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四百七十八章 敲闷棍事件

第四百七十八章 敲闷棍事件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话说,慈航静斋跟阴葵派绝逼是相爱相杀的家子。

    为了互相促进各自传人努力奋斗,定下二十年次的比试。

    刚开始的时候,慈航静斋肯定有借机抬高身价逼格的用意。

    汉末三国那会,阴葵派的势力轻松压制慈航静斋不成问题,特别是三国第枭雄曹阿瞒跟圣门有着不清不楚的联系,阴葵派那时的几位传人都是相当牛比的存在,混迹三国都能在后宫身居高位。

    那时慈航静斋在阴葵派跟前,连小幼苗都不如。

    就是在两晋之时,阴葵派的势力也稳压慈航静斋,两者根本就不是个档次的存在。

    慈航静斋却是借着两派传人争斗之事,自抬身价倒也收回不菲名声。

    等到南北朝对峙时期佛门大兴,形势逐渐逆转。

    慈航静斋作为佛门代表,跃被推举到白到领袖的高度,那是高高在上正义凛然,好象就是正义化身般。

    这时候,她们跟阴葵派的约斗变了味,成了正义对付邪恶的战斗,每每都能迎得江湖豪杰的连声赞叹。

    尤其是最近百年,阴葵派传人在约斗还没赢过,被慈航静斋逮着机会通狠喷,差点没被喷到泥地里去。

    阴葵派高层自是十分不甘,每每到了约斗之时,全派上下都严阵以待,定要叫慈航静斋知晓她们的厉害。

    只能说,残酷的现实给阴葵派上下的士气打击极大,把跟慈航静斋传人的争斗看得太重,殊不知慈航静斋却是已经将这种约斗,当作纯粹磨砺弟子的手段了,高下立判。

    这不,接到慈航静斋送来的约斗贴,尽管知晓时间不对,慈航静斋这时候送来的约斗贴有些古怪,可祝玉研还是郑重以待。

    就在这时,单美仙传来消息,她就留在吴侯军营不回来了。

    如此,祝玉研不仅没有恼怒,反而还松了口气。

    她要跟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慧战,必须清除切杂念做好准备,自然就没有多余心思照顾自家女儿。

    将女儿的安危置于阴葵派长老之手,她还真有些不放心。

    阴葵派内部也是纷争不断,对于派主之位觊觎的高层不少,暗地里没少勾心斗角。

    尽管祝玉研的实力足够压制派干异己想法,可圣门人行事向来不折手段,谁也不敢保证在她心与梵清慧争锋时,会不会有人拿单美仙作为筹码,跟她斗上斗。

    这样的事情,圣门发生过可不止次两次,就算祝玉研对自己的实力再有自信,也不敢拿自家女儿的性命做赌注啊。

    眼下正好,由吴侯雷虎保护女儿的安全,就算遭遇大兴城的门阀高手集体围攻,以吴侯的实力都能杀出条血路,祝玉研自然放心得很。

    再说了,以女儿跟吴侯的关系,也不用担心吴侯会耍什么手段,根本就没那必要么。

    祝玉研倒是放心了,心无杂念准备跟梵清慧战。

    可魔隐边不负却是开心了,他看的小美人突然消失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正准备趁祝玉研跟慈航静斋传人约斗时出手,可眼下人都不见了叫他去哪动手?

    不敢询问此时心准备约斗的祝玉研,生怕引起这位的警惕,就只得通过手下的渠道打探,结果却是无所获。

    开玩笑,吴侯雷虎的临时军营,说声龙潭虎穴都不为过,又岂是区区圣门弟子能够轻易探察清楚的?

    单美仙的行踪,除了祝玉研之外,就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不太清楚,又怎么可能让边不负探查得到?

    结果,失去了小美人踪迹的边不负郁闷得很,于是便吆朋喝友跑去大兴城最大青楼潇洒,这色饿鬼口气找了三个红倌人,简直不把银子当钱看。

    谁也不知,堂堂魔隐边不负的举动,全都落入了支精锐侦骑眼,甚至为了等他出得青楼在门外阴影处,生生等了夜。

    第二天天光放亮,边不负这厮便满脸酒气出得青楼,此时他脸色有些苍白脑子放空,点都没有察觉后头有人跟踪。

    路过处偏僻的小里坊时,突然被股大力推着横飞了出去,人还在空便被点穴道失了反抗能力。

    之后,堂堂魔隐边不负便经历了场噩梦般的场景。

    先是被人闷住脑袋通狠揍,差点没将全身骨头都给打折,弄得伤势惨重差点挂掉,然后又被这帮偷袭者生生弄到粪坑浸泡了足足个时辰之久,这才被装入粪桶悄然送到阴葵派在城外的驻地。

    当早已承受不住折磨,昏死过去的边不负被阴葵派弟子寻到时,简直凄惨到了姥姥家,特别是身上沾染的粪便和冲天臭气,简直叫人难以忍受。

    祝玉研和干阴葵派长老得到消息,急匆匆赶来探望时,那熏人的臭味虽然减轻不少,却依旧叫祝玉研等人不敢靠近。

    “这是怎么回事,边长老怎么弄成这副摸样了?”

    祝玉研气得差点双眼喷火,在这等关键时刻边不负被整成这副衰样,要说不是有人刻意所为,傻子才会相信。

    “这个……”

    受不住祝玉研和干长老的逼迫,早已经把消息打探清楚的弟子只能硬着头皮,将打探到的消息全部倒了出来。

    “这个混蛋,真真丢人现眼!”

    祝玉研气得七窍生烟,其余几位阴葵派长老也是脸色难看。

    在这等关键时刻,边不负竟然还有闲情逸致逛青楼,还被不知名势力弄得半身不遂,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啦。

    这要是叫慈航静斋或者阴葵派的敌对势力知晓,还不知道会如何编排取笑呢,边不负这厮实在可恶。

    “师姐,你可定要替师弟报仇啊!”

    这边阴葵派高层正琢磨着如此将事情遮掩下去,另边已经清醒过来的边不负却是满心愤恨,大声怒叫副不追究便不死不休的架势。

    “师弟,你可知阴你的是何方势力?”

    祝玉研心相当不满,却是没有表露出来,直接反问出声。

    “这个……”

    边不负的愤怒咆哮噶然而止,边不负强词夺理道:“只要愿意追查,总能查到蛛丝马迹!”

    “这事,就由师弟亲自查吧!”

    祝玉研淡然开口:“师姐还要准备跟慈航静斋那边的约斗,没有腾不出手和精力做这些!”

    边不负相当不爽,却也知晓事情只能如此处理,心更是火大。

    这样丢人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过大兴城里的各方势力?

    初闻时忍不住哈哈大笑,等笑后却是不禁沉思,在这样的敏感时刻,哪方势力会如此胆大妄为,这是把阴葵派往死里得罪的节奏啊。

    佛门!

    所有的门阀势力,第时间就把怀疑对象,对准了佛门。

    此时的佛门名声并不如何,特别是在高层权贵那里实在般,不然以佛门如今的声势和实力,怕是早就没了道门的生存空间了。

    恰恰相反的是,佛门越是在底层闹腾得欢,在高层的影响力却是越来越小,相反道门的影响力倒是极大。

    大兴城里的世家大族,乃是整个原地区实力最强的批,对于天下形势还有各方势力的实力有着极为清醒的认识和判断。

    眼下,又是慈航静斋传人跟阴葵派传人的约斗之时,早就引起了大兴城的权贵注意,此时佛门暗出手削弱阴葵派的高手实力,又或者出手干扰她们的心绪不是不可能。

    就连刚刚登基的杨广也是这么个看法,主要还是动手之人做得太过干净,堂堂阴葵派长老魔隐边不负竟然毫无还手之力,尽管其有偷袭的缘故,可出手之人的实力也是相当不凡的。

    放眼大兴城,门阀世家明面上的流高手全都被盯死了,新帝杨广没兴趣也不可能玩这样低劣的把戏,想来想去也只有佛门偶这样的实力了。

    这口黑锅背下,佛门什么话都没说,显然对于这样黑锅并不如何抗拒。

    倒是有势力怀疑驻扎城外的吴侯雷虎,只是雷虎往日跟阴葵派的关系很好,不可能在这等关键时刻出手偷袭,再说了堂堂天下第高手偷袭区区魔隐边不负,怎么都感觉不靠谱啊。

    可惜,他们以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

    出手偷袭边不负的,还真是雷虎本人。

    以他堂堂大宗师的实力,偷袭失了警惕心的边不负,自然是手到擒来没有丝毫问题。

    至于后续的恶心人举措,自然是由手下最为心腹的亲卫所为。

    他们又不是江湖人,弄起恶心事来点心理负担都无。

    这切,都是在娇俏美女单美仙的注视下完成,这位回去后还埋怨雷虎兄长弄得太过恶心,以后她是打死也不敢跟师叔边不负在丈距离之内了。

    雷虎只是轻笑也不说话,单美仙自然没有继续念叨的心思,反正她对边不负的观感不怎么样。

    眼下,更是没有提及的兴趣,倒是对之后不久,她母亲跟慈航静斋斋主的约斗感兴趣。

    “兄长,你看我母亲和慈航静斋传人的约斗,谁的胜算更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