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道侠厉天途 > 第269章 姬月容的抉择

第269章 姬月容的抉择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厉天途回到湖心小筑的时候,姬月容正俏立在大门外,看神情似乎是在等他。

    酒醒后的姬月容面容看上去有些苍白憔悴,厉天途时心里没底,不知道该怎么说服这丫头先跟自己回西域,龙门镖局就剩她人了,跟在自己身旁,最起码要安全很多。

    “厉大哥,您什么时候回西域?”看到厉天途从马车上走出,姬月容主动走了上来。

    厉天途上下打量了姬月容番,难不成这丫头醉了场后想通了,问道:“你决定跟我回去了?”

    姬月容精致的鹅蛋脸上浮现出丝决然之色,让厉天途心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

    果然,这丫头接下来语出惊人道:“厉大哥,我准备去敦煌,麻烦您要带我半程了,否则月容个人怕是连京师附近五十里都走不出去。”

    厉天途暗暗唏嘘不已,姬女侠是想通了,可惜想通之后对事情看的的太过通透,其实有的时候,适当糊涂点也未尝不可。

    他沉声道:“月容,龙门镖局的事,厉大哥会去查明给你个交代的,只是现在西州城局势微妙,这边的事只能先放放了。你又何必去委屈自己?”

    姬月容固执摇头,往后退了大步,眼幽怨之色渐盛,“你是我什么人?你又凭什么要为我们龙门镖局出头?”

    厉天途顿时无言以对。

    龙门镖局之事,嫌疑最大的是颜梦雨。可是,他即便查明了又如何,抛开颜梦雨的公主身份和江湖背景不谈,单只凭她曾与他有过肌肤之情这点,姬月容的仇怕是真的难报了。

    翌日,只甬长的队伍自京师西郊出发。

    厉天途马当先而行,姬月容独身人在他身后的马车内。

    旁边的羽林军奉车都尉李青,脸敬佩看着厉天途道:“吐蕃人生性凶残,统领您能以两万人马逼得二十万吐蕃铁骑签下合约,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厉天途淡然笑,目视前方平静道:“只要你努力去做,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李青心暗赞直倍受父亲推崇的厉统领果真是气度非凡,嘴上却忍不住抱怨道:“可惜统领的良苦用心没有多少人能理解,那些没经历过战场厮杀的朝大佬和原百姓怎么能体会到战场的真正残酷。”

    “说的你好像经历过真正的战争样?”厉天途转头看着眼前细皮嫩肉的奉车都尉,似笑非笑道:“我可是听说李老将军以前是朝出了名的惧内之人,在你五岁的时候慑于你母亲之威,把你从西域送到了京师。”

    被人戳了软肋,这个比厉天途还要大上几岁的将门之后面色黑,瓮声瓮气道:“统领,看破不说破,属下可是在为您抱不平。”

    ??????嗯,厉天途心情忽然舒畅了不少,拍了拍李青肩膀,叮嘱道:“压着马步,我去后面看看。”

    ?????来到负责压在队尾的令狐无辜身旁,厉天途淡声道:“无辜,我们聊聊?”

    ???????令狐无辜有些愕然,印象眼前的厉大人对自己这个半路而来的属下向是威逼加利诱,却不曾如此客气过,这摆明了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时心虚道:“楼主有什么吩咐还请直说。”

    ???????厉天途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又忍不住反省了下自己,平时是不是对这个身手不在自己之下的“天狐”太过苛刻,等确定完答案是没有之后,展颜笑道:“无辜,若是有个比细雨楼更为强大的江湖门派要来收编我们,你是什么意见?”

    ???????“比细雨楼更强大?楼主的意思莫非是玄机门?”令狐无辜喃喃自语,接着勃然色变道,“楼主,您不会要把我们细雨楼弓手送给那个女人吧?”

    ???????“玄机门啊,莫说现在已经日落西山的玄机门,即便是三十年前巅峰时候的玄机门,也没有收编我细雨楼的资格。”

    ???????厉天途轻轻叹了口气,若不是那个天仙般的女子,他怕是早已死在吐蕃大营了,若是有朝日她主动开口要,自己说不定真会把细雨楼送出。

    ???????令狐无辜紧皱双眉,默然不语,近百年的武林江湖史,他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个势力比巅峰时期的玄机门还要强,即便是如今的邪道魁首天魔教也不能。

    ??????厉天途低声道:“昆仑神殿如何?”

    ??????令狐无辜倒吸了口冷气,故作镇定道:“楼主,去年麒麟神木车现世,但亲眼所见之人极少,属下以为只不过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好事者以讹传讹,难不成竟是真的?”

    厉天途点了点头,故作高深道:“昆仑神殿已经找上门了,无辜若是没有意见,此事就这么定了。”

    令狐无辜目露神往之色,感叹道:“属下又怎么会有意见?昆仑神殿,那是天下武学的起源之地,是无数江湖人心的武学殿堂。”

    十日后,车队入了敦煌。

    姬月容婉拒厉天途陪她同前往尹府的提议,最后深深望了他眼,朝城心的尹府而去。

    厉天途在原地沉默良久,直到姬月容的身影消失在街头巷尾,他才朝后挥了挥手,车队沿着敦煌贯穿东西的轴线朝安西继续前行。

    离开敦煌后,厉天途不再刻意压着马速,剩下大半的路程也仅用了天而已。

    西州城如既往安静,陵佑的吐蕃铁骑并未去而复返,厉天途暗暗松了口气。

    车队入城之后,在安西都护府门口,他见到了以薛礼为首的安西众将。

    “薛大哥,天途怕是有负安西众兄弟所托了。”面对着薛让等人殷切的目光,厉天途忽觉惭愧不已。

    “怎么回事?”薛礼疑惑地看了看厉天途身后由李埠亲子领队羽林军护卫的几大车物资,有些不明所以。

    厉天途苦笑道:“庭议之后,小弟被削去了安西大都护之职,以后安西怕是只得拜托薛大哥了。至于身后的东西,非从国库而出,而是由内务府抽掉出来的,还被打了折扣,算是皇上的私人捐赠吧。”

    ???????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