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357难得(二更)

357难得(二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端木宪以长辈的姿态又道:“阿炎,你这次出使蒲国,差事办得不错。”

    端木宪身为内阁首辅,当然知道了封炎折子上所奏之事,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如今大盛可说是内忧外患并存,危机四伏,要是蒲国那边再出乱子,大盛怕是要顶不住了。蒲国经历这一场夺位之争,怕是也需要几年才能稳定局势了。

    端木宪感慨不已地说着蒲国,说着新乐郡主,但是封炎却是心不在焉,偶尔应一声“嗯”、“祖父说得不错”、“正是如此”云云的客套话,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蓁蓁,看她喝茶,看她吃点心,看她与端木纭小声地说着话……

    端木宪只当没看到,说了一会儿后,端木宪看了看一旁的壶漏,他今日只请了一个时辰的假,现在也差不多得回衙门了,府里没长辈,封炎留着也不太方便。

    端木宪正想招呼封炎和他一块儿走,就听封炎先他一步开口道:“祖父,我想带绯妹妹出门逛逛,不知可否?”

    出门?端木绯嘴角的笑意僵在那里,这大冷天的,冷得仿佛冻掉手指头似的,她才不想出门呢。

    端木绯正想着要找什么借口推了,就听到封炎继续道:“最近因为各部族来京朝贺,不少部族的商队也跟着一起来了,听闻还在南郊开了集市,我就想带绯妹妹去看看热闹。”

    那些部族开的市集?!端木绯的眼睛登时一亮,原本要脱口的托辞霎时就咽了回去。那想来与京城的庙会、市集太不一样,一定有趣极了。

    瞧小丫头那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端木宪就知道她心动了,反正他们俩也定了亲了,一起出去玩玩也没什么,端木宪就道:“四丫头,这也是几年难得一次的热闹,你和阿炎出去玩玩吧。”

    “多谢祖父,我一定会照顾好绯妹妹的。”封炎急忙谢过端木宪,三人先送走了端木宪。

    妹妹和封炎一块儿出门,端木纭还是放心的,就吩丫鬟回去取一件厚厚的斗篷和手炉回来,又仔细地叮嘱一番:

    “蓁蓁,现在雪是停了,可是我看这天气,晚上没准还要下,你早些回来。”

    “外面地滑,你走路可要小心点。”

    “斗篷可要披好了,莫要着凉了。”

    在端木纭的殷切叮咛中,端木绯披上斗篷,抱上手炉,封炎一块儿也出门了。

    端木绯已经在府里窝了大半月了,今天天气冷,所以她是坐马车出门。

    今天一早雪就停了。

    这雪下了大半个月,一直都是下下停停,到这几日,雪势才渐渐变小,京城里还是一片冰天雪地的景象,路上的行人稀稀落落。

    马车从西城门驶出,京郊同样是一片天寒地冻,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冰雪的白色,美不胜收。

    端木绯听端木宪提起过不少关于这次雪灾的事,京城是天子脚下,灾情还算可控,还有不少地方受灾严重,可是有些个父母官为了自己的政绩,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报上灾情,也不知道有多少地方受到这次雪灾的影响。

    马车出城后,在官道上行驶了半个时辰后,四周就越来越热闹了,端木绯在马车里就能听到外面的马蹄声、车轱辘声与人们的喧哗声。

    马车渐渐缓下了速度,最后停靠在路边,端木绯披上斗篷后,就迫不及待地下了马车。

    太阳从云层后探出半边脑袋,洒下一片柔和的光芒。

    市集就安置在南明山脚下的一片空地上,一眼望去,那些部族的商人已经在周边扎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帐篷,也摆起了摊位。

    因为自腊月初就陆续有商队抵京,到现在为止,集市已经开得不小了,四周穿梭着不少身着异域服饰的男男女女,他们的帐篷、卖的东西都带有一种异域风情,也引来京中不少百姓来此或是闲逛或是赶集亦或是看热闹。

    端木绯好像兔子一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梭着,如玉脸颊上染上了动人的红晕。

    这些部族办得市集果然是与京城大不一样。

    端木绯兴致勃勃地在市集里东看看,西瞧瞧,几乎是舍不得眨眼了。

    比如这位大婶卖的一张张手编的毯子颜色鲜艳而又带着一种粗犷的味道,一顶顶镶毛小帽趣致可爱;比如那位大叔摊位上的酸羊奶加些糖和果酱后味道别具一格;比如右边一对老人家卖的异族乐器,四胡、火不思、马头琴等等,再比如不远处的一家摊位卖的各式匕首、弯刀、马鞭……

    这弯刀实在是好看。端木绯在一家摊位前拿起一把弯刀反复看着,刀刃寒光闪闪,吹毛断发,刀鞘上镌刻着精致繁复的孔雀花纹,搭配着那些镶嵌在刀鞘上的五彩宝石,既炫丽,又同时带着一种古拙的气息。

    好像很适合封炎!

    端木绯心念一动,就问道:“这位大叔,这把刀多少钱?”

    封炎眉头微挑,没等他反应过来,端木绯已经把买卖谈成了,给了摊主一个金锞子,将这把弯刀买了下来,然后她笑眯眯地递给了封炎。

    封炎怔了怔,受宠若惊地看着端木绯,脱口道:“这是送给我的?”他还以为是蓁蓁自己喜欢呢。

    端木绯认真地想了想,这弯刀送给端木家的人显然不太合适,不过……

    “我也可以送给攸表哥的……”

    她话音还未落下,那把弯刀已经被封炎“抢”了过去。

    端木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忽然觉得封炎好像还挺可爱的,有些手痒痒……唔,她算是知道安平长公主和姐姐为什么喜欢摸她的头了。

    端木绯仰首打量着封炎的发顶,她估计要踮起脚才能摸到封炎的头顶吧。

    封炎见她笑吟吟地一直盯着自己看,耳根又开始发烫。

    他的蓁蓁真是太可爱了……让他真想把她藏起来!

    封炎的脑海中一片混乱,想谢她又觉得这样是不是太见外,他们都是自己人了。

    而且——

    “真巧。”封炎不知道是呢喃还是叹息地说道。

    什么真巧?端木绯眨了眨大眼,被封炎的不按理出牌弄得一头雾水。

    下一瞬,就见封炎伸手往右边的袖子里摸了摸,也摸出了一把小巧的弯刀,不过小臂长短,那嵌着红宝石的银色刀鞘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封炎直接把弯刀送到了端木绯手中,含笑道:“蓁蓁,这是姨母给你的礼物。”

    这把小巧的弯刀看来十分漂亮,相比方才她送给封炎的那把弯刀,显然这一把更适合姑娘家。

    端木绯目光发直地看着手里的弯刀,一想到封炎口中的“姨母”,眼神和心情就都有些微妙,默念着: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

    端木绯习惯地把脑袋放空,打算把这把弯刀佩戴到腰上,可是她手里还拿着手炉,目光在手炉上停滞了一瞬。

    她正要和封炎说什么,封炎已经从她手里把那把弯刀接了过去,然后亲自替她系在腰侧。

    端木绯看着封炎乌黑的发顶,眨了眨眼睛。

    她,她,她只是想让他帮她拿一下手炉啊。这点小事她自己来就好了!

    封炎的身子有些僵硬,他此刻方才意识到自己贴得太近了,近得几乎能闻到蓁蓁身上那清雅的熏香味,丝丝缕缕地飘入他鼻尖。

    明明他只是在替她系弯刀,根本就没碰到她的肌肤,却觉得仿佛能感受到她的体温似的。

    他的手指越来越僵硬,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好似攀山越岭般艰难。

    好不容易系好弯刀,他暗暗地舒了一口气,赶紧退了半步,满意地笑了。

    明丽的少女多了腰侧这把华丽的弯刀后,看起来多了一分英气勃勃的气质。

    端木绯自己也颇为满意,顺手把手炉塞给了封炎,兴致勃勃地摆弄着弯刀。

    她觉得要是换上一身骑装,再佩上安平长公主送的马鞭,就更合适了。

    想到这里,她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封公子……”

    端木绯正想说话,突然听到前方的一声叫好,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就见不远处正围着一大群人,里三层外外三层,还不时传来激动的叫喊声,一声比一声高。

    好像有热闹可看!

    端木绯完全忘了刚刚想说什么,下意识地拉住了封炎的手,转头对着他笑道:“我们去看看吧。”

    她笑得眼如月牙,眼瞳璀璨,封炎好像着了魔似的盯着她的小脸,想也不想地应了一声。

    端木绯兴冲冲地拉着封炎往前走去,步履轻盈,眉飞色舞。

    封炎由着她拉着自己往前走,凤眸柔和明澈得像是注入一池春水。

    这大概就是他从小梦想的情景了。

    封炎小心翼翼地把端木绯护在怀中,拨开人群,二人挤到了最前面。

    端木绯的眸子更亮了,晶亮如宝石,难怪这里围了那么多人,原来是有人在这里摔跤呢!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摔跤呢!

    人群的中心以白色的粉末在枯黄的草地上画了一个大圈,圈中,两个人高马大的大汉以强壮的胳膊彼此抱着对方,扭打在一起。两人都是五官狰狞,脸颊涨得通红,额头上、手背上青筋暴起,谁也不肯退让一分。

    忽然,其中一个光头大汉如野兽般嘶吼了一声,猛地使力把另一人高举到了头顶,然后猛地丢了出去,把他摔出了白圈外。

    “啪啪啪!”

    “摔得太漂亮了!”

    “干脆利落啊!”

    刚才的那一幕看着委实令人热血沸腾,四周登时就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与兴奋的喝彩声,其中既有大盛语,也有那些异族的方言,端木绯也和众人一起用力地鼓起掌来,神采飞扬。

    很快,就有人上来把那个倒地不起的大汉扶了下去,只留下那个光头大汉傲然地站立在白圈的中央,大笑着环视众人,得意洋洋地说道:“还有没有人要上来与老子一战的?”他的嗓门粗嘎洪亮,如铜锣般响彻在众人的耳边。

    白圈外的人群皆是默然,大胡子的中年摊主环视周围的人群扯着嗓子高喊着:“要是没有的话,那么这个彩头就属于这一位老哥了。”

    中年摊主的身旁摆着一张高脚长案,长案上赫然放着一个褐色的犀角杯,约莫手掌高,花瓣形的杯体上刻着一尾蟠螭与花枝叶蔓,蟠螭的威武与花叶的柔美巧妙结合,刀功粗犷有力,朴拙厚重而不失精巧。

    有道是,物以稀为贵。

    犀角比象牙还要难得,而且犀角具备清热解毒、定惊止血之效,可入药,以犀角杯饮酒,便可把药性溶入酒中。

    这犀角杯可是好东西!

    “我来试试!”

    右前方,一个青年明朗高昂的声音骤然响起。

    一个二十五六岁、身着天蓝色锦袍的青年解下腰侧的弯刀给了身旁的少女,又丢了一块碎银子给那中年摊主,然后就昂首阔步地走入白圈中。

    端木绯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那个手持弯刀的异族少女身上,右眉一扬。

    这不是罗兰郡主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