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一池春 > 第一百一十六章:谎报人数

第一百一十六章:谎报人数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百十六章谎报人数

    谢池春其实有些提心吊胆的。

    通倭这样的大案,她是头次经手,但大概其也知道这里头水深,步走错了,都可能满盘皆输,到时候什么也查不出来,还打草惊蛇惊动了人,回了京城,谁都不好交代。

    方才他们不阴不阳的,那样子说张显阳……

    这里毕竟是福建省,揭发了汪易昌的是张显阳,说手握实证的也是张显阳,再加上他们本来就在怀疑张显阳有问题,倘或张显阳推三阻四的,他们能拿他怎么样?

    首告有功,谁也不好轻易拿了他,哪怕眼下心存疑虑,那也得查有铁证,再密报回京,请陛下圣心裁定,要是真拿住了张显阳有问题的证据,倒好办了,偏是如今他们刚入福州,切都还如头雾水般,是不清晰明朗的。

    只是张显阳的态度和反应,倒是出乎谢池春意料之外。

    他好像点儿也没为着方才的事情生气,又或者他真是个以大局为重的人,是以在卫箴问了这话之后,他便敛了神色,端的严肃又认真,再没多看厉霄他们两个回,径直与卫箴道:“卫大人见过蒋公公,就应该知道,半年前征兵的事情。”

    卫箴几不可见的拢眉心,又面与他说知道:“然后呢?”

    “倭寇猖獗,当初本府实在没办法,叫沿海代的百姓悉数内迁,又各家都发了银子安置,这事儿上报过朝廷,就是不晓得卫大人和郑公知不知道了。”

    这事儿郑扬是知道的,那时候他还没离开京城,算起来有四年多了。

    张显阳那会儿刚升福建巡抚有半年的时间吧,就给朝廷上了这样道折子,是要钱的,后来内阁议过,觉得可行,便批复了,不多久就调拨了银子到福州府,入了巡抚衙门的府库,而张显阳动作也快,果真将沿海住着的百姓概内迁,叫他们免受倭寇骚扰之苦。

    张显阳见他点头,才叹了口气继续说:“但实际上,这些年,总有些胆子大的、不怕死的,仍旧要下海,人家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话真不假,哪怕是倭寇横行,老百姓为了讨口饭吃活命,照样要下海打渔,禁不了的事儿,真要是禁了,那不是断了百姓活路吗?本府能向朝廷请次恩旨,却不能永远指望朝廷养活福建百姓吧?”

    他说到这儿,卫箴便明白了。

    合着这是怕他们秋后算账,追究他僭越下征兵令的事儿。

    虽然过去了四年多,可就算是放在今天来看,张显阳的动机是好的,他是为了百姓着想,更是为了朝廷着想,才会有此举。

    卫箴哦了两声,掖着手看他:“只是没想到征兵大令发下来,百姓却并不领这份情,反倒纷纷指责叫骂,且这怒火全是冲着汪将军去的——”

    他说着又拖了拖音,眼底酝起了层疑惑不解:“这与汪将军通倭,又有什么干系?”

    “汪易昌打了这么多年倭寇,要不是这次露出了马脚,谁会疑心他通倭呢?”张显阳说起这个带着七分的不屑,嗤了回,“都说汪易昌擅海战,叫倭寇闻风丧胆,可他镇守福建也有六七年了,又怎么样呢?他是灭了倭,还是打的倭贼不敢再扰我海域,可都没有吧?”

    张显阳顿了顿,又撇嘴:“从前总说,是倭寇难打,他们据海而立,打得过就逞威风,打不过立时掉头就跑,咱们是拿他们没办法。我到任之后,不止次问过汪易昌,到底有没有法子,能彻底的灭了倭贼,但是每回说起这个,他总是敷衍了事,说我不动行军之道,个臣,不要瞎掺和打仗的事儿。”

    “这话原也没说错你。”郑扬突然提了嗓子开口,声音是派清冷,好似张显阳说的这些,他是完全不为所动的样,“你虽为巡抚,但军事务,本不该你多插手过问,本公听闻,汪将军武人脾性,他这番话,也未必是敷衍你,怕还是觉得,你确实不通此道,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所以懒得跟你多费唇舌罢了。”

    这话可就难听了。

    张显阳就算没有军权,也不该插手军务,但他所问,也是关切福建的百姓,他既为巡抚,这就不算逾越,找上汪易昌问上两句,有什么不妥的?什么叫多费唇舌。

    果然他黑了脸:“郑公这样说,倒像是我给他泼脏水的?”

    卫箴摆手欸了声:“郑公说话向是这样的,张大人别当回事,继续说正经事儿。”他假模假式的劝了两句,跟着又问他,“那后来呢?这次征兵之后,张大人是发现了什么吗?”

    张显阳打从鼻子里挤出声冷哼来,显然对郑扬很是不服气,但不服气归不服气,拿他没办法也是真的,人家说得再难听,他也只能忍气吞声。

    只是他又侧了侧身,干脆不再看郑扬,连斜过去眼都懒得,整个人对着卫箴的方向,扬声说了句那是自然:“坦白来说,本府下征兵令,那是冒着朝廷问责的风险,在向汪易昌施压。旦征兵,也放出了话,是要彻底灭倭的,到时候壮丁抓回来,该怎么操练就怎么操练,他也该上心,人手足够了,兵力也足够了,他凭什么灭不了倭?真是军缺粮缺饷,自然有我去想办法!”

    “可是没成想,没过多久,汪将军便把张大人抓回来的壮丁全给放了回去,还每人都给了半贯钱,这钱还要从你巡抚衙门的府库出,军军饷半点儿也不往外挪,是吗?”

    张显阳咬着后槽牙说是:“而且他报到本府这里的,共两千三百五十二人,本府不欲与他起争执,再加上当初也是真没想到,百姓会这么抵触不满,于是便点齐了银子,叫人给他送了过去,想着此事暂时作罢,毕竟他因为这件事,也遭了百姓不少的骂,这算是本府对不住他的。”

    谢池春直没言声,听到了这里,才隐隐明白,张显阳想要说的,是什么。

    只见她秀眉蹙:“可实际上根本没有那么多人,汪将军诓了大人府库的银子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