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重生为后之皇后在上 > 398专坑朕一个人

398专坑朕一个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七天后的夜晚,肖锋“死”了,死前忽尔扎泰和戈尔吉原都来看过他,此时的他面部和身上已经溃烂的不能再看,身上散发着浓烈的恶臭和死亡的气息,呼吸时断时续,整个人晕睡了大半夜,到了后半夜,就在忽尔扎泰和戈尔吉原离开休息的一个时辰后,肖锋再也没有了呼吸。

    第二天一早,守卫将肖锋“死亡”的消息告诉了忽尔扎泰和戈尔吉原,两人见了他最后一面,虽然肖锋面部溃烂的厉害,但依然能看出是他本人。

    忽尔扎泰命人将肖锋整理一番再进行火葬,看着燃烧的肖锋“尸体”,戈尔吉原唏嘘不已,为肖锋的“死”而感到难过。

    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想起了肖锋在死前跟他说的那些话,他让他离开这里,为夺回王位而努力,他要他不要放弃。

    戈尔吉原看着面色阴沉的忽尔扎泰突然退缩了。

    他能成功吗?戈尔金有忽尔扎泰在,他能成事?好像不太现实啊!

    戈尔吉原又突然想到了大魏,肖锋临“死”前曾说过,让他去大魏试试,他在大魏京城期间没有机会靠近魏文帝,他本想向大魏求助的计划没能成行,现在他还可以吗?难道说,他要和顾安联系?

    顾安的儿子亲手砍断了父王的头颅,他非但不能给他报仇,还要卑躬屈膝地向他们父子求助?

    戈尔吉原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咬牙扫了大魏边关的方向一眼,低下头敛目收回心神,让任何人都看不到他的眼神。

    认贼做父他做不到,但是将蛮族拱手让人他更做不到,还不如先示敌以弱等待时机,等他坐上王位再给父王报仇雪恨。

    戈尔吉原下定了决心,不再犹豫不决,火葬了肖锋后的第二天就离开了忽尔部落,向蛮族王城赶去。

    他要联络父王最忠心可靠的部下,让他们忠心于他,再找人去给顾安送信,与其联手,等一切安排妥当后便向戈尔金发动突袭。

    忽尔扎泰这里事太多,实在离不开人,得知他已经回了蛮族王城后就放下了心,一心一意在忽尔部落处理瘟疫的事。

    顾安赶到边关后立即将人召集到一起开了个简短的会议,把训练和布防的事交待下去,随后又与黄俊生和鲁羽、马天成三人喝了一夜的酒联络感情,到达后的第三天才开始正式接手边关的诸多事宜。

    黄俊生三人对顾安回到边关表现出了极大的喜悦,三人好似松了口气般极积投入到工作当中去,完全按照顾安的吩咐办事,半点懈怠也没有。

    魏文帝在接收顾安送回来的查抄新州和云州总兵及知州府的脏物和财产后只轻慢地扫了一眼,随后吩咐户部尚书王元舟把这些东西单独收好,准备用于前线作战所需,不允许别做它用。

    王元舟深知魏文帝对边关的重视,因此不敢违背,将这些东西全上册收到好,随后又通过其他渠道将一些首饰和古董等用不上的东西卖了出去换成银票,等秋收用银子时就方便多了,毕竟百姓们都不想拿粮食去换没用的古董,还是银子实惠些,也更加让人放心些。

    顾嫣在王府里养胎也没闲着,谨记顾安临走时给她的任务,在消沉了几日后就将解瘴气之毒的解药配方交给了太医院,同时上交的还有各种金创药和消炎药、止痛药的药方,每一种都是上好的,虽说离他们自己用的还差点,但也比太医院和军医们用的强上不少。

    紧接着顾嫣叫书香和墨香联系多家药铺大批量进货,配制可解百毒的解毒丸分成了五家药铺进货,就是这样也有几样药没有在药铺定货,而是让暗卫悄悄去往别的州城买。

    时间一晃而过,顾嫣配制解毒丸的过程并不顺利,一是药难以配制成功,二是她身体不允许她高强度的呆在专门配药的房间里配药,所以配出来的药丸并不多,只有不到百颗。

    唐氏那边则顺利很多,不但在短短两个月里做完了二十万套的棉衣,还多余出不少时间做了棉鞋,只是鞋子做的不多,只有三万多双,但再过两个月送往边关的话足够做出二十万双了。

    另外唐氏四处收粮要送往边关的事传遍了大魏,百姓纷纷给予配合,明确表示除了上税的用粮和种粮以及自家这一年的口粮外,其余的愿意全部卖给唐氏,就连与农户签定好协议的粮商那里都松口愿意出让一部分粮食,这样一来唐氏收粮的事顺利的不可思意,等到秋收之时光她收上来的粮食就够边关士兵饱地吃上大半年的了。

    粮食是够了,可银子不够啊!于是唐氏又把主意打到了魏文帝身上。

    魏文帝捏着鼻梁看着眼前冲他笑的跟朵花儿似的唐氏突然觉得心好累。

    麻蛋的!不用想了,又来坑朕来了,想到顾安送来的那些刚入库不到半个月的好东西,魏文帝才明白过来,敢情这是给他媳妇预备的啊!

    魏文帝一脸幽怨地瞅了唐氏一眼,有气无力地叹了口气,“你不用说了,朕都知道了,回头儿朕会让人给你送过去,并且一定会宣扬的天下皆知,让你能再收点银子入帐。”

    特么的!你们这一家子就不能换个人坑吗?你们是坑完了朕的儿子就来坑朕,坑完朕就去坑皇后和太后,最后坑了一个遍又回过头来坑朕,朕的小金库自打你们入京后就没满过,三天两头儿给你们家送东西不说,还得自掏腰包预备着给你们坑,这不是犯贱嘛!

    魏文帝的郁闷无处诉说,没办法,人家夫妻和闺女儿子都是为了他办事,总不能还让人家自己掏银子吧!

    唐氏一听魏文帝会帮她办好,起身就要离开,可一看魏文帝的面色好像不太好,后知后觉地想起了她要的银子都是从魏文帝的私库里出,不能走户部的帐,于是唐氏在离开前安慰地劝解了一番。

    “皇上,臣妇所为虽然让皇上掏了不少的银子,但大头儿还在其他人家那里,这样一来,户部就能省下不少的银子,这些银子可以做为那些战死士兵的抚慰银子,这样既节省了很多银子又让皇上的美名更上一层楼,一举两得啊!”

    魏文帝直想呵呵她一脸。

    私库里的银子是朕一个人的,他想花就花,不想花除了你们一家子朕毛都不用往外掏,户部的银子是属于整个大魏的,就是他想动也不行啊,不说户部尚书王元舟有多死板,就是那些御史也不是吃干饭的,他一旦动了户部的银子花到自己身上,他就等着挨骂吧。

    不管魏文帝如何憋屈,唐氏算是达到了目的,随后很快出了皇宫。

    唐氏到家后不到半个时辰,宫中下了旨意,魏文帝自掏腰包十万两银子给唐氏用于够买粮食。

    魏文帝旨意下达之时十万两银票也跟着送来了,随后冯皇后和金太后紧随魏文帝脚步每人给唐氏送来了五万两银子。

    这个头儿一开,各府主母又坐不住了,暗骂唐氏的同时不得不跟着又往唐家送银子,少则一万两,多则三四万两。

    当然,也有不送银子送粮食的,还有的人心思巧妙送的是草料,人有吃的了马也不能饿着呀!

    于是,这些当家主母开始了又一轮向顾府送东西,全是上好的草料。

    唐氏继续以往高尚的品格,这些东西送到她手上后,不到三天,官府出面在大街小巷里粘贴告示,将所有人家送的银子粮草全都写了上去,就连先前用于够买棉布和棉花以及雇佣人手做棉衣的帐都列的清清楚楚。

    人们一算,唐氏手里收到的各府银子扣除秋收之时用于买粮草的,剩下的还有不到十万两。

    又过去三天,在原有告示的旁边又贴了一张告示,上面写的是购买草药的帐目,并且还有太医院院正的印章,证明这些草药数目准确。

    这样一来唐氏手上可就没剩什么了,剩下的千八百两银子谁也没放在心上,就是这样唐氏也跟各府打了招呼,准备在百姓善堂前再立一个石碑,把各府送银子送粮草的数目刻上。

    好了,这下全花没了,一两银子没剩不说,最后唐氏又搭了几天的饭给雕刻石碑的师傅。

    京中各府一看唐氏这么会做人,私底下相聚时都免不了暗暗嘀咕几句,无非是顾安唐氏一家子千万不能得罪了,这家子人都太厉害了,算计了她们还得了好名声,想拿他们的把柄简直比登天还难。

    顾嫣在做出近千枚的解毒丸后就不再动手了,除了每天给顾安顾哲瀚和骆荣轩写信外就是看书弹琴,日子过的悠闲自在的让人嫉妒。

    顾嫣也没忘了顾哲瀚临行时让她照顾程艳容,有空时把她叫来了王府,同时又把刘佳和姚慧敏以及庆王的嫡孙女玉菱郡主都请了来,甚至嘉和县主也让顾嫣请来了。

    嘉和县主依然高傲,但性子却收敛多了,再看顾嫣时也有了好脸色,不至于巴结,但绝不会和她做对,顾嫣说什么也能认真倾听,并且及时给出建议,这让顾嫣极为的舒服,觉得现在与嘉和县主相处让她心情十分的舒畅。

    嘉和县主今年也定亲了,是远嫁,嫁的人家也是顾嫣熟悉的,正是常州总兵袁士杰家的嫡长子。

    这人顾嫣见过,人品端方,温和有礼,看似老实的跟个书生似的,但却是个十足的腹黑,一不小心就让他坑了,就算这样也没人生他的气,反而都愿意与他相交,可见这个人心机有多深,而社交手腕又有多高。

    嘉和县主这个傻白甜到了他手里,恐怕会被他吃的死死,再也无法作妖了。

    顾嫣挑了挑眉,面上不显,心里则是要乐开花了。

    该!小样的,叫你以前跟老娘作对,这下好了,总算有人能收拾你了。

    嘉和县主觉得顾嫣的眼神瘆的慌,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有种被她算计的了错觉。

    “顾嫣,你没算计我吧?”

    她这个堂嫂真要算计她她还真拿她没办法,不说她本身有多强大,不是她能对付的,就是她那个混不吝堂兄知道了就不会放过她。

    当初他和顾嫣成亲之前就放出话来了,皇室之中任何人都不许欺负顾嫣,如有人敢对付她,他就跟那人死磕到底。

    他们皇室之中虽然对骆荣轩放出的话很不满,但却没一个人敢出声反对的,因为骆荣轩在魏文帝的心中份量太重了,不是他们能得罪的。

    再加上顾嫣婚后一走就是一年,回来后又足不出户,渐渐地也就没人找顾嫣的麻烦了。

    顾嫣心情正好,乐的回答她,“没有,就是想恭喜你,你那夫君我见过,人很好。”

    就是太腹黑,玩心眼儿十个你都不是他的对手。

    不是她顾嫣心眼儿小,还记得以前的龌龊想要算计她,而是她真心觉得嘉和县主得有个人好好管管了,而这个人就是她的未婚夫。

    那个人虽然对外没心,但对家人却是一心一意的付出,凡是在他护保范围内的人他都会拼尽全力去守护,如果嘉和能得到他的认可,以后的日子会比在其他人家好过的多,至少她不用担心丈夫宠妾灭妻,更不用担心以后有人算计她,她那个好夫君会帮她算计回来的。

    只不过,在此之前她得吃些苦头了,想要得到那个人的心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过嘉和的真性情却早晚能打动他。

    嘉和县主虽有疑虑,但很快就抛到脑后了,扒着程艳容和刘佳说起了端王府和宁王府里的趣闻,完全忘了那两座王府里住着的也是她的亲人。

    顾嫣笑着扫了嘉和县主一眼。

    看,她就是这么没心没肺的,容易相信人更容易让人利用,但这样的人秉性不坏,最容易与人相交,与她做朋友,只要她不被人利用就不用担心她来害你。

    当然,如果她不喜欢一个人也轻易不会改变看法,对顾嫣也算是例外了。

    姚慧婕和玉菱郡主两人年纪相差四岁岁,一个十岁,一个六岁,都是心思纯净的小孩子,两人倒是玩到一起了,尤其是姚慧婕,不但主动拉着玉菱郡主玩,还知道去照顾比她小的玉菱郡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