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 > 259: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259: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电话里宋末的声音彷徨又无助,宋羡鱼听完他的话怔了怔,几乎是立刻就想起去黑龙江那天杨珍在电话里说缺钱的话,不知道和她们被抓有没有关系。

    如果有关系,又会是什么样的关系。

    “你先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宋末哽哽咽咽,“晚上我睡得好好的,听见楼下很大的动静,出来就看见妈跟大姐被带走了……”

    宋羡鱼沉默阵,捂住话筒后看向季临渊,把事情简单说了,然后道:“小末个人在家肯定害怕。”

    季临渊听懂她的意思,抬手摸了下她的头发,“我开车去接他过来。”

    宋羡鱼正是这个意思,给他抹甜美的笑,内心感激这个男人的理理解,想说谢谢,话到嘴边变成:“快去快回。”顿了顿,又改口:“还是慢点开车吧,安全第。”

    言罢,她亲了亲男人的嘴唇。

    季临渊温柔的眼睛里带上笑意,掀开被子下床去衣帽间换衣服。

    宋羡鱼对电话里说:“你姐夫现在去接你,别哭了,不会有事。”

    “二姐,妈和大姐不会杀人的,对不对?我妈虽然有时候很凶,可大多数时候都很好,怎么会杀人呢?”

    父母是人这辈子最依赖的两个人,宋子明刚走半个月,宋末天塌了半,现在杨珍又出事了,对他来说无异于天完全塌了,难免会惶恐不安。

    宋羡鱼不知道事情到底怎样,不好随意说出‘她们定会没事’的具有保证性质的安慰,怕到时候事情不像她说的那样,宋末心里落差大。

    “不管发生什么,二姐都不会丢下你。”这是宋羡鱼能做的,也是她应该做的,“明天我带你去警局问问情况,你先睡会儿,等你姐夫到了会给你打电话。”

    宋羡鱼让宋末睡会,等挂了电话,自己却了无睡意。

    杨珍和宋初见会怎么样,她并不关心,她只是担心宋末接受不了这样的事。

    凌晨快三点钟,宋末跟在季临渊身后踏进贡院大门,宋羡鱼在睡衣外面套了件长款衬衫外套,纽扣从头系到尾,宋末怎么说也是个大男孩,搁在当代社会,也是男女有别。

    宋末眼睫毛湿湿的,鼻头红红,显然是来的路上心情就没明朗过,见到宋羡鱼,眼眶更是酸,大颗眼泪掉下来。

    他从小没吃过什么苦,更没经历过什么事,遇到这么大的事,直接崩溃了。

    宋羡鱼摸了摸他的脑袋,语气关心,“别哭了,先睡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么?”

    把宋末安顿在楼客房,宋羡鱼和季临渊回房,季临渊说:“让人打探过,昨天下午新街口附近发生起车祸,名男性当场死亡,事故和那对母女有关。”

    “意外?”宋羡鱼看向季临渊,把脱掉的衬衫外套顺手递给他,“小末说警察怀疑他们涉嫌杀人……”

    “警察确实有这个怀疑,不过事情还在调查,究竟怎么回事,还要看调查结果。”季临渊说话间,自然地结果宋羡鱼递来的外套,随手挂在椅背上。

    动作十分默契。

    宋羡鱼没注意这些,门心思都在杨珍和宋初见的事上,默了默,她问:“知道死亡的男人叫什么?”

    “顾北林。”季临渊冷冷吐出三个字。

    宋羡鱼怔,“他?”

    季临渊轻嗯了声,等宋羡鱼躺好,长臂伸关了灯,眼前顿时暗下来,宋羡鱼心头滋味莫名。

    后半夜,宋羡鱼迟迟没能入睡,迷迷糊糊到天快亮了才睡着,再醒来外面太阳高照,季临渊不在房间,宋羡鱼随意洗漱番,换好衣服下楼。

    季临渊和宋末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电视屏幕里呈现的是股市行情,令人眼花的线条和主播专业的讲解,在外行人眼里耳里都生涩难懂,季临渊叠腿靠着沙发背看着,神情显得很随意闲适,倒是宋末,坐得腰板挺直,规规矩矩的样子看起来好像在很认真地看。

    昨天回来的路上,宋羡鱼听季临渊在电话里说今天要开会讨论重要的事情,现在这个点还没走,她知道男人是在替她陪宋末。

    不过眼前这情形,更像是宋末在陪季临渊看电视,还是那种不得不装作很认真在看的陪,哪怕点也听不懂电视里在讲什么。

    听见脚步声,宋末扭头,瞅见宋羡鱼,男孩眼睛明显划过抹解脱,“二姐……”

    宋末的眼睛又红又肿,宋羡鱼笑了笑,“早饭吃了吗?”

    “吃过了。”宋末说着,还偷偷看了眼季临渊,似是怕自己说错了话。

    宋羡鱼视线投向季临渊,“不是说今天开会么?还没走呀?”

    “不急。”季临渊声音温润,放下交叠的腿,坚毅的下巴朝餐厅抬了抬,“去吃饭吧。”

    宋羡鱼问宋末:“陪我再吃点吧。”

    见他在季临渊面前这般拘束,估计在饭桌上也不敢多吃。

    宋末看了看季临渊。

    宋羡鱼走过来拉住他手臂,“个人吃饭怪无聊的,你在这也打扰你姐夫看新闻,不如陪我吃饭。”

    说着,她朝坐在旁的季临渊眨了眨眼睛。

    男人凉薄的嘴角缓缓溢出抹温暖的笑容,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更加温和。

    家里出了这样大的事,宋末没什么心情吃东西,拿着筷子迟迟不动,宋羡鱼给他夹了块爽口的凉拌海带丝儿,“不管发生什么,饭是定要吃的,吃饱了,会二姐带你去警局,看能不能见着她们。”

    宋末低头垂眼,“二姐,我们家怎么忽然就变成这个样子呢?”

    宋羡鱼听了,心下不免跟着阵凄然。

    ……

    吃完饭,季临渊开车送两人去了警局,托关系让宋末进去见了杨珍和宋初见,那两人不知道跟宋末说了什么,宋末出来后显得更加沉默。

    季临渊把两人送回贡院,才开车去了公司,宋末回来后把自己关在房里,宋羡鱼过了会儿找个借口去敲门,里面始终没有回应,宋羡鱼在门口站了阵,知道他心里有结,不是时半会儿就能解开,便也随他去了。

    午宋末没出来吃午饭。

    下午点多,宋羡鱼接到宋老夫人的电话,问宋末是不是在她这。

    宋老夫人已经知道杨珍和宋初见双双被捕的消息,到底是自己亲孙子,不喜欢宋子明,孙子还是在意的。

    得到肯定答案,宋老夫人提出过来接宋末去他二叔家里。

    对此,宋羡鱼没有否决的权利,把地址告诉宋老夫人,宋羡鱼到宋末门口将事情告诉他。

    这次宋末开了门,两只眼睛更肿了。

    “二姐,我以后是不是就没有家了?”

    “怎么会?”宋羡鱼从男孩眼里看到了和曾经的自己样的惶惶与不安,有些心疼:“只要你愿意,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还有你奶奶和你二叔,他们都爱你。”

    “可这些都不是我真正的家。”宋末垂在腿旁的手无处安放,只能揪着裤腿,“大姐说,让我以后跟着你住,她说人是妈撞死的,但就算她以后出来了,也管不了我,妈说……说让我跟奶奶住到二叔家里,她也说她以后管不了我了,说我以后可能要吃些苦,但叫我争口气,我听不懂她说的什么意思,但我听明白了件事,妈真的杀人了……”

    “二姐,你说为什么呀?我妈怎么会杀人呢?”

    宋末说得断断续续,“我哪儿都不要去,我要在家里等妈回来,我相信她定会回来的。”

    说着说着,宋末哭出声来,越哭越收不住势。

    洪姨听见动静,过来瞧了瞧,安慰了几句,根本劝不住,最后无可奈何地走开,宋羡鱼拉宋末走到院子里,这个点太阳很毒辣,即便在阴凉处,身上也很快热出层汗。

    “给你说件事吧。”宋羡鱼坐在藤椅上,旁边的草坪飘来阵阵青草香,她低头抚上小腹,声音越发温柔:“小半个月以前,我去医院给孩子做检查,你知道检查结果是什么?”

    宋末摇头。

    宋羡鱼弯了弯唇,“孩子两个月了,还没有胎心,这意味着我肚子里这个,可能是个被自然法则淘汰的劣质品。”

    “也有可能,这是我最后个孩子,我身体不好,流过产,这个孩子对我来说是上天的恩赐,你还小,又是男孩,可能没法理解我的心情,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要面对的困难,当那些不好的事来临,我们要做的、能做的,是勇敢地面对它,哭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刚检查完那会儿,知道孩子有可能保不住,我也想哭,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嚎啕大哭,可是我哭,我的孩子就能好起来吗?不但不能,还可能因为伤心过度伤了自己身体,更伤了孩子,也会让身边关心我的人跟着担心,得不偿失,你说是不是?”

    这是宋羡鱼头次用这种严肃又劝慰的口吻跟宋末说自己的事,也是第次这般劝他坚强。

    宋末视线投向宋羡鱼的小腹,他不明白这个孩子对于她的意义,却听懂了宋羡鱼十分在意这个孩子,忍不住哽咽着安慰:“小外甥会没事的。”

    宋羡鱼笑了笑,“那好,小外甥加油,我们小舅舅也要加油好不好?”

    ……

    这天下午,宋末最终没有跟宋老夫人离开。

    次日,离宋羡鱼上次孕检刚好过去十天,医院那边约好了上午做检查,去黑龙江玩了周,回来后又发生杨珍和宋初见的事,宋羡鱼忙着安慰宋末,倒没多少时间替肚子里的孩子忧心,不过要去复查了,宋羡鱼忽然有种要上法庭的紧张感。

    结局怎么样,就看法官怎么判决了。

    吃早饭的时候,宋末依旧有些没精神,不过比之前红肿着眼睛的样子好多了,看来宋羡鱼昨天那番‘推心置腹’的话起了些作用。

    宋羡鱼不想宋末在家闲着乱想,去医院时把他带着,季临渊开车,姐弟俩就坐在后座,时不时聊几句,宋羡鱼的紧张都溢满在脸上,连宋末都看出来了,想到昨天姐姐说的话,宋末安慰道:“二姐,会没事的。”

    宋羡鱼微微笑,“借你吉言了。”

    ……

    宋羡鱼紧张的情绪直延续到B超室外,哪怕季临渊直握着她的手,也没把她心头那点紧张消除干净,掌心出了层汗,黏黏腻腻的,十分难受。

    进B超室之前,季临渊抬起她的手,并拢手指耐心又细心地替她擦去湿汗,开口的语调轻缓而温柔:“不管结果怎么样,记着,我会直在你身边。”

    这个时候,千言万语,比不上丈夫不离不弃的态度。

    宋羡鱼微仰头,眼闪烁慧黠的光:“如果孩子保不住了,你重新娶个老婆吧?”

    季临渊听出她在说玩笑话,却没跟着开玩笑,望着她的眼认真说:“和相比,这些都不要紧。”

    季临渊鲜少说这种有表白嫌疑的话,还是在这种公共场所,旁边有护士路过恰好听到,不由拿眼看过来,瞅见季临渊的模样,那护士看向宋羡鱼的眼神,明显透着几分羡艳。

    宋羡鱼脸上红,扭头进了B超室,似是不想与这男人多说句话,可那含羞带怯的模样,更像个沉溺恋爱无法自拔的小姑娘。

    “这些天身上没什么不适吧?”医生往她小腹摸耦合剂,面问,似是想分散宋羡鱼的紧张。

    凉凉的触感让宋羡鱼心头跟着凉,听见这话,摇了摇头,“都挺好的。”

    “早上起来还有恶心感么?”

    “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

    说话间,宋羡鱼视线紧紧盯着显示屏,哪怕显示屏侧对着她的脑袋,她什么都看不见。

    “吃得怎么样?”耳边医生的问话再次传来。

    宋羡鱼感觉到探头正在肚子上滑动,力道微微有些大,微沉的压迫感像压在她心尖儿上,她忽觉口舌干得厉害,艰难地咽了口口水,才回答医生的话:“还可以吧,跟以前差不多,清淡的能多吃些,油腻的闻闻味道就腻了……”

    医生脸上在笑,那是种很温和的能安抚人心的笑,那双眼睛却很严肃。

    “你太紧张了,放松点。”

    医生忽然看向宋羡鱼。

    宋羡鱼咬着唇,缓缓松开紧抓着腹部衣服的手,深呼吸两口调整好稍微有些急促的呼吸。

    两三分钟的时间,在宋羡鱼眼前被无限拉长了般,似乎眨下眼睛,都过去了个世纪。

    直到医生眼里浮上抹松快和愉悦,“恭喜季太太,胎儿目前发育虽迟缓了些,但切正常……”

    后面医生还说了些什么,宋羡鱼已经听不清楚了,医生的声音会儿很近,会儿又很远。

    ------题外话------

    某瑶:叔,紧张吗?

    某叔点烟……

    某瑶:叔,医院不能抽烟。

    某叔:恶人死于话多。

    某瑶……

    这话听不太懂是怎么回事?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