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 > 127:等你一块

127:等你一块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波澜不止,当天下午,有个叫‘落魄书生’的网友用加V认证微博举报BGN慈善基金会存在违规问题,甚至以公益名义敛财,言辞之凿凿,很快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将BGN风波推向一个高氵朝。

    也将VINCI集团及基金会发起人推上风口浪尖。

    紧接着民政局社团办表示会依法调查,如情况属实,将依法处理。

    消息很快传进季老爷子和季昌历耳中,季老爷子立刻打电话给季临渊质问网上举报是否属实。

    季临渊接到季老爷子的电话,语气不急不缓:“相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清者自清,不必庸人自扰。”

    季老爷子见孙子这般镇定自若,心里的疑虑消了大半。

    这个四孙子,从小就聪颖,长大后城府深,生意头脑惊人,这也是季老爷子会把大权交给他的主要原因。

    同时也太有主见,像匹无缰的野马,难以掌控。

    想到这,季老爷子沉吟几秒,老话重提:“这孩子既然没了,婚也没结的必要,献献喜欢你这么些年,我跟你奶奶都很看好,你们俩在一起,以景家在政界的地位,以后你做什么都如鱼得水……”

    “当年太爷爷也跟爷爷说过类似的话吧,爷爷听了吗?”季临渊淡淡开口。

    “……”季老爷子一噎。

    “爷爷都没做到的事,如何要求儿孙完成。”季临渊闲置的手伸进裤袋,“爷爷要没什么话说,我就先挂了,还有点事要处理。

    被孙子挂了电话,八十多的老头吹胡子瞪眼。

    季老夫人在一旁摇头:”小鱼孩子刚没,你说这话有点过分。“

    季老爷子啪丢下手机,”我还不是为了那臭小子想?“

    ”我觉得爷爷说得很有道理。“季凝琼剥了橘子递给两老,”那宋羡鱼就是个小破落户的养女,哪能比得上献献的身份教养?我打听到,那女的保胎时医生说可能会畸形,那女的为了嫁进豪门硬是留了下来,幸好没了,这要是生下来,没准又是个傻子呢。“

    胎儿畸形在老人眼里是件严重事,季老夫人倒是没听过这话,”你说的当真,医生真说那孩子有可能畸形?“

    ”我还骗您不成?对我也没好处,我看奶奶您就别心软了,正好孩子没了,给点钱把那女的打发走得了,不就是要钱嘛,这种人最好打发,您要不忍心啊,我替你们出面。“

    季老夫人:”我瞧她不似那贪财的丫头,你可不许乱来,她是为了老季家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传出去叫人戳老季家脊梁骨。“

    季凝琼也不在意,”不要我帮忙算了。“

    ……

    季临渊挂了电话,站走廊窗口抽了根烟才回病房。

    学校下午有课,萧爱她们一点钟走了,宋羡鱼靠在床头刷微博。

    BGN基金会已经上了热门话题,她自然瞧见了。

    见男人回来,宋羡鱼退出微博,放下手机对洪姨说:”我有点饿了。“

    洪姨:”想吃什么?我回去给你做。“

    ”我想喝鲫鱼汤,放豆腐和鸡蛋花。“宋羡鱼微微笑。

    ”好,我现在就去菜场买鲜鱼,做了正好给你当晚饭。“

    季临渊在床边椅子上坐下,握住女孩的手,”胃口这么好?“

    宋羡鱼听出男人只是闲聊,借抬手整理头发的动作避开他的碰触,”多吃点才能快点好,我还有重要的事做,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住院上。“

    季临渊深邃地看着她,”上课也要养好身体,你若怕耽误学习,我帮你请老师在家辅导。“

    宋羡鱼一笑,”不用,传出去影响不好,别人没准以为我被有钱人包养了。“

    ”……“季临渊眼神深刻,似能看穿宋羡鱼的心思。

    宋羡鱼很不喜他这样洞察一切的目光,总让她有种手脚无处安放的拘束感。

    正好季临渊手机又振动。

    宋羡鱼趁机说:”有事就去忙吧,我不是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用不着人二十四小时看护,你手机总响,也影响我休息。“

    许是真有急事,季临渊接完后叮嘱宋羡鱼一句”有事给我打电话“,然后穿上西装离开。

    男人一面往电梯走一面拨了季楚荆的电话:”我有些事要处理,你来医院帮我照看一会。“

    ……

    房间突然变得很安静。

    宋羡鱼看向窗外,天空明媚而万里无云。

    今天十月二十九,LY新秀选拔赛的决赛两天后开始。

    接到宋羡鱼的电话,柳沁雨有些意外。

    ”你要继续比赛?那你肚子……“

    宋羡鱼声音平静,听不出情绪:”没了。“

    ”……“柳沁雨有一阵的沉默,”这次比赛大多是跟你一样的新人,你的实力大家都看到了,只是高迎迎已经补了你的空,你能不能重回比赛不好说,我可以帮你问问,不过你别抱太大希望。“

    宋羡鱼笑:”谢谢。“

    通话结束,她握着手机。

    这一次她是为了自己。

    到了查房时间,宋羡鱼问护士:”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护士模棱两可:”这要看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这么急着想出院啊?“季楚荆声音传来,她手里拎了保温饭盒,边进来搁在桌上边笑道:”你现在就安心养身体,什么时候养好了什么时候再出院,不用替临渊省钱。“

    说话间,护士推着推车出去。

    ”你的戒指就快完成了,等你好起来,我一定帮你和临渊办场盛大的婚礼。“

    季老夫人年纪大了,罗伊雪要照顾季司晨,史雅兰性子急躁,这操办婚礼的事自然落到季临渊长姐季楚荆头上。

    宋羡鱼闻言不语。

    季楚荆只当她害羞,盛了碗鸡汤给她:”这是奶奶让我给你炖的乌鸡汤,最补女人,你多喝点。“

    宋羡鱼接过碗,轻轻垂下睫毛。

    季楚荆瞧着她肤白貌美的模样,坐在床边:”我比较喜欢汉式婚礼,你穿凤冠霞帔一定好看,不过这样的话婚服需要重新制定,要耽误些时候,不如把婚期稍微往后延迟一些?“

    季楚荆这话说得无心。

    季临渊打电话叫她来,就是为了陪宋羡鱼解闷,她说这么多不过是想逗小姑娘开心。

    谁知听者有意,宋羡鱼想起季临渊那些冷漠无情的话。

    拿勺子的手微微收紧,她静静弯起唇:”不用这么麻烦了。“

    ”那你是喜欢西式婚礼?也可以,你穿婚纱也会好看。“季楚荆顺着她。

    一碗汤喝完,病房里又来了两位客人。

    ”姑姑。“季楚荆起身笑着问候:”你怎么来了?“

    ”索索她奶奶不舒服在医院,想着小鱼也在这,过来瞧瞧。“季仪把带来的礼物放在茶几上,温和地问宋羡鱼:”今天感觉怎么样?“

    宋羡鱼笑了笑:”挺好的。“

    季楚荆:”景奶奶病了?“

    季仪:”嗯,就在旁边病房。“

    坐了一阵,季仪见宋羡鱼精神蔫蔫的,起身道:”不打扰小鱼休息,我们先回去。“

    景索索跟着起身。

    ”你先别急着走。“季楚荆对景索索道:”我去看看你奶奶,你在这替我陪陪小鱼。“

    景索索笑得大眼睛弯起:”好的。“

    季楚荆跟季仪一块出去,反手轻轻带上门。

    景索索伸腿坐在椅子上,眼睛定定地瞧着宋羡鱼,”你跟四表哥吵架啦?“

    宋羡鱼对这个眼睛明亮的女孩挺有好感,景索索的眼睛总让她想到宋末的眼神,莞尔一笑:”你从哪里看出来我跟他吵架了?“

    ”猜的。“景索索两只脚晃了晃,很欢快的样子,”程大哥说你是情绪波动太大才流产大出血,差点没命,难道不是季四哥气你了吗?“

    宋羡鱼笑容淡了些。

    这事怨不了别人,当初季临渊劝告她,是她不听,一意孤行把自己弄到今天这步田地。

    ”不过我相信四表哥肯定不是有意的,二姐说你抢救的时候,四表哥守在外面半步都没离开,医生要切你子宫,是四表哥帮你保住的,还说四表哥因为你性命垂危,人都瘦了不少,可见他挺在意你的。“

    景索索不太会安慰人,只能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本以为宋羡鱼会开心一些,谁知她唇边缓缓溢出一抹不大明显的冷笑。

    看起来似乎并不感动。

    感动么?

    宋羡鱼怔怔出神,换做以前,她自然会感动,现在无论他做什么,她脑海里总会浮现墓碑上笑容灿烂的女孩。

    晚上,柳沁雨给了否定的回答。

    这个回答在意料之中,宋羡鱼内心没有过大的波动。

    ”谢谢。“

    柳沁雨:”我也没帮上你什么,就不用谢了。“

    宋羡鱼:”虽然不能继续比赛,但你愿意帮我,我自然要感谢。“

    柳沁雨笑:”你孩子刚没,先养身体,不必急着工作,以后机会还有,也不是只有LY新秀选拔一个出路。“

    放下手机,宋羡鱼久久不动。

    季临渊八点才回来。

    ”晚饭吃了吗?“洪姨问。

    季临渊脱了西装搭在椅背上,然后解开袖扣:”还没有。“

    ”保温饭盒里还有些小鱼吃剩的饭菜,我看剩挺多就没舍得倒,还热着,要不你吃了?“洪姨说着已经把饭菜端出保温盒。

    ”先放着吧。“季临渊说着在宋羡鱼身边坐下,深邃的视线看着她:”肚子好些了吗?“

    宋羡鱼淡淡回望,”好多了。“

    季临渊稳重笑了笑,抬手亲密地摸了摸女孩的头发,拿起一边的靠枕塞在她腰后,让她靠得舒服一点。

    然后端起碗坐在椅子上吃起来,不拘小节的样子倒有些潇洒。

    大约是饿了,男人大口吃东西的样子颇为豪放,却也不失优雅,胳膊抬起时肩背衬衫微微紧绷,显出他健硕的身材,充满成熟男人的味道。

    手机忽然振动。

    季临渊把筷子塞进托碗的手指间,歪身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修长手指滑了下屏幕。

    宋羡鱼低头看着手里的杂志,耳边响起男人低醇磁性的声音:”已经在家吃了,不过去,你们去吧。“

    他像是忙完了正事就赶回来陪她,连饭都没来得及吃。

    基金会被调查,他又被质疑借公益名义敛财,满城风雨都往他身上吹,他应该急着怎么解决事情才对,这气定神闲的样子,瞧着倒像个局外人。

    宋羡鱼将杂志搁一边,慢慢往下躺,一双宽大有力的手适时过来扶她,等她躺好又帮她掖好被子,宋羡鱼看着他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又亲了亲她的脸。

    没一会,灯啪地熄了,男人轻声出去。

    宋羡鱼抓着被子往上拽了拽,把脸埋进被子里。

    ……

    ”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洪姨拎着洗好的保温饭盒,”小轩发烧了,我得去看看怎么样了。

    季临渊点头:“注意安全。”

    洪姨走到门口,似想起什么,扭头道:“晚上听见小鱼打电话,说什么继续比赛的事,不知道什么比赛。”

    季临渊却立刻明白。

    “小鱼心情不大好,你多迁就她一些……”

    季临渊点点头。

    洪姨走后,季临渊推开卧室门,借着昏黄的光线瞅见女孩蒙着脸睡觉。

    男人走过去轻轻拉开被子,宋羡鱼已经睡着了,呼吸清浅,细长的眉微微蹙起,季临渊拿食指缓缓替她抚平。

    看了会女孩安静甜美的睡颜,季临渊出去后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

    那边很快接听。

    “余叔叔,晚辈有点事想请您帮忙。”

    靓颜集团本姓颜,只因老董事长膝下无儿无女,为了偌大家业后继有人,便认了老妻妹妹的儿子为干儿子,那干儿子姓余。

    LY是靓颜集团旗下服装品牌,想要临时塞个人进比赛也简单,主要看谁说话。

    “就这点事?好说好说,包在叔叔身上,我现在就让底下人把宋羡鱼的名字添上去。”余威满口答应。

    季临渊笑:“多谢余叔叔,不过我只是给她争取机会,成绩如何,还是要看她自己本事。”

    这话的意思是,比赛过程中不能给宋羡鱼放水。

    余威倒是一愣,“给她个冠军也不是难事,小姑娘不用吃太多苦。”

    季临渊:“一步一脚印走出来的路才牢靠。”顿了一顿,他又道:“还有一事,她的事想必您也听说了,我希望她养好身体再比赛。”

    余威:“这也简单,让底下人把决赛日期往后推半个月。”

    季临渊:“多谢,以后余叔叔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

    ……

    隔天一早宋羡鱼被手机铃吵醒。

    迷迷糊糊还没反应过来,一条胳膊越过她头顶拿了手机递给她。

    宋羡鱼稍微清醒了点,看见搂着自己的男人,她愣了愣。

    “再不接那边就挂了。”男人低哑着嗓音提醒她。

    宋羡鱼提线木偶般听话地接了电话。

    “小鱼,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可以参加总决赛了!”柳沁雨的声音激动,“我刚才接到那边的通知,真是太意外了!”

    宋羡鱼奇怪,“那边有没有说原因?之前不是说不可以吗?”

    “我问了,好像是评审团无意得知你想回比赛,很看好你,就跟上面说让你回去,上面也同意了,不过……”

    “什么?”

    “主办方将比赛时间延迟了,本来是1号到15号,现在变成16号到30号,这样也好,你可以养好身体再比赛,胜算更大,还能留些时间训练。”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消息。

    “什么事这么高兴?”头顶响起男人好听的声音。

    宋羡鱼把手机放在枕边,慢慢坐起身,被子滑下来,露出白皙削瘦的双肩,锁骨精致。

    “你不是听见了?”

    刚才接电话时,男人的脸就埋在她后颈。

    对上女孩质疑的眼神,季临渊泰然自若,“还在生我的气?”

    宋羡鱼缓缓绽开笑,“我没有生气,从一开始你就劝过我,应该把心思放在该放的地方,我现在只是明白了你当初说的话。”

    季临渊眼神深沉,宋羡鱼不惧与他对视,“基金会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一定很忙,早点过去吧,我这边你不用操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说完,宋羡鱼进了卫生间。

    再出来,男人穿戴整齐,无论是板正挺括的西装衬衫,还是高级腕表与锃亮皮鞋,无不流露出成功人士的气场。

    季临渊搂着女孩亲了亲脸蛋,“晚上回来陪你吃饭。”

    那语气,像出门上班的丈夫在与妻子话别。

    宋羡鱼没应。

    男人走了没几分钟,洪姨过来,手里还那这份今天的报纸。

    “小鱼你看,这上面说的是不是小渊的公司?”早上离家无意瞧见桌上的报纸,她不懂英文,瞧着那几个蝌蚪像季临渊公司的名字。

    宋羡鱼接过报纸。

    BGN基金会和VINCI集团再次成功占据头版头条。

    《堪比宫斗的商战,VINCI集团董事魏恒为夺权害死无辜女孩,BGN比窦娥还冤!》

    内容大致是魏恒为了争夺集团权力,收买落水死亡的智障女孩的兄长将事情赖到福利学校头上,上门索赔将事情闹大,并收买一个叫‘落魄书生’的大V微博号虚假举报,为的是搞坏BGN发起人的形象,从而将其拉下神坛。

    报道中还提到死者的哥哥已经录视频发到网上,承认妹妹是意外落水,也承认自己是受了魏恒的指使才会到福利学校去闹。

    ‘落魄书生’也重新发了篇微博,指明自己之前举报的内容皆属杜撰,是受了魏恒的指使,还贴出了魏恒收买他的打款记录。

    同时,民政局社会办也发公文表明,BGN不存在违规行为;BGN的官方微博紧跟着晒出十年来所有善款的收入和支出明细。

    VINCI集团的官方微博也于清晨六点发微博贴出两份律师函,声明会依法追究死者兄长和网友‘落魄书生’的法律责任。

    同时声明将对罪魁祸首严惩不贷,给广大股民和社会一个交代。

    事情一夕之间翻转,昨天还是道德和法律案件,矛头直指VINCI集团和BGN基金会,今天就变成一场争权夺利的阴险诡计,所有的风霜都朝着魏恒一人吹去。

    宋羡鱼一条条翻着网友对魏恒的咒骂,忽然明白那个男人为什么那般安之若素了。

    如果报道中说的是真的,那魏恒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报道所言非实……

    “这是污蔑!”VINCI集团会议室,魏恒气得脸红脖子粗,“我是不想基金会继续运作下去,但这些事我没做过,你们别想给我头上扣屎盆子!”

    “不管是不是你做的,这件事影响实在恶劣,从爆出C市福利学校和收容所被撤销,集团股市一路走低,就算后两件事不是你做的,但解散福利机构确实是你所为,说到底你要为此负全责!”一董事说。

    有人附和:“魏董,你这事做得确实不地道,股民都在网上要求集团对你严惩,看来不给你处分是难平众怒了。”

    魏恒五十多岁的人,也算德高望重,真要受处分,这老脸以后往哪儿搁?

    他看向范董,两人一向穿一条裤子。

    范董却避开他的目光,低头不发一言。

    魏董气得够呛。

    “魏董,你授意他人诽谤基金会,给集团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没有追究你的法律责任,已经是看在你为集团兢兢业业几十年的份上,眼看您也到退休的年纪,不如早几年回去享清福。”

    这番话是季临渊说的。

    这是要把魏恒驱逐出董事会。

    话一出,气氛变得剑拔弩张,十几双眼睛齐刷刷落向魏恒。

    董事长季昌历自始至终没有一句话,显然是默认了季临渊的话。

    良久,魏恒忽然笑起来。

    “我算是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他指着季临渊,“什么收买死者哥哥闹事,什么收买大V举报,都是你在给我下套!想赶我走,门都没有,空口无凭,别以为光凭两张嘴就能把我赶出董事会!”

    撂下这话魏恒摔门而去。

    二十分钟后。

    季临渊走进魏恒办公室,慢条斯理在沙发里坐下。

    魏恒办公桌边散落一地东西,桌子上倒是干干净净。

    “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伤敌一千先自损八百,这么阴毒的招儿你都干得出来。”魏恒现在怒极反笑。

    季临渊倒没否认,他收到死者哥哥闹事的消息比媒体更早,没有插手阻拦媒体报道,不过是想顺水推舟。

    网上那篇举报微博,也是海龙找人发的。

    先把社会关注吸引过来,再推出魏恒,就像把弓绷紧了再放手射箭,箭的穿透力才能发挥得更大。

    事情不管是不是魏恒所为,只要社会舆论说是,那就是他。

    “魏董,您岁数大了,该回去含饴弄孙,颐养天年,我记得您去年十二月刚添了小孙子,再过一个月便满一周岁,这就当是我送给孩子的周岁礼,有您陪伴,孩子定能健康平安。”

    魏恒脸色猛地一变,老脸煞白。

    季临渊起身,左手慢慢放进裤兜,声音低沉冷酷:“该怎么做,魏董明白。”

    第二天。

    VINCI集团官方微博发布一则消息,董事魏恒对自己损人不利己的行为深感惭愧,主动提出离职。

    集团感念其为集团贡献了几十年,不追究其法律责任。

    事情很快平息下去,网友们又被新的事物吸引。

    VINCI集团董事会成员被季临渊处事的强势和魄力震慑住,变得格外齐心协力,季临渊提案将每年用作慈善的资金由百分之一的年收益调整为百分之二,不管心里是否支持,最起码明面上没人提出异议。

    季昌历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事情报道出来,媒体与社会又是一番歌颂。

    接着,季临渊提出作废十多年前签订的不得结婚生子的协议,投票表决时一致通过。

    ……

    此时,宋羡鱼已经出院,离总决赛还有一周。

    看着报纸上有关VINCI集团和BGN基金会的报道,其中不乏溢美之词,宋羡鱼勾了勾唇。

    晚上季临渊回家吃饭。

    从住院开始,不管多忙、多晚,他都回家吃晚饭,有时候宋羡鱼吃过了,他就吃点她剩的。

    换了鞋进客厅,一眼看见宋羡鱼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女孩穿着雪纺连衣裙,懒懒地歪在沙发一隅,微卷的秀发瀑布般挂在沙发背,正百无聊赖地换着台。

    季临渊走过去,食指勾起一缕头发,手感冰凉细滑,“怎么还没吃?”

    已经七点多,如果她吃过了,现在应该已经洗完澡换了睡衣。

    “等你一块。”女孩依旧像以前一样爱笑,眼眉弯弯,梨涡深深,感觉却不一样了。

    少了些亲近,多了几分疏离。

    宋羡鱼站起身时头发正好从男人指间滑过,季临渊下意识抓了一把,却没抓住。

    空掉的手改去牵女孩柔荑。

    宋羡鱼抬手刮了下耳边的头发,另一手拿遥控器关了电视,微笑:“有点饿了,去吃饭吧。”

    ------题外话------

    今天很晚了,抱歉抱歉,就一更哈,某瑶今天卡文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