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妖凤归来:重生不为后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传信

第三百六十三章 传信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小春对自己的身份很有自知之明,他是陆青瑶买回来的,只是个最粗等的下人,能有幸得到允许跟着常嬷嬷学武功已是十分满意了,哪里还敢真的与雪羽平起平坐。

    他微微弯腰,拒绝了雪羽要递给他的一瓣西瓜。雪羽不依,拿着西瓜就往小春手里塞,“小春哥,快吃,还冰着呢,最解渴了。”

    小春正欲推辞,看见陆青云从院外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他一个闪身,退到了边上。雪羽的手落空,气恼地追上他,强行将西瓜塞到他手里,见小春手足无措地愣在那,这才心满意足的放过他。

    “雪羽。”陆青云语调低沉,“你在干什么?”

    落春给小春使了个眼色,小春会意,静静退了出去,经过陆青云时对他行了个礼,陆青云没有理会。

    雪羽见小春离开,忽闪着大眼道,“在看小春哥练武功呀,这可是青瑶姐姐交待给常嬷嬷的任务,陆二少爷你管不着吧。”

    “你个小丫头。”陆青云做势瞪她,雪羽却眉毛都没动一下,返回树下就扇着扇子继续挖她自己那半个西瓜。

    陆青云每每都被雪羽气个半死,偏又拿她没办法。想到还有正事要干,也不能又跟她杠上,遂不自然地咳了声,“那个,你师傅翁老前辈去了哪里?”

    雪羽和落春同时看向陆青云,“二少爷找我师傅做什么?”

    “我找他有点事,你快告诉我他在哪?我去找他。”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我不跟你开玩笑,我找他真有事,我要找到梁绍。”

    雪羽张嘴愣在了那里,落春目光微紧,上前问道,“二公子不要急,你找翁前辈总要有个理由不是?再说梁公子不是陪着小姐吗?你找他干什么?”

    “我找梁绍当然是为了找到瑶儿,可现在到哪去瑶儿呢,我们谁也不知道,只能寄希望于翁前辈了,或都李神医会知道吗?”

    “神医自回来后就一直在他的小院里捣鼓他的丹药,都几日没出来了。二公子,你找小姐干什么?”

    陆青云有口难言,烦躁地扒着头发,“嬷嬷,我,总之要尽快找到瑶儿,让她回家。”

    落春面容严肃,第一次见陆青云这般紧张无措,她对雪羽正色道,“雪羽,二公子许是真的有事,你看你能帮忙去找下你师傅吗?或者你能找到梁公子吗?”

    雪羽也放下了散漫的态度,只是心中非常好奇,“师傅他老人家好酒,常去的几个酒馆我倒是知道,我可以去找找。只是万一他要原因,我怎么回答?”

    这倒是个问题,陆青云一咬呀,“我娘被软禁在了宫中,她担心瑶儿在外会有危险,让她赶紧回来。”

    这话如同平地起雷,炸得落春和雪羽差点没叫出来,落春当场急了,“二少爷这话是什么意思?是皇……有人想要杀小姐?”

    “恐怕针对的不仅仅是她,而是我整个将军府。不过目前这都是我们的猜测,事关重大,嬷嬷可千万别说出去。还有你这个丫头,嘴巴闭紧点。”

    落春瞬间明白了陆青云话中的含义,都是权利惹的祸,这也是小姐一直担心会出现的问题。果然,事情还是发生了,如此看来的确需要找回小姐了。

    雪羽不是很明白,但她见落春和陆青云的神色也知道这是件大事,也不敢掉以轻心。只是绍哥哥好像回了荣王府,那青瑶姐姐呢?她到底在哪里?为何不一起回来?

    “好,我现在就去街上找找看。”

    “我陪你一起去。”陆青云说着就想跟上去。

    雪羽果断拒绝,“不用,我自己去就好。”

    她说着就往外跑,陆青云气闷,连忙对落春说,“嬷嬷还是跟上去看着点她吧。”

    落春正有此意,闻言立刻追向了雪羽。

    朱靖钰自送走了白红菱后就一直在考虑着如何先将陆夫人给弄出宫,不管是谁下的毒,只要出了宫,有绝命在就一定不会有问题。

    可是他做为荣王多年来很少过问朝政,更没有为谁去向皇帝求过请。要想个万全之策,即能使自己脱身,又能将人带出宫,这个人,梁绍想到了右督御史朗其行。

    让朝中重臣出面,以朝廷命妇不宜久滞宫中,何况还是个身患有疾的妇人。就以此为理由,让朗其行正大光明地上奏皇帝,使皇帝放人。

    朗其行是辅政大臣,又一直以耿直敢言著称,他出面,没人会怀疑。

    只要陆夫人出了宫,他就有办法保她平安,等青瑶回来,看她的意思再做打算。

    不过,这不是最让朱靖钰担心的,他现在最担心的事情是项生,谁都没法料到皇帝会突然招见不到敌军兵临城下不得随意出现的右翼大将军项生。朱靖钰就怕皇帝将兵符交给了项生,命他去做一些有可能会惊天动地的事情。而这种可能性中,又与跟陆詹的左翼军对峙这种可能性最高,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表明老皇帝开始布局了。他一定是要么发现了些什么,使他无法再容忍陆詹和陆家军,这也能解释得通为什么他要将陆夫人设法留在宫里。要么就是身体快不行了,要赶紧为后续的事情做准备。

    但昨日他去上朝仔细观察过皇帝,似乎并没有病入膏肓的症状,如此一来,那就极有可能是第一种情况了。

    可是陆詹做了什么了吗?促使朱禧道不想再等了,打算向他下手?

    朱靖钰猛地想到了一件事,心都惊得快跳出来了,当时脑中匆匆一瞥而过的念头,如今竟像是生了根般,枝枝叶叶尽绕上心头。

    朱靖钰闭上了眼,迫使自己摒弃掉脑海中的两张脸,然而越是想用力地抛开。那越看越像的模样就越清晰地展现在他眼前,心中的惊涛骇浪一层层席卷而来,冲击着他的四肢百骸,让他惊惧交加。

    从未有过这样失态的样子,朱靖钰身上冷汗直冒,他都不敢再往深里去想,只能拼命对自己说要有证据,要有证据。不过他自嘲地发现,似乎这种心理暗示完全是徒劳的,有些念头一旦产生,就像种子般在心底生根发芽,挥也挥不去。

    被自己的这种想法给吓到了,朱靖钰下意识地就往外走,不管是不是真的,看情形陆夫人好像完全不知情,这又如何解释?难道陆夫人连自己生的孩子是谁的都不清楚?或者是狸猫换太子,双胞胎被调包了?那陆詹呢?又知不知情?事情越想越复杂,巨大的迷团吞噬着朱靖钰,他一向冷漠的脸上也带上了慌乱和震惊,脚步微乱。刚走到门口,撞上了迎面而来的翁仲,朱靖钰往门外一看,原本守在门口的两个侍卫都倒在了地上。

    “师傅。”

    朱靖钰略有惊讶,翁仲回来后直接去了往生谷,从未出现在荣王府过。以前白浩天在时,他借着是白浩天的朋友身份,倒是进府与白浩天喝过几次酒。但即使如此,也甚少白天过来。这次人来了,还打晕了两个侍卫,可见是有事要与他商量。而刚才,自己因为太过出神居然没有发现他出手,又要被骂了。

    果然,翁仲瞥了朱靖钰一眼,抬脚进屋,一脸肃容。

    “如果刚才不是我,而是想杀你的人,一招,就可要了你的命。”

    坐定后,翁仲口吻十分严厉,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怒意。朱靖钰自知有错在先,主动承认了下来,“是徒儿大意了,请师傅息怒。”

    翁仲恨恨地看着朱靖钰,很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又想他这么多年也不容易,只得语重心长地说道,“绍儿,师傅不是要责怪你,只是你从未有这样大意的时候过。如今你这状态,为师很担心。京中的风向想必你也有所察觉了,这么紧要的关头,你万不能有所懈怠呀,否则这么多年你的努力就全白费了。居安思危,你的责任可还记得?”

    朱靖钰神色肃穆,“徒儿知道,永记于心。”

    “唉,你知道就好,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我问你,你刚才想到哪去?”

    “我,我未曾想去哪。”

    “哦,是吗?你不说为师也知道,你是不是想去找朗其行。”

    骤然拔高的声音预示着翁仲已十分生气,只是胖胖的身材让他的严厉淡化了许多,朱靖钰心中叹息,“师傅既然知道,又何必多此一问呢。”

    “荒唐。”翁仲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再次爆发,对着朱靖钰就低吼,“孽子,你要为了一个女子置你梁氏满门血海深仇于不顾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