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 > 186:老丈人的生日会(一更)

186:老丈人的生日会(一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院露天车场。

    宋羡鱼目送萧让眉的车远走,在原地站了许久,偶尔有车从她身边驶过,带起一阵凉风,吹得她颊侧发丝摇曳。

    即便夜晚光线不足,宋羡鱼依然成了一道亮眼的风景。

    王诺站在旁边等她,宋羡鱼和萧让眉关系好的事他有所耳闻,只是刚才见两人互动,似乎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好。

    正想着,一辆黑色路虎徐徐停在王诺身后。

    他扭头瞧见驾驶座下来的季临渊,心下微讶。

    他知道季临渊今晚有场政局,来的都是上头重要的领导,做生意跟相关部门打好交道至关重要。

    刚才他打电话把宋羡鱼流鼻血的事告诉了季临渊,季临渊只问了声在哪儿,得到答案后就挂了电话,似乎并没把事情放在心上,又似乎在忙,无暇顾及其他。

    没想到就这么会工夫人就追到了这里。

    “季总。”王诺问候的同时,往旁边退开,把路让出来。

    季临渊微微颔首,声音稳重:“你先回去吧。”尔后单手斜插裤兜朝宋羡鱼走过去。

    宋羡鱼似乎在想什么事想得入神,季临渊走到她身后都没发觉。

    橘黄的光线,将两人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剪影,女孩矮了男人许多,有点相依相偎的小鸟依人感。

    季临渊只穿了西装西裤,衬得身板笔挺有型。

    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女孩的背影,过了一会,宋羡鱼轻轻一叹,转身打算回去,却撞上了一堵肉墙。

    受惊吓般地后退一步,抬头瞅见季临渊要笑不笑的表情,她眼睛不自知地亮起来,嘴上却抱怨开:“你吓到我了,什么时候来的?今晚不是有应酬?”

    季临渊把喋喋不休的女孩拉入怀,声音低沉磁性:“听说你流鼻血了,过来瞧瞧,看你这么能说,是我白担心了。”

    “本来就没什么大问题,上火了而已。”宋羡鱼看向来时王诺开的车,果然已经不在原来的停车位,明白季临渊真是因为她流鼻血就特意赶过来,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她抬头看他,眼神含了爱意,“你的饭局结束了,还是偷偷溜出来的?”

    “我来接自己妻子,用得着偷偷?”季临渊拿话逗她。

    “……”宋羡鱼瞪他,“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那边还在等我,跟我一道过去。”季临渊揽着她的腰,带她上路虎副驾驶。

    宋羡鱼:“我去?不合适吧?”

    季临渊笑了笑。

    宋羡鱼照了照后视镜,“丑媳妇怕见公婆,我紧张。”

    季临渊启动车子,边打方向盘边看了宋羡鱼一眼,“有长你这样的丑媳妇?”

    “虽然我天生丽质,但是你都穿得这么正式,我不好太随意,还是不要了,再说我也不懂你们酒桌上的规矩,省得过去丢人,总不能让我当个不说话的花瓶吧?”

    季临渊听她这样自夸,微微失笑。

    ……

    他终究没勉强宋羡鱼陪他出席应酬场,到酒店要了隔壁包厢,给她点了些菜后回到酒桌。

    近期上头领导几番调动,风向不稳,不过以季家在京城的地位把人请出来吃顿饭不难。

    桌上有位城建总局的老领导,这次吃饭有他在其中牵线,见季临渊久去方归,笑着打趣:“去这么久,该不会是老婆查岗查到这儿来了吧?”

    季临渊结婚的事,老领导是知情者之一。

    也知道他娶的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这女人年纪越小,越是粘人不成熟,你以后可有罪受咯。”

    桌上有人诧异:“季总结婚了?婚礼办了吗?怎么没听说?”

    季临渊缓缓笑了笑,“婚礼过些日子办,届时一定请诸位过去喝一杯。”

    他准备用这句话结束萦绕在宋羡鱼身上的话题。

    老领导见他护得紧,越发好奇,“什么时候带出来见见?把你迷惑住的姑娘一定不简单。”

    “也没什么特别,到时候只怕要叫您失望。”季临渊不动声色转移话题,“昨个听闻顾局身体欠安,今天没得空登门探望,不知道如何了?”

    老领导砸了口酒,“老毛病,不碍事,犯过这一阵就好了。”

    ……

    宋羡鱼对着一桌子菜,根本吃不完,于是给王锦艺打电话。

    不到二十分钟,服务员将王锦艺领进来。

    一坐下,王锦艺就开始咋呼,“知道你现在有钱,也不带这么浪费的吧?这儿的酒店我上次跟老板来过一次,没有一道菜是四位数以下的,最便宜的凉菜要660,你一个人点这么一桌,暴殄天物!”

    说完,他夹了块海参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别说,贵是贵了点,这味道没话说。”

    宋羡鱼托着腮,“我知道一个人吃浪费,这不是叫您老过来了么。”顿了顿,又问他:“你刚才在哪儿的?来这么快。”

    “还不是你说在五星级酒店等我吃饭,我飞奔着过来的。”

    认识王锦艺这么多年,宋羡鱼分得清他什么时候说的真话,什么时候在耍嘴皮子。

    “说人话。”

    王锦艺咽下嘴里的食物,有些苦恼:“在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餐厅相亲,我妈安排的。”

    “好事啊,女方怎么样?”宋羡鱼饶有兴趣。

    “别提了,上来就问我有车没有房没有存款没……”

    “你这些不都有吗?问这些是你的加分项啊。”

    “我一开始也是你这想法,可聊了没多久,她忽然叫我柏谦,挺亲热,声音也好听,叫得我浑身一酥,后来我一寻思,我不叫这名啊,结果一问,人家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很无辜地看着我,说你不叫王柏谦么?”

    王锦艺一副痛心疾首状,“你说她是不是该问问我叫啥,搞搞清楚到底跟谁相亲。”

    “跟着就接到你电话,我说家里失火了,就撤了。”

    “……”宋羡鱼:“你好歹找个像样点的借口。”

    “我能找借口已经很给面了。”王锦艺说着,扭头要了瓶红酒,“对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你老公呢?”

    “在隔壁谈事。”

    宋羡鱼这话一说,王锦艺立刻站起来,一副要走的架势,“我吃饱了。”

    “他一时半会结束不了。”宋羡鱼白了王锦艺一眼,“至于么?他会吃了你不成?”

    “你老公眼神会吃人。”王锦艺悻悻地坐下,“我感觉他对我有意见,每次见着我都一副我欠他一个亿的表情。”

    “那是你的错觉。”宋羡鱼说:“他人很好。”

    “那是对你。”王锦艺道:“我有个男粉丝就在VINCI总部上班,他说见过他们老总几次,每次见都有种老鼠见着猫心惊肉跳感,你瞧瞧你老公平时多吓人。”

    宋羡鱼却扬起唇角:“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王锦艺给自己倒杯酒,“一点都不夸张,像你老公那样的男人,有几个是真平易近人的?就算有,也是装的。”

    这话刚说完,包厢门从外面推开,季临渊身上只穿了藏蓝衬衫和黑西裤,笔挺颀长:“在聊什么?”

    男人淡淡的语气,透着股不容忽视的强势和威严。

    王锦艺表情一下子就僵了。

    幽怨地看了眼宋羡鱼,扭头露出讨好的笑:“我们在说我一个男粉丝的事。”

    季临渊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搭理,走到宋羡鱼跟前,声音堪称温柔,眼神温润:“菜合不合胃口?要是不喜欢,再点些别的。”

    王锦艺:“……”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点。

    宋羡鱼站起身:“挺好的,你怎么过来了?”

    “过来看看。”季临渊抬手腕看了看钢表,“我这边预计十一点才能结束,让人先送你回去。”

    “不用,跟你一快回去。”宋羡鱼揪住男人腰侧的衬衫,看他的眼神透着依赖:“过去吧,老往我这跑,被人知道了影响不好。”

    季临渊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有事到隔壁找我。”

    宋羡鱼弯着唇,点头。

    包厢门再次关上,王锦艺叹气,“我就来吃个饭,你们跟我有仇么?合起伙来这么虐我,作为单身狗,我表示很忧伤。”

    宋羡鱼笑:“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王锦艺:“……”

    ……

    接到宋初见的电话,宋羡鱼刚跟王锦艺支起牌桌,他们跟服务员要了副扑克。

    “小鱼,爸明天生日,我打算把大家聚到一块,给他庆祝一下,你和季总有时间吗?”

    季临渊才是她邀请的重点。

    宋羡鱼莞尔,没回答,只问:“明天中午还是晚上?”

    宋初见一喜,“中午,长平饭店,806包房,你和季总都要来。”

    宋羡鱼笑:“我会过去。”

    挂了电话,王锦艺利落地洗牌,“你那便宜姐姐又想借你老公东风了?前两天听说她今年年底有望官升一职,现在忽然空降了尊大神,据说是上头有人,后台很硬,年底估计要顶了你姐姐的位子,你姐姐现在急了吧?”

    当初宋羡鱼在宋家过得如何,王锦艺一清二楚。

    宋羡鱼看向窗外的遍地灯火:“zhengfu部门的事,他又插不上手,宋初见找错人了。”

    “你老公是插不上手,可你老公在这方面有熟人啊,只要比空降的那尊大神后台说话管用,让你姐姐上去分分钟的事。”

    宋羡鱼笑:“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

    王锦艺抖着腿:“也没有多复杂,基本规则都那样,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

    快十一点,王锦艺提前跑路。

    宋羡鱼在包厢里等季临渊,大约十一点十分,男人推开包厢门,桌子已经被收拾干净,宋羡鱼窝在沙发里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感觉眼前一暗,有什么挡住了光线,睁开眼,季临渊站在她旁边,两手斜插着裤兜,眸光深情地凝视她。

    “可以回去了?”包厢里没有服务员在,宋羡鱼伸个懒腰,两脚调皮地翘起。

    坐起身,视线无意瞥见男人裤链的位置,因为他双手插兜的动作,西裤显得紧绷。

    忽地想起昨晚,男人跨在她身上说的话:“张开嘴,宝贝……”

    那是他第一次在床笫间这么肉麻地称呼她。

    那话太过不正经,与他正经严肃的样形成强烈的反差,更加性感撩人,叫人情不自禁就遵从了他的指令。

    现在回想,依旧叫她心跳加速。

    ……

    宋羡鱼没有跟季临渊说宋子明明天生日的事。

    人情这东西,用一次少一次,用一次欠一次,就算季临渊在某些方面有人,宋羡鱼希望他能把好钢用在刀刃上,而不是帮一些无关紧要的人。

    宋初见于她来说中间连着宋子明,怎么都不算没关系的人,但对于季临渊来说,宋初见无足轻重。

    而且,她不希望季临渊因为她而迁就那些人的索取,终有一天他会厌烦。

    只是,她没想到宋初见打了电话不够,还要发短信提醒她。

    当晚,她洗完澡出来,坐在沙发里的季临渊手上拿着她的手机。

    “你怎么偷看我手机?”宋羡鱼这话只是随口一说,她没有什么不能被他看的。

    季临渊面不改色,随手将手机搁回茶几,“明天你父亲生日。”

    宋羡鱼抓头发的动作顿了顿,走过来拿手机一看,界面正好是宋初见的短信内容。

    提醒她明天中午别忘了跟季临渊一块去长平饭店。

    宋羡鱼退出短信,道:“不是什么要紧生日,明天我过去就好了。”

    “不想让我过去?”季临渊把人拉进怀里,看着女孩长发垂肩、眼尾细长的妩媚样,手伸进睡衣里。

    宋羡鱼已经习惯男人暧昧的小动作。

    她把宋初见的困境说出来,然后道:“对我有恩的从来只有我爸一人,至于其他人,如果我有能力,我或许会看在我爸的面上出手帮一帮,但我没那个能力,帮不了她,也不想你因为我而被利用。”

    季临渊薄唇带笑:“你有点小看你的丈夫。”

    宋羡鱼听明白他的意思,他不是谁想利用就能利用的。

    “你的意思,明天要去参加我爸的生日会了?”宋羡鱼搂住季临渊脖子,“不会给你添麻烦吗?”

    季临渊在她身上轻抚,“老丈人的生日,做女婿的怎能缺席。”

    这话没什么情味,不知怎地听在宋羡鱼耳朵里,充满了挑逗意味。

    ------题外话------

    185章(昨天那章)的福利已经出来了,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进QQ群676782667,找管理员验证进正版群看福利。

    已经在正版群的就不要再进验证群,直接在正版群找管理员就行。

    某瑶现在总共就两个群。

    有二更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