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盛世田宠:蛇蝎农女 > 章节目录 第348章 永定陛下(大结局)

章节目录 第348章 永定陛下(大结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什么!?”

    这个消息大大出乎乡亲们的意料之外,好些人一时半会都反应不过来。

    倒是前来拜会晚哥儿的人闻言大喜。

    “远神子,晚辈可算是找到您了!当初在永州听您一席话,晚辈如醍醐灌顶,瞬息参透了五六年来都参不透的奥秘。您真是晚辈的大恩人!现在,晚辈是特地来投奔您的,还请您不要嫌弃晚辈粗鄙,晚辈愿意侍奉在您身边,为您当牛做马,在所不辞!”

    一个年纪三十开外的大男人,对着晚哥儿这个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口一个晚辈,这画面别提多滑稽了。

    但是,年轻的晚哥儿却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拜倒在跟前的这个人,眼神忽然变得无比悠远。甚至就连他身上的气度都一下变得淡泊飘然起来,这就使得他看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世外高人的味道了!

    再看看晚哥儿身边的王昭,他则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好一会,才听晚哥儿幽幽开口:“我游历天下十余年,途中一直没有选择收徒,是因为我觉得我根基尚浅,修为不够,收徒只会害了人。到现在该看的天下美景已经看完,但我依然年轻。接下来十年,我要静下心来著书立说,所以我依然不会收徒。只不过,从明天开始,我每天卯时会在村里讲述我这些年参悟的心得体会半个时辰。如果你真有心追随我的话,到时候直接过来听就是了。”

    “多谢远神子,多谢!晚辈知道了,晚辈一定每天都来!”

    来人本来以为要被他给拒绝了呢!却没想到话锋一转,晚哥儿又给提供了这么一个绝佳的机会。他大喜过望,赶紧行个大礼,就兴冲冲的出去找客栈投宿了。

    至于他带过来拜师的厚礼自然留下了。

    人虽然走了,但因为他而引发的这个惊天大八卦的影响却还久久没有停歇。

    原本对晚哥儿没多少印象的乡亲们现在全都一股脑的涌到他跟前。

    “晚哥儿,是真的吗?你就是远神子?远神子是你?”

    “你真有那么神啊?那你给我算算,我家祖上是什么人?”

    ……

    大家将他团团包围起来,七嘴八舌口沫横飞,声音大得都快把屋顶给掀了!

    顾采宁头都大了。

    要是这群人环绕的对象是她,她怕是早已经爆发了!

    可是看看晚哥儿……

    这小家伙却还一脸和善的模样,那么耐心的回答每一个人的问题。

    顾采宁又嘴角抽抽。

    “果然,这小家伙口口声声跟咱们回来养老,的确是别有居心!”她低声道。

    高风也一脸无奈。“本来还说要回来安养晚年的呢,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的确如此。

    晚哥儿的真实身份放出去,整个村子里都爆了!

    他被乡亲们围到晚上,一直到天黑了,这些好奇心重的人才终于依依不舍的散去。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晚哥儿脸上才终于露出了几分疲态。

    赶紧一屁股坐下,连往嘴里灌进去五六杯水,他才终于松了口气。

    “可算是把人都给打发走了!”

    喘口气,他再回头看看那边幸灾乐祸的顾采宁夫妻俩,他又垮下脸:“爹娘,你们太狠心了!眼睁睁看着孩儿被那么多人围攻,你们竟然也不来救我!”

    “这不是你自己想要的结局吗?”顾采宁只道。

    晚哥儿就撇唇。

    “孩儿这么做,不也都是为了你们好吗?您二老喜好清净,最厌恶被无关之人围着说闲话。现在孩儿把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吸引走了,他们以后也都只会围着孩儿转,你们不就清净了?孩儿一心孝顺你们二老,你们竟然还不领情!”

    “这难道不是你在广纳学徒之余,顺手做的一点事吗?”高风沉声道。

    晚哥儿顿时肩膀一垮。

    “你们这样做爹娘是不行的!做父母的,难道不该鼓励孩子,夸奖孩子吗?可你们倒好,一天到晚就知道说大实话。也亏得是姐姐和我都心理强大,不然我们还不知道要被你们给伤成什么样呢!”

    高风看着儿子故作幽怨的叹了半天的气,他才开口:“其实刚才还是有人来找我们了,他们想帮你说一门亲事。”

    晚哥儿立马吓得跳起来了!

    “我不成亲!我还小,还没准备好呢!”

    “放心,我们把人都给回了。我们都说了,你已经投身给你的算命大业,这辈子都不娶媳妇了。”顾采宁就道。

    晚哥儿才松了口气。

    只是马上他又察觉到不对。“爹娘,你们不反对我一辈子不娶吗?”

    “人活一辈子,有许多事情要做,成亲生子只是其中一项。但也有人是会忽略掉这一项,而用这个时间去做对他而言更有意义的另一件事的。所以,只要你自己不后悔,我们有什么关系?”顾采宁淡然道。

    丢下这话,她就和高风走了。

    晚哥儿却因为这话鼻子一酸,人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弹。

    最终还是王昭走到他身边。“辛辛苦苦准备了那么多话,到头来一句都没有派上用场,你心里其实很失落吧?”

    晚哥儿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就你会说话!今晚上回去,心经抄二十遍!”

    “是。”王昭立马点头。

    晚哥儿这才扭过头,他连忙擦擦眼角,迈步又回了东北角的院子里。

    第二天卯时,他果然已经穿戴停当,开始在王府门口讲述他这些年游历天下的心得体会了。

    这个时候,也是顾采宁他们惯常起床晨练的时刻。

    虽然已经告老还乡,但他们依然坚持住了这个习惯。

    只不过现在的双柳村地方已经比当初大了许多,他们一圈跑下来,就用了足足半个时辰。

    而再等他们回到王府门口的时候,就见到原本大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十多个。其中还有好些都在打着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只有那个昨天找上门想要做晚哥儿弟子的人还正襟危坐,一脸认真的听着。

    等到晚哥儿说完最后一句话,他徐徐起身:“今天就说到这里,余下的明日继续。”

    “大师慢走。”那个人毕恭毕敬的行礼,目送他离开后,这才转身回去客栈。

    接下来几天,晚哥儿是远神子的消息传遍了附近的村镇,也将更多的人带到了双柳村来。

    只不过,晚哥儿对外宣称他现在要闭门钻研,拒不见客。谁要见他,只管每天早上卯时过来听他说话就是了!

    一开始的确有不少人冲着他的名声来的,但听过他几次说话后,来的人就渐渐少了。

    “毕竟,天天这么早起对许多人来说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再加上我说的东西又晦涩难懂,没有一点慧根那是根本听不下去的!天长日久,大浪淘沙,自然就把不合适的人都给淘汰走了,留下的都是性情坚韧、又极具慧根之人。”晚哥儿得意洋洋的向他们解释。

    “哦。”顾采宁和高风只有一个字奉送。

    晚哥儿对这对爹娘的反应已经习以为常。

    说完了自己的计划,他就反过来问他们:“对了爹娘,这些日子我看你们白天也不停的在朝外跑。想来你们已经把村里的情况摸得差不多了吧!那你们一天天的还在外头跑什么?”

    “我们打算在村里建一个武馆,教导那些有武学根骨的孩子。如果能培养出来几个送到军中,那也是帮朝廷输送人才了。”高风道。

    “这样啊!挺好的。爹娘你们晚年有点事做,孩儿也就不担心你们闲得无聊了。”晚哥儿赶紧点头。

    他们双方都对对方在做的事情不感兴趣,自然也就只随口问上一句,大概知道点情况,就不再多打听了。

    如此,他们一家子住在一起,却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而且各自的事业进行得还都挺红火的!

    晚哥儿不用说,他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在全天下打响了名号。现在终于在一个地方安定下来,他的信徒们自然趋之若鹜。

    虽然其中**成都是沽名钓誉之辈,但好歹也还有那么几个货真价实的。他用实际行动一个一个把他们都给筛选出来,最终集结成一支小小的队伍。

    高风和顾采宁更不用说。

    他们本来就名声在外,尤其在双柳村,他们俩更是传说一般的存在!

    关于他们一家人早年在村子里,每天早起练功的说法几乎人人耳熟能详。现在顾长水夫妻俩回来后,那些后来成长起来的人发现还真是这样!

    这一家人简直自律得可怕!

    很快就有人有样学样,也开始天天早起跟在他们身后晨练。

    就算学不成他们的本事,但好歹强身健体也是不错的啊!

    因而后来高风和顾采宁着手开武馆,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而且武官才刚开起来,十里八乡来报名的孩子就已经把名额全都给抢光了!后来的人根本都没资格!

    当然了,他们的武馆和外头那些光是练功强身的武馆不一样。

    他们的这个所谓武馆,其实就是后世的军事学校。学校里进行军事化管理,孩子们除了练习功夫外,还有各种野外求生技能培训、军事素养课程,以及领兵作战课程,甚至还有骑射课、枪械课等等,内容可比外头的武官丰富多了!

    当然,对人的要求也高得多。但对于喜好征战的人来说,这无异于是天堂!

    相对应的,只要能通过所有考核的,他们上了战场绝对是很快就能成为骨干人物!

    更别提第二年顾采宁就和晨丫头晓丫头达成协定:每年他们都会从武馆里挑选出一匹精英前去战场实地学习。

    后来这些人不出意外的都被博海军和瀚海军抢走了。

    再后来,林家人也发现了这个宝库,赶紧也来抢人。

    随后其他军营也都纷纷赶来,他们双柳村里这个小小的武馆才正式改名为双柳军事学校,也成为了天朝第一个系统化的军事学院。

    自此,子承父业的将门世家传统被打破,平民子弟也有了入军营做将官的机会。

    本来只是闲得无聊给自己找点事做,顾采宁和高风哪里想到,他们稀里糊涂的竟然干出来这么一件大事?

    “想我出身贫寒,一辈子辛辛苦苦折腾二十多年,好容易才出人头地。可这个出人头地的代价却是我这一身的伤痛。最关键的是这些伤痛还不是在疆场上和敌人对阵造成的,而是被自己人伤的!这个教训我必须牢牢记住,也不能再让后人赴上我的后尘。”

    “所以,这个军事学校开办起来也好。可以给许多和当初的我一样的寒门子弟提供机会,也能为我天朝输出更多的人才,一举两得。既然如此,咱们不如把它办大吧!”

    高风一脸认真的和顾采宁商量。

    顾采宁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虽然是歪打正着,但这个结果也不错嘛!

    于是两个人同已经升为东川省知府的陈昂商量一下,陈昂自然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划地盘,拨款修建学校……所有顾采宁和高风想得到的想不到的便利,他全都给他们想到了!

    双柳军事学院正式挂牌,成为官方学院。

    再后来,由各个将门世家创办的军事学院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但顾采宁和高风创办的这一个依然是所有军事学院里头的翘楚!

    它的成就让其他所有军事学院都望尘莫及!

    他们夫妻驰骋一生,满肚子的实战经验和理论经验都找到了发挥的余地,夫妻二人再次毫不吝惜的燃烧起自己。

    尤其是高风,他在短暂的休整过后,立马将全副精力都投入到了创办军事学院当中。那一份火热燃烧的激情,让顾采宁都叹为观止。

    对此,高风只是道:“原本我以为,我告老还乡之后就是废人一个了。结果没想到,原来老了废了的我还有这么大的用处?那我就一定要用尽我的余热,去温暖更多的人!”

    他也的确说到做到。

    难得他对除了行军打仗之类的第二件事这么认真,顾采宁自然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支持他。

    在他们两个人的齐心协力指向,他们的军事学院发展极快!

    不过十年功夫,他们的第一批学员就已经成功在边关打响了名号,甚至还有一个学员在制造枪械方面展现出来独到的天赋。他竟然把顾采宁心心念念的狙击枪给做出来了!

    如此,双柳军事学院虽然地方偏僻,却是全天下所有想要从军的男儿女儿心中的第一选择。甚至甘家洛家林家的子弟,好些也都要来他们这边研学一两年。

    京城里的那些原本拍着手欢送他们夫妻回乡的官员见状,好些人都气哭了!

    “不是说告老还乡的吗?他这叫回乡养老的样子吗?”

    “我就知道,他们俩都不是安分的人!他们说话不算话!”

    “我就没见过比他们更爱表现的人了!”

    ……

    可不管他们说什么,顾采宁和高风晚年的作为还是又得到了皇帝的赞赏。全天下的百姓也大都是支持他们的。

    尤其这个军事学院里培养出来的大都是男人,顾采宁对此也并没有任何意见,所以……这些人也就嘴上马上几句,并没有做出多少实际的反对。

    因此顾采宁和高风的晚年事业蒸蒸日上,两个人的名声再次被全天下的百姓口口相传。

    只不过……

    高风也就再支撑了十年。

    本来那次旧伤复发之后就没有再好起来。这十年间他又劳心劳力,愣是把所以的精力都投注在了创办学院上。

    到头来,他油尽灯枯。在一天去学院里巡视完毕,走出学院大门就一头栽倒下去,然后就再也没有爬起来。

    但或许也是老天爷垂怜,他倒下后也不过两三天,人就合上了眼,并没有受太多的苦。

    当晨丫头晓丫头姐弟几个匆忙从边关赶回来奔丧的时候,他们姐弟几个都团团围绕在顾采宁身边。

    “娘,您千万要节哀啊!”

    “爹走了,还有我们呢!您千万不能因为伤心过度坏了身子!”

    顾采宁嘴角抽抽。

    她抬起头看着这群孩子们。“你们看我像是伤心过度的样子吗?”

    呃……

    “不像。”

    “那不就是了?”顾采宁轻笑,“你们爹身体不好早早的去了,这事对我来说虽然是一大打击,但我也不算没了他就活不下去的人。更何况他走了,身后却还留了那么多事情给我呢!我自己也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我干嘛要伤心?”

    “我的眼泪已经在和他诀别的时候流过了,那么这事就过去了。”

    她可真够爽快的!

    这下轮到孩子们嘴角抽抽了。

    不过看到顾采宁的确精神不错,不是故意振作给他们看的,他们也就放心了。

    高风的葬礼十分的热闹,皇帝虽然不能来,却派了大公子和太子一起过来吊唁。太子甚至还亲自为高风抬棺,作为对他为天朝奉献一生的报答。

    高风的墓碑更不用说,上头的一字一句,全部由皇帝亲笔手书。这份荣耀,天下无双!

    而等葬了高风之后,顾采宁就继续看管着学院,和柳小姐书信来往,关注着天下女学的进展。

    柳小姐和高承成亲后,他们两个人依然将精力都放在开办女学上。等将甘州肃州的女学扶持起来后,他们俩就又继续转辗其他地方,一个接着一个的将女学给开办起来。

    到头来,他们竟然成了举国闻名的教育家。所有女学里都挂着他们俩的画像,后世的所有女学学子们都将他们视为祖师爷!

    当然,这是后话,也是顾采宁他们全都没有料到的走向。

    只说现在,虽然高风过世了,但有顾采宁坐镇,不管女学还是军事学院依然在飞速的发展着。

    京城那边,皇后给几位公主坐镇,大公主在从边关回去后虽然乖巧的遵照皇帝的安排成亲生子,但婚后的她却没有淡出众人的视线,反倒更活跃了——她,完美达成了皇后的心愿,成为了第一个入朝为官的女子!

    在她之后,更多的女子展露锋芒,一步一步走进朝堂。

    虽然这些女子大都还是受人打压,身处的官位并不高,但这个进展总是好的。

    再等到十多年后,大公主终于成功入主中枢,夺下了一个宰辅的官职。

    这个转折对于女子的崛起来说绝对是里程碑式的!

    得知这个消息,顾采宁开心的笑了。

    “终于,我等到这一天了。”

    消息传来,全天下的女子全都欢欣雀跃,双柳村的女子们更是开心得不得了。

    可顾采宁却只是笑了笑,她就折返回去房间里,稳稳坐在了高风的牌位前。

    “怎么办,我突然开始想你了。”她轻抚着冰冷的牌位,目光一一在牌位上的字句上扫过,“这应该是我老了的标志吧!我真的该退出历史的舞台,把位置让给年轻一辈了。”

    她轻声说着,仿佛看到牌位化身为了高风。他就坐在她面前,扬起嘴角朝她微微笑着,一如当初那个憨厚老实的乡下汉子。

    顾采宁顿时也笑了,她慢慢朝他伸出手。

    当晚哥儿寻来的时候,他见到的就是顾采宁怀里抱着高风的一件旧衣服,面带微笑躺在床上沉沉睡去的情形。

    他目光微暗,只拉过被子来给娘亲盖好,然后就离开了。

    从这以后,顾采宁就病了。

    年过古稀的身体终究不如年轻时候。一场病席卷过来,就彻底把她给放倒了。

    不过顾采宁毅力顽强,生命力也足够坚强。所以就算病倒了,她也依然坚持关注着大公主在朝堂上的表现。

    当得知大公主虽然不如那些男人一般狠辣无情,但也杀伐果断,处理国事的时候又自带几分女子的柔软,总是在细节当众给予天下百姓以温暖的感觉。因此,天下百姓多半还是信服她这个宰辅的。

    就连登基为帝的她的亲弟弟也对她敬重有加。

    “这样就好,很好了。”

    她满意点头。“男人和女人当然是不一样的,但却是各有长处。本来大家就应该分工协作,互相补充才对,实在不该互相倾轧,非要分出来一个高低上下。大公主之后,肯定还会有更多的女子登上宰辅的位置,很好很好。”

    如此,她的身体迅速虚弱了下去。

    慢慢的,顾采宁昏睡的时间越来越多,她也开始做梦,梦里经常看到高风,看到幼年时候的晨丫头晓丫头。

    曾经经历过的往事就跟回放一样,开始一件一件的在她的睡梦中出现,让她重温当初的惊心动魄,还有脉脉温情。

    尤其每次当梦到高风后,顾采宁醒来后嘴角都嗪着欢喜的笑。

    她是越来越想他了。

    甚至,为了多看到他几眼,她宁愿沉浸在昏睡中不要醒过来!

    昏昏沉沉中,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娘,娘。”

    耳边传来晚哥儿的叫声,顾采宁睁开眼。

    “娘,新皇登基,力排众议将嫡出的二公主立为皇太女。诏书已经分发下去,传遍天下了!”晚哥儿将一份邸报递到顾采宁手里。

    顾采宁费力的睁大眼睛想看看上头的文字,可她老眼昏花,根本一个字都看不清。

    晚哥儿赶紧道。“还是孩儿念给您听好了!”

    他就一字一顿,慢悠悠的将上头的字句都给念完了。

    顾采宁听清楚了,她也开心的笑了。

    “这下,我终于死也能瞑目了!”她闭上眼道。

    “娘!”

    然而听到她这么说,晚哥儿的嗓音里就带上了几分焦急。

    顾采宁再度睁开眼,她看着这个脸上也已然几分沧桑,然而眉眼间却越发透出几分淡薄的儿子,她扑哧一笑。

    “生老病死,这是人生必定的轮回,这个道理你不是常和别人说吗?我老了,活到这个岁数已经是你暗中助力的结果。不过现在,你不用再白白耗费这个精力了。你也该去做你自己的事了。”

    晚哥儿目光微闪。

    “您都知道了?”

    顾采宁抬起手,她轻轻摸摸儿子的脸。

    “你是我生的儿子,又得了你曾爷爷的真传,我哪能不知道你是什么性子?你本来就是个至诚至孝的孩子,所以这些年才一直守在我们身边,打着隐居著书立说的旗号侍奉我和你爹终老。甚至为了让我和你爹少受些苦头,你都不知道和老天爷对着干了多少次了!”

    “你是个好孩子,你曾爷爷从你生下来开始就对你寄予厚望。所以现在,你也该去做你该做的事了。至于我,我也该去见你爹了。”

    “所以,晚哥儿,该放手了。”

    晚哥儿眼圈一红,他立马跪在顾采宁床前重重磕了几个响头。“孩儿……谨遵母命!”

    他话音刚落,顾采宁就察觉到一股生气被生生从骨子里抽出去,她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虚软得可怕!

    一阵深深的无力感从脑海深处席卷而来,她好累,不由自主疲惫的闭上眼。

    在闭上眼的刹那,她就又看到了高风。

    一瞬间,她仿佛回到了最初两个人相遇的时候。

    那时候的她刚被从水里捞起来,是他抱着她来到按上,救了她的命。

    然后也是他握紧了她的手,从此和她执手一声。

    这么想着,顾采宁心里生出一股暖意。

    “你来了。”

    她轻声说着,就朝着他的方向伸出手去。

    “我已经等你好久了。”

    《玄朝·永定陛下传》:永定陛下,原天朝东川省东山县观音镇双桥村人也。陛下年幼失母,少年险糟贱卖,然其极力挣脱,后以养蛇起家,步入军中,名扬天下;陛下中年开设女学,扶助天下女子自立,成效显著;晚年归乡,再办军事学院,为天下军人所敬仰。及至薨,享年七十有五。天朝远光帝闻讯痛哭,曰‘朕痛失引路明灯矣!’。

    后一百年,陛下四世玄孙建立玄朝,追赠永乐陛下、永定陛下为帝,重为修书立传,以为后人膜拜。

    ------题外话------

    全书完。

    谢谢大家这将近一年来对小茶的支持,这本书到现在终于告一段落。虽然结局有点赶,但小茶还是说到做到,没有烂尾,原原本本的把一开始计划的内容全都写完了。

    所以,咱们下一本书再见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