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 > 251:这是特意给我点的,还是你们吃剩的

251:这是特意给我点的,还是你们吃剩的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古来有句话叫官官相护,放在当今社会仍旧实用,哪怕这句古语是老百姓的面之词,却也不是毫无道理。

    下午季临渊接到工商领导的电话,周知恒在上海人脉十分广,不少部门都有他的亲信,很多人都知道他与京城这边颇有关系,都不愿得罪他,警方从展销会上带走的几个人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若深究,周知恒肯定要被牵扯进来。

    所以他给警方那边施压,让警方放人,警方那边已经有所松动。

    于是有了今晚的饭局。

    景彦赴约前就知道了季临渊的意图,京城七个家族利益相关,轻易不好得罪任何家,他帮季临渊给上海那边公安局招呼声已经仁至义尽,再插手,肯定要开罪程越阡。

    官场混了几十年,这种情况最明智的做法是避而不见,可惜架不住家里二女儿的央求。

    来前,他问过二女儿:“你这么帮他,他又不知道,更不会感激你,你图什么?”

    景献献故作无所谓的笑容里难掩失意,“能帮上他,我已经很开心了,还需要图什么?”

    景彦回神,眼睛向季临渊望去,“程家那大丫头也没伤着你老婆,何必把事情弄得这么僵,程氏在上海那边的生意受他照顾不少,你这么做,不是公然与程家为敌?”

    “为敌说不上,只是妻儿被人欺负,我这当父亲丈夫的若不吭声,难免叫人以为我妻儿是好欺负的。”

    季临渊叠腿坐在椅子上,两手肘随意搭着扶手,深灰西装敞开纽扣,神态从容泰然,语气稳重又云淡风轻:“何况周知恒若恪守本分,别人也查不到他头上去,既然选择跟着小辈胡闹,这后果他自该有先见,您说是不是,景三叔。”

    “说到底,你就是想给你老婆出气。”景彦笑了笑,端起就给,却没往嘴边送,看着他:“难怪献献对你念念不忘,只可惜,你们没那缘分。”

    景彦与季仪夫妻关系非常好,见季临渊如此为宋羡鱼着想,心里多出几分好感,也有些遗憾自家闺女没福气。

    ……

    宋羡鱼怀孕后荤的吃不多,唯有道锡纸包鸡翅顿能吃上好几个,点菜前季临渊要了这道菜,顿饭下来,那道锡纸包鸡翅没人动过,临走前让服务员帮忙打包了。

    景彦瞅见这幕,倒没生出笑话的心思,已经看出是要打包给谁吃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倒是服务员,听了季临渊的交代,神色间明显有几分诧异,似在疑惑VINCI老总怎么会做这等降低身份的事。

    季临渊是酒店常客,服务员大多认识这位老总。

    季临渊却是神色坦然,接过打包盒后绅士道谢,与景彦道出了那酒店。

    回到贡院,刚九点不到,宋羡鱼还没睡,靠在客厅贵妃榻上看书,手边搁着零食盘,里面零零散散有几颗核桃松子和开心果,沙发边放了垃圾桶,地上还是散落片坚果壳。

    茶几上的手机放着儿歌,声音略大,遮住了外面的汽车声和季临渊的脚步声,直到男人把打包盒放在茶几上,宋羡鱼才发现他回来了。

    见他的视线落在地的狼藉上,宋羡鱼不好意思地笑笑:“这么快回来了?”

    季临渊收回目光,看向宋羡鱼的脸,“饿不饿?”

    宋羡鱼注意到季临渊打包回来的东西,认识他这么久,第次见他外出吃饭还往家里带,也知道这是带给自己的,内心感动,坐起身打开餐盒,面开口问:“什么好东西?值得我们季总往家里拿。”

    瞅见码得整整齐齐的锡纸包鸡翅,宋羡鱼笑了,抬头看季临渊:“这是特意给我点的,还是你们吃剩的啊?”

    季临渊脱了西装丢在沙发上,听见这话缓缓笑,温柔道:“想吃先放微波炉热下。”

    宋羡鱼拿着餐盒要走,却被季临渊拦下,男人的声音有些霸道:“坐着等,我去热。”

    微波炉辐射大,孕妇最好是不要靠近运转的微波炉,宋羡鱼没反对,不过没坐下等,而是跟去了厨房,人站在墙外,两手扒着门框,探个脑袋往里面望:“欣颜找了份暑假实习工作,要租房子,我就把尊园的房子给她住了,非要给我房租,你说我该收么?”

    季临渊看着宋羡鱼,“如果你收了房租能让对方心里过得去,收也无妨。”

    宋羡鱼点点头,第二天顾欣颜打电话来说上午就要搬过去,让宋羡鱼去趟尊园,并向她要银行账号的时候,宋羡鱼没再推辞,拍了张银行卡照片用微信发了过去。

    季临渊去上班了,宋羡鱼让王诺送她,去尊园的路上,接到黄雁心的电话,发布会切顺利,关于QG剽窃的事件他们今天将会在记者镜头底下公开澄清,并拿出相关的证据,等发布会结束回了京城,就立刻起诉小偷及抄袭他们的另个服装品牌。

    ……

    到尊园,除了顾欣颜,顾情长也在,宋羡鱼看了看两人,顾欣颜红着脸解释:“我行李重,顾大哥来帮我搬行李的。”

    宋羡鱼视线从那鹅黄色小型行李箱上溜了圈,笑容意味深长:“看起来是很重。”

    顾欣颜脸更红。

    顾情长帮顾欣颜把行李箱送进客厅,宋羡鱼个顾欣颜在门外弄锁,顾欣颜说:“真不是我叫他来的,我只是在微信上跟他说要搬家,他就说来帮我拿行李……”

    “我也没说什么,你解释这么多作甚?心虚呀?”

    顾欣颜:“我就怕你误会……”

    “是误会吗?”

    顾欣颜:“……”

    午顾情长请客,在就近的家土菜馆,萧爱正好在附近逛,开着车就过来。

    “你听说没,思源哥哥要把俱乐部给买了。”

    萧爱来,就给了宋羡鱼这么个意外消息。

    “为什么?”宋羡鱼不觉吃了惊,“季思源不是喜欢玩游戏才成立的俱乐部么?现在不喜欢了?”

    “不清楚,我也是听人说的,不过我还听说,他买了俱乐部后要回VINCI上班,以前思源哥哥是最讨厌生意上那些事,这不像他的做事风格,我猜没准是那姓陶的在背后捣鬼,经营个电竞俱乐部,哪有做VINCI高管来的风光。”

    萧爱振振有词。

    宋羡鱼想起前两次见到的陶蓁,面相瞧着确实是个精明有主意的女人,季思源对她上心,肯定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UK电竞被卖了,宋羡鱼点不关心,她关心的是王锦艺怎么样了。

    于是立刻打电话过去,问他电竞俱乐部换主,对他有没有什么影响。

    王锦艺道:“就我那技术,到哪儿都吃香得很,你不用担心我,UK混不下去我就换个地方。”

    那边说得没心没肺。

    宋羡鱼却觉得没那么简单,“UK刚成立你就在,要被卖了你舍得?”

    王锦艺沉默下,笑说:“舍不得又怎么样?我又没钱把俱乐部买下来。”顿了下,他忽地说:“你投资了个服装品牌,有没有兴趣投资电竞俱乐部?”

    宋羡鱼笑:“我投资钱买了俱乐部,你有把握改变入不敷出的状态?如果你有,我倒可以有兴趣。”

    ……

    说句膨胀的话,宋羡鱼现在手里有钱,把俱乐部买了,送给王锦艺都不是难事。

    那些艰难的时候他给过她很大的帮助,这点回报宋羡鱼都觉得不够。

    但她也知道,她要是说把UK买了送给他,他定不会要。

    晚上宋羡鱼把事情跟季临渊说了,季临渊并没反对,男人对宋羡鱼,持着放养的态度。

    季思源那边由王锦艺去谈,两天后,宋羡鱼去了趟UK俱乐部,在季思源的办公室见到了他,他身边跟着陶蓁,陶蓁脸幸福,小腹微隆。

    看见宋羡鱼,陶蓁很是客气,亲自给她倒了杯热水,双手递到她手边,笑说:“怀孕了不能喝茶和咖啡,就给你倒了白开水。”

    宋羡鱼微笑:“谢谢。”

    “都是家人,不用这么客气。”陶蓁笑,“思源以前是喜欢玩游戏,弄这么个俱乐部也是玩票的心思,现在我们要结婚了,孩子也有了,他也要认真起来是不是?”

    “爸已经答应让他进集团工作,先当个经理,不过他对集团事务还不熟悉,要学的地方很多,这方面还要请季总多费心教教,虽说思源比季总长了辈,到底年龄和阅历都不如季总……”

    宋羡鱼笑了笑,回得很圆滑:“家人在公司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陶蓁说:“这样我也就放心了,我们找专业的评估单位给俱乐部做了评估,这是评估报告你看下,俱乐部的商业价值在五千万左右,既然都是家人,自然有亲情价,两千五百万,另外的两千五百万就当是思源教的学费,怎么样?”

    陶蓁的意思和目的很明显,想让季临渊带季思源。

    如果季思源只是想进击团上班,应该根据自己的长处挑选最适合自己的职位,然后让专攻那块的专业人员带他,现在却让季临渊带,背后的目的宋羡鱼隐约有所察觉。

    不过宋羡鱼能理解,那是季家的产业,季思源是季家人,有野心很正常。

    宋羡鱼没顺着陶蓁的话说,而是把话题转到俱乐部上。

    转让协议签,宋羡鱼就成了UK电竞的老板,不过她没有这方面的管理经验,直接让王锦艺做了总监,把所有事务都交给他管,自己做起了甩手掌柜。

    她只说了句话:“只要不违法,随便你怎么折腾。”

    她这么说,王锦艺倒是压力山大。

    ……

    从俱乐部出来,宋羡鱼坐上车,吩咐王诺送她去萧让眉的画廊,车子刚启动,接到程如清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程如清气急败坏:“宋羡鱼你有病是不是,居然找人陷害我舅舅,你这个贱人,简直恶毒!”

    宋羡鱼听得头雾水,也对程如清的话十分厌烦,没跟对方纠缠,直接挂了电话,把那串号码拉进黑名单。

    在宋羡鱼看来,程如清就是个被家里宠坏的小孩,两次交锋,第次以程如清被程越阡送出国而结束,第二次宋羡鱼给了程如清巴掌,恐吓了她又让她道了歉,算起来程如清吃亏比较多点。

    这次莫名其妙被骂,宋羡鱼心下不舒服,却也没想跟程如清计较,被疯狗吠了几声,难不成她也要向疯狗那样吠回去不成?

    “放首歌听吧。”宋羡鱼吩咐王诺。

    很快舒缓的音乐在车内弥漫开,宋羡鱼心情渐渐松快起来。

    但此时,程家却是鸡飞狗跳。

    周知恒被人检举卖官,已经被停职查办。

    卖官这种事,在政坛屡见不鲜,各方面关系敷衍好了,就算有人举报,也不会有人干那吃力不讨好的事去调查,周知恒不是没被群众举报过,只是周知恒任期快到了,有消息说他将要被调回京城,所以更没人想给自己找不痛快。

    现在上头忽然重视起来,显然是要弄周知恒,周知恒凭着自己的关系很快搞清事情和远在京城的景彦有点关系。

    他与景彦竿子打不着,景彦为什么弄他?周知恒也是个老狐狸,很快就联想到外甥女叫自己做的那件事上。

    小孩间的打打闹闹,他个长辈参和实在掉份,无奈外甥女哭二闹三上吊,又因自己还要仰仗程家,想着个小小服装品牌而已,弄了也就弄了。

    谁知道那服装品牌是季临渊老婆投资的,他倒好,稀里糊涂的就摸了把老虎屁股。

    公安局执意要调查展销会上的事,他用关系压了压,没压下去,后来想不是什么大事,也就随着他们差了。

    谁知道还有大招在后面等着他。

    卖官这事,很多官员都干过,只是没人查,也就过去了,旦有人认真起来计较,这事就大了。

    于是赶紧让他留在京城老家的老婆来程家求助。

    程越阡和周知月这会儿才知道周知恒出事了,也是这会儿才知道自家大闺女悄无声息就把季临渊和宋羡鱼给得罪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