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171把柄

171把柄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来人,传大管事!”

    李传应看着端木绯沉吟了一瞬,果断地扬声道,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整个人如磐石般坚定。

    在一阵来去匆匆的步履声与附和声后,李家的大管事亲自带人去了京兆府报官。

    当步履声远去,厅里厅外便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音,气氛微凝。

    端木绯望着厅外那个黑漆漆的棺材,乌黑的眼瞳中清澈明净,仿佛浸泡在水里的墨玉一般。

    她能大致猜到许家的心思,武宁侯狠心对许氏下了杀手,还特意把尸体这么堂而皇之地运回李家,恐怕是为了告诉李家——

    许氏生是李家人,死是李家鬼!

    就算是人死了,许氏也要葬在他们李家的祖坟里,李家别想跟“肃王谋逆案”撇清关系,更别想拖他们许家下水!

    端木绯微微垂眸,浓密的长睫下,眸底微有暗影。

    如今这位武宁侯的心也还真是够狠的!

    其实,本来她也不可能把许家牵扯进来,谋逆一案,罪无可恕,祸及九族,包括作为姻亲的李家也在这九族里。

    所以,端木绯一开始只是在吓唬许氏,想借此引得许家起内讧。

    没想到武宁侯府为了把李家也拖下水,干脆就下狠手杀了许氏,想要以此来掣肘李家……

    不过可惜了,她是决不会让武宁侯如愿所偿的!端木绯的眸中闪过一抹清冷的流光。

    厅堂中,众人心思各异,任由沉寂蔓延,直到半个时辰后,李宅中就再次喧嚣了起来,宅子外传来一阵凌乱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响亮……

    又过了片刻,一个穿着大红色官服、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就带着十几个衙差大步流星地来了,声势赫赫。

    端木绯还记得这个中年男子,对方正是她去岁曾经在香茗茶铺中有过一面之缘的京兆尹刘启方。

    而刘启方却是顾不着端木绯了,他的目光不由地落在厅外那个死气沉沉的黑漆棺椁上,心惊不已。

    刚才,李家派去京兆府报案的大管事只说李家出了命案,刘启方想着李家最近荣宠正盛,就亲自来了。

    如今看来,李家都替死者收尸了,这恐怕不仅仅是普通的命案这么简单!

    刘启方心口一紧,心跳骤然加快,心底隐约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他勉强定了定神,继续往前走去,一路走进了厅堂中,对着上首的李羲和下首的李传应客气地拱了拱手见礼:“李总兵,李提督,下官有礼了。”

    李羲淡淡道:“刘大人多礼了。”

    跟着,李传应霍地站了起来,对着刘启方抱拳道:“刘大人……”李传应两眼通红,眼眶中隐约浮现水光,看来悲痛欲绝。

    刘启方心里那种不妙的预感更浓了。

    果然——

    就听李传应沉声继续道:“我李家驻守闽州八年,已经许久不曾来京,这次贱内因为思念娘家的亲人也随我和家父来了京城,今早贱内就回了娘家武宁侯府。”

    说着,李传应的声音微微哽咽,眼睛也更红了,“刘大人,我们夫妻十几年一向相敬如宾,从未红过脸……没想到这人好好地从这里走出去,却是被人以这种方式抬回来的!”

    刘启方闻言,心里更为震惊,他完全没想到,这棺椁里躺的尸体居然是李大夫人。

    刘启方清了清嗓子,道:“李提督,本官一定竭尽全力查明真相,还令夫人一个公道!”

    “那一切就托付给刘大人了。”李传应郑重其事地再次抱拳,眸底闪烁着悲痛的水光。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啊。刘启方心里暗暗叹息,接着就带着两三个衙差走到了那黑色的棺椁前。

    李传应以手指拂去眼角的泪花,做了个手势,示意刘启方随意。

    随着一阵粗糙的摩擦碰撞声,两个衙差合力把那沉甸甸的棺盖给移开了一半,露出躺在棺中的一具女尸。

    现在天气不热,人死得也不久,没有发出什么异味。

    许氏静静地躺在棺椁里,肤色青白,身上还穿着她那身绛紫色缠枝牡丹团花刻丝褙子,双手交叠地放在腹部上。

    她的面部呈现紫青色,布满红血的眼睛狰狞地凸了出来,仿佛死不瞑目般,纤细的脖颈上留有青紫的痕迹……

    哪怕这里没有仵作,刘启方和在场的几个衙差都能一眼看出许氏是被人活活掐死的。

    四周寂静无声。

    二月的春风轻轻吹过,庭院里的花木都随风婆娑起舞,沙沙作响,此情此景,众人被吹得人心头一凉。

    刘启方感觉颈后的汗毛一下子都竖了起来,清了清嗓子问道:“李提督,这棺椁和令夫人是……”

    “是武宁侯府的人送回来的。”李传应缓缓地接口道,声音中说不出的压抑。

    刘启方对着两个衙差使了个手势,又让他们把棺盖合了回去,心绪飞转:

    许氏今早回了一趟娘家武宁侯府,却被人掐死了,莫非是许氏在回娘家的路上遇到盗匪?

    不对!

    刘启方立刻就否定这个猜测,武宁侯府也在京城,许氏根本就没出城,若说她是在京城里遇到盗匪,还被其掐死了,那么自己这个京兆尹怕是保不住头上这顶乌纱帽了……

    等等!

    这许氏的尸体和棺椁都是由武宁侯府派人送回了李宅,难道是许家的人下的杀手?!

    刘启方心里咯噔一下,心随之沉了下去,越发觉得这个案子怕是没那么好办……

    哪怕心里再没底,这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

    刘启方定了定神,战战兢兢地再问道:“李提督,可否与本官说一下今日事发的经过?”

    李传应深吸一口气,眸色幽暗深邃,声音艰涩地缓缓道来:“今天贱内一早就高高兴兴地回了娘家,与我说好了,很快就回来和两个外甥女一起用晚膳。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个噩耗……”

    李传应又朝那棺椁看了一眼,眼眶更红了,“半个多时辰前,武宁侯府派来的奴才口口生生地说什么贱内身体不适,突然就暴毙了!”

    李传应狠狠地咬牙,浑身紧绷如那拉满的弓弦,“他们分明就是打着我们李家会认为‘家丑不能外扬’的主意?!……这可是我的结发妻子,我怎么能坐视她含冤而死!”

    听到这里,刘启方几乎是头大如斗了,也不敢把话给说死了,只能委婉地安抚道:“李提督,您放心,本官会亲自去武宁侯府问问经过,决不会草率行事。”

    以刘启方办案多年的经验,其实真相已经昭然若揭,可是这李家和武宁侯府要是真的打起官司来,这个案子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京兆尹能审的!

    “李提督,也许这其中说不定有什么误会。”刘启方心存侥幸地劝了一句。

    “误会?!”李传应神色冰冷地笑了,眸子瞬间迸射出如刀锋的利芒,咬牙切齿地宣誓道,“鄙人就算告到金銮殿上,也要让那杀人凶手血债血偿!我们李家虽然长驻闽州,但也容不得别人这般欺凌到头上!”

    四周的空气似乎又陡然清冷了不少。

    刘启方只觉得一股冷意袭遍周身,李传应的话中显然透着几分警告的意味,警告他不要包庇武宁侯府。

    “李提督,这您放心,”刘启方一边擦着额头的冷汗,一边急忙保证道,“本官一定会秉公处理的!一定会让真相大白!”

    “那我李家就信大人一回。”李传应淡淡道。

    刘启方又稍微寒暄了几句后,就带着一干衙差哀声叹气地离去了,连许氏的那个棺椁也一并运走了,打算带回府衙由仵作勘验。

    此刻,夕阳已经落下了一半,这一天快要过去了。

    可是对于刘启方而言,今天才刚刚开始,接下来,他还要再跑一趟武宁侯府才行……

    京兆府的人浩浩荡荡地来,又浩浩荡荡地走。

    当刘启方一行人走远后,厅堂里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中。

    端木绯一眨不眨地看着那渐渐远去的棺椁,眸深似海,讳莫如深。

    武宁侯府的人真是自作聪明,他们以为杀了许氏,就可以把李家也拖下水,却没想过他们同时也留下了另一个把柄——

    杀人。

    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与“谋逆”不同,这是一个可以名正言顺地拿出的把柄。

    也是许家亲手递来的!

    李家如今正得圣眷,京兆府必会重视这件“案子”的。

    “蓁蓁……”这时,端木纭轻轻唤了一声,端木绯便收回了目光,朝她看去。

    端木纭对着端木绯眨了眨眼,姐妹俩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然后同时站起身来。

    “外祖父,大舅父,时候不早,今日我和蓁蓁就先告辞了,改日再来给外祖父和大舅父请安。”端木纭福了福身,告辞道。

    夕阳快要落下了,许氏刚死,可想而知,接下来李家的事还有不少。

    李传应没再留她们,吩咐李廷攸道:“廷攸,你送你两位表妹回尚书府吧。”

    李廷攸站起身来,应道:“是,大伯父。”

    下一瞬,封炎也跟着站了起来,若无其事地拱了拱手,告辞:“李总兵,李提督,既然府上有事,那我也不再叨扰了。”

    封炎的这句话乍一听说得极为得体,然而,上首的李羲听了却是嘴角抽了抽,脸色有些怪异。

    李家出了这等事,他其实早就暗示了封炎可以先行离开,但是也不知道封炎是真没听懂,还是故意装不懂,一直待到现在。

    哎——

    李羲心里幽幽叹息,反正李家已经有这么大的把柄落在封炎手里,多一件少一件也无所谓了。

    没一会儿,封炎和李廷攸就护送着端木家的马车出了李宅,朝着权舆街的方向驶去……

    夕阳又落下了一点,暮色更浓。

    京城的街道上空落落的,一行车飞驰着畅通无阻,煞是悠闲。

    “得得得……”

    在那清脆响亮的马蹄声中,李廷攸有些惋惜地叹道:“阿炎,今日家里有事,我改日再约你和阿然试马!”

    封炎正在琢磨要用什么借口请蓁蓁过府,漫不经心地随口道:“阿然最近恐怕没空,他忙着当乳娘呢。”

    李廷攸先是怔了怔,跟着就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问道:“阿炎,莫非是奔霄的小马驹出生了?”

    想起君然前些日子就一直口口声声地叨念着等小马驹出生了,他就要去给它当乳娘,李廷攸便忍俊不禁地笑了。

    “昨晚刚出生。”说到小马驹,封炎的眸底闪现点点笑意,“很难得,生了两匹!”

    绝大多数的马每胎都只产一匹小马驹,这一胎能诞下两匹,可说是非常罕见了!

    话音未落,马车窗帘的一角被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从马车里挑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探了出来,朝封炎和奔霄的方向看去,大眼在夕阳的余晖中忽闪忽闪的。

    “封公子,奔霄的小马驹是什么颜色的?”端木绯急切地问道。

    封炎转头看向了端木绯,笑容更为灿烂,道:“跟奔霄一样,也是黑色的。”

    眼看着端木绯的眸子更亮了,封炎忽然就福至心灵,笑吟吟地说道:“这两匹小马驹其中一匹要送给阿然,另一匹还名马无主……端木四姑娘,你可要挑一匹?”

    端木绯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樱桃小嘴张张合合,似乎不敢相信这个喜讯,“我……我可以挑一匹?”

    顿了一下后,她忍不住又问了一遍:“我真的可以吗?”

    封炎看着她可爱期待的小模样,心里就像是含了蜜糖似的甜滋滋的,差点就想今日就带着她回公主府去看小马驹。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不动声色地提议道:“小马驹才刚出生,过两天应该就可以跑得很溜了……干脆三天后你来公主府挑马怎么样?”

    闻言,端木绯的瞳孔如宝石般熠熠生辉,正欲应下,话到嘴边又有几分迟疑,“可是,小马驹应该最好跟着母马吧?”

    封炎嘴角的笑意更浓了,眼底波光潋滟,随口道:“先养在我那里就是。等小马半岁以后,你再带回去不就好了?”

    端木绯连声道好,拼命地直点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封炎胯下的奔霄,用眼神宣誓道:奔霄,她一定会好好对待小马驹的!

    “那就一言为定。”封炎笑道,心里越发得意了:自己果然是聪明,最懂蓁蓁的心意!

    以后,蓁蓁想看小马时就会时常去公主府了!

    封炎越想越觉得,自己灵机一动的这个主意实在是太妙了。

    听封炎和端木绯二人说得兴致勃勃,一旁的李廷攸策马来到封炎的身旁,忍不住插嘴道:“阿炎,我也想去看看奔霄的小马驹……”

    李廷攸的话还没说完,就收到了封炎一个鄙视的眼神,仿佛在说,你可真没眼色!

    什么跟什么啊?!李廷攸被封炎瞪得莫名其妙,一头雾水。

    他还要再说什么,可是一行车马已经驰入了权舆街,尚书府就在前方了。

    “吱……”

    尚书府的一侧角门打开后,众人就分道扬镳,封炎策马朝安平长公主府的方向飞驰而去,李廷攸则原路又返回了祥云巷,至于端木纭和端木绯的马车则被门房婆子迎进了府。

    随着角门的关闭,高墙大门把外面的马蹄声隔绝于府外,马蹄声渐渐远去,夕阳也随之落得更低了……

    端木纭和端木绯在仪门处下了马车后,就携手回了湛清院。

    今日出去了大半天,端木绯也有些累了,懒洋洋地歪在了小书房里窗边的一把红木圈椅上,吃吃瓜子,摆摆棋谱,逗逗八哥。

    “呱呱!”

    小八哥至今还是没学会说话,不过身手倒是越来越灵活了。

    端木绯偶尔兴致来了,就给它剥个瓜子丢给它,小八哥拍着翅膀“啊呜”一口就吞进了嫩黄的尖喙中……

    小家伙似乎觉得有趣极了,等端木绯停下来的时候,它还要“呱呱”地催促端木绯快点。

    看得一旁的端木纭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也跟着凑趣,随手抛了两个瓜子。

    小八哥在屋子里一时飞上,一时俯冲,一时转弯,居然一个瓜子也没落下。

    屋子里回荡起姑娘们清脆的笑声,久久不散。

    端木纭是劳碌命,没坐一会儿,就站起身来,道:“蓁蓁,我还有些账……”

    话还没说完,那折枝牡丹刺绣锦帘一翻,紫藤匆匆进来了,屈膝禀道:“大姑娘,四姑娘,二姑娘带着封姑娘来了。”

    端木纭和端木绯不由互看了一眼,她们都知道紫藤口中的封姑娘指的是封从嫣。

    刚才姐妹俩一回府,就有下人特意禀报过,封从嫣今日来了府里拜访端木绮,但是姐妹俩都没太在意,毕竟她们与封从嫣不熟,也没想到端木绮会莫名其妙地带着封从嫣来湛清院。

    端木绯也站起身来,抚了抚衣裙,跟着端木纭一起去了东次间待客。

    不一会儿,端木绮和封从嫣就在紫藤的引领下一前一后地来了,一个着石榴红衣裙,一个穿嫣红色衣裙,两个少女娇艳得仿佛春日里的两朵春花悄然绽放,娇俏端丽。

    四个姑娘皆是平辈,随意地彼此见了礼。

    跟着,端木纭就请端木绮和封从嫣坐下了,丫鬟又赶忙上了热茶,铁观音如花香般的香味随着热气弥漫开来,窗外郁郁葱葱的花木映得半室青翠。

    封从嫣抿了口茶后,就笑吟吟地看向了端木绯,开门见山地道出了来意:“端木四姑娘,今日我是受九华县主所托而来,县主说想请绮姐姐和端木四姑娘去公主府做客。”

    九华要请自己去长庆长公主府?!端木绯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头,眸中闪过一抹兴味,却没有答应。

    封从嫣见端木绯只顾着喝茶,没有什么反应,秀丽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焦急,下意识地捏紧了帕子,急忙又道:“端木四姑娘,这件事本该由九华县主亲自给姑娘下帖,只不过,县主之前与姑娘有过些许误会,因此这次才特意让我做个中人,希望能与姑娘冰释前嫌。”

    一旁的端木纭听着,眉头越挑越高,面露古怪之色。

    她还清晰地记得正月二十九那日曾经在南城门附近偶遇了九华,当时她还以为九华是打算与那罗姓举子私奔,难道说是自己猜错了?

    封从嫣悄悄地拉了拉端木绮的袖子,一脸祈求地看着她,请她帮着劝劝端木绯。

    端木绮秀眉微蹙,随口敷衍道:“四妹妹,九华县主都退了一步,四妹妹你也莫要再犟了,一人让一步,自然就海阔天空了。”

    “二妹妹此言差矣!”端木纭不客气地说道,眉头紧皱,“什么叫一人让一步?蓁蓁又从不曾主动招惹过那九华县主,分明就是九华县主生性刁蛮,每次都咄咄逼人!”也亏妹妹聪明,才没被欺负。

    九华县主性格娇蛮,颇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架势,在京中闺秀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不过顾忌长庆长公主,谁也不敢把这话挂在嘴边罢了。

    端木绮撇开头,说了一句“随便你们”,就再不在开口。

    封从嫣的脸色僵了一瞬,见指望不上端木绮,只能自己上阵,再次劝道:“端木四姑娘,你与九华县主几次见面皆是阴错阳差,才会有些误会。等姑娘随我和绮姐姐去公主府与县主面对面地畅所欲言一番,一定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端木绯歪着螓首看着封从嫣,似乎还在迟疑着。

    忽然,她轻描淡写地抛下了一句:“封姑娘,听闻九华县主不在公主府,那我和二姐姐要去哪儿见县主呢?”

    九华县主不在长庆长公主府?!端木绮闻言眨了眨眼,一脸疑惑地看向了封从嫣。

    九华虽然姓方,不姓慕,却是常年随母住在长庆长公主府,与方家人一向没有什么往来。

    九华此刻如果不在公主府,那又在何处呢?

    “嫣妹妹……”端木绮唤了一声,皱了皱眉。

    封从嫣顿时俏脸微白,眼神游移不定,形容之间更是难掩惊慌之色。

    有道是,旁观者清。

    端木绯一看就明白了,封从嫣这是故意想哄她去公主府呢。还有端木绮,似乎是封从嫣瞒在了鼓里。

    所以,封从嫣为什幺故意拉着自己和端木绮去长庆长公主府呢?!

    封从嫣咽了咽口水,被端木绯那明亮无垢的眼眸看得有些忐忑,但还是强撑着笑道:“端木四姑娘,你这又是何处听来了?九华县主怎么可能不在公主府,姑娘和我去公主府看一下自然就知道了。”

    端木绯嘴角弯弯,也不接封从嫣的话。

    她自认没那闲功夫,她可是很忙的,一会儿还要给奔霄的小马驹备见面去。

    端木绯笑眯眯地捧起了茶盅,做出端茶送客的样子,“来人,送客。”

    很快,一个瓜子脸的青衣小丫鬟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对着封从嫣和端木绮伸手做请状。

    端木绯竟然直接下了逐客令,封从嫣气得小脸一片通红,心生怨怼。

    既然软的不行,她干脆就来硬的。

    封从嫣的脸色也变得冷峻起来,拔高嗓门冷声道:“端木四姑娘,我劝你还是三思而后行。若是你不去,惹恼了九华县主,你就不怕给家里惹祸吗?!还有,以后这京中的闺秀还有谁敢与你往来?!”

    噗嗤。端木绯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般,掩着小嘴笑了,声音清脆明亮,“封姑娘,我端木家虽然不是皇亲国戚,可也是堂堂尚书府,敢问封姑娘这九华县主想拿端木家怎么样?!”

    “我……”封从嫣一时语结。

    端木绯笑眯眯地又道:“至于以后有没有人与我往来,就不扰封姑娘操心了!”

    这个牙尖嘴利的端木绯!封从嫣气得胸膛一阵剧烈的起伏,嘴巴张张合合,一双乌黑的杏眼狠狠地瞪着端木绯。

    这时,又一个圆脸小丫鬟快步走了过来,不客气地直接道:“封姑娘,奴婢瞧您脸色不好,还是早点回府,请个大夫看看吧。”

    “是啊是啊。”那瓜子脸的小丫鬟一本正经地连连点头附和,“封姑娘,您既然身子不适,以后还是别随便出门乱走的好!”

    两个小丫鬟看着搀扶封从嫣,实际上,却是半强势地就把封从嫣“扶”出了屋子。

    端木绮一眨不眨地盯着封从嫣那娇小的背影,心里惊疑不定。

    此时此刻,她也看出来不对劲了……难道说封从嫣瞒了她什么事?!

    端木绮犹豫了一瞬,终究也跟着封从嫣出去了。

    这二人进湛清院还没一盏茶功夫,就又被赶出了院子……

    “沙沙沙……”

    二月初,朵朵娇嫩的迎春花儿已经缀满了枝头,丝丝缕缕的春风阵阵拂来,那无数嫩黄的花朵在风中翩然起舞,花香怡人,沁人心脾。

    任花儿多娇,端木绮此时却没心思赏花,目光灼灼地看着几步外的封从嫣,追问道:“嫣妹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九华县主到底在不在长庆长公主府?!”

    端木绮的眸光锐利如剑,似乎要把封从嫣看透。

    封从嫣眸光一闪,挺了挺胸道:“绮姐姐,你别听令妹胡说……”

    “既然你不愿说,那就算了!”端木绮的小脸一沉,出声打断了封从嫣。

    照她看,满口胡话的人是封从嫣吧!

    封从嫣莫不是以为自己是她的操线傀儡,可以任由她玩弄不成!

    端木绮嘴角勾出一抹冷笑,不客气地甩袖离去。

    “绮姐姐!”封从嫣这才急了,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了上去,从后方一把拉住了端木绮的袖子,“你听我解释……”

    端木绮眉头一皱,停了下来,目露不耐地看着封从嫣,那眼神仿佛在说,有话快说!

    封从嫣面露迟疑之色,抿了抿小嘴,这才讷讷说道:“绮姐姐,其实是九华县主派人传讯给我,让我找绮姐姐去一趟公主府……”

    说着,封从嫣揉了揉手中的一方粉色绢帕,咬了咬下唇。

    直到端木绮再次作势欲走,她方才讪讪然道:“……是九华县主让我们去打听看看一个姓罗的举子在不在公主府……”

    封从嫣半垂眼睑,眸底飞快地闪过一道精光。

    她刚才说的话其实是半真半假。

    九华是派人悄悄地给她送了一封信,只不过,信中是让她独自跑一趟长庆长公主府。封从嫣不敢不去,但是又怕去了万一惹到了长庆,那么倒霉的人肯定是她了。

    封从嫣思来想去,就想最好找人陪她一起去,比如那个长庆不喜的端木绯。

    封从嫣心里琢磨着等她们去了公主府后,万一情况不对,自己就可以把责任全部推卸到端木绯身上,那么长庆的怒意自然而然就会针对端木绯!

    只不过,因为她和端木绯不熟,所以今日才特意绕了个圈子,先来找了端木绮。

    这些话封从嫣宁可烂在肚子里,也不可能会告诉端木绮,她只是露出怯怯的样子,对着端木绮讨好地一笑,“绮姐姐。”

    端木绮不客气地挥开了封从嫣的手,心里的怒火越来越高昂,俏脸涨得通红。

    自己竟然傻得被封从嫣给糊弄了!

    端木绮气得跺了跺脚,又羞又恼,语调生硬地说道:“封姑娘,我这些天被禁了足,就不去了。你先请回吧!”端木绮也下了逐客令。

    春风习习,吹得四周的树枝哗哗作响,空气却像是陡然直降般冷了下来,仿佛瞬间进入了严冬。

    封从嫣可怜兮兮地瘪了瘪嘴,花容失色。

    “绮姐姐,”她快步上前再次拉住了端木绮的手,亲昵地晃了晃她的手,用撒娇的语气说道,“你就别生我的气了!……哎,都怪我不好,我就是怕你不肯去,九华县主会生气!”

    封从嫣故意在“九华县主”上加重了音调,端木绮不禁有些犹豫,柳眉微蹙。

    刚才封从嫣是满口胡话,但是有一句话倒是真的,一旦惹恼了九华县主,以后这京中的闺秀恐怕要对她避之唯恐不及!

    端木绮僵立原地,就在这时,一道碧色的倩影从湛清院中走了出来。

    碧蝉朝两边打量了一番,就步履轻快地朝二人走了过来。

    “二姑娘,”碧蝉对着端木绮福了福,只当做没看到封从嫣,笑眯眯地说道,“我家四姑娘让奴婢转告二姑娘,‘上次’的事二姑娘难道忘了吗?”

    端木绮不由面色大变,想起了在千雅园里长庆押着自己去找端木纭兴师问罪的事,这件事是她的奇耻大辱,她又怎么可能会忘记!

    她的眸底阴沉得犹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前奏般。

    碧蝉有条不紊地继续道:“四姑娘让奴婢告诉二姑娘,长庆长公主与九华县主是母女,母女俩血脉相连,怎么都没事。咱们是外人,一旦牵扯进去,长庆长公主舍不得罚九华县主,恐怕就得拿‘外人’出气了。”

    碧蝉的一字字、一句句说得封从嫣和端木绮的脸色越发难看,心思各异。

    “绮姐姐……”

    封从嫣还想劝,然而端木绮已经不想听了。

    端木绮背过身,果断地说道:“嫣妹妹,这次我就不去了。”说完,端木绮拂袖离去,毫不回头。

    “绮姐姐……”封从嫣不甘心地跺了跺脚,还想追上去,却被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拦下了。

    “封姑娘,”其中一个婆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里姓端木,不姓封,您还是别到处乱走的好!万一冲撞了姑娘,那可就不美了!”婆子的话中一点也不留情面。

    封从嫣只好收住了脚步,眼睁睁地看着端木绮那石榴红的背影越走越远,眸底一池波光明明暗暗,起起伏伏。

    封从嫣本来觉得这端木绮一根筋,最容易哄,通过她,再折个端木绯也进去也不难,却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

    封从嫣心里后悔不已:早知如此,她还不如直接就拉着端木绮去了长庆长公主府,又何必再来找那性子刁钻、心眼又多的端木绯!

    封从嫣烦躁地捏了捏拳头,指甲深深地掐进了柔嫩的掌心中,心绪混乱:没了端木绮,这下她要再找谁呢?

    不管如何,她都要拉个人同去,绝对不要一个人去公主府。

    封从嫣几乎咬碎一口银牙,不甘心地又跺了跺脚,但终于还是在两个婆子的“护送”下离开了尚书府……

    封从嫣一走,碧蝉立刻就回屋去复命,眉飞色舞地禀道:“……二姑娘回了轻芷院,那封姑娘束手无策,就气呼呼、灰溜溜地走了。”

    碧蝉一边脆声声地说着话,一边还比手画脚的,把屋子里其他几个丫鬟都“噗嗤”地逗笑了。

    “哼!”端木纭缓缓地摩挲了几下茶盅上那茜色的牡丹花,那张比牡丹花还要明艳的小脸上布满寒霜,冷声道,“小小年纪,心思就这般重,居然敢算计到我们尚书府上来了!”

    这封从嫣是太高估自己,还是太低估她们端木家了?!

    “也难怪安平长公主殿下别府而居,殿下灿如骄阳,胸怀磊落,有君子之风,何必纡尊降贵同那等不入流之辈周旋!”

    “姐姐,你说的是!”端木绯一本正经地用力点头道,乌黑的眸子里绽放出流星般璀璨的光芒,“殿下胸襟开阔,率性果敢,高华傲骨,乃女中丈夫,女子之典范!”

    顿了顿后,端木绯笑得眉眼弯弯,歪着小脸强调道:“姐姐,我最喜欢殿下了!”

    “呱呱!”小八哥欢快地拍着翅膀,绕着端木绯叫了两声,仿佛在附和着端木绯一般。

    端木纭看着妹妹那可爱的样子,眼神越发柔和了,忍不住就伸手揉了揉妹妹柔软的发顶,含笑道:“蓁蓁,玩了大半天,你也累了吧?赶紧用些晚膳,就歇下吧。”

    端木纭立刻就让下人摆了晚膳,与妹妹一起随意地吃了些后,就拉着端木绯去内室歇下,又给她掖了掖被子,这才自己去忙了。

    端木绯这一睡下,就睡得极沉,等她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了,外面的天空已经亮了,东边天空被旭日的光彩所点亮。

    端木绯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起身让丫鬟来服侍她洗漱着衣梳妆,她的头发还没梳好,就听有人急匆匆地来禀说:“姑娘,四公主殿下来了。”

    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端木绯与涵星走得近,彼此之间也就不太讲究,直接就让碧蝉把涵星领来了内室。

    “绯表妹!”涵星直接就自己挑帘进来了,娇美的小脸上兴致勃勃,神采焕发。

    端木绯看着倒映在铜镜中的涵星,疑惑地挑眉,“涵星表妹,有什么好事吗?”

    “绯表妹,你想不想看热闹?”涵星神秘兮兮地眯眼笑了,眸子晶亮,“听说啊,今儿长庆皇姑母府上‘唱了好大一出戏’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