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魔法朋克 > 第46章 记名弟子

第46章 记名弟子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学费?”谢恩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时候自家谢帮也开始办学堂收学费了?

    不过随着轩轶的进步解释,谢恩才逐步了解事情的原委,原来是轩轶想要谢恩帮忙收留陈稻,并且给他完成进入兰阴学院的基本教育,反正陈稻才十二岁,刚好是兰阴学院的入学年龄。

    “人家大好的良家子弟,你怎么想起来送进我们土匪窝了?”谢恩不由好笑道,带着淡淡的自嘲。

    “之前确实没有这样的想法。”轩轶笑着说道:“不过这不是有谢帮主您呢?”

    这样说着,轩轶再用手拍了拍那张半旧的虎皮:“你看,我也不是白求你帮忙的,至少还是交了学费的。”

    “你的学费我还真收不起呢。”谢恩看着轩轶戴着面具的脸,看到对方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只能咧嘴笑了笑:“好吧,我最近直想要张白虎皮的座椅,很有山大王的威势,这张虎皮让人缝补下应该还勉强用。”

    说过这个,谢恩抬手拍了拍,便看到姜望闻声推门而入,口呼帮主。

    “那个小子怎么样?”谢恩问道。

    “身子骨很扎实,是个习武的材料。”姜望有点赞不绝口:“从小打磨过筋骨,也练过些粗浅的吐纳法。”

    “那么进兰阴学院有把握吗?”谢恩接着问。

    “兰阴……”姜望听到这四个字瞬间有点蔫:“帮主,我都没进去过兰阴学院,我怎么知道他能不能进?”

    “算了算了。”谢恩摆了摆手,然后看向轩轶:“这个孩子,我们谢帮收下了。”

    “但是希望轩少侠以后少来我们这里串门可以吗?”虽然语带调侃,但是谢恩表情依然很平静。

    轩轶侧头笑了笑:“我尽量。”

    ……

    ……

    走出谢恩的大门,轩轶刚想去和陈稻去叮咛两句,就看到陈稻早已经扑了上来:“大夫,这里是黑帮吧,您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又没做什么错事,您干嘛要卖我呀!”

    看着如果是小猫那么恐怕现在全身毛都炸起来的陈稻,轩轶只能循循善诱:“你不是想去兰阴学院吗?”

    “是啊。”陈稻委屈地点了点头:“但是我没说我要加入黑帮啊。”

    对啊,进兰阴学院和加入黑帮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吧?

    轩轶叹了口气,他已经好久没有和别人讲过道理了,与其讲道理,他更擅长物理说服,不过在早些年里没有办法物理说服的时候,轩轶还是颇有条三寸不烂之舌。

    “你感觉你现在能进兰阴学院吗?”轩轶说道:“我记得兰阴学院的招生截止年限是十五岁对吧,你今年多大了?”

    “十二岁零四个月。”陈稻老老实实说道。

    “我知道你身手不错,但是你认识字吗?”轩轶继续问道。

    “当然认识啊!”陈稻大声说道,不过随即语气就小了起来:“只上了三年的基础课程,勉强认识些字。”

    “这不就得了。”轩轶静静说道:“寻常进兰阴学院的孩子们,要么就是家境殷实,从小有名师指导,要么就是天资聪颖,又上过系统的基础课程,最好格物境有小成。”

    “如今你样都沾不上,想上兰阴学院,自然需要在自己短板上先补齐基础,谢帮名声又大,招子又亮,我有刚好和他们帮主有点关系,所以让你在这里补补基础,又不是真正加入谢帮。”

    陈稻有些听明白了,他虽然总是自嘲自己笨,但是这个少年多少有点大智若愚的派头,听到这里,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但还是小声嘀咕道:“我还以为是大夫您来教我呢。”

    “我也想啊。”轩轶笑了笑说道:“但是我没有时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收你为记名弟子,等到你真的需要我教导的时候,我可以教上你那么几手。”

    陈稻闻言,不由分说纳头便拜,被轩轶紧赶慢赶地拉了起来,然后问道:“那我现在留你在谢帮学习,你是否答应?”

    “你要知道,你娘重病初愈,家里时没有什么收入,坐吃山空,而谢帮最近从事的都是正经买卖,你身手又不错,大可在这里先打上份工,以便补贴家用,我的名字虽然不怎么好用,但是最少可以让没人敢在谢帮欺负你。”

    这席话下来,陈稻才最终心悦诚服,副自己给轩轶无理取闹添了大麻烦的样子。

    不过随后,陈稻看向轩轶,小声说道:“对了大夫……不,师傅,我那张虎皮被您送人了是吧?”

    陈稻说的怯怯生生,但是轩轶倒是点多余想法都没有,他不想收陈稻的虎皮,又委实感觉陈稻这个孩子心性坚韧又朴实,不由起了惜才之心,想通过谢帮将他送入兰阴学院,好了却桩因果。

    谁知道兜来荡去,反而被顺杆上爬的陈稻认了当便宜师傅。

    难道小孩子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客气话吗?

    不过眼下木已成舟,轩轶也不想开口回绝什么的,便不由笑道:“对啊,谢恩帮主刚好缺个虎皮座椅,我就来这儿给他送来了,顺便安置你在这里住下,边学点基础,边姑且算是赚点零钱。”

    陈稻点了点头,然后拉了拉轩轶的衣角,将轩轶拉到了谢帮宅院的僻静地方,然后偷偷摸摸地从背包里摸出卷干枯的荷叶,里面沉甸甸不知道包着什么东西。

    “我害怕您不收虎皮,所以就从家里带了这个过来,毕竟您是医生,我想这多少会有点用。”

    轩轶接过荷叶包,打开往里瞅了眼,瞬间表情有些古怪起来,然后他向不远处的姜望招了招手:“姜老兄,能来下吗?”

    轩轶如今是谢恩面前的红人,也和姜望算是有过几个来回的交情,虽然说姜望暗地里试探过从他这里再拿药能不能打折什么的而碰了个钉子,但是至少姜望还是知道了这位轩大夫不是什么嘴碎之人,不会把自己的隐疾到处张扬。

    此刻看到轩轶呼唤,姜望当然是带着那身腱子肉就过来了,看到稍微有点瘦小但结实的陈稻,不由笑了笑伸手摸了摸陈稻的脑袋。

    陈稻原本就身形瘦小,偏偏姜望是人高马大的壮汉,此时偏偏就有了最萌身高差。

    “我没猜错的话。”轩轶看着姜望:“谢帮主应该是把教导陈稻的工作交给您了吧。”

    姜望摸了摸脑袋:“虽然说帮主还没明说,但是应该九不离十了。”

    轩轶点了点头,然后将那包荷叶递给了姜望:“这个陈稻我刚才收了做记名弟子,以后还请您多多包涵,这是陈稻给我的谢师礼,我感觉挺适合您的,所以就先转赠给你了。”

    这样说着,轩轶竟是接下来言不发,转身就向门外走去,留下欲哭无泪的陈稻和满头雾水的姜望,陈稻刚想跟着轩轶开溜,却被姜望把抓住肩膀,然后另只手熟练地打开荷叶包,嘴上说着:“想不到你小子还蛮有孝心的吗。”

    而当姜望彻底把荷叶打开,看到其的事物,眼神不由僵住了,陈稻欲哭无泪,指着早已经没影的轩轶:“不关我的事,是他给你的,他给你的。”

    姜望重新低头看了看手的荷包,只见荷叶间是根干枯黝黑的棒状物,别人不清楚,但是姜望这种因为隐疾而遍求方医术士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根虎鞭。

    他看着都快吓哭的陈稻,最后还是笑了笑,摸了摸对方的脸蛋,然后只手将少年扶上了自己的肩膀。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