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 > 498:图恩的惊天阴谋2

498:图恩的惊天阴谋2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夏天高温多雨,江逐浪行人蛰伏了周时间,下过好几场大雨,森林深处本就阴暗潮湿,下了雨之后更是湿热得难受,加上凶猛的蚊虫,无不在考验人的忍耐力。

    半夜,伴着雷鸣,再次降起大雨。

    豆大的雨点砸得噼啪乱响,江逐浪维持着个姿势,有些睡不着,刚才周昊提起他的小未婚妻,他现在想得紧。

    不知道那个小丫头这几天有没有想他。

    希望他想,又舍不得她忍受思念的煎熬,因为那并不好过,就如他此时,抓心挠肝地难受。

    两天后,傍晚来临。

    押送实验体的队伍如期而至。

    因为是深山,交通工具无法进入,行人跋涉而来,图恩的人统制服,端枪带弹,二十人押送五个人,戒备森严,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换下五名人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有了眼线和内应,就简单很多。

    此处距离实验基地还有至少半日的行程,押送队伍照例在附近就地扎营,篝火升起,江逐浪行人埋伏在附近,等着夜深时行动。

    耳机里忽然传出周昊的压到极低的声音,“队长,没人戴蓝色贝雷帽啊。”

    江逐浪拿着望远镜,神态并不着急,缓缓道:“不急,没到行动的时候。”

    沉默阵,“队长,我好像看到个熟人,上次救小嫂子,在洞口被他跑掉的那个。”周昊咬着牙,语气透着压抑的兴奋,“没想到在这遇到了,真是巧。”

    “若不是怕打草惊蛇,真想把他逮过来痛扁顿!”

    江逐浪不语。

    那边,押送队伍支起五个帐篷,呈四个包围个的姿势,他们将五个实验体驱赶进最间的帐篷里,五名持枪的壮汉围着帐篷站,其他人分散四周,有说有笑的样子,看似随意,却将江逐浪行人要救的五个人紧紧包围,

    其有两人开始准备行人的晚餐,而被周昊叫做熟人的那位,正是准备晚餐的两人的个。

    莱易边往锅里倒水,面似无意地环顾四周。

    夜色降临,森林里除了虫鸣和风吹树梢的沙沙声,寂静得没有丝鲜活气。

    其他人戒备的戒备,放松的放松,趁着众人的注意力不在他这,在夜色的掩映下,他悄悄将瓶白色粉末倒进锅里。

    不多时,锅香味浓郁的杂粥烧好了。

    所谓的杂粥,就是蔬菜干和肉干加上压缩饼干熬出来的粥,看着难看,闻起来和吃起来都尚可,在野外能有口热乎的吃已经很难得,莱易给每人盛了碗,亲眼看着其余十九人个个吃得碗底朝天。

    “你怎么不吃?”跟他起做饭的人注意到他看着别人吃,自己却不吃,狐疑地问了句。

    莱易笑,说出个合理的原因:“我早上又拉又吐的,这会儿点胃口没有。”

    “既然你不吃,就给我,我还没吃饱。”说话的大汉长得五大三粗,食量大,刚才那两口都不够塞牙缝。

    莱易被他夺了碗,也不恼。

    “真爽!”大汉吃完,大咧咧抹嘴,“今晚我守夜,大家都去睡吧。”

    莱易拍了拍他的肩,“那辛苦你了。”

    四个空闲帐篷,二十个人,五五组,莱易与大汉以及另外三人共睡个帐篷,现在大汉值夜,莱易所在的帐篷就变成了四个人,宽松不少,莱易钻进睡袋,闭上眼,很快发出绵长均匀的呼吸声。

    夜,越来越寂静。

    只有间的帐篷时不时传出压抑的低泣声,往常这时候,外面早就有人出声恐吓,让哭的人闭嘴。

    但现在,帐篷外静悄悄的。

    莱易忽地睁开双眼,瞳孔漆黑清明,没有点睡意。

    他在粥里放的药粉,类似安眠药,却又有所不同,不会让人产生明显的困意,而是让人在不知不觉,陷入昏睡。

    莱易小心翼翼地拉开帐篷,走出来,篝火所照之处,五个帐篷如同五个相拥而立的坟包,值夜的大汉盘腿坐在棵树下,软绵绵地耷拉着脑袋,枪倒在铺了厚厚层腐烂叶子的地上。

    莱易挨个帐篷检查了遍,确定所有人都陷入昏睡,然后从裤兜里掏出顶帽子戴上。

    他就这么站在帐篷间,笔直的,像把利剑,直直插入天地间。

    过去大约刻钟,道人影缓缓从他左侧的密林里走出来,那人两手背在身后,脚踩着厚厚的腐叶,竟没有发出点声响,恍惚好似暗夜里的幽灵,双目犀利,又似蛰伏着伺机而动的猛兽。

    来人扫了眼陷入昏睡的值夜大汉,而后看向莱易,薄唇勾起意味深长的笑意:“没想到上头说的线人,是你。”

    莱易看清来人的五官面容,眼底闪过意外,不过很快恢复正常,视线在他身后扫,皱眉:“就你个?”

    他这话刚说完,以他为心的另外四个方向,分明倏地窜出个人,两男两女,夜猫般,未带起点声响。

    莱易忽地惊出身汗。

    他竟被包围了,在他没有点察觉的情况下,如果是在敌对拼杀的情境,他可能早死了不知多少回。

    “唔……唔……”最间的帐篷里传出凌乱而嘶哑沉闷的声音,大约是听见外面的人用母语交谈,让他们感受到了希望。

    江逐浪朝周昊投去眼。

    周昊会意,抬手招了下,率先抬脚朝帐篷走过去,另外三人跟上,帐篷打开,里面的人五花大绑,头上罩着黑布袋,嘴巴也被封住,‘呜呜’的声音只能从喉咙里溢出来。

    “嘘……”周昊做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我们来救你们,安静点,别把绑匪吵醒。”

    帐篷里的人安静下来,个个眼眶通红,目光惊人地亮,带着丝疯狂。

    那是对生的疯狂的执着。

    将人松绑,周昊把三个男人拉出帐篷,让两名女兵进去,在帐篷里与那两个被绑的女性互换衣服。

    帐篷外,江逐浪三人与三名被绑的男性互换服装。

    换装结束,另外名队长适时带人出现,将救出来的五名受害者带离此地。

    莱易看着江逐浪行五人,说实话,他们几人无论是身高还是体格,都与原先的五人有着差距。

    唯值得庆幸的是,为了防止实验体记住路,给他们套上了头套,否则江逐浪行人的脸,很容易就败露,明天只剩半日行程,只要他们弯腰弓背低头,装出害怕的姿态来,有蒙混过关的可能。

    莱易把绳子绑在江逐浪五人身上,又贴上黑胶布,戴上头套。

    “实验基地内部的情形你们领导应该都跟你们说了,我并不清楚,每次送人过来,只在外面将人交接,我们就离开了。”

    “进去之后会面临什么,我点帮不了你们,你们只能靠自己了。”

    莱易说完,看了看这五个人,眼有怜悯。

    他虽然没进入过实验基地,但也知道,那里面必定比龙潭虎穴还要凶险,图恩私底下进行武装训练,这段时间,基地里的武装力量明显少了很多,想来都被调来这里把守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实验?定要用Z国人来做实验?

    莱易虽猜不出来,却也意识到,定是对Z国不利的实验。

    江逐浪行人与其说是来救人,不如说是冲着图恩的秘密实验来的。

    ……

    天逐渐亮起来。

    值夜的大汉缓缓进醒来,眼有片刻的迷茫,下瞬,猛地惊醒,他居然睡着了,连滚带爬地冲去间的帐篷,打开看见里面横七竖的男女,依然五花大绑,戴着头套,其个男人似乎是察觉到帐篷打开的声音,瑟缩地往后躲着,怂得不行。

    大汉松口气,还好没出事。

    陆陆续续其他人也醒了,大汉没敢说自己夜里睡过去了,而其他睡死的人,也没有说出自己睡得太沉,点警惕都没有。

    好在夜无事,睡沉了也没什么。

    人人都这么想,以至于没有人察觉到事情的不妥。

    各自随意吃点东西,解决下人生大事,然后江逐浪五人就被从帐篷里粗鲁地拖拽出来,继续上路。

    五人尽量装出畏惧和吃力的样子,走了大约四五个小时,他们被带到处溶洞的洞口。

    洞口有人把手。

    江逐浪听着两拨人交接的话语,押送的人很快原路返回。

    “快走!”把枪抵在了江逐浪后腰的位置,力道将他朝洞内顶。

    江逐浪看不见面前什么情景,只听见凌乱的脚步在洞穴里响起回声。

    脚下的路并不平,跌跌撞撞走了许久,脚下的路忽地变得平坦,又走了段,脚下的路变得光滑。

    “这是这次送来的实验体?”

    “是的,先关起来,还是直接送去给孙博士?”

    “先关起来,等孙博士吩咐。”

    “是。”

    ……

    接着,江逐浪被搜了身,然后分别被关进不同的房间。

    等人关上门出去,江逐浪扯掉头罩,映入眼帘的,是间无窗的密室,水泥墙,还很新的木门,左上角装着个摄像头,除此之外,房间里别无他物。

    摄像头闪闪的,像是人的眼睛,紧密地监视着他的举动。

    江逐浪试着开了开门,然后在墙上摸索,表现出个普通人被关进密室里的紧张、慌乱、无助。

    折腾了许久,他颓然地坐到角落里,抱膝蜷缩着身躯,害怕又恐惧的样子。

    然而他的那双眸子,始终冷静而锐利。

    他虽被戴了头套,眼睛看不见,但耳朵灵敏,从进入这个实验基地,直留意着周遭环境,此处有两道门,第道是厚重的石门,当时他听见沉重的岩石摩擦的声音,第二道是高科技门,他听见了很轻微的电子声,每进入道门,押送他们的人都会换拨。

    由此可见,从洞口到第道门,再从第道门到第二道门,都有专门的人看守,并且通道里五步哨,十步岗,戒备森严。

    外面都那么严肃,实验基地内部的警戒只会更加严密。

    江逐浪分析着目前的境况,不知过去多久,门口响起开门声,江逐浪抬眸看过去,两名穿白大褂的男人推着推车走进来。

    ……

    顾欣颜闻到同事身上的香水味,有种呕吐的冲动。

    忍了又忍,终究没忍住,跑去卫生间呕吐起来。

    早上和午都没吃什么东西,胃里比较空,只吐了几口酸水,其他也吐不出什么来。

    “你怎么了?胃不舒服啊?”有同事从卫生间出来,见她撑着镜子吐得难受,关心地问了句。

    顾欣颜脸色有些苍白,掬水漱了漱口,勉强笑回:“嗯,可能是午冷的吃多了。”

    “天虽热,但冷的还是少吃,除了对胃不好,来月经还会肚子疼。”同事顺口关心,顾欣颜笑着应和,内心里却有些慌乱。

    这种情况连着几天了,不禁让她想到了‘怀孕’两个字,不是没可能,每次和江逐浪亲热,那人都没有做措施。

    顾欣颜也没有刻意去提醒,想的是,反正要结婚,如果有了,也不是见不得人的坏事。

    但真的发生了,她又有些惶恐。

    下班回家,路过药房,她借口胃不舒服去买点胃药,让司机靠边停车,拿了盒胃药,又偷偷摸摸拿了盒验孕棒,打算回去先自己确认下。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