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盛世田宠:蛇蝎农女 > 第347章 归乡

第347章 归乡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路往东川省去。

    顾采宁一行人吸取了之前的经验教训,他们在回程的路途中乔装打扮,一路安然顺畅的抵达了东川省,然后又顺利的穿过东川省、东山县,最终安全抵达双柳村。

    然后,他们就在村口被人给认了出来。

    “永乐王爷和永定王爷回来了!”

    一开始只是在村口玩的一个小孩子盯着他们看了一会,然后他嗓子里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喊。

    紧接着,喊叫声就跟波浪一样层层叠叠的向后传递过去,马上整个村子里都爆发出同一个声音——

    “永乐王爷和永定王爷回来了!”

    再然后,村子里一阵轰隆隆的响,无数人争先恐后的朝村口跑过来,挤挤挨挨的人群挡在了他们跟前。

    最先出现在面前的都是一些陌生面孔。但是这些人站在他们的马前,抬头仰望着他们,眼底都是他们在边关见过无数次的景仰孺慕之情。

    再过上一会,在后头人越聚越多的时候,又有人在大喊:“都让一让让一让,让我们过去!”

    人群立马让向两旁,空出来一条可供两个人通行的小道,几个年轻后生扶着几个脚步蹒跚的老人家出现了。

    “风哥儿!风哥媳妇!”

    “风大哥!风大嫂!”

    见到坐在马背上的高风顾采宁两个人,他们突然一下激动得浑身直发颤,赶忙把身边的人都给推到一边,就直冲顾采宁他们的马儿跟前来了。

    高风也已经认出了他们。

    “王三哥!黄大哥!”

    他赶紧翻身下马,双手就和王三还有黄老大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王家还有黄家的女眷们也都围拢在顾采宁身边。大家满脸堆笑,可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毕竟以前顾采宁在村子里的时候,其实她和村里女人们的来往就不多。她一直是女人里的异类,后来离开了村子,这个异类还把她的本事发扬光大了!

    当然,她做的那些事却也帮助她们提升了不少地位。所以她们都是打心底里感激她的。

    而那边男人们却早在高风跳下马的瞬间就已经打成一片。

    “风哥儿,你可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等不到再见你一面了呢!”王三紧紧抓住高风的手,他激动得老泪纵横。

    高风看着苍老了许多的王三,他轻笑道:“怎么会?当初我就答应过你们,我一定会回来的。现在,我不就回来了?”

    “是是是,你们两口子啊,从来一口吐沫一个钉,说出口的话就没有做不到的!所以我才一直挺着这副身板等着你们呢!你们一天不会来,我都一天不敢闭眼!”王三笑呵呵的说着,“就是可惜了老村长,他临终前还一直念叨着想要见你一面呢!”

    高风眉头微皱,他连忙看似黄老大。

    黄老大就叹了口气:“我爹老了,当初你们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快不行了。后来村子越发发展壮大,天天一堆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他东奔西跑忙得跟条狗似的。这么忙了几年,他就身子扛不住倒下了。才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人就去了。”

    “不过好在他也没受多少苦,临终的时候咱们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富裕起来了,他也算死得瞑目。就是他还一直想去边关看看你们,却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倒下了。因为这事,他一直念叨着,临闭眼前都念叨了好几遍。”

    高风垂下眼帘。“一会我去老村长坟前祭拜一下。”

    “那是当然的!爹就算去了阴曹地府,肯定也在等着你呢!你去他坟前看他一眼,和他说句话,叫他知道你回来了,他肯定就能安心的去投胎了。”黄老大赶紧点头。

    如今的双柳村早已经不是当初高风他们离开时候的双柳村了。黄老大身为现任村长,他也是见过许多大世面的。所以现在面对着一身威严的高风顾采宁,他也不见多少怯懦,反倒和以往一样大大方方的。

    简单寒暄几句,他就连忙拉上高风:“好了,我知道你身子也不大好,咱们就别在外头站着说话了。走,我带你们回你们家去!等你们休息两天把精神养好了,我再带你们好好看看村子。现在咱们双柳村可是了不得呢!不过这一切也都是多亏了你们俩!”

    他笑呵呵的说着,人就已经拉上高风走了。

    顾采宁也被村里的女人们簇拥着,至于高虎和晚哥儿,他们几个就被其他乡亲们围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村子里去了。

    这么一路走过去,顾采宁的确发现双柳村的变化之大,简直比天水村还要可怕!

    这个地方哪里还能说是个村子?

    只见这里路面平整宽阔,并行四辆马车都没问题。路边上各种酒楼客栈,以及各种各样的蛇肉蛇皮制品店铺鳞次栉比,店铺里里头进进出出的人数都数不清。

    这热闹程度,简直比他们印象中的观音镇还要厉害得多,甚至都快比肩县城了!

    走在这么宽广热闹的大街上,顾采宁和高风一时都迷失了方向,他们简直都快摸不清楚自己家在哪了。

    好在有王三几个给他们带路。

    大家沿着村子往前走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然后路过了一座香火鼎盛的寺庙。

    应该是寺庙吧!顾采宁暗想。

    因为远远的她就嗅到了一股浓郁的香火味道,还有许多人提着篮子拿着香烛纸钱在往那边过去。

    只是……为什么她远远看着这个寺庙的外形那么眼熟?

    见她注意力落在那边,王三媳妇立马找到了话头。

    “风哥媳妇你也发现了?没错,那里本来是你们的房子,可是自打你们走后,咱们村里的日子越过越好,大家都说是托了你们的福,就渐渐的有人去你们家里点香叩拜。时间一长,你们家就成了一座庙,香火甚至比村口的观音庙也不差多少!”

    “村长一看也把人给劝不走了,他就干脆请了工匠来把房子给改建一下,真的给修成了一座庙,再把你们俩的模样做成菩萨像摆在里头,权当做是你们的生祠了。”

    “自打生祠建好后,这些年上门来叩拜的人多了去了!不止是咱们村里的,还有十里八乡的,还有上咱们这里来做生意的人,一年到头庙里的香火都旺盛得很。”

    “对了,每年到了你和风哥儿生日的时候,村里还要办庙会,请大师过来唱经送福呢!”

    呃……

    这个走向大大出乎顾采宁的意料,她嘴角忍不住狠狠抽了好几下。

    噗!

    在她身后,晚哥儿听到这些,他忍不住笑了。

    一个无神论者,最终却成了别人眼中的神,这事真是讽刺。

    不过当顾采宁冷冷一眼扫过来的时候,他还是赶紧闭嘴。

    而在她身边,黄老大的媳妇也接话道:“因为占了你们的房子,所以村里人就一起开了个会,然后又在寺庙边上清出来一块地,重新给你们盖了一座王府。你看就在前头,你们家到了!”

    果然,过了庙,前头就是一座巍峨的王府。

    虽然王府地方小了点,却很是气派,里头的一砖一瓦也都是最好的。甚至就连王府里的丫鬟仆从也都早已经准备好了!

    顾采宁一家人入住时候,王三一行人就赶紧告辞退了出去,好让他们抓紧时间休整一下。

    等村里人一走,王府里就清净了下来。

    顾采宁和高风心里都五味杂陈的,满腔里无数的情愫在横冲直撞,他们一时半会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才好。

    晚哥儿刚才已经跟着村里的年轻人将王府前后都逛了个遍。现在他脸上都不觉带上了几分兴奋:“爹娘,这里就是咱们的老家吗?当初离开的时候我太小了,都已经对这么没多少印象了。”

    “其实我印象中的情形也都已经不再了。”高风叹道。

    晚哥儿就微微一笑。“但不管怎么说,乡亲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淳朴热情,您说是吧?”

    那倒是。

    高风颔首。“好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

    “好嘞!”

    晚哥儿立马应声。“刚才走了一圈,我觉得东北角的那座小院子最清净,孩儿以后就住在那里了!丫鬟仆从什么的你们不用给我准备,我自己有人!”

    然后他就跑了。

    顾采宁又忍不住磨牙。

    “这小子口口声声说是回来给我们奉养终老的,你觉得可信吗?”

    “不可信。”高风摇头,“只是都生了他了,咱们摊上了这个儿子,难道还能把他给赶出去?”

    的确不能。

    顾采宁低叹口气。“算了,随他去吧!”

    她就再对高虎道:“你也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高虎这才行礼走人。

    顾采宁和高风再简单洗漱一下,两个人一起躺在卧房里,就一觉睡了过去。

    睡到第二天早上,就已经有人找上门了。

    这人却不是来找顾采宁几个的,而是冲着晚哥儿来的。

    “主人,属下来了。”进门后,以王昭为首,其他人随着他一起齐刷刷朝着晚哥儿行礼。

    晚哥儿马上又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既然来了,那就跟我过来吧!以后咱们就要在这里扎根了。”

    “是。”

    这群人就跟着晚哥儿走了,所有人都住进了东北角的院子里。

    他说他不用丫鬟仆从伺候,他的确说到做到。因为王昭他们这群人就够用了!

    眼看着家里一口气又多出来十多号人,顾采宁心头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总觉得,晚哥儿这次跟咱们回来,目的不单纯。你觉得呢?”她问高风。

    高风撇唇。“我认了。”

    顾采宁就扑哧一笑。“是啊,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放纵他养成这样的,咱们又能怎么办?只能认了!”

    不过好在就算晚哥儿身边多出来这么多人,他们也一如往常安静如鸡。一群人天天不知道在干什么,一天到晚的几乎都发不出多少声音。

    要是不往东北角那边去,王府上的人几乎都想不到在他们府上还有这么十几号人存在!

    而顾采宁他们等休息够了之后,他们就在府上摆宴,请乡亲们过来喝酒认亲。

    他们一家可是村里的骄傲。乡亲们接到喜帖,自然都过来了。

    醉仙楼的厨子们出动,煎炒烹炸,做出来熟悉的乡味,也在无形中拉近了高风一家和阔别多年的乡亲们之间的距离。

    不过酒席之上,还是有人稳不住问:“对了风哥儿,你家晚哥儿呢?他不是和你们一道回来的吗?”

    “那孩子不喜欢热闹,现在还在自己屋里待着呢!”高风无奈道。

    “这样啊!也对,我记得晚哥儿从小就这样,不喜欢和人玩,就爱一个人关起门来看书。只是他既然这么爱看书,怎么也没考个功名回来?”

    这话成功的让高风也嘴角抽了抽。

    “我们家的孩子,哪里还用考什么功名?那孩子从小的志向也不在这里。”他无奈道。

    “是吗?那他的志向是什么?”

    高风彻底无语了。

    他总不能对外宣告,说晚哥儿的志向是修炼成仙吧?

    正当他犹豫的时候,外头大门口又来人了。

    “王爷,门口来了一群人,他们说是来找远神子大师的!”

    高风顾采宁立马额头上掉下三根黑线。

    乡亲们一听,顿时有人惊呼——

    “远神子大师?这名号我听说过!那可是个神人呢!”

    “是呢是呢,我也听说过!听别人的说法,他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这世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不过他这个人行踪成谜,好些人到处找他都找不到呢!”

    “那是当然,不然怎么说他是高人呢?”

    说着,大家就将目光投向高风夫妻俩。

    “难道说,你们和远神子大师认识?”

    顾采宁立马嘴角轻扯。

    “高虎。”她沉声喝道,“去把王晚给我提过来!”

    “是!”

    高虎立马去了,他也立马把晚哥儿给提了过来——是真提过来的。

    晚哥儿双脚离地,就跟一只兔子似的被人高马大的高虎给提过来了。

    王昭紧紧跟在他身后,神色却淡然的很,一点都不着急。

    等高虎松开手,晚哥儿双脚落地,顾采宁就指向他:“你告诉大家,那个远神子和你是什么关系!”

    晚哥儿赶紧扬起笑脸,他拱手朝四周围行个礼。

    “实不相瞒,远神子就是我的一个别称。”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