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盛世田宠:蛇蝎农女 > 第315章 大开杀戒

第315章 大开杀戒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轰!

    什么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顾采宁这下都有了全新的认识。

    “宋清衍,你真是个疯子!”她忍不住低声骂。

    宋清衍却笑眯眯的点头。“多谢大嫂夸奖。其实我都已经想好了,虽然咱们都姓宋,但好歹我是嫡出,太子的遗诏上也亲手写了将皇位传给我,那么这个皇位我是当仁不让的。不过大哥大嫂你们也功勋卓著,我虽然不能把皇位和你们分享,但一个摄政王的位置我还是能给的。”

    “闭嘴。”高风冷声打断他,“什么皇位,什么摄政王,我都不要。我不是理政的那块料。”

    “那好。大哥你想要什么只管和小弟说,小弟肯定都给你!”宋清衍立马改口。

    高风冷冷看他一眼。“你不用拖我下水,我和你不是一伙的。”

    宋清衍却朝他微微一笑。“大哥,你觉得现在你说这种话还有用吗?你觉得这里谁还会信你?”

    高风往四周围看去,果然发现连同皇帝皇后在内,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里都带上了满满的防备。

    他面色阴沉。

    此时,宋清衍幽幽的嗓音再起:“大哥你看到了,你和我是亲兄弟,那么现在你必定和我是一伙的。不管你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会信的。既然这样,你又何必再苦苦挣扎?”

    “小弟我现在虽然手下有不少得力助手,但他们毕竟是太子的人,我不敢完全相信。现在只要你肯过来帮我一把,那么我保证你们一家人下半辈子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哈哈哈!”

    太子妃却突然放声大笑。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原来我就是那只螳螂!我下毒弄死太子,又杀了这么多皇子皇孙,根本都是在为你铺路!”

    “作孽的事情全都我做了,你只需要除掉我,然后就能顺理成章的接手一切!”

    “宋清衍,你好狠毒的计划!太子若是在天有灵,他不会饶过你的!”

    宋清衍只淡淡看她一眼,却并没有说话。

    太子妃见状面色一沉。“你这是什么意思?无颜面对我了吗?”

    宋清衍唇角轻扯。“手下败将,我没必要和你多费唇舌。”

    太子妃顿时气得双眼冒火!

    “宋清衍,你抢我男人,占我皇儿的位置,现在居然还敢鄙视我?不管怎么样,我也是太子明媒正娶回来的太子妃!等我死了,我们会合葬在一起!就算不能生同衾,但我们却能死同穴。你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没有你的份!”

    “你想多了。”宋清衍轻叱一声,“我又不喜欢他,也从没有想过要和他死后葬在一起。所以,你还把他当个宝的话,那就只管和他合葬好了。有你缠着他,他以后也不用来找我,我求之不得。”

    “你!”太子妃又被他的话给气得说不出话。

    看宋清衍这么嫌弃的态度,分明就是在嘲讽太子妃只是捡了他不要的!

    她也是天之骄女,被逼到这一步,可以说是私心作祟,但也有三四成的原因是被逼无奈。

    结果现在,这个一步一步把她逼到这一步的人,竟然还在瞧不起她?

    太子妃怒火中烧。

    “宋清衍,本宫贵为太子妃,你撑死不过是太子的一个男宠。太子喜欢你,多宠你几分,也只是给你一点脸面罢了,你还够不上资格来本宫跟前狐假虎威!本宫一天不死,那就还是东宫之主,本宫现在就要好好教教你宠人的规矩!”

    她说着,竟是一把将张大人手里的大刀抢在手里,就朝着宋清衍那边砍过去。

    然而,就在她采取动作之际,宋清衍也早已经抽出一把长斧,直冲太子妃的面门砍了过去!

    太子妃毕竟是个女流之辈,之前她管理东宫,也都只是动用心里脑力,武力方面这么粗俗的事情她只需要动动口,下面自会有人给她去做好。

    因此现在她拿着刀子气势汹汹的朝着宋清衍砍过去,其实也就只是一点表面功夫而已。一旦宋清衍主动对抗,她的这点气势就立马被打破,碎成一地。

    哐!

    很快,她的大刀就被震落,重重落地。

    而且宋清衍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他竟是直接一斧子往太子妃的手腕上砍了过去。

    他其实力气也不大,但对付太子妃这样的弱质女流却是绰绰有余。

    太子妃的手腕立马被割出来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喷涌出来,她疼得变了脸色。

    “来人,护驾!”她扯着嗓子高喊。

    奈何话音未落,宋清衍又一斧子劈过来,这次正对的是她的脖子。

    “妹妹!”

    张大人一看情况不对,他赶紧上前来帮忙。但他的人立马被宋清衍的人——也就是原来太子手下的得力干将拦了下来。

    太子妃在外头的人早已经被宋清衍一行人绞杀干净,如今也就仅存他们几十个人在乾清宫里头。和后来居上的宋清衍相比,他们简直太弱了!

    更别提,宋清衍带来的人可都是有实战经验的!太子妃的兄长却只是一个纨绔公子,也就会一点花拳绣腿。

    现在的他就算被眼前的劣势狠狠刺激到了,突然奋发起来,却依然不是眼前这些人的对手。

    不过眨眼的功夫,他就被人给砍到在地,直接剁成了一滩肉泥。

    那边的太子妃也已经被宋清衍割断了脖子。

    但她却并没有直接咽气,而是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全力协助自己的兄长被人活生生砍死。她一手捂着不断朝外喷涌着鲜血的脖子,一手往张大人那边伸过去。

    她张张嘴,似乎想说话,却根本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宋清衍见状,他又微微一笑。“太子妃您请放心。你虽然死得凄惨,可太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你们就算到了黄泉之下也是天生一对,你们互相都不用嫌弃对方。我也会完成你的遗愿,将你们两个人葬在一起。”

    “哦对了。还有你悄悄安置在宫外的大皇孙小皇孙,我也已经找到了。马上我就让他们把你们的两个儿子也送到阎罗殿去,让你们一家人彻底团聚。”

    宋清衍,你敢!

    这话再次刺激到了太子妃。她用力瞪过来。

    然而面对她激动得面色,宋清衍却是一脸享受的眯起眼。

    这时候,又一阵脚步声响起,一个太子旧部来到宋清衍身边。“王爷,属下带着人在太子妃娘家府邸以及别苑翻找许久,果然找到了藏在东西两处别苑里的小皇孙。不过那看守小皇孙的人见到属下出现,一时情急之下,居然把两位小皇孙都给活活捂死了!”

    “是吗?张家选的人真是太鲁莽了!”宋清衍眉梢一挑,轻描淡写的道。

    太子妃听到这话,她心里又一阵激动。

    这个人,他不仅害死了她的两个儿子,甚至连她的家人都没有放过!

    这些人把张家的府邸还有别苑都给翻遍了,也就意味着张家上下所有人都没有逃出他的魔爪!

    她强行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她要和宋清衍拼命!

    但动作才刚剧烈一点,喉管里的鲜血就开始朝外喷射。

    马上她又重重落地,双眼圆睁着,在满腔的不甘愿中死去了。

    太子妃和张大人两个领头的人都被除掉了,其他追随者不用说,自然也都被当场干掉。

    也有人一看情况不对,想要放下武器求饶。然而宋清衍一行人根本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留给他们,就直接把人给诛杀了!

    一时间,皇帝的寝宫内血腥味弥漫,就在皇帝抬眼所能见到的地方堆叠着一地的尸体。

    浓重的血腥味刺激得皇帝重重咳嗽起来。

    宋清衍见状,他连忙擦去脸上的血迹,就上前朝着皇帝躬身一礼:“皇上,微臣救驾来迟,还请您海涵。”

    皇帝死死盯着他不语。

    皇后也大怒。“汝南王,你这是在做什么?难道你也想逼宫不成?”

    “皇后娘娘您多虑了,微臣没有这个意思。”宋清衍一脸无辜的摇头。

    “没有?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微臣来救驾的啊!”宋清衍一本正经的道,“微臣原本是听说太子妃劫持了微臣的兄嫂,所以微臣才急忙从地牢赶出来营救他们。结果谁曾想,微臣出来后就听说皇上您醒了,太子妃她还想杀了您,好给她生的皇长孙铺路!”

    “微臣急忙率人赶过来,一路拼死搏杀,好容易才把太子妃一党人都给诛灭了。只可惜……哎,微臣终究还是出现的太晚了,没有能够救下其他皇子皇孙们。”

    皇后被他的无耻表现气得面色铁青。

    “你既然已经收服了太子的人,那你还来这里做什么?等太子妃弄死我们,你直接登基为帝不是更好?”

    “皇后娘娘您这话真是折煞微臣了!”宋清衍一脸惊恐的跪下了,“微臣是天朝臣民,那么皇上有难,微臣哪能坐视不管?所以不管怎么样,微臣必须来救皇上出火坑啊!”

    不过马上,他又话锋一转。“再说了,太子殿下在临终前就已经留下遗诏,他要把皇位传给微臣。这几年,太子处理朝政等事情,也都没有避着微臣,所以如今太子薨了,他的人都心甘情愿的跟着微臣。那么不管皇上活着还是驾崩了,这皇位都会是微臣的。微臣又何必把事情做绝了?皇后娘娘您说是吧?”

    他这理直气壮的德行真叫人厌烦。

    皇后怒极反笑。

    “这么说的话,现在本宫和皇上反倒还要奖励你救驾之功?”

    “如果皇上坚持的话,微臣自然却之不恭。”宋清衍含笑点头,“而且微臣以为,眼下微臣最想要的、皇上唯一能给的,也只有在太子的遗诏纸上盖上玉玺一事。”

    “宋清衍,你大胆!”

    这下,皇帝都坐不住了!

    他噌的一下坐起来,指着宋清衍的鼻子破口大骂。

    皇后更是怒不可遏。“装模作样了半天,你可算是露出真面目了!你一个太子男宠,跟着太子为所欲为这些年还不够,现在竟然还敢妄想光明正大的继承大统?你做梦!这件事本宫不会同意,皇上他也不会同意!”

    “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似乎不是你们想不同意就行的呢!”

    宋清衍轻轻笑着,他又回头看向高风。“大哥,你快把太子遗诏拿出来请皇上盖上玉玺啊!只要玺印落下,咱们就算大功告成了!”

    高风冷冷开口:“我只是进宫来述职的。其他事情和我不相干。”

    “咦,大哥你是觉得小弟给你的太少了吗?这个时候来和我讨价还价,你未免过分了点。”宋清衍眉头微皱,他有些不高兴了。

    顾采宁撇唇,她直接将袖子里那一份写在绢布上的遗诏给拿出来。“你说的是这个东西吗?”

    “正是——大嫂,你干什么?”

    宋清衍正要再说点什么,就见眼前一个黑影飞过去。这块绢布脱离了顾采宁的手,直接飞到皇帝跟前的一支蜡烛上。

    烛火舔舐着绢布,很快就将绢布点燃,把上头的字迹也都吞吃得一干二净。

    然后,顾采宁无奈摊手。“真不好意思,我刚刚手滑,遗诏没保存住。”

    然而宋清衍却并不生气。

    “没关系。这样的遗诏我让太子写了十份。你弄丢了一份,我这里还有九份。咱们不着急,慢慢来。”

    说着,他就掏出来一大捆明黄的绢布。随手抽出来一份,他交给身边人,交代他送到高风手上。

    反正,这件事他就认定了一定要让高风去做!

    他必须把高风给拖下水!

    看着这份送到面前来的太子遗诏,高风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那个……”

    这个时候,忽然又听到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玉玺到了,我是交给永乐侯,还是直接递给皇上?”

    这个声音……虽然变得粗哑了许多,但顾采宁还是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了——高承!

    她回头去看,果然见到高承正双手捧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一方红木做成的方方正正的木头匣子。

    他端着托盘走进来,目光就落在了高风和顾采宁身上。

    “伯父伯母,你们回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