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6,跟踪者

6,跟踪者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区,这里比临着埃菲尔铁塔,有着成片的商业街和很多要塞城堡式的建筑,这些建筑大多都是些修道院和宗教礼拜堂。

    和诺伯在埃菲尔铁塔附近作别后,霍法便准备回家。

    可这时,从白天开始的那股莫名窥视感再度涌上心头,他停下脚步,站在夜风呼啸的柏油路上回头看去。

    没看到个人。

    他皱起眉头,打开了精神力场,顿时整个世界变成了黑白二色的线条画,他的精神如同雷达般扫描过地面,却依然没有感知到其他生物存在的痕迹。

    “奇怪......”

    霍法低语了句。

    关闭了精神感知,世界再度恢复正常。

    他擅长的是精神和感知,自从年前他和内心的虚无达成妥协后,感知和直觉得到了大幅提升,即便是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那样的顶级巫师,就算他现在打是打不过,但他们也绝对无法逃过自己的感知,只要他刻意去扫描,他不认为有人可以躲过自己的感知,即便是幻身咒也不行。

    会是那个魔法部的女人么?霍法心想。

    他看了眼手套上剩余的魔力,还富余不少,他不敢再省魔力,立马进入了幽灵漫步,飘忽不定的消失在了空气。

    绕过两条停满了黑色老式奔驰的街道,来到了片绿树成荫的小区之。他才现出身形。

    隔着婆娑的树影,他能看到几个穿着黑色军装的德**官站着街道上,不知道在窃窃私语的说什么。

    看见这幕,霍法赶紧低下头。这正是德国势力最为强大的年代,只要是德占区,到处都是盖世太保的身影。

    那些盖世太保并没有注意到霍法,他没有吸引任何人注意的匆匆来到排门面房前,拿出串钥匙,打开了其扇木门。

    入眼可见是处相当不错的居所,面积虽然不算大,但地上铺陈着花纹弯绕的羊毛地毯,冰箱电视应有尽有,吊顶上有三束水晶吊灯,这年代没有多少环保概念,墙壁上甚至还挂着雄狮的脑袋和数枚象牙饰物。

    眼前摆着双待换的藤制拖鞋,但霍法并不想换,他摇摇晃晃的走到沙发前,屁股瘫倒在沙发上。

    是霍法临时的家,也是德国人居住的地盘。基本上除了这带,巴黎其他地方每天都会被例行搜查。

    半年前诺伯从个意大利麻瓜手买下了这栋房子后,他们就把这个地方当成了安全屋,在这里收集各种有用没用的情报。

    瘫了半天,他摘下手臂上的机械手套,将它往前面扔。

    铛!

    金属手套砸在大理石桌面上,发出沉重的声音。那茶几上,除了金属手套之外,还散落着成卷成卷乱七糟的纸币,各个国家的钱都有,还有把黑色的手枪。

    他闭上眼睛试图睡会儿,但也许是晚上的冲突有些激烈,他并没有睡着,于是他睁开眼睛看着吊顶,开始发呆。

    空荡荡黑漆漆的房子里只有他个人,这栋房子大概有三米高,天花板上总是会传来细微的弹珠弹跳声,似乎是想勾引他上楼查探番。

    角落里的落地钟来回摆动。发出滴答滴答滴答滴答的声音。

    大概过了十分钟,霍法有些烦躁的皱眉。

    ......咯吱...!

    伴随着声令人心悸牙酸的齿轮扭曲声

    角落钟摆的零件在变形术的作用下,扭成了麻瓜。

    他拿起茶几上那把手枪,盯着枪支看了半天,些尘封的记忆突然闯入大脑。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到西尔比,在这刻他开始有些同情那家伙,在轮椅上坐了好几百年的时光,他究竟是怎么熬过这该死的时间长河的。

    用魔法阻止了钟声响动,周围陷入了彻底的静谧,只有远处**德**官的家里,偶尔传出的欢声笑语。

    他扔掉枪,嘴角咧出抹无奈的微笑,从沙发上站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打开了电视机。

    1942年虽然没有络,没有太多高科技,但些最基础的信息技术已经初具雏形,至少了解新闻是没有问题的。

    只不过要想全部听懂,并且理会其的意思,那少不得要费点脑细胞的翻译德,而他恰恰不想多费脑细胞。

    黑白电视闪动的****画面,希特勒高举的手臂,极富煽动性的演讲,士兵整齐的迈着步伐,屋檐上到处都挂着卍字符的横幅。

    霍法时间开始昏昏欲睡。

    啪嗒。

    玄关传来细微的换鞋声。

    半睡半醒间,被窥视的感觉再度上涌。

    混沌的睡意全无,理性支配了他的大脑,他陡然睁开眼睛,闪电般的从沙发上弹射起来。想也不想的进入了幽灵漫步。

    咚!!

    声闷响。

    “啊......!”

    尖叫声回荡在房间内。

    随后,尖叫声戛然而止,如同按下了音量的off键。

    个黑影被霍法抓住,重重的按在了餐厅的冰箱上。冰箱剧烈震动,顶上的放置的装饰和陶瓷噼里啪啦的砸碎了地。

    不知从今天什么时候开始,他直就有种若有若无被尾随的感觉,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跟着自己进了屋子,这是何等的潜匿能力。

    “逮到你了!”

    霍法死死的抓着手里有些温热的软物,右手打了个响指。

    “荧光飞舞!”

    四五个光点从他掌心飞舞出来,照亮了屋内,

    可看清楚那个跟踪者之后,霍法脸上可怕的表情逐渐凝固。

    他本以为跟踪自己的是魔法部那个光头女人,但并不是。

    面前被自己掐住脖子的,是个年纪比自己稍小上些的少女,身材纤细,穿着套松松垮垮且脏兮兮的修道袍,似乎是附近带修道院的修女。

    这个年轻修女容貌非常丑陋,她脸上乱糟糟画着粗劣的妆,腮帮子高高鼓起,脸上还有道如同被火烧过后留下的伤疤。

    个陌生人。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霍法抓着修女的脖子,丝毫不敢松懈,能直跟踪自己,甚至还进了屋子,这个家伙肯定不会是看起来的这么柔弱。

    “你...你先...放手。”

    修女抓住了他的胳膊,死死的捶了两下。

    霍法没有放手:“你是不是有特殊的藏匿手段,只要我放手,你就会离开隐蔽的消失,对么?”

    “不......不会,”

    修女的疤脸渐渐涨红,“你......你先放手。我不是...来找麻烦的...”

    这句话是用拗口的英说出来的。

    霍法迟疑片刻,也还是选择了放手。

    他刚放手,那个少女便盘膝萎顿在地上,捂着脖子剧烈咳嗽起来。

    “咳.....咳......”

    咳嗽了半天,少女捂着红肿的脖子沙哑道:“你这人是不是头脑有问题...?惊乍的!吓死我了。”

    “你是谁,目的是什么?”

    霍法冷漠说道:“我给你十秒钟时间解释。”

    “你不记得我了?”

    疤脸修女悻悻说道:“我们两小时前刚见过。”

    “我从没见过你。”

    霍法直接了当的说。

    陌生少女挥手在霍法眼前晃了晃:“你真的真的不记得么?”

    “开什么国际玩笑,我没见过你。快离开这里,别逼我报警。”

    霍法肃然说的。

    “哈哈,你可真逗,巫师报警。”

    修女乐了。

    霍法脸垮下来了,他觉得对方是在耍自己。

    眼见面前的男人眼神越发的不耐烦,修女赶紧说道:

    “好嘛,看来你真的不记得了。那我告诉你吧,我被那只狼人关在房间里,他准备把我们吃掉,是你救了我们。”

    霍**,随即才想到自己确实在杜兰特的酒吧里救了几个人,但那都是随手而为,自己根本没多想,更不会记得里面人的长相。

    修女又说:“我本来想好好谢谢你,可是我没找到合身的衣服,所以......”

    “所以你就偷偷跟踪我?”

    霍法声音带着讽刺:“如果真是那样,你有百种方法可以感谢我,但你偏偏选择了最烂的种,谁让你来跟踪我的?”

    “没人,我自己要来的,我想找个人帮帮我们。我和.......”

    说着说着,陌生修女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眼珠转:“我和个你的朋友现在正在外面流浪,想问你来借点东西。”

    她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不定的在屋子里转来转去,霍法警惕心更甚。别说对方是个疤脸的丑女,就算是个绝世美人,在这种时候偷偷闯进别人家,也不是他所欢迎的,自己身上有太多秘密不可暴露。

    他二话不说伸手就要开门将对方推出去,可那个修女却架住了房门。认真说道:

    “别推,你知不知道你就要死了!”

    “什么?”

    听她这么说,霍法稍微惊了下。

    “真的,我是来提醒你的。”

    修女认真说道。

    “行,你倒是说说我怎么死?”

    修女想了下,摊开手,“就是要死,变成碎片,变成灰烬,之类的吧......”

    霍法瞪大眼睛。

    修女拍了拍他肩膀:“不过你也别怕,只要你能借我点东西,你就不会死。”

    “借你什么?”

    修女指着茶几:“那个。”

    霍法扭头看,看到茶几上自己的魔力增幅手套和堆法郎。

    至此,他终于知道对方不仅想进屋偷东西,还特地危言耸听来消遣自己,他面色愈发不善。

    “我为什么要借钱给你。”

    修女认真说道:“这是为了你好。”

    顿了顿,丑修女说道:“你现在虽然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但你过两天就明白了。”

    “什么莫名其妙的。”

    霍法十分厌烦道:“我不做慈善,神棍!”

    他再度按着对方的肩膀,这次他是铁了心要把跟踪者给推出门去。

    疤脸修女恼火的打开霍法的手:“行行行,不知好歹的家伙,别推,我自己会走!”

    末了,她还低声冷笑:“你会后悔的,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可她刚迈开步子,屋外便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霍法脸色变,拽住了她的胳膊把她往屋内拉。

    疤脸修女差点个跌咧摔倒在地,她涨红了脸,愤愤然嚷嚷道:“你这人怎么回......”

    那个“事”字还没出口,她的嘴巴便被捂上了,随后她便看到对面少年凝重至极的把手比在唇边。

    “嘘。”

    嘴巴被捂上的陌生修女惊恐的瞪着眼睛,没过几秒钟,她便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