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重生为后之皇后在上 > 400顾嫣来了

400顾嫣来了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魏文帝再一次认识到了顾安对于他的重要性,现在的顾安就是大魏的顶梁柱,万一顾安出了什么事,大魏难以抵挡蛮族和南疆的进攻,但是,……,大魏真的到了需要一个孕妇拯救的地步了吗?

    魏文帝犹豫了。

    顾嫣正怀着身孕,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他要如何跟顾安交待?如何对得起弟弟一家?

    顾嫣要去边关救顾安和顾哲瀚,他要拦着吗?能拦着吗?那可是她的亲爹和亲哥哥,是她的家人啊!

    可是,顾嫣出战,蛮族和南疆又将会如何看待大魏?让一个孕妇去征战沙场,又要置大魏千万男儿于何地?大魏真的一个能出战的男人都没有吗?

    还有,她是如何得知边关出事的?他还没有收到消息,顾嫣就先一步他收到了,这说明什么?说明顾嫣乃至顾家的消息渠道要比他还快。

    他要忌惮吗?不,不能,顾家能快速收到消息是好事,这样可以先一步做出防范,并且做出相应的回击。

    魏文帝闭上了眼睛认真思索着顾嫣去边关的可行性,一边的安亲王急的不行,见魏文帝一直不吭声,也不敢打扰他,只得搓着手站在他身边看着他。

    不多时魏文帝有了决定。

    “宣顾嫣进殿。”

    孙英上前一步,高声道:“宣安亲王世子妃顾嫣进殿见驾。”

    众朝臣听见孙英的喊声就是一惊,诧异地看向魏文帝。

    千百年来还没有一个女人能走进早朝参与政事,顾嫣能进大殿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是她有什么事吗?

    再不合规矩现在也得忍着,魏文帝行事他们太知道了,虽然不拘于规矩礼法,但绝不会胡来,他让顾嫣上殿一定有他的道理。

    顾嫣就站在殿外,听到孙英的叫声整了整衣袍,双手扶着肚子,迈步走入大殿,恭敬地半跪于地向魏文帝行礼。

    “臣妇顾嫣叩见皇上。”

    魏文帝抬手叫起,身体向前倾,看着顾嫣问道:“顾嫣,朕来问你,你是如何得知边关情况的?”

    顾嫣早知道魏文帝一定会问她这件事,因此早已有了主意。

    “回皇上,十二年前我顾家入边关守卫大魏之时,臣的哥哥贪玩,曾进入过蛮族的领地中,当时蛮族和我大魏正在通商,不说两国关系有多好,但也算正常相交。

    哥哥只去过蛮族一次,也就是那一次发现了一种飞鹰飞行速度极快,几次想扑捉都没捉到,回到家后就跟我爹说了,我爹命人去找,结果真让他找到了。

    后来我爹找人专门训养这只鹰用于传信,六年前蛮族入侵大魏,边关士兵被围困边关三城之时,也就是这只鹰飞出了包围圈出去报的信。

    后来我们回京,这只鹰就留在了边关,这几年来边关一直无事,也就没用到它,这一次也是迫不得已才让它飞来的。”

    魏文帝点点头,不再追问,反正鹰是大魏的,虽然是报给了顾嫣,但以后也可报给他,只要跟顾安说一声就行了,这点小事就可以不用在意了。

    “嫣丫头,朕不想你去边关,虽然边关危急,但我大魏有那么多的将士,还不用一介妇人前往,另外,你现在正怀着身孕,朕如何忍心让你去受苦?万一出了什么事,你让朕如何跟你爹交待?”

    顾嫣原本一直低着的头瞬间抬起,一直隐藏的杀气透过双眼直直地躲向魏文帝,令魏文帝心神一震,皱起了眉头。

    虽然这股杀气不是冲着他来的,但当他接触到顾嫣身上的杀气时那冰冷的寒意还是让他心惊胆战,有种想逃的冲动。

    他一直清楚地知道这个顾嫣不简单,但他还是第一次接触到顾嫣的冰冷无情,怪不得皇后说了顾嫣绝不能惹,她不会看在对手的身份超然就手下留情,只要有人对付她,她会不顾一切地去毁灭。

    魏文帝正想着,顾嫣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魏文帝明显感觉到了顾嫣声音中含着的凉意。

    “皇上不必担忧,我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不会出事的,现在我已经怀孕七个多月了,再有二个多月就要生了,按理说这个时候我应该在家里安心养胎,但我做不到,与其在京城担忧父亲和哥哥,不如亲自走一趟。

    另外,边关不能没人主持大局,这几年黄将军虽然做的不错,可不是顾嫣我看不起他,更不是托大,没有我爹压着,他还没那本事让边关二十万大军听他号令,就是鲁将军和马将军也不会服他。

    我跟在我爹身边多年,边关的事我最清楚,并且曾带着鲁将军和马将军在边关作战,他们对我还是挺信服的,我自信能在我爹不在之时压住他们,更能让边关二十万大军信服于我,听我号令。

    皇上,现在不是纠结我怀孕与否的时候,我爹和我哥哥下落不明,边关动荡不安,此时若蛮族来犯,边关的二十万大军危殆,边关危殆,我大魏也是岌岌可危,还不如我亲自走上一趟,坐阵边关,安抚边关军士人心。

    说不定,等我到那里之时我爹和我哥哥已经回来了,如果他们能回来最好,如果不能,……,我顾嫣定会领兵出征,将来犯我大魏的蛮族人阻断于边关之外,让他们一步也进不来。

    我生于顾家,从小接受的就是保家卫国的思想教育,我爹从小就跟我说,我顾家所有人只能死在战场上,无论男女,这一生必须为大魏安危而战。

    不管敌人是谁,不管自己如何,哪怕只是做一个小小的士兵,也要为大魏而战。

    现在边关危急,爹和哥哥失踪下落不明,我顾嫣又岂能安坐于京城?怀孕又如何?如果他吃不了这个苦,遭不了这个罪,我宁可不要他,我顾家的儿女决不允许退缩。”

    顾嫣一席话说的慷慨激昂,令人振奋,别说是魏文帝了,就是底下一众朝臣听了都觉得热血飞扬,恨不能跟随顾嫣一起去边关作战。

    但同时他们也知道了一件事,顾安和顾哲瀚失踪了,这对于顾嫣要挺着大肚子去边关还让他们震惊。

    于他们而言,顾家父子如何倒还是小事,大不了换个人去守着就是了,四公府虽然多年不出世,但也不是吃素的,就算找不过蛮族也能拖上他几年,暂时还不至于到了国破家亡之际。

    他们内心深处其实是不想让顾嫣去的,因为这是一个机会,是多个派系争取边关兵权的大好时机,但是顾嫣的话又让他们沉默了,哪怕不为顾嫣的话所动,也要考虑边关将士是否能笼络住,如果他们没那个本事,大魏可就真的有危险了。

    魏文帝才不管底下这些人怎么想,他所想的只是边关将士的命和大魏江山是否会无事,他可不想做个亡国之君,更无法在死后同祖宗交待。

    顾嫣一点没急,她知道魏文帝一定会同意她去边关的,因为现在只有她才能稳定边关将士的心,也只有她才能救出顾安和顾哲瀚。

    果然,魏文帝再有歉意也只能同意她去了,但同时他又派出了卫国公楚靖前往坐镇,在顾安没有回来前守卫边关。

    在经过多个派系大佬们的争斗后,顾嫣在和唐氏打了招呼又安慰她一番后还是顺利出京了,至于她身边跟着的暗卫和御龙卫以及卫国公等人根本没放在心上,她的时间紧迫,可没有时间和他们寒暄。

    顾嫣不方便骑马,一路上都是坐着马车,但马车的速度不比骑马慢多少,再加上她每天只休息两个时辰剩下的时间全用来赶路,他们这一行人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

    卫国公楚靖正当壮年,他的岁数与顾安差不太多,两人虽然没有多少接触,但卫国公对顾安也是很佩服的。

    尤其是顾嫣,卫国公府有四个小辈在顾嫣手下训练,连世子楚云天都包括在内,这几个孩子对顾嫣是既怕又敬,顾嫣说的话现在比他这个当家人还好使。

    二房的楚云忠虽然不走武路选择了经商,但这样的他也被顾嫣逼着练武,并且身手还真的让她逼出来了。按理说顾嫣对经商并不在行,可她依能让楚云忠信服,这就是她的本事。

    楚靖对顾嫣好奇不已,但通过这一路上十几天的接触,他已经基本确定了顾嫣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强大自信,能吃苦能抗事儿,知识渊博头脑清楚,心智如妖,其智慧和胆识非常人可比,心狠手辣,不放过任何一个胆敢对付她的人,哪怕是对她毫无威胁的妇孺也得不到她丝毫的怜悯之心,说杀就杀,下手干脆利落,这样的顾嫣太可怕了!

    顾嫣大多时都在马车里不出去,但她并没有休息,这一路上不断地有人来刺杀她,阻止她去边关救人,这些人当中有蛮族人也有南疆人,更多的是大魏的杀手,她清楚地知道有三方到五方人马在阻杀她,但她并不怕,这些人的出现给了她更好的宣泄的出口。

    她需要杀戮来平横她内心的恐惧,更需要人命和鲜血来抚平她内心的郁气,她还以为要到蛮族战场上才能尽情地展现自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送上门了。

    马车在一路的杀戮中并没有停歇,它载着顾嫣一路前行,随着无数次的刺杀顾嫣身上的戾气更甚,连书香和墨香都要离她远远的,连她一个眼神都接不住。

    进入新州后,顾嫣不再进入马车内,因为杀手越来越多,几乎一天要遭到六七次的刺杀,顾嫣十步一杀,捧着巨大的肚子在杀手中游走,她的衣裙被鲜血浸透,脸上的血渍让她看起来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一般,卫国公见到她这副模样都忍不住打摆子,更何况是其他人。

    除了书香和墨香外其他人都不敢看顾嫣一眼,他们怕顾嫣那凌厉的刀锋不小心划过他们的脖颈,他们所要做的就是离顾嫣远点再远点,最好在她眼前消失。

    进入云州后终于太平了,连着两天没见一个杀手出现,不知道是全让他们消灭了还是幕后之人怕了,反正是没再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顾嫣不屑地冷眼扫了眼蛮族方向,随后又看向京城方向,眼中的杀气一闪而过,众人心中明了,等顾嫣回到京城后,那些胆敢对顾嫣出手的人恐怕不会好过,即便不丢命也得脱层皮。

    一行人于傍晚来到了边关附近,顾嫣没费什么功夫就带着他们进入了卫城,她没在卫城停留,而是一路向易城而去,等到进入易城范围内,卫国公和御龙卫副统领就见到一群人站在城门处,眼望顾嫣。

    骆荣轩神情憔悴,脸色苍白如同鬼魅,眼眶青黑的就跟中了毒似的,嘴唇也干裂的渗出血渍,身上的衣服就更不能看了,打眼儿一看就知道有三四天没有换洗了。

    顾嫣站在车辕上只扫了他一眼,很快别过眼扫向其他人。

    董天宝和姚广几人当中有六个人没来,其中有包家两个兄弟,还有骆荣诚和金东亭、程凌霄、楚云飞没有到,想来这六个人受伤颇重,不便起身。

    顾嫣眼神再次往下移,看向黄俊和鲁羽、马天成三人。

    这三人现在也和骆荣轩差不多,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头发乱糟糟的,看向顾嫣的眼神中带着同情和自责。

    顾嫣眼神突然一厉,冷声道:“废物,我就是这么教你们的?遇到丁大点事儿就这成这个样子,回去都照镜子看看,你们现在都变成了什么样?还有一点男子汉的担当吗?还是我大魏的基石吗?

    三位叔叔,你们在我爹不在的期间就是这么领兵的?我爹不在你们就变成了废物了?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对得起我爹对你们的信任吗?对得起皇上对你们的期望吗?对得起大魏百姓对你们视如神抵般的仰望吗?

    不过是一点挫折就把你们打入了深渊再也爬不起来了?那你们还是回家去吧,回到京城去过你们安逸的生活去吧,我爹和我哥哥我会去救,蛮族的进攻我会领兵去抵抗,戈尔吉原的求助我会去帮忙,还有蛮族的血债我会自己去讨,你们还是走吧。”

    顾嫣一番话说的三人羞愧不已,俱是噗通一声向顾嫣跪了下去,手拄地面无声地掉起了眼泪。

    ------题外话------

    原本想让男主失踪的,但他的成长绝不是在蛮族领地内逃亡能换来的,他要拥有的是统领全局的能力,而不是通过逃亡换取武力上的强大,所以只有让顾安和顾哲瀚踪了。唉!他们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显出闺女妹妹的强大只能自己上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