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 > 402:傻瓜,你说呢?

402:傻瓜,你说呢?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萧砚薄唇碾压上来的那一刻,苏玉琢呼吸一窒,人被男人的力道撞得跌回靠背上。

    男人的吻越发熟练,舌尖灵活地描摹她的唇形,最后探进她的口腔,与她的舌头缠绕。

    萧砚左手先是撑在她右耳侧的靠背上,后来似乎是不得劲儿,又握住她的耳脖,托住她的脑袋往自己这边带。

    苏玉琢心跳越来越快,呼吸也越发急促。

    吻了很长时间,萧砚气息不稳地放开她,鼻尖相触,彼此的呼吸交缠在一起。

    “这些天,有没有想我?”

    他声音低而温柔,离得太近,萧砚的五官在苏玉琢眼前变得模糊,他呼出来的气息窜进她的鼻息,带着男人清冽的体味。

    萧砚捧着她的脸,苏玉琢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

    她没法回答,哪怕内心有渴望,但有些事情,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全放下。

    萧砚直起上半身,将苏玉琢缓缓揽进怀里,一手搂着她单薄的肩背,一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

    “不着急,我们来日方长。”

    ……

    这顿饭,萧砚全程脸上带笑。

    他是这家大饭店的常客,服务员几乎都认识这位萧氏老总,却没有哪一次看见过他如此愉悦的样子,私底下不由得议论起来。

    饭后,萧砚把苏玉琢送到医院。

    病房里除了闻人喜,景老夫人和闻人喜的父母也来了,景逸醒着,看见萧砚,他点了下头。

    萧砚跟几位长辈挨个打了声招呼。

    景老夫人见苏玉琢和萧砚一道进来,眼神一亮。

    对于这个孙女的终身大事,景老夫人也是有担忧的,私底下偷偷给她物色了几个不错的青年才俊,打算年底找个借口将人诓回来,安排着见个面。

    如果能跟萧砚复婚,那是再好也没有的。

    老人的思想,夫妻还是原配好。

    “怎么有空过来,公司不忙?”景老夫人对萧砚说:“午饭吃过了?”

    “刚跟苏苏一道吃的。”萧砚笑了笑,如实回答。

    苏玉琢自己走到闻人喜身边,拖了张椅子坐下。

    景老夫人闻言,朝她看了一眼,呵呵一笑,眼角出现数条平缓的褶皱,“好些天没瞧见你奶奶了,她身子骨还好?”

    ……

    苏玉琢听着萧砚一句一句应付景老夫人的话,没有显出一点不耐烦或者无趣,他坐了大概半个钟头,有一通电话进来。

    萧砚掏出手机看了眼,起身:“我还有点事。”

    “你去忙。”景老夫人忙道:“小苏,送送阿砚。”

    苏玉琢跟萧砚一块出去。

    电梯门口。

    “晚上一起吃饭。”萧砚单手插兜,拿车钥匙的那只手抚了下苏玉琢的头顶,“五点来接你。”

    苏玉琢没接他的话,只说:“快去吧。”

    这话刚落,方才萧砚没接的电话又打进来。

    萧砚抬手机看了一眼,低头亲了下苏玉琢的额头,然后边接起电话,边跨进电梯。

    电梯门合上的瞬间,苏玉琢听见他低沉冷冽的声音:“我马上到。”

    显示屏上的数字慢慢往下降,苏玉琢抬手摸了摸脸颊,很烫。

    原地伫立的空隙,接到萧爱的电话。

    “苏苏,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萧爱在电话那头道歉,不过语气里倒听不出一点歉意。

    “我跟你说,大伯母确实给三哥安排相亲对象的,不过被三哥拒绝了,你要是再不回来,三哥迟早是别人的。”

    萧爱语气里满是‘我为你好’的意思,说着,她语气一转,促狭:“听说三哥相亲,你是不是挺难受的?所以立马就来了,我就知道,你是放不下三哥的,还有啊,告诉你一件事……”

    “三哥刚才给我打电话,要把他在CBD客流量最大的商铺给我,你知道我想开个品牌加盟店,眼馋三哥那个铺子好久了,明示暗示软磨硬泡许久,他老人家都没舍得给我,瞧瞧你一出面,他就变得这么大方。”

    萧爱越说越兴奋,“那铺子现在的租客还有半年到期,半年之后我的店开张了,你一定要来捧场哦……”

    “小爱。”相比于萧爱的激动,苏玉琢的语气淡然而平静,“你说要是我跟萧砚提,叫他把给你的店面收回来给我,他会同意吗?”

    “……”萧爱怔了一瞬,尖叫:“你不可以这样!”

    她又软着声调哀求,“苏苏,苏大美女,你又美又善良,肯定不会置好朋友好闺蜜于死地的,对吧?”

    “苏苏,我错了,不该利用你为自己谋得福利,你打我骂我都行,可千万别叫三哥把铺子收回去,你一句话,三哥肯定按着你的意思做,这样不好,三哥堂堂七尺男儿,不能做这种背信弃义、说话不算话的事……”

    苏玉琢故意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看我心情吧。”

    说完,她挂了电话。

    她不知道萧爱在手机那头气得脸都红了。

    “太坏了!跟三哥一样坏!”

    萧爱好想砸手机。

    “怎么了这是?”

    王锦艺从办公桌后面抬起头。

    萧爱毕业后一直闲着,经常来俱乐部粘着王锦艺,俱乐部里的人都知道她这位王太太了。

    “是苏苏,她说要叫三哥收回铺子,我这刚到手,还没来得及过户呢,就要没了……”萧爱撅着嘴,一副气恼的样。

    “她是逗你的。”王锦艺摇了摇头,“你还当真了。”

    “你不知道……”萧爱把中午的事说出来,然后一叹,“最毒妇人心呐,早知道不去她跟前嘚瑟了。”

    王锦艺:“……”

    “对了,晚上去我家吃饭吧。”萧爱转脸又把刚才的烦恼抛之脑后,趴在王锦艺面前的桌上,一条腿蹬直,一条腿微微弯曲,臀部朝上顶着,呈现出优美而诱人的线条。

    有一种体态,叫胖而美。

    然而她自己粗线条没意识到,王锦艺抬头瞧见这一幕,眼神顿了顿,伸手捏住萧爱下巴,吻了下她的嘴唇。

    “前两天不是刚去过?”

    王锦艺声音带着点沙哑的感觉,另一只手握住萧爱的肩,软软的肉感,摸起来很舒服。

    萧爱微胖,浑身上下都软绵绵的。

    饶是她粗神经,在王锦艺的目光下也红了脸颊。

    “爸说有事要跟你商量。”

    娇羞地说完这句,萧爱立马又化身母老虎,瞪着一双大眼睛:“怎么?你嫌烦,不愿去啊?”

    “我哪儿敢?”王锦艺笑:“一会儿要开会,开完会就去。”

    萧爱抿嘴抬起下巴,得意一笑:“这还差不多。”

    ……

    傍晚五点。

    苏玉琢手机准时响起来,看了看屏幕,正是萧砚的号码。

    分秒不差,他像算好了似的。

    一旁扶着腰来回走动的闻人喜无意瞥见她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笑说:“萧家那个找你,还不快接?”

    “你们要是有安排,晚上不用过来这边,我会照顾好你爸。”

    景逸和闻人喜这次遇袭,不是普通事件,关系到一件大事,上面下午来人向景逸了解具体经过,一番折腾,景逸这会儿正睡觉。

    闻人喜说话时声音压得很低,也很温柔,清风拂面一般。

    苏玉琢走到门口,闻人喜的声音从后面飘来:“小苏,好好把握唾手可得的,不管人或事。”

    出电梯,苏玉琢一眼望见站在柱子边等她的男人。

    那件风衣中午被她放在他车上了,这会儿,正穿在他身上。

    板正挺括的款式,衬得他修长而挺拔,侧面轮廓完美而深邃,那人俨然已经成了整个大厅的聚焦点。

    似乎是有所感应,他转头看过来。

    冷漠的眼神一暖,嘴边带上温和的笑。

    苏玉琢忽然发现这个男人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以前,他几乎都不笑的,无论哪一次碰面,他都是拒人千里的冰冷模样,而现在,他更像个温暖的男人。

    “想什么?”

    萧砚走过来,牵起她的手。

    他掌心温热干燥,手掌很大,将她手背整个包裹,让人莫名踏实。

    “没想什么。”苏玉琢回神,视线落在萧砚的脸上,嘴边露出浅笑:“事情忙完了?”

    萧砚淡淡“嗯”了一声。

    搂着她往外走。

    从住院部到停车场,有不短的一段距离,苏玉琢两手插在呢子大衣兜里,肩上萧砚的臂膀并不沉,却叫她没法忽视。

    余光里,是他扣在自己肩头的手指。

    指甲修剪干净,指纹粗粝。

    她被带去一家星级酒店,点完正菜,饭后甜点萧砚要了份芒果布丁。

    甜点是最后上的,服务员很上道地放到苏玉琢面前。

    味道不是很对苏玉琢的胃口。

    但她也没表现出不愿吃,一口一口慢慢吃完。

    在萧砚看来,她是喜欢的。

    于是吩咐服务员再上一份。

    “不用。”苏玉琢忙阻止。

    “你喜欢,可以多吃些。”

    “我并不太喜欢吃甜点,水果的话还可以。”苏玉琢委婉表达芒果布丁并没多合口,笑了笑说:“而且我也吃不下了。”

    ……

    结完账,两人并肩出来。

    上车,苏玉琢低头系安全带。

    “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在我面前不用掩饰。”耳边忽地响起萧砚的声音,“我们的日子很长,不用过得这么累。”

    苏玉琢睫毛闪了闪。

    她很早就懂得不给身边的人添麻烦,收起喜恶,把最平和省心的一面展现给每一个人。

    但从没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

    她从未觉得累,却也因为这句话而心头一热。

    ……

    再次踏进萧砚的别墅,苏玉琢发现这里的一切维持着她离开时的样子,包括她没带走的鞋子、衣服,以及一些生活用品。

    若不是分开的几个月历历在目,苏玉琢恍惚要以为自己从未离开过。

    刘姨见到她,高兴之情溢于言表:“太太回来啦?晚饭吃过没啊?有没有想吃的,我现在给你做。”

    “吃过了,不用麻烦。”苏玉琢道。

    萧砚却问:“家里有芒果吗?”

    刘姨:“有的,今早刚送过来,很新鲜。”

    “切一些上送楼上,太太要吃。”

    “好咧,我这就去。”

    苏玉琢:“……”

    “景二叔那边人手足够,你过去也帮不上忙,今晚先住这。”萧砚脱下风衣搁在沙发上,又取下袖扣,将袖子随意弯起两道,露出结实的小臂。

    车子往这个方向行驶时,苏玉琢便明白他的意思。

    她想退缩,却逼着自己向前。

    下午的几个小时,她坐在父亲的病房里,想了很多。

    她既然放不下萧砚,是不是可以试着往前迈一步?

    姐姐她……终究已经不在了。

    在姐姐的命案里,萧砚是无辜的,她也是在萧砚的纵容和帮助下,才替姐姐报了仇,凶手已经伏法,她对得起姐姐。

    这一晚,苏玉琢躺在萧砚怀里,两人什么都没做。

    萧砚搂着她,好似搂着稀世珍宝一般,力道很大,却也小心翼翼。

    “萧砚。”

    暖黄昏暗的光线里,苏玉琢开口。

    萧砚下巴垫在她头顶,“嗯”的时候,苏玉琢感受到他声带的震动。

    “分开后,我时常会想你。”

    苏玉琢的声音很轻,在安静的夜晚显出缠绵的感觉,“尤其是最近的这一个月,你的身影无处不在地缠着我,有时候路上碰到个穿衬衫的男人,都会看成是你。”

    萧砚没说话,只是搂着苏玉琢的胳膊更紧了一些。

    “我不敢想你太多,怕对不起姐姐。”

    “就像现在,躺在你怀里,我脑海里控制不住浮现姐姐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她的喜怒哀乐,还有她跟我说喜欢你时,娇羞的样子。”

    “小鱼说,总有一天我能坦然面对你和姐姐,能挽着你的手臂去姐姐坟前,告诉她你是我的丈夫。”

    “我也希望能有那么一天,但那一天,可能要很久很久。”

    苏玉琢第一次跟萧砚袒露自己真实的内心。

    她闭上眼,往萧砚怀里缩了缩,又说:“你会等我吗?等我可以毫无顾忌地爱你。”

    萧砚亲了亲苏玉琢的发丝,“傻瓜,你说呢?”

    “只要你不再离开我,怎么样都可以。”

    萧砚手臂上的力道再次收紧,要把苏玉琢嵌进自己的身体里似的。

    “苏苏。”

    “嗯。”

    “我爱你。”

    这句话,在苏玉琢从深度昏迷醒来的那天,萧砚对她说过。

    苏玉琢仍记得那时的自己是怎么回答他的。

    “我也是。”

    她轻轻开口。

    顿了顿,她补充:“上次是真心的,这次也是。”

    下一瞬,萧砚低头堵住她的嘴。

    深入而缠绵。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