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 > 514:情长年轻时什么样?

514:情长年轻时什么样?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江易安小朋友被接去爷爷奶奶家住,顾欣颜和江逐浪带着江莫承在南京逗留了好几日。

    回到京城,江易安整整一天没理会爸爸妈妈,任顾欣颜如何诱哄,江易安都只给她一个后脑勺。

    “别生气了,你不是要上学吗?爸爸妈妈才没带你。”晚上,顾欣颜躺在大儿子的小床上,蜷缩着双腿,“你要是想姥姥姥爷了,妈妈答应你,等你放假了,带你去好不好?”

    江易安不说话。

    “易安……”顾欣颜无奈,小帅哥生起气来也太难哄了吧?

    “我们之前不是说得好好的吗?”顾欣颜搂着儿子小身子,“怎么现在又不认了呢?”

    过了好久,江易安都不说话,顾欣颜都快以为他睡着了,凑到他面前一看,儿子虽闭着眼,睫毛却一颤一颤的,眼角挂着泪,枕头都湿了一块。

    顾欣颜愣了一下,心疼不已,“怎么哭了?”

    江易安很少哭。

    “易安……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顾欣颜掰过儿子的身体,温柔拭去他眼角的泪,“告诉妈妈,发生了什么?”

    这时,江逐浪推开儿子的房门,“怎么还不回去睡?”

    顾欣颜下床,推着丈夫走出去,小声道:“易安哭了,也不说为什么,你知道,他很少哭的,你一会儿进去问问,别发火,耐心点。”

    江逐浪朝儿子房门看了一眼,点点头,“那你先回去带莫承睡。”

    顾欣颜答应了。

    回主卧,小莫承坐在床中间,拿着个飞机模型玩得可开心了,顾欣颜忍不住过去逗他玩,可玩着玩着,想到大儿子的状态,又皱着眉心疼。

    把小儿子哄睡着了,江逐浪才回来。

    “怎么样了?”顾欣颜问。

    江逐浪脱掉拖鞋上床,一面道:“听他堂叔家那两混小子说了几句浑话,还以为我们回南京不带他是不喜欢他了。”

    顾欣颜意外:“就这样?”

    恍惚间,她想起来,在南京的时候接到小易安的电话,小易安得知他们在南京要多待几天时很不高兴,问了句:“你们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顾欣颜当是以为他开玩笑,也就随口回了一句:“是啊,你总惹是生非,不如莫承乖。”

    然后江易安没再说话,挂了电话。

    “哎呀!”顾欣颜拍了拍脑门,“小孩子都是大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我怎么能跟他开这种玩笑!”

    “不行,我要去跟他说清楚。”

    两条腿还没落地,顾欣颜双肩被江逐浪握住,“他已经睡了,明天再说吧。”

    顾欣颜沉默一下,“那我给他写张纸条,告诉他爸爸妈妈有多爱他。”

    第二天早上,江易安小朋友揉着眼睛醒来,迷迷糊糊伸手去拿叠好放在床头准备当天穿的干净衣服,先摸到的是一张纸。

    拿过来一看,上面是妈妈的字迹:易安,你是妈妈的宝贝,是妈妈的幸运星,没有你,就没有爸爸妈妈的今天,所以妈妈和爸爸都爱你,非常爱你。

    江易安已经上一年级,大部分常用字都认识,纸条上的内容,他看得懂。

    一瞬间,他觉得好像有小烟花在他心里,嘭一声炸开。

    江逐浪比顾欣颜先起床,洗漱好打开房门,就瞧见大儿子两眼亮晶晶地站在门外。

    “怎么不下楼吃早饭?”江逐浪摸了摸儿子的脑袋,瞅他这样子,就知道他心情好。

    “妈妈还没起来吗?”江易安眼睛往房间里瞟。

    “还没,有事?”江逐浪顺手带上门。

    “没有。”江易安撇着嘴吐槽,“真是懒,哪有妈妈当成她这个样子的,不给我做早餐,不送我上学,起得比我还晚。”

    “嘿,你这臭小子。”江逐浪给他一个爆栗,“我老婆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她把你生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难不成一辈子都得耗在你身上?凭什么?就凭她辛苦把你生出来?”

    “再说,是没人给你做饭?还是没人送你上学?”

    “那还不是幸好你有钱?”江易安道:“你要是没钱呢?”

    “没钱老子亲自给你做饭,亲自送你上学,行了吧?”江逐浪踹了儿子一脚,“滚下楼吃饭去,别在这叽叽歪歪打扰我老婆睡觉!”

    父子俩一块下楼。

    “爸爸,妈妈这么懒,都是你惯出来的吧?”

    “老子乐意,你管得着么?”

    “爸爸,我以后娶媳妇,一定娶个勤快的。”

    “那先祝你成功。”

    “爸爸,你跟妈妈是不是不喜欢总闯祸的小孩?”

    “那你以后别闯祸就好了。”

    顾欣颜一觉睡到丈夫儿子都离开家,早饭跟小莫承一块吃,小莫承还小,只能吃些辅食,吃完早饭,她带着小儿子去找店里找萧爱。

    这些年,她都没怎么上班,江易安四岁之前,江逐浪因为康复训练,一年在家的时间寥寥无几,余淘淘和江北也各自忙碌,虽然有佣人,她也不放心把孩子交给陌生人带。

    等到江逐浪总算回归家庭,江易安开始上幼儿园了,她又怀了第二个。

    所以在萧爱跟她抱说想开第三家分店但资金不足时,她想也没想就入了股。

    顾欣颜到她和萧爱合开的那家奢侈品店,萧爱正带着二闺女在休息间里训话一名员工,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错,顾欣颜进去后坐下,没出声,萧爱穿得很御姐范,五年过去她瘦了不少,脸上显出棱角来,板着脸训人的样子真像那么回事。

    员工被寻得一张脸涨红,都快哭了,结束时,员工低头匆匆叫了顾欣颜一声‘二老板’,然后走出去。

    “怎么了?”顾欣颜这才问。

    “别提了,把账搞错了,一下子损失好几万。”萧爱头大。

    “叫她赔了?”

    “她哪里有钱?刚毕业没多久,家里条件也不好,教训一顿算了,给她长个记性。”萧爱边说边叹,心疼钱。

    顾欣颜笑起来,萧爱一边心疼钱一边为别人着想的样子,怎么看都顺眼,人都说做生意不能和身边人合伙,再好的关系,一涉及利益就会崩盘,顾欣颜倒没觉得,也可能是自己不管事的原因,每个月只看看账目,其余的都交给萧爱。

    萧爱对她这甩手掌柜的态度不是没有怨言,也就嘴上抱怨一下而已。

    “另外两家店的账我也给你复印过来了,你回去慢慢看。”萧爱递给她一个文件夹,然后说起另一件事,“过几个月就是璐璐和莫承的周岁了,我们一起办怎么样?去小鱼老公的雁栖湖庄园包一幢别墅,好好庆祝。”

    顾欣颜点头,“好啊。”

    傍晚四点,顾欣颜就去小易安的小学门口等着接他放学。

    下课铃响后没多久,远远的就瞧见他和一个小女生并肩走过来,小女生长得白白净净,一双眼睛大而有神,水汪汪的十分灵动。

    顾欣颜没有急着下车,怕儿子难为情,等他和人家挥手告别,她才降下车窗,喊了声:“易安。”

    江易安看见她,立刻扬起笑容,“妈妈!”

    司机替小少爷开了车门,江易安上车,顺嘴道谢,然后两眼亮晶晶地看着顾欣颜,“怎么是你来接我啊?”

    “我不能来接你吗?”顾欣颜笑着擦去儿子鼻尖汗珠,“刚才跟你一起走的女孩就是宋千依?”

    不出意外,江易安小朋友脸上又是一红,转移话题试图蒙混过关:“杨叔叔,快开车回家吧,我有好多作业没写。”

    司机应了一声:“坐稳了。”

    顾欣颜见儿子一提到那个宋千依就腼腆得不行,笑了笑,不再说,而是问:“早上看见妈妈给你些的表白信了吗?”

    “看见了,那么肉麻,妈妈你要不要那么幼稚?”

    “嘿,昨晚是谁因为别人胡言乱语就跟爸爸妈妈生气的,这会儿倒嫌我幼稚了,你不幼稚啊?”

    江易安一噎,噘着嘴不再吭声。

    顾欣颜一手抱着小儿子,一手搂住大儿子带进怀里,吧唧亲了下他的额头,“傻孩子,你和弟弟都是妈妈的宝贝。”

    “妈妈最爱的就是你们俩。”

    “才不信,爸爸说我和弟弟排第二,他排第一。”江易安擦口水。

    顾欣颜:“……”

    睡前,江逐浪等两个孩子睡下,麻溜地脱光衣服扑过来,顾欣颜抬脚撑着他胸膛,不让他靠近,“是你跟儿子说你排第一,他和莫承排第二?”

    江逐浪握住她的脚,亲了亲她的脚底,眼神带着不正经,“难道不是?”

    “你想得美,在我心里,儿子第一,你靠边站……哎呀!”

    江逐浪咬了她的脚趾。

    “你恶不恶心啊,不嫌臭啊?”

    “你哪个地方我嫌弃过?”江逐浪握住她两只脚腕,往两边分开,欺身压下来,顾欣颜的视野看不到他整个人,但她目力所及,这个男人在她眼里和最初认识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除了身上的疤又多了不少。

    其中当属腹部的最为骇人。

    顾欣颜忽然停止了所有反抗,视线集中在那里,那就是当年差点要了他的命的致命伤。

    这些年下来,虽然养得差不多了,但到底受过重伤。

    “你别动。”顾欣颜推开江逐浪,翻身将他压在自己下边,眼神隐约带上羞涩,不太敢跟他对视,“你少做这些激烈的运动,我来吧。”

    江逐浪忽地笑出声,“百年难遇的好事,今儿个怎么了?”

    顾欣颜拿枕头砸在他脸上,“闭嘴!”

    江逐浪两手枕在脑后,饶有兴味地看着她动作。

    一开始还是老神在在的模样,渐渐地,忍不住拿手去扶顾欣颜的腰。

    这当真是体力活,酣畅过后,顾欣颜汗淋淋地趴在江逐浪身上动弹不得,江逐浪握住她一只手,满意地摸着她的脑袋。

    “有进步。”

    顾欣颜脸上有些红,嘴上却不服输:“必须的,怎么着也身经百战了。”

    “身经百战?”江逐浪身影低沉,透着点情事过后的黯哑,“我怎么记得一共才六十三次?”

    顾欣颜:“……”

    除去她怀孕坐月子的时间,以及江逐浪受伤休养的时间,加之他在部队的时间,从认识到现在,两人亲热的机会确实不多。

    他身体恢复后,没多久,她就怀了二胎。

    “你记这么清楚?确定吗?”反正她是记不清的。

    “每一次都刻在我脑海里,等我们老得动不了了,我就指望他们度日了。”

    顾欣颜:“……”

    第二天,她又睡晚了。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站在门口,小男人朝我是里瞄一眼,“妈妈又没起来啊?”

    大男人睨他,“要你管!”

    小男人叹气,“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懒?会把弟弟带坏的。”

    “不会。”

    “为什么?”

    “等你弟弟断奶了,就跟你睡,你好好带他就行。”

    江易安:“……”

    日子一晃又是一个月。

    这天早上,顾欣颜仍旧在丈夫儿子出门工作上学了,还没起,快八点的时候,被一通电话吵醒。

    拿起手机看到的是一串陌生号码,接起来,里面传出有些熟悉,但很陌生的声音,那声音说:“我到京城了,请你吃饭吧”

    顾欣颜还有些迷糊,“你是?”

    “晏静啊,你不记得我了?”

    顾欣颜觉得熟悉,一时想不起来,“不好意思……”

    “顾情长老婆,我们在南京见过的。”晏静道:“我们蜜月旅行回来,他就回研究所上班了,我工作的事还没弄好,这几天没事,出来一起吃个饭吧。”

    “好啊,你想吃什么,我请你。”顾欣颜心欣然答应。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知道京城有家百年老店,做宫廷菜,但是有些贵哦。”

    “没关系,你在哪儿?我一会儿去找你。”

    “那就在那家饭店见吧。”

    “我可能要带着孩子,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我那天瞧见你家孩子了,很可爱。”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顾欣颜在那家百年老店见着了顾情长的新婚妻子。

    “我在这里没什么朋友,你算是情长之外我唯一认识的了。”包厢里,眼睛言笑晏晏中还带着点小委屈,但很快又一扫阴霾,“不过等我工作落实了,应该很快会结交到一群朋友。”

    “你在这里朋友多吗?”

    “还行吧,有几个,都是上大学时认识的。”顾欣颜笑道:“你上大学时应该有京城的同学吧?”

    “有是有,就是毕业后,不怎么联系了。”晏静道:“晚上我请你看演唱会怎么样?我很喜欢的一个歌手来京城巡演了,他是我整个青春啊。”

    顾欣颜看了看怀里的小莫承,抱歉地笑笑:“可能不行。”

    晏静托着腮,颇有些遗憾:“那我自己去了。”

    菜陆续上齐,晏静很会活跃气氛,哪怕顾欣颜跟她没什么话说,也一直没让气氛冷下去。

    “顾姐姐,你能不能跟我讲讲顾情长年轻的时候什么样啊?我好想知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