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 > 239:那时候,你是不是很害怕?(一更)

239:那时候,你是不是很害怕?(一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季临渊握住宋羡鱼双手,摩挲着,笑看她:“不知羞,不怕有人来撞见?”

    宋羡鱼眼皮半垂,睫毛被头顶灯光照得丝丝印在脸上,白里透红的肌肤,让男人不觉心头动。

    “不要算了。”她赌气地站起来,好容易鼓作气,被这人句话弄得泄气,可转念,又觉自己刚才有些猛浪,时心跳难当,耳尖泛起嫩嫩的红。

    季临渊笑出声来,拉她坐到自己大腿上,大手托在她腋窝的位置,食指在最肥满柔软的那块画着圈儿。

    男人眼底透着坏坏的神气,声音放低,贴着宋羡鱼耳边响:“等明晚回家,你想怎么折腾都行。”

    宋羡鱼心里还别扭着,“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顿了顿,她的视线投向季临渊的衬衫,抬手搭在他宽厚的肩上,“衣服怎么换了?背着我干坏事了?”

    季临渊嗯了声,开腔:“抽了两根烟,洗了个澡。”

    宋羡鱼点点头,不疑有他。

    季临渊很快离开,萧家开口留人,他笑着婉拒,宋羡鱼站在阳台上看着他的车驶出萧家宅院大门。

    车子出门后没有加速离开,反而徐徐停了下来,紧接着车喇叭响了声,似乎在催促她赶紧回屋,宋羡鱼笑了声,对着车的方向抛个飞吻,然后才转身进了卧室,身后很快传来汽车引擎声。

    宋羡鱼看着奢华却空荡荡的房间,忽然有种失落感,季临渊坐过的床边被褥皱出几道印儿,宋羡鱼走过去慢慢抚平,掌心似乎感受到男人残留的体温。

    不知道是不是怀了孕的缘故,她越来越离不开那个男人。

    这时萧让眉端着托盘进来,上面有杯牛奶。

    “知道你不喜欢牛奶腥味,给你放了点姜汁。”萧让眉说,“这是刚才小琴告诉我的方法,你尝尝,要是觉得可以,回去后把这方法告洪姨,让她以后就这么给你做牛奶。”

    宋羡鱼抿了口,姜汁把牛奶的腥气压了不少,有点辣辣的,比原汁原味的纯牛奶好入口些。

    她唇边弯起弧度:“好喝了许多。”

    萧让眉得到肯定答案,笑起来:“那就好,不早了,喝完早点睡。”

    她坐在床边,宋羡鱼杯牛奶喝完,萧让眉下巴抵着托盘边缘,没有要走的意思,宋羡鱼看了看她,“要不今晚您在这睡?”

    萧让眉眼亮,“可以吗?”

    这么问着,她已经把托盘搁下,脱了鞋掀被子上床,往里边挪了挪后拍了拍空出来的位置,“快上来,我睡觉很老实,肯定不会碰着你。”

    萧让眉说这话的时候,像个讨巧卖乖的孩子,宋羡鱼看着她笑容满面的样,忽地有些怜惜起她来。

    萧爱曾说,程玉暖夭折那年,萧让眉伤心得近乎疯狂,那时候她有多难过,宋羡鱼没法想象出来,想来是此时全部喜悦都无法抚平的伤痛。

    关了灯上床,宋羡鱼平躺着,身边的人没有声响,宋羡鱼疑心她已经睡了,可过了没会,萧让眉悄悄挪过来,轻轻将宋羡鱼搂住。

    萧让眉把脸靠在宋羡鱼肩上,宋羡鱼很快感觉到肩膀落下温热的液体。

    黑夜里,萧让眉说:“其实刚知道你才是我的女儿,我心里是排斥的,暖暖身体不好,我在她身上投入的精力、感情和时间,比小词和小侬都要多,她离开我了,但她直活在我心里,活在我笔尖,我从来没怀疑过她不是我的孩子。”

    “我没法接受,更没法面对,度想回避这件事,后来有天,小渊打电话给我,说你去见郁离了,还说郁离可能对你不利,让我过去看看,我知道他想制造我和你见面的机会,我不想去,可后来我还是去了,你知道么……”

    萧让眉声音变得哽咽,“听到郁离说的那些话,我的心好疼,那些年我在替她精心照顾她的女儿,而我的亲生女儿却在她身边承受这样的对待,我难过得要死,那刻我才意识到,其实我心里已经接受了你是我女儿的事实,要不然我不会那么心痛。”

    宋羡鱼默默听着。

    房间里没有开夜灯,只能靠窗外投射进来的丝光亮视物,习惯了黑暗,宋羡鱼勉强看清房间影影绰绰的轮廓。

    房间安静得落针可闻,只有萧让眉低低的抽泣。

    过了好会,萧让眉问她:“我不是个好妈妈,孩子被人换了,我居然点都没察觉,亲生孩子出现在面前,我也没能认出来,后来知道真相,竟也没有勇气面对……”

    宋羡鱼感觉到有只手摸到自己脸颊,那手有点凉。

    耳边,是萧让眉温柔又歉疚的声音:“那时候,你是不是很害怕?”

    宋羡鱼缓缓抓紧薄被,思绪跟着萧让眉的话回到儿时,那时有很多个漫长的夜晚,家里只有她个人,无数次她曾幻想着,母亲忽然出现,用温暖的怀抱,给她带来光明。

    不知过了多久,宋羡鱼缓缓松开手,用稀松平静的声音说:“都过去了。”

    “是,都过去了,以后有我,我不会让你再受点委屈。”

    这晚,宋羡鱼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醒来,她发现自己被萧让眉搂在怀里,五十来岁的年女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不是香水,也不是沐浴露或者洗发素的味道,宋羡鱼猜,那应该是妈妈的味道。

    浅粉色印玫瑰窗帘缝隙间照进来几缕晨曦,宋羡鱼轻手轻脚下床去了趟卫生间,洗漱完出来,萧让眉还没醒。

    昨晚,后来萧让眉又说了很多话。

    宋羡鱼悄声推开阳台移门出去,这会儿太阳刚探出个脑尖儿,远远望去,整片别墅区都笼在缭绕的青色晨雾里。

    清晨温度较低,微风拂在肌肤上带着穿透性的凉意,宋羡鱼不禁抱紧双臂,心情是从未有过的空旷安宁。

    在这个世上,她不再是无根的野草,她有了血脉相连的亲人,肚子里也有了她和季临渊的骨肉,她很满足。

    过去经历的种种,譬如昨日云烟,随着昨日的风已经散了。

    宋羡鱼有时候会庆幸,那些人情冷暖和心思丑恶,没有让她变得偏执仇恨,在那些荆棘,她依然有着颗向往温暖幸福的心,所以后来被季临渊深深吸引,有了今日所得的切。

    ……

    听见卧室传出自己的手机铃声,宋羡鱼敛下心绪,忙回去拿手机关掉铃声,萧让眉仍是被吵醒了。

    电话是萧爱打来的。

    萧爱在那头问她是不是还在萧家,得到宋羡鱼肯定回答,萧爱说:“那我今天早点回去,你昨晚没回家,四哥不失眠啊?”

    宋羡鱼没理她的调侃,道:“早早回来做什么?不多陪陪你外婆?”

    萧爱哼了声,“我还不是想回去陪陪你,家里个跟你同龄的都没有,你不觉得闷得慌?”

    “挺好的,不闷。”宋羡鱼语气平静,又说:“只怕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萧爱沉默了会儿,幽幽道:“好吧,我是听说思源哥哥今天要去姓陶的家里拜访她父母,我想回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回来能干什么。

    宋羡鱼想劝,无奈自己没太多经验之谈,不知道该如何去劝,她当时死缠着季临渊,跟萧爱现在没什么区别,唯的区别在于季临渊那时是个单身汉,现在季思源有了心爱的并且即将结婚的女人。

    而且之前听季老夫人无意提起,陶蓁确实怀了季思源的孩子,两人的婚礼会在季临渊前头举行。

    这时候萧爱再真心,也是多余的。

    想了想,宋羡鱼还是开口:“名人都教我们做事要坚持,唯有坚持才能取得最后的成功,但有些事再怎么坚持都是徒劳,该放手的时候,还是放手吧。”

    萧爱又阵沉默。

    好会,才说:“我知道,本来我也没打算做什么。”

    停顿片刻,她又道:“思源哥哥是我喜欢了很久的男人,现在他要结婚了,孩子都有了,我想送他个礼物,算是给我这段初恋画句号吧。”

    “你能这么想挺好。”宋羡鱼笑了笑,“看来是我瞎操心了。”

    “我可不想当第三者,虽然看不上那个陶蓁……”萧爱可没忘了第回见面就跟陶蓁掐了架,陶蓁还在她面前说了些不好听的话,不过季思源对陶蓁爱护得紧,为了陶蓁差点跟萧爱闹翻,萧爱试着用平和的心态去看陶蓁,慢慢发现她那人还可以。

    也仅仅是还可以而已,长得算漂亮,身边没有乱七糟的异性朋友,很作,但没作到叫人不能忍受。

    想到这,萧爱叹口气,“但谁叫思源哥哥喜欢她,我既然喜欢思源哥哥,也要喜欢思源哥哥喜欢的女人,是不是?”

    ……

    早饭时,宋羡鱼没看见两位舅舅和萧砚,只有萧老夫人、江南及她和萧让眉。

    礼貌性问了句,从江南嘴里得知三个男人早就出了门。

    宋羡鱼没再问。

    饭桌上,萧老夫人想起大孙子的事,对江南说:“剪秋上个孩子没了到现在都快两年了,趁着她还年轻,你多督促下,赶紧给阿承再生个。”

    “还有阿砚,都31了,还单身,阿承这么大的时候儿子都能打酱油,赶紧给他物色个合适的,老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成家?”

    说起儿子的事,江南也是直叹气,她这两个儿子,个成天花天酒地,个清心寡欲得过分,没个叫人省心。

    “我多会没说?剪秋说是上次流产伤了身子,我给她联系专家,她也不去瞧,阿砚我都给他介绍好几个了,他不去跟人见面,我也没办法。”

    “那就想办法。”萧老夫人声气忽地变得沉重,“你是长辈,还能压不住孩子?”

    江南撇了下嘴,小声嘀咕:“那您去说,我可说不动。”

    宋羡鱼听着桌上的谈话,低头吃粥,厨子把简单的粥熬得又香又糯,再是富贵家庭,儿女的婚事依然是家长为之头疼的问题。

    ……

    昨天没去成QG,跟那边约好了今天过去,吃完早饭,萧让眉送宋羡鱼去QG工作室。

    黄雁心组织开会,她到之后,QG几个主要负责人把工作室近期的工作情况向她做了汇报。

    作为投资者,宋羡鱼有权参与重大决策,经营的事本不用她管,不过QG是她涉足投行的试水,开始也是头懵,公司的基本运作方式并不十分了解,所以她在工作室的经营方面参与得比较多,想多学些东西。

    月底的展销会准备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除了模特,到时候参与宣传报道的媒体也都联系好了。

    QG放出了即将走秀的名模名单,很快吸引了些时尚媒体的关注,不过宋羡鱼给名模们放出的噱头:《VG》和《O》以及《SSBS》,只有《SSBS》和《VG》接受了邀请,作为全球时尚杂志的老大姐《O》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宋羡鱼邀请的三位国际模特,都是年初时装周上的新锐模特,这半年来活跃在各个时尚平台,备受媒体杂志追捧,不过很显然,在《O》眼里分量还不够重。

    而那三位名模之所以答应宋羡鱼,更多的是冲着《O》的名气。

    “我跟那边联系了几次,想约他们主编出来吃饭,那边直说没时间。”黄雁心说:“要是邀请不来《O》的主编,名模们只怕会失望。”

    管似锦也说:“《O》那边我们头次接触,趾高气昂的紧,我估计是嫌我们品牌不响,瞧着吧,等QG跻身国内线,咱们也不理他们。”

    黄雁心笑:“净说大话。”

    又谈了发布会场地问题,结束已经快十点钟,刚下会议桌,宋羡鱼接到萧爱电话,萧爱已经回家了,问她怎么不在萧家。

    宋羡鱼说:“在外面有点事,午回去。”

    挂了电话,柳沁雨电话又进来。

    自从宋羡鱼怀孕,提出暂时不接活动,柳沁雨就被公司安排带新人。

    因为有过流产的经历,宋羡鱼这胎格外小心。

    “柳姐,什么事?”宋羡鱼挺感谢柳沁雨这大半年来的照顾,说起话来比较客气。

    “还不是LY那边?他们想跟你继续签长约,直打电话,我都烦了。”柳沁雨无奈:“跟他们说你不打算接活动了,那边还以为我是想拿乔,报酬不断往上加,非要把你请回去。”

    “我估计是看上你程家千金的身份了,不然干嘛把自己放那么低?以前可跟个太上皇似的。”

    柳沁雨说着,语气变,万分惋惜:“你要不是怀孕,借着你的身份,代言、广告、杂志满天飞来,不出年,你就是国内时尚圈奥黛丽赫本啊。”

    宋羡鱼听着她夸张的言语,不紧不慢回:“国外有个时尚圈奥黛丽赫本,不过人家是长得像,我可没长那位女神的美貌。”

    柳沁雨问:“你真不打算跟靓颜集团签吗?这是个挺不错的机会。”

    宋羡鱼说:“我不想太累,上胎没了之后,我的身体直不好,也直在吃药调理,医生说我身子差,近几年是很难怀上的,你知道我老公年纪比较大,我等得起,他等不起,所以这个孩子,我定要平平安安替他生下来。”

    柳沁雨没再劝,只是临挂电话时说了句:“每天都替你推掉几个邀请,我实在肉痛。”

    宋羡鱼借着郁离自杀视频在上闹了阵,最后爆出是程家和萧家千金后,各种邀请接踵而来。

    挂了电话,宋羡鱼低头看向小腹的位置,抬手摸上去,很平,如果不是晨起或是闻到重味时会有恶心感,她自己都很难察觉肚子里正孕育着个生命。

    黄雁心递给宋羡鱼杯热水,“我明天去趟上海,谈租场地的事,还要联系搭建T台,估计在展销会结束前是不会回来了,这边的工作就交给梁前程和管似锦负责,你有什么事直接找他们。”

    宋羡鱼笑:“我就是个旁观者,工作上的事你们自己决定,月底就期末考了,接下来我会把精力更多地放在备考上。”

    黄雁心忽地感慨,“记得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除了上课,就是谈恋爱,要么和室友到处疯玩,直到大四要毕业了,大家才考虑继续读研还是找工作,你这还没毕业呢,已经是很有名气的模特,现在又做起了投资,跟你比,真感觉那时候都白过了。”

    在旁观者眼里,宋羡鱼这个年纪混成现在这样,已经是很多年轻人不可企及的。

    但宋羡鱼身在其,倒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好,黄雁心的话她也就听听而已,想到梁前程涉嫌抄袭别人设计的事,她问道:“梁大哥说年初偷他设计图的人已经查出来了,也掌握了证据,你们是打算在发布会上公布?”

    黄雁心说:“是有这个打算,不过在发布会之前,我想在上制造些假新闻,把媒体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到时候再澄清真相,效果更好些。”

    娱乐圈的明星为了红,时不时制造些虚假消息炒作把,在生意场上,这就成了种营销手段。

    宋羡鱼没有过多过问,她相信黄雁心能处理好。

    在宋羡鱼投资前,黄雁心在QG相当于大老板的存在,能力是有的。

    “《O》那边,你再联系,看看对方什么时候方便,约出来吃饭,就说……我想请她。”宋羡鱼说。

    黄雁心惊喜:“搬出你来,那边肯定就好说多了。”

    ……

    谈完工作,已经快十点。

    萧让眉就在QG工作室外等宋羡鱼,宋羡鱼出来,她立刻上前搀扶住宋羡鱼。

    两人乘电梯到楼,电梯门刚开,宋羡鱼包里手机响,掏出来看,是串归属地京城的陌生号码。

    接听,那边传来女音:“我是程如晚,宋羡鱼,出来谈谈吧。”

    听见对方的自报家门,宋羡鱼怔了怔。

    上次见面,程如晚对她没表现出什么异常,但现在,听她的声音,宋羡鱼能感受到股敌意。

    ------题外话------

    有二更,么么哒。

    谢谢小可爱们最近的打赏和票票,爱你们。

    嗯,某瑶需要票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