖的话,再一次强调。

    顾玖想了想,说道:“我从未正经想过,要治住他。我只想着,做夫妻,不能那么累。所以说话做事,也就不怎么掩饰自己的本性,该发脾气的时候绝不委屈自己,该笑的时候也绝不憋着。”

    “这一点我不如你。”裴芸抿唇一笑,“或许是自小习惯了克制,嫁了人依旧克制着自己天性。”

    顾玖说道:“若是裴姐姐能在克制天性的时候,享受到快乐,克制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有快乐的时候,更多的时候则是心累。罢了,今儿天气这么好,尽说些丧气话,不好不好。小玖妹妹千万别笑话我。”

    顾玖摇头,“我自然不会笑话裴姐姐。裴姐姐如今有儿有女,不妨多为孩子考虑。”

    裴芸笑了起来,“你说的没错,我现在一门心思替孩子考虑。谁要从我这里拿走一文钱,都得经过我的同意。否则门都没有。”

    顾玖哈哈一笑,这才是她心目中的裴姐姐。

    女眷这边,赏花逗趣,兴高采烈,兴致盎然。

    男宾那边,气氛不太美妙。

    裴五老爷,刘诏的亲舅舅,接着酒劲抱怨起来。

    刘诏可不会给亲舅舅面子,当场掀了桌子,将皇子的纨绔跋扈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场面一时间极为难看。

    许有四急匆匆找到顾玖,“夫人,不好啦!殿下掀了桌子,说是酒不好喝,要回王府。裴小爷拦不住,叫老奴请夫人过去。”

    裴小爷指的是鲁侯的幼子,裴芸最小的嫡亲弟弟。

    顾玖蹙眉,“真掀了桌子?”

    许有四连连点头,“真的,老奴亲眼看见。”

    顾玖说道:“你去告诉裴小爷,殿下耍酒疯,我拦不住。他既然要回王府,就让他回去。叫裴小爷不必放在心上。”

    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

    “夫人真不去吗?”

    顾玖笑了笑,“今儿四皇子殿下也来了吧。他都拦不住,我有什么本事。再说外面都是男宾,我一个女眷过去也不合适。

    行了,不就是掀了桌子,瞧把你慌成什么样子。人家裴小爷都没慌,你慌什么慌。回去就这么回复,殿下要回王府就让他回,谁都别拦着。”

    许有四见顾玖不会改变主意,只能躬身领命。

    裴小爷得知顾玖不肯出面,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下令,“准备马车,送大殿下回王府!改明儿,我亲自上王府给大殿下赔罪。”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