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华年 > 第200章 再看天空一眼,缺少一个你

第200章 再看天空一眼,缺少一个你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乔璐回到美国后,没有接受徐威的道歉,对徐威的围追堵截,她放出狠话来:“如果你再靠近我半步,我就报警!”

    订婚泡汤了,而且是被未婚夫的家人给嫌弃了,这对任何个女孩来说都是致命的。面对室友们的关心,乔璐也选择了回避,她打算冷处理,反正过段时间以后,切又会归于平静。

    转眼到了11月份,天气越来越寒冷。在跟家里视频时,乔璐说道:“我给乔楠寄点东西过去,他腿受过伤,到冬天肯定特别难熬。”

    父母反应淡淡的,尤其是爸爸,眼睛里毫无神采。乔璐意识到家里是出什么事了,她马上想到了最坏的情形——难道是弟弟牺牲了?家人都选择了隐瞒?!

    在她再三追问下,妈妈总算回答道:“璐璐,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他上次离开家后,次都没有跟我们联系过,乔琳也联系不上他。”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懂事的弟弟做得如此决绝?但是对前妻做过的那些亏心事,乔建军总归是难以开口的,乔璐也不忍心穷追猛打。关了视频以后,她尝试了很多办法,但是乔楠手机关机,QQ头像是灰色的,就连校园的账户都注销了。

    看来这次他是真生气了,想要彻底隐身。乔璐越来越担心,她想起了黄金子,她们俩在校园上加了好友,但几乎从未联系过。

    想到这里,乔璐给她发了条私信:“金子,你好,我是二49级的乔璐。乔楠好像跟家里闹矛盾了,家人联系不上他,你最近有他消息吗?”

    乔璐没有预料到,黄金子刚去看望过乔楠,并且将她发来的私信给他看了。那时,她经历了第N次失恋,乔楠说请她喝酒,黄金子飞去蓉城,两个伤心人便凑到了起。

    乔楠敲着杯子,无力地说:“我姐是无辜的,你告诉她声吧,就说偶然跟我联系过次,近期我在执行任务。”

    黄金子依言回复了,看着昔日的壮汉消瘦得不成样子,心疼得难以言喻,劝道:“你何必这样折磨自己?你的家人肯定也担心坏了。”

    乔楠很是憔悴,唇边都有淡淡的胡渣了,在部队里也没人管管他这幅鬼样子?!他无力说道:“因为那些破事……不想再跟他们联系。”

    “无论如何,家里人总是关心你的,这点毋庸置疑。况且,父母的艰辛不是我们能想象的,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们不会那么做的。”黄金子看乔楠面色不善,立刻调转话头:“好啦,你下山不是来看心理医生的吗?快到时间了,我陪你去。”

    乔楠确实是来找苏雪的,但不是来看病的。他让黄金子在外面等着,他有事情要问苏雪。

    “呀,乔楠同志,好久不见!现在已经是上尉了?升得好快,前途不可限量啊!”

    “……”

    “这次是怎么了?还是失眠做噩梦吗?……”

    “苏大夫!”

    “嗯?”

    “我这次来不是看病的,是来跟你打听个人的。”

    “谁?”

    “婧。我就是想问问,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雪眼的乔楠,瘦了整整大圈,原本就棱角分明的脸庞,更显瘦削。上次见到他, 他还是那么的神采飞扬,不像现在,沧桑得像个没有希望的年人。

    苏雪说道:“实不相瞒,婧跟我打听过你的下落,她说你突然就失去了联系。我拜托我丈夫打探过,知道你切都好。但是我跟她撒了个谎,说你可能执行任务去了。你们俩发生什么问题了?”

    “……是我了解到两个家族之间的些过往……婧给我讲过个故事,她曾在个圣诞节去丹麦旅游,结果出了机场之后,路上没有任何行人,所有店铺全都关门,她在风雪走到绝望,才看到家很小的便利店开着门。她在便利店里吃着廉价的三明治,看着窗外下着的大雪,第次得知,原来《卖火柴的小女孩》并不只是童话,很有可能是纪实学。以前,我以为罗密欧与朱丽叶就是部狗血剧,后来才知道,这也有可能是那个时代的纪实学。”

    苏雪闻言,替他们感到心酸,问道:“你们两个家族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呢?”

    “他的父亲,撞死了我的亲生母亲。”乔楠苦笑下:“够狗血吧?但是请您先不要告诉她,我还没想好,她该怎样面对这个事实。”

    “原来如此……那我答应你,我不会告诉她;我也想告诉你,她真的是个特别善良,也特别让人心疼的小女孩。”

    “我去谢大第年,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爸妈本来就是拿死工资的,家里的钱下子周转不开了,他们希望我能断学业回国。但是我不太甘心,准备去找份兼职养活自己。但是英国的劳工法很苛刻,我时间找不到工作,在被房东赶出来的那个晚上,我遇到了婧,是她收留了我。”

    “我父母无力支付我的生活费,婧养了我整整三个月。后来家里度过了危机,我把钱还给她,她说,她在心底把我当成好朋友,好朋友之间就该互相帮助,所以这个钱她不能要。”

    时间过去很久了,现在提起来,苏雪依然是满满的感动:“婧跟家里关系不好,但是对朋友却是掏心掏肺的好。在谢大留学生圈,她就是仗义的代名词。但是她人傻钱多,难免资助些白眼狼,我劝她,她也不在乎。她的座右铭就是,能用钱看清某些人,那这钱花得不冤枉。”

    “乔楠,别看她花钱大手大脚,但她身世真的挺苦的。她的妈妈是位特别了不起的女人,在发现丈夫的罪行后,便要大义灭亲,结果婧她爸火速逃到国外,好几年都不敢回来。在那几年,她跟妈妈相依为命,但是在她幼儿园没毕业的时候,她妈妈就死于车祸;没过几年,她姥爷也去世了,她爸这才从国外偷跑回来,而且不止个人,还拖家带口的……你看,婧除了刷不完的信用卡,几乎无所有。在谢大读书时,婧常常喝得酩酊大醉,遍遍问我,为什么他爸爸犯的错误,要让她妈妈来承担?”

    从苏雪办公室里出来,乔楠比之前更加消沉了。黄金子并不知道他是来听故事的,还以为他听到了不好的诊断,吓得大气不敢出。

    这下午过去了,乔楠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他甚至有了些很邪恶的念头——其,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父干掉,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其二,他可以把父弄进监狱,再把他的遗产都弄到婧名下,他跟婧远走高飞,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看,这样做才够爽!够刺激!这样才像个都市的男主角嘛!既能报仇,又能抱得美人归,继续享受着美人对自己的无限崇拜。

    可乔楠注定威风不起来,他经历过战场,面对过最凶狠的敌人,他知道,杀戮旦开始,就停不下来;恶念只要生长出来,那就再也无法消失。

    因此,他做不了威风凛凛的男主角,要是那样做了,他会难受辈子,再也不敢面对婧了。

    遇到这样的大事,雷厉风行的黄金子也没了主意。可是看到乔楠根根地抽烟,她又很心疼:“你不要命啦!再这么抽下去,你会死的!”

    “死了还好呢,那就解脱了!”

    “不吉利,不准这样说!”

    “好啦!”乔楠掐灭了最后根烟,对着夕阳发起了呆。

    黄金子失落地说道:“你说,咱俩谈恋爱怎么就这么不顺呢…我谈个,分个。好不容易谈了个看对眼的,要商量买房了,嘿,人家跟大学生上床了;你谈了两个,个去世了,个又是仇人的女儿。啧啧,最狗血的事全让咱俩占了。”

    “就是啊,这是招谁惹谁了?要不,你去替我拜拜菩萨,找个大师问问,是不是我前世做了什么孽?”

    黄金子嫌弃道:“要问你自己去问,干嘛指使我?”

    乔楠开玩笑道:“我是人民子弟兵,又是党员干部,不能搞封建迷信嘛!”

    “去你的!你是党员干部,我就不是了?!要我说,别搞那些虚的,尽快做决定,到底要不要跟那个大小姐交往?”

    乔楠疲惫地说道:“我心里都有这样块大疙瘩了,还怎么跟她交往啊?”

    黄金子却不这样想:“你想啊,至少这个姑娘人品是很好的,她的妈妈更是位深明大义的母亲。要是你跟她讲清楚,她肯定会明辨是非,站在你这边。”

    乔楠不是没有想过这些,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对婧太残忍了。她那么好,值得更好的人来呵护她。他决定暂且冷静下来,告诉她,此身已许国,就不再奢望儿女情长了。

    天色已晚,他必须要归队了,黄金子也要赶飞机回北京。乔楠把她送上出租车,他也要打车回驻地。

    在等车的功夫,不知哪家店铺放起了《漂浮地铁》。回想起婧为自己唱这首歌的情形,乔楠心如刀割。从此以后,他俩各自人海旅行,再看天空眼,身边已经少了个你。

    他站在街边发呆,谁知黄金子突然飞奔过来,面色通红,呼吸急促。

    “怎么了?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了?”

    “乔楠…”

    “嗯?”

    “那个……要是咱俩都这么不顺,要不,要不咱俩凑合着过得了!”

    乔楠怀疑自己听错了,他俩?他俩好了这么多年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俩的关系要更进步啊!

    乔楠呆呆傻傻,而黄金子突然爆笑,捏起了他的脸颊,大声道:“哈哈!特战军官也不过如此嘛,这么好骗!上了战场可得当心点儿,别被敌人给骗了!哈哈哈哈……”

    乔楠这才放松下来,同样大笑道:“你也太狡猾了,这种玩笑也能乱开?”

    黄金子笑得很吃力,笑容越来越诡异,最后留下句跑掉的“走啦”,便消失在了城市绚烂的灯光。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