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156章 那个女人是谁?

第156章 那个女人是谁?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想到秦炎离对自己的疼惜,那种名为想念的东西便不停的搅动着秦牧依依的心,占据着她的大脑。

    {如果我说,我想你,很想,你是不是会感动?是,秦炎离,我想你了,很想很想。}当想念的情愫不断升级,秦牧依依给秦炎离发了这样条信息。

    都说最不能长久的便是爱情,但秦牧依依相信她会和秦炎离长长久久的走下去,天荒地老,多美的承诺,嗯,他们就天荒地老好了。

    当然,没人能预测未来,心设想的总是和现实差距太大,秦牧依依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心心念念的美好并没有如期的在他们身上发生,甚至今后的很多年他们之间都隔了千山万水,不能相见。

    现今有多美好,以后就有多荒凉,倘若秦牧依依知道有日他们会分离,那她每分每秒都用来想他,爱他,惜他,而不是和他吵闹。

    沉寂,如黑暗的夜般沉寂。

    不忍秦牧依依的等待,因此就算秦炎离再忙,但为了让她安心,定会第时间接她的电话回复她的信息,哪怕只是简短的说句宝贝我爱你,或是回复个亲爱的么么哒。

    但这条信息发出去半个小时都没有收到秦炎离的回复,这有点超乎寻常。

    秦牧依依反复的翻看手机,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信息定是半路截留了,没能正常的输送到秦炎离的手机上,才导致他不能第时间回复,于是秦牧依依又将同样的信息再次发送遍。

    是因为爱,智商才不上线,这要是说给果小西听,怕是又好顿数落她了,哼,智商低怕什么,她情商高不就行了,反正她身边有高智商的秦炎离,她无需太聪明,她,只要想着爱情就好。

    好吧,自己这没出息的本领还真是渐长。

    信息发送后很快手机便叮咚声响,秦牧依依扯了扯唇角,看吧,回了,就说嘛,第条定是没收到,不然不可能不回复她的。

    欢快的打开,原本还笑纹荡漾的秦牧依依在看到信息后不仅瞬间没了笑意,好看的眉毛还拧到了起,怎么会是这样?不,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定是这样。

    于是秦牧依依果断的关掉手机,闭眼,睁眼,再度打开,结果好像没有什么不同,愣愣的盯着手机上的照片,牙齿用力的咬在下唇上。

    照片是男女,从秦牧依依的角度看过去恰是幅拥吻的画面,女的背对镜头,媚紫的卷发长及腰部,腰身纤细,玫色的包臀裙,紧紧的裹着女子挺翘的臀部,是目了然的性感。

    男人的手拦在女子的腰际,虽然并未露及脸部,但单凭那枚尾戒秦牧依依也可以断定是秦炎离没错。

    那尾戒只是最普通的款,但在内圈印了爱依的拼音,最初的时候秦牧依依也不知道这个秘密,她经常看到秦炎离静下来的时候不停的转动那枚尾戒。

    好奇宝宝的她便想探个究竟,起初秦炎离不肯,但经不住秦牧依依软磨硬泡,只好点头,不过秦牧依依看来看去也就只看到戒底的那几个字母,便再无特殊之处。

    “aiyi,秦炎离,这几个英字母是纪念你第几个前任的?没想到你还挺痴情的嘛,对于旧的信物还恋恋不舍。”完全没有多想的秦牧依依讪讪的问道。

    秦炎离这个尾戒很早就有了,那时他身边围了堆的女孩子,热闹的很,但个个都成了前任,当时很流行情侣戒什么的,想必是和哪个女孩子起买的。

    “真是笨的伤脑筋。”秦炎离不住的摇头,这么简单还能是什么意思,前任?亏她想的出,他是那种和女孩子随便送信物的性格吗?

    “我哪里又笨了嘛?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既然不知,问下有什么不可以?你还真是拽的不要不要的,行,你好生留着,纪念着,知道你心里有很多小阴暗不便说。”秦牧依依噘嘴。

    他过去的辉煌她又不是不知道,有什么好保密的。

    “是,我是阴暗,直阴暗到现在了,aiyi,当然是爱依,这么明了都不懂,真是白瞎了那些学费,我怎么还就腻上了你呢?”秦炎离脸嫌弃的说。

    19岁的那年陪个哥们儿去买情侣戒,当时店员说可以在戒指上刻字,原本只是陪同的秦炎离竟来了兴致,当时他的第反应就是刻上aiyi这个拼音。

    爱依,爱依......爱意应该是从那时候就有了的,那里藏有他的爱,每次用力的转动尾戒,那字母就会和他的肌肤紧紧相贴,感觉就像是他们在相拥样,心底就会有幸福的因子在跳动。

    “爱依?”秦牧依依眨巴眨巴眼。

    “嗯。”秦炎离用鼻子哼了声,不是爱依,难道还是阿姨,汉语拼音怎么学的?

    “当真是爱依?”秦牧依依指着自己,再度眨巴眨巴眼。

    “不想跟傻子讲话。”秦炎离别过头去,难道他说的不是国话,这么明白了还问。

    “我傻吗?那我要傻,爱上傻子的我的你岂不是更傻。”秦牧依依嘴角含笑,她怎么会想到他尾戒的秘密是她,怎么心底有蝴蝶飞呀?是因为感动吗?

    “是,我更傻,才会被你迷惑,不能自拔,你就是个十足的小妖精。”秦炎离瞪了她眼,这些年确实接触了不少的女人,但没有谁入了他的心。

    那些女人不是不好,而并非是他需要的,感情就好比脚上的鞋,舒适度只有自己清楚,既然那些女人只会让他觉得麻烦,他又何必去讨好她们。

    “管他傻不傻,反正以后你都是我秦牧依依的,我要贴满属于我的标签。”感动的稀里哗啦的秦牧依依为了表示自己的热情,自是扑上去沾了秦炎离脸的口水。

    很多时候感动就是不经意间的事。

    当然,曾让秦牧依依感动的,现在却成为有效证据,秦炎离竟然和个女人玩亲亲。

    秦牧依依不认为秦炎离会是主动的那个人,可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这亲吻的画面是真实的,秦牧依依瞬间就觉得哪里都不好了,是醋意泛滥的节奏。

    那些专家们天天大肆的喊,真爱要包容,那绝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自己不是当事人,当你的他/她和异性有了亲密行为,你还能淡定的想着包容,那你不是不够爱,就是脑袋被门缝挤变形了。

    爱旦上了心,正常的反应就是哪里哪里都不好,别扭,不开心,想吵架,有严重的背叛的感觉。

    听了安媛熙的话主动联系了秦炎离,谁知却给了她这样的惊喜,图片是发自秦炎离的手机没错,他发这图的目的是什么?炫耀?那么他成功了,若是误发,那么他也成功了,这照片真实的刺激到了她。

    秦牧依依绝对相信秦炎离是爱自己的,他的眼神是最好的说明,如此爱自己的他又发来这么让人误解的图片?他用意何在,反正仅凭她这笨拙的小脑袋瓜是想不通的,清楚的怕是也只有当事人了。

    安媛熙说爱情不要猜忌,好,她不猜忌,她直接兴师问罪,看他如何解释?带着疑问,秦牧依依将电话拨过去,却提示不在服务区。

    反反复复拨了N通,每次都是相同的句: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专业的语调,没有温度的声音,让秦牧依依甚是不安。

    为何?这到底是为何?

    秦炎离联系不上,只好打给左恋恋,她今天去秦氏上班做的又是他的助理,或许知道他的动态。

    电话响了很久,久到秦牧依依都没了耐心,那边终是通了。

    “打电话来什么事?”刚睡着,正做着满天飘钞票的梦,就被秦牧依依吵醒,这让左恋恋很不欢畅,若不是看在她还有利用价值,左恋恋怕是连讽带刺了。

    “恋恋,请问秦炎离在不在?”秦牧依依并没有留意到左恋恋语气的不悦,她只想知道秦炎离和谁在起,又在干嘛。

    “奇怪,他不是你男朋友吗?何以来询问我?我又没义务帮你看着他。”左恋恋依旧没有好态度,想到秦牧依依她心里就不痛快,同是个爹妈,还是相同的容颜,差别却是如此之大,凭什么呀?

    “我联系不上他,所以才问下你,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工作还适应吗?有什么问题就告诉我。”秦牧依依自然不会跟左恋恋计较,她也确实没说错,秦炎离是她男朋友,还要同别人询问他的去向这像话吗?

    “联系不上?你们吵架了吗?为什么吵架?”听秦牧依依这么说,左恋恋顿时来了精神,她现今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他们俩有矛盾,矛盾越大越好,这样她就会更容易些。

    “没有吵架,或许是在忙吧,没事,那我挂了。”要是吵架到好解决,只要她撒撒娇,再动用动用女人风情,秦炎离保准束手就擒,现在是他们间冒出来个女人,而且还关系暧昧的女人,这就有点复杂了。

    “多大点事,这么急赤白脸的。”左恋恋黑了脸,没吵是吧?没关系,以后有的你们吵的,我会成为有效的促进剂,左恋恋晃动着脑袋。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