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盛世极宠:天眼医妃 > 第261章 再反转

第261章 再反转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在凌文希的记忆中,承帝一直是强大的,高高在上的,对他来说,更是冷酷的,不近人情的,若是没有那人在身后一直推着他,凌文希恐怕还真不敢走到这一步。

    而今日,此时此刻,看到承帝口水横流,半面身子无法动弹的狼狈模样,凌文希只觉压在心头的枷锁骤然断裂,像是释放了尘封多年的凶兽,畅快淋漓,眼角眉梢间愈发多了几分肆无忌惮。

    “父皇,儿臣当真没想到,您也会有这么一天,儿臣早就说过,让您保重身体,奈何您自己不听劝,若是您刚刚乖乖盖下御印,说不定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了。”

    凌文希将圣旨拿起来,一边欣赏,一边无奈道,“看到父皇您这样,儿臣真是心痛啊,不过您放心,往后儿臣会好生照顾您的。”

    承帝虽然身子不能动了,意识还是清醒的,他气得脑袋充血,想要破口大骂,却连简简单单的两个字,都说不利索了。

    凌文希却是从他的口型中,分辨出了孽畜两个字,唇角的无奈似是愈发浓郁了几分。

    “父皇这话,应该送给五哥才对啊。”

    凌文希似是这才想到了凌文昊,朝着高台下方,侧目轻笑道,“忙活了这么半天,倒是把五哥给忘了,真是罪过。”

    此刻,经历了连番打击之后,凌文昊度过了最初的颓败,整个人倒是清醒过来了,眼底甚至多了几分狠意,“凌文希,我真后悔,十岁的时候,不该一时心软救下你,还让你跟在我身边,现在想来,当真是引狼入室,养虎为患!”

    听到这话,凌文希面色骤然冷冽下来,似嘲似讽的阴冷道,“五哥,别把话说得那么好听,当年你救下我,不是因为心软,是因为想把我留在身边,卑躬屈膝,当奴才使唤,是想享受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养虎为患?最起码也要把对方当成一只老虎,我在你眼里,不过就是个可以随意使唤的奴才,比一条狗都不如,可远远比不上老虎稀罕啊。”

    若说起恨意,凌文希对凌文昊的恨意,并不比对承帝少上多少,甚至还犹有过之。

    幼年时,因为承帝对他和母亲的厌恶,宫人对他们极其怠慢,甚至是苛待,那个时候他终究年少气盛,气急之下,想要教训几名太监,谁知道反被打了一顿不说,还被扔到了池塘里,差点淹死,是凌文昊路过的时候,救了他。

    可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激,因为他知道,凌文昊早就到了,他一直在欣赏自己被人殴打,眼看着他们将自己扔进池塘,直到自己宛若死狗一般,奄奄一息,他才看够了大戏,施施然走出来,居高临下,对他施救,然后施舍一般,将他养在身边,没事儿便使唤一番,欣赏他卑微怯懦的姿态。

    从那个时候起,凌文希便发誓要报仇,要让所有欺辱他的人付出代价。

    所以,他不断伏低做小,表现出自己的无害和价值,渐渐让凌文昊改观,对他重用,甚至到最后给了他几分体面。

    或许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凌文希的过去有多么卑微,可凌文昊知道。

    所以,凌文希会留下承帝,但绝不会留下凌文昊!

    凌文昊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唇瓣紧绷道,“所以,你不会放过我,对吗?”

    凌文希眸光杀意攒动,不答反问道,“五哥,若是你我二人位置颠倒,你会放过我吗?”

    凌文昊登时无话:答案当然是不会!

    似是听到了他的心声,凌文希骤然失笑,“所以,何必问这么伤感情的问题呢?”

    说来,先前得知承帝底牌的时候,凌文昊措手不及之下,惶然颓败,倒是没想着反抗。

    可眼见凌文希如此狠辣,将承帝逼成了那副样子,凌文昊惊恐交加之下,反而生出了破釜沉舟,最后一搏的勇气,“凌文希,你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郑将军,冲出去!”

    凌文昊早就跟郑板桥传递了眼色。

    禁卫军人头并不少,反正横竖都是死,倒不如抛开一切,拼一把!

    郑板桥也知道现在穷途末路,以他的身份,亦是难逃罪责,当即配合凌文希,在禁卫军的掩护下,朝着门外冲去。

    凌文希显然也在防备这一手,在他们挪动脚步的瞬间,便下达了命令,“所有禁卫军听令,缴械不杀,负隅顽抗者,除了凌文昊,格杀勿论!”

    说来,郑板桥一直以来,虽然对禁卫军没有停止过渗透,可蒋山有情有义,在禁卫军中威信颇高,哪怕他努力收服人心,也不过收服了过半,现在加上性命的威胁,只有一小半跟着他们突围。

    这些禁卫军作为盛京城的护军,身手还是相当过硬的,只不过兵力相差悬殊之下,哪怕凌文昊和郑板桥杀红了眼睛,也无济于事。

    很快,大殿染血,血气冲霄!

    伴随着满地血色,结果很快出来了,郑板桥和负隅顽抗的禁卫军全部被就地斩杀,凌文昊则是被人扭着胳膊,压到了凌文希的面前。

    确切的说,是跪倒在凌文希的面前。

    欣赏着凌文昊浑身浴血的狼狈,凌文希居高临下的俯身道,“五哥,真是想不到,你也有跪在我脚下的一天,如果可以,我倒真想让你也享受一下我的经历……”

    凌文昊不甘的眼底爆发出了一抹亮光,下一秒,就听凌文希继续道,“不过,我不会犯你的错误,更不会给自己留下隐患,五哥,黄泉路上,一路好走!”

    “噗!”

    伴随着刀锋入肉的声响,凌文昊眼底的亮光还没有扩散开来,便陡然扩大,随后慢慢灰败。

    在他的眼神归于寂灭的最后一刻,凌文希贴近了凌文昊的耳畔,一字一句道,“毕竟兄弟一场,我便让你走的痛快一些,也算是还了你当年的救命之恩。”

    他说完,猛然抽出匕首,带出了一道殷红的血迹。

    凌文昊腹部一片血红,没了凌文希的支撑,整个人抽搐着倒在地上,片刻便没了气息,徒留一双眼珠子,灰败的瞪着,端的是死不瞑目!

    蒋老将军等人将凌文希的狠辣看在眼里,皆是蹙了蹙眉。

    凌文希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是将目光转到了承帝身上。

    眼见承帝那双因为中风显得有些浑浊的眼珠子里,居然流露出了痛心的情绪,顿觉好笑。

    他也的确笑出来了,“父皇,儿臣没看错吧,您是在为五哥的死难受吗,难道刚刚你不是要处死他吗,你现在居然舍不得了,父皇,您这是做戏给谁看呢!”

    都到了这个份儿上,承帝当然没有必要做戏。

    他是真的难受。

    凌文昊毕竟是他曾经捧在手掌心上的儿子,不管怎么说,也是有感情的,在承帝看来,他自己的儿子,自己可以处置,打了杀了都没问题,可看到凌文希和凌文昊兄弟相残,加之相比较于凌文昊,他更恨凌文希,承帝这心里就不好受了。

    他嘴唇哆哆嗦嗦,流了不少口水,才吐出了两个字,“兄弟!”

    “兄弟?”

    凌文希自是知道承帝想表达什么,毫不掩饰面上的嘲讽与不屑,“父皇,您为了登上这皇位,也没少杀害自己的兄弟吧,您灭了多少人的满门,您数过吗?没想到啊,您身子废了,这心也跟着软了。”

    他这话是贴近承帝耳边说的,欣赏着承帝浑身气得颤抖抽搐的模样,他转身面对议政殿的众人。

    “不过您放心,我终究不是您,除了五哥,我不会多造杀孽。”

    凌文希居高临下,放眼四顾,意气风发道,“今日之事,诸位有目共睹,本王明明是天潢贵胄,多年来却只能为奴为婢,父兄不是苛待本王,就是凌辱本王,本王走到今日这一步,可以说是被逼无奈,成王败寇,仅此而已,所以,诸位不必心存疑虑,本王承诺,待本王继承皇位,除了参与谋反的官员,论罪处罚之外,其他人等官位不变,本王必定励精图治,竭尽全力,让西凌成为四国之首!”

    随着他话音落下,穆士鸿登时跪了下去,五体投地,情真意切道,“平南王雄心壮志,老臣佩服,老臣愿辅佐皇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在他们二人看来,前面的武力震慑有了,后边的承诺有了,再加上穆士鸿带头效忠,不说一呼百应吧,百官怎么着也得跪倒一半儿吧。

    只能说,想象很美好,现实很尴尬。

    穆士鸿跪地之后,整个议政殿无一人响应,哪怕是有些人想要跪地,眼见蒋老将军等主要人物没有动弹,他们也本能的止住了动作。

    一时间,整个议政殿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当众。

    不得不说,这一幕着实是似曾相识,似曾相识到让凌文希心下生出了剧烈的不安,本能的看向了穆冠卿,寻求帮助。

    穆冠卿似是心领神会,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踩着凌文昊留下的鲜血,走到了凌文希跟前。

    就在凌文希以为穆冠卿要跪下行礼的时候,他却是拍了拍手掌,昳丽的容颜上绽开了满意的笑靥,“精彩!这场骨肉相残的大戏,真是太精彩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