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 307 出狱

307 出狱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她不知道,就算是她设计这一出戏的,但是被侵犯的是她啊,为什么他们问都不问,为了一个外来客而已,就要把她给抓起来了。

    她是褚家的人,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跟那个女人都是外人,褚家的人,向来都是出名的护短,以前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她在外面惹事,哪怕是她主动惹事的,那些惹到她的人,都是那些人遭殃啊。

    可如今,怎么突然就不一样呢?

    褚老大蹙眉,这人现在要不承认自己是小艺,说不定被带走了就算了,反正犯错的女佣,在褚家也罪不至死。

    当然,招惹到邵正谦甚至还公然说邵正谦侵犯她的女佣,那就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了。

    可现在,褚小艺承认了自己是小艺。

    这么说,褚小艺就是公然在对抗褚驰烈的命令,他都让她关禁闭三天了,这三天的时间还没有到,人却跑出来了,这不是不想活了么?

    褚驰烈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挑衅了威严。

    尤其是自己的孩子,过去,不听话的孩子,最终都是什么下场,就算这些后来出生的孩子没有见过,但是总该听过的。

    没有人不惧怕褚驰烈,都说虎毒不食子,但是褚驰烈不一样,只要不顺他心意的人,他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都是杀无赦。

    他是一个非常杀伐果断的人。

    况且,眼前这个人,都被质疑是冒牌的了。

    他简直不敢想象,居然有人在褚驰烈的眼皮底子下,这样作妖,那不是不想活了么?

    这样的一个人,幸好不是年轻的时候遇上郑心怡的,否则,这样的一个英雄有可能就夭折了,当然,也有可能,年轻时的褚驰烈,就不会喜欢郑心怡这样的女人了。

    但是,那是女人的事情,褚驰烈绝对不容许下属,孩子挑战他的权威。

    “你真的是小艺?”褚驰烈拨开褚老大,冷声的问着。

    褚小艺:“……”

    那一秒,褚小艺真的是害怕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褚驰烈这般骇人的表情,这表情,真的很像是要将人给拆吃入腹一般。

    “说话。”褚驰烈问着,“不要让我问第三次。”

    他的耐心明显不够。

    在场的人,没有人帮她说话,郑心怡也没上前。

    “阿爸,我……”褚小艺叫了一声,脑袋埋的很低,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今天的褚驰烈,跟记忆中那个疼她,爱她的阿爸不一样,非常的不一样。

    让人害怕,也让人不敢靠近。

    以往,她是褚驰烈的女儿里,唯一敢上前去撒娇的人。

    “你说,正谦他侵犯你了,是不是?”褚驰烈一字一句的问着。

    这个女人,敢把事情闹这么大,结果现在没胆子承担了吗?

    褚小艺一听到褚驰烈这么问,她咬牙,打算拼一把,她猛地抬起头来,“是,阿爸,他侵犯我。”

    众人:“……”

    所有的人都把眼睛一闭,到这时候,难道不是该俯首认错了么?

    都到这个地步了,居然还要反咬一口。

    谁都看得出来,褚驰烈对邵正谦的信任到了什么地步了。

    “好,我就让你见识下,到底什么叫侵犯。炎鹰,给我带下去。”褚驰烈都没有叫褚老大了,而是直接越过褚老大,吩咐了炎鹰。

    “是。”炎鹰没有迟疑。

    他站在褚老大的身后,手一挥,来了四个人,将褚小艺给架着走了。

    耳边,传来褚小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以及求饶声。

    郑心怡有点微微的动容,在褚家待了这么多年,褚驰烈的手段,她还是知晓的。

    可是褚驰烈如今用这样的手段对他的女儿这样,哪怕是为了他们的儿子,这在普通家庭里,这手心手背可都是肉呢。

    哪边有事,做父母的都心疼。

    但是,褚驰烈拿对付外人的手段来对付自己的女儿,郑心怡还是觉得有点残忍,她想上前帮忙说话。

    褚驰烈却在这时开口了,“心怡,你收拾东西,一会儿跟正谦他们一起走。”

    郑心怡诧异,下意识的问出口,“你呢?”

    他说过,从他从褚家家主的位置上退下来,他们俩就要相守到白首的。

    她爱他的这些岁月这么短,余生的每一天,她都想要好好的珍惜。

    如果,他担心她开口替褚小艺求情,她可以不求的。

    “我这边处理点事。”褚驰烈说完,转身就走了。

    褚老大带着人也跟着走了。

    郑心怡的脸色有点不好,方言留下来了,同时留下来的暗卫,增加到了二十个人。

    褚驰烈就带走了十二个暗卫。

    另外的人,他全都拨给郑心怡用了,可见,对她的安全看的比他自己的重。

    “没事的,夫人。”方言劝说着。

    “我先出去,我过去收拾下东西,你们先忙。”郑心怡抿着唇对着童欣乐跟邵正谦说道。

    “义母,那个褚小艺是冒牌的。”房间里就剩下他们四个人后,邵正谦对着刚说完话就要离开的郑心怡说道。

    郑心怡惊呆了,“你说什么?怎么会呢?这孩子,还是很爱来我身边的,她怎么会是冒牌的呢?”

    “您应该听说过易容术,普通人可能不容易接触到,但是您在褚家,即便没有接触过,也该有听说过,这个世界上,确实是存在易容的,有些人,可以假扮另一个人,用另一个身份,生活一辈子。”邵正谦解释的比较具体。

    “你是说有人冒充了小艺?”郑心怡算是明白了,如果刚才被带走的那个人不是真正的小艺,那么真正的褚小艺又在哪儿呢?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邵正谦肯定的说道。

    他只能确认的是那个人不是褚小艺,至于真正的褚小艺在哪儿,还有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并不关心。

    以及这个人接下来会面临什么,还有褚家要怎么处理这件事,也都不是在他关心的范畴里了。

    他刚才多这么一句嘴,也只是不想郑心怡替这个冒牌货伤心而已,不是褚家的人,就算是被褚家默默的给处死了,也没什么的。

    这人,连褚家这龙潭虎穴的地方都敢闯,那就该做好随时准备牺牲的准备。

    接下来,郑心怡的确有太多的疑问要问,可是邵正谦都没办法给她答案。

    褚驰烈将她支走,应该是不想要她在这里阻挠他,关键是她跟小艺妈妈素来走的比较近,让她离开,大抵也是不想让小艺妈来找她求情的吧。

    不管怎样,既然褚驰烈都这样安排了,她就听他的吧。

    “嗯,这边的事情,我们都不管了,我去收拾东西,一会儿,我们就走。”郑心怡点点头,就率先离开了。

    童欣乐走过去,坐在邵正谦的身边,也没有多问他是如何知晓褚小艺是冒牌的这件事,她一脸关心的看着他,“受委屈了吧?”

    邵正谦摇摇头,“就没有其他想问我的?”

    “没有。”童欣乐很肯定的说道,然后解释,“那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跟我们没有关系。”

    邵正谦点点头。

    只是,两人此刻,都没有想到,假冒的褚小艺的确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被拆穿后的身份也没人去弄清楚,人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

    但是这件事,却给两人的未来造成了隐患跟麻烦。

    他们俩,尤其是邵正谦,因为这件事的发生,对方精心安排的间谍就这样暴露了,所以,他们被人盯上了。

    *

    十月三十一日。

    两人从京城回到了青云市。

    这个为期二十几天的蜜月旅行结束了。

    两人到家后,先是好好的睡了一觉,睡醒后,两人商量过后,达成一致,那就是先回童家看看孩子,也看看爷爷。

    至于沈燕那边,晚一天过去也没事。

    这天,京城这边还发生了一件事。

    那就是苏德提前出狱了。

    苏德出来的时候,苏静跟闻倾两人在外面等了他好一会儿,监狱的大门给打开,三个人相见,非常激动的抱在一起。

    苏德狠狠的抱着闻倾,又看了看苏静,颇为感慨的说道,“让你们受委屈了,相信我,只要我苏德没死,咱们苏家从前的那些风光,我会一一帮你们母女俩给找回来的。”

    “嗯。”两个女人埋头在苏德的怀里,轻轻的嗯了声。

    这些年的委屈,煎熬,在这一刻,真的是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苏静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场,闻倾也比她好不到哪儿去,抱着自己男人的脖子,哭得不能自已。

    京城的别墅,早在苏德被抓的那一年就卖掉了,所以,他们一家三口在京城已经没有家了。

    “爸,你想留在京城吗?”苏静抬头问。

    她跟闻倾商量过,苏德出狱是上午十点,他们接到人后,先找个钟点房让苏德好好的清洗下,换身干净的衣服,然后一家回青云市。

    时间早的话,就直接赶回他们自己的家,要实在不行呢,就去找沈燕借住一宿也是可以的。

    他们现在,没有存款,她的收入低微,这以后要用钱的日子还在后面,所以能省则省。

    “嗯,留。”苏德重重的点头。

    他就算要回青云市,也要风风光光的回去。

    他给人背锅顶包,还坐了这么几年的牢,那他背后的那些人,就算不算他功劳,也看在他有苦劳的份上,得给他一些补偿吧。

    他对他们给的补偿要求不高,让他们一家三口可以安安心心的留在京城,过好日子就成。

    “爸,我们家……没钱了,我想的是,要不,我们还是回青云市吧。我们找了个钟点房,你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好不好?”苏静看了下闻倾,对苏德说道。

    苏德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如今过的是这么的小心翼翼,精打细算的生活,这心里就腾升起一股浓浓的愧疚感。

    他伸手拉着苏静的手,“静静,辛苦你了,这些年,你跟你妈都受委屈了,放心吧,爸既然出来了,就不会再让咱们回到过去的日子,走吧。”

    苏德听了苏静跟闻倾的决定,先去他们订好的钟点房洗澡换衣服。

    洗澡换衣服,闻倾还找来了艾草,帮苏德赶走霉运。

    在钟点房耗了一个半小时。

    三个人又去吃了一餐丰盛的午餐。

    吃过饭后,苏德想让他们去开个房间午休下,但是两人都不舍得花这钱。

    苏德的心脏狠狠的收缩了下,他发达了后,就没有让闻倾过过这么捉襟见肘的日子,当初结婚的誓言,如今还声声在耳。

    他不想让闻倾过不好的日子,可是如今呢,闻倾连开个房的钱都舍不得花。

    拗不过两个女人,苏德只能让他们在咖啡馆先待着,而他打出租车,拿着苏静给的钱就这么出门了。

    闻倾跟苏静两人在咖啡店里续了好几杯咖啡了,又点了好几样点心来吃,眼见着他们在咖啡厅里都待了三个小时了,这苏德都还没有返回来的迹象。

    “妈,你给爸打个电话试试。”他们来之前,手机都是给苏德买的新的。

    闻倾掏出手机来,准备打电话,苏德脚步匆匆走进咖啡室,满面荣光的模样。

    “爸。”苏静先看见他,张嘴就叫。

    “哎,走,我们订机票,回青云市。”苏德心情很好的说着。

    母女俩也没多问,结了账,走了。

    坐在出租车上,苏静打开手机要在网上订经济舱,结果苏德大手一挥阻止了,“别麻烦了,静静,我们直接去机场买最近一班回青云市的头等舱。”

    在这淡季里,经济舱的便宜,所以打折机票很多,容易卖光,但是头登舱不一样,淡季的时候,空出来很正常的。

    所以,不在意价格,临时买的话,也是没问题的。

    “还是别太浪费了,这一张头等舱,我们三都可以坐经济舱了。”闻倾说道。

    她不是没有过过苦日子,她也不是过不来苦日子。

    当初,刚嫁给苏德的时候,他们的日子也是很清贫的,如今,不过是重新过一下清贫的日子,她是可以过的。

    “就是啊,爸,还是我先看看吧。”苏静很认可。

    主要是她现在的一个月的工资,连一万块都没有,这每个月的开支不算小,以前她大手大脚惯了,也没有存款。

    这沈燕不再每个月给她拿钱了后,她这又要养车,又要养房的,真心不容易。

    这钱,花的时候好花,自己赚的时候是真不好赚的。

    “不用看,又不是天天这么奢侈。”苏德一句话,让母女俩都不说话了。

    三人到达机场,苏德拿了他们的证件,去买了机票。

    头等舱的感觉当然好了。

    坐上飞机,苏德这才来得及问一下关于邵正谦的事情,“正谦现在在哪儿呢?”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闻倾就气得要死。

    “人家这个月刚办完婚礼,当然是带着老婆去蜜月旅行了啊,多半还在外面逍遥着呢。”闻倾想到这件事,就觉得他们苏静受了很大的委屈。

    本来就是嘛,这邵正谦真的是太欺负人了。

    连婚礼都不让他们参加。

    连个请柬都不肯发。

    怕她们去参加,闹事么?

    “就是那个童家的小姐啊?”苏德拉了下闻倾的手,让她别生气。

    他倒是蛮淡定的问着苏静。

    “嗯,就是童欣乐。”苏静点点头,她这会儿对这件事,早就不生气了。

    该认命还是得认命,她跟邵正谦就是没这个缘分而已。

    只是想到过去,她还是会有些遗憾,总觉得自己原本是一手好牌,让自己给打的个稀耙烂,但是,最终这个结果,还真是怪不得任何人呢。

    “正谦这孩子就是痴情,跟他那个父亲一样。”苏德笑着说。

    “呵,我看啊,他们姓邵的,都是榆木脑袋。”闻倾没好气的说着。

    ------题外话------

    【高能提示】

    今天15号啦,晚上十点,书院的限免就开始了,养文的亲们,别养文啦,距离格子第一次大爆更就剩下一天的时间了,哈哈,格子好激动哇,亲们激动吗?

    17号凌晨开始爆更哈,书城那边是凌晨结束限免的,结束就爆更来着。

    16号的更新在晚上十点后,所以,明天早上九点没更新,追文的亲们不要刷,当然,一天都可以不刷,等着17号一起看也是可行的,么么哒,格子爱你们哦。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