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凤策长安 > 319、雨中截杀!

319、雨中截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安信王爷。”秦殊站在书房门口,淡淡叫道。

    安信郡王神色依然有些冷漠,看到秦殊也只是微微挑了下眉道:“秦公子怎么来了?”秦殊低眉一笑道:“我自然是来帮王爷的。”安信郡王冷笑一声,道:“帮我?秦公子贵人事忙,怎么会想到来帮区区本王?”秦殊对他是什么态度,安信郡王早就从珂特吉那里了解到了一些。原本他也没有将秦殊一个小小的西秦质子看在眼里,只是却没有想到秦殊对珂特吉的影响力竟然超乎寻常的大。或者应该说,秦殊对拓跋梁的影响力超乎寻常的大,以至于珂特吉即便是看不上秦殊却也不得不尊重他的意见。

    现在秦殊自己送上门来,安信郡王自然不会觉得他是抱着什么善意的。

    秦殊也不在意,走到安信郡王下首坐了下来。轻叹了一声道:“王爷应该知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等奉陛下的命令而来,总不能空手而回。如此,无论是珂大人还是在下都无法向陛下交代。”安信郡王道:“我们陛下的态度秦公子想必也是清楚的,他绝不会同意将神佑公主嫁到北晋。这一点,秦公子和珂大人可以死心了。”

    秦殊笑道:“神佑公主会不会嫁到北晋,并不是永嘉帝一个人能说了算的。另外,王爷只怕是不太明白,貊族并不是非神佑公主不可,北晋陛下也并不介意神佑公主以什么样的方式前往北晋。对陛下来说,最重要的是她曾经是北晋武安郡主而不是神佑公主。”安信郡王一愣,有些警惕地看着秦殊道:“秦公子什么意思?”

    秦殊但笑不语,低头喝着茶。

    书房里一片沉默,良久之后方才听到安信郡王沉声道:“本王能得到什么?”

    秦殊笑出声来,望着安信郡王摇摇头道:“王爷何必故作糊涂,这件事做事成了最大的好处岂不是就是王爷占了?王爷再问在下要好处,岂不是有些过分?”安信郡王再一次陷入了沉默,秦殊也不着急,站起身来悠然道:“在下也只是替人传个话而已,王爷怎么决定是无妨。若是没事,在下就不打扰王爷,先行告辞了。”

    见他果真要走,安信郡王这才开口挽留,“秦公子请留步。”

    秦殊回头看着他,微微挑眉。安信郡王道:“这件事,做主的到底是珂大人还是秦公子?还有那位南宫国师,他会不会……”秦殊问道:“珂大人做主如何?我做主又如何?”安信郡王淡淡道:“本王总要知道,秦公子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本王虽然不是貊族人,却也听说过你们那位国师的名声,是个惯会搅混水的人。而且他跟神佑公主的关系……”

    秦殊轻笑一声,抬手抛出一块令牌。安信郡王接在手中低头一看却是微微蹙眉。这是拓跋梁的私人令牌,他曾经见过一次。没想到秦殊手里竟然也有一块。如此看来秦殊在拓跋梁那里远比他以为的还要有地位一些。

    “王爷尽管放心,国师确实跟神佑公主关系不错。但是…他跟长离公子的关系更糟糕。若是能将长离公子踩在脚下,你说他做不做?”

    “请秦公子给本王一点时间考虑一下。”安信郡王将令牌递了回去,沉声道。

    秦殊收回了令牌,淡淡道:“王爷的时间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多,我们都没有。所以,希望王爷能够尽快有个回复。”

    安信郡王盯着秦殊道:“秦公子身为西秦皇子,做这些你又能得到什么?”秦殊垂眸,神色有些悠远而苍茫,轻声道:“我能得到什么,或许以后王爷就知道了。”说罢也不理会面带疑惑的安信郡王,秦殊转身走了出去。

    安信郡王盯着秦殊的背影,眼神变幻不定。

    楚凌和君无欢一人撑着一把伞漫步在街上,两人从皇宫出来便去了上官成义府上,等到从上官家出来却已经下起了雨。上官成义哪里敢让公主冒雨离开,原本是极力挽留两人留下等雨停了再走的,但是楚凌实在不喜欢上官老夫人,上官家距离公主府也不远,两人便出了上官家撑着伞慢悠悠地往公主府的方向而去了。

    如今正是夏末,天气却依然燥热。突如其来的一阵雷雨,倒是将热气带走了几分,显得凉爽了许多。平时日总是来去匆匆,倒是有许久没有这样悠然地看看街上的行人和风景了。这会儿街边的摊贩早就已经收摊回家了,少有的几个行人也都是冒着大雨行色匆匆。倒是鲜少有如他们两人这般悠然自在的模样。

    楚凌透过雨伞的外形成的雨帘,看向前方有些烟雨茫茫的接头。街头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黑衣人,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被雨水打得湿透了,雨水顺着头发贴着脸滑落,打在了他的脸上睫毛上,几乎遮住了眼前的视线他却依然一动不动的看着不远处的两人。

    楚凌对这些江湖中人了解的不算多,侧首看向身边的君无欢。

    君无欢微微眯眼,思索了一下道:“实力不错,不过江湖上没有这号人,应该是哪家家养的杀手。看来下午的事情对这些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从阿凌在朝堂上打了那些人的脸,到现在前后还不到两个多时辰呢,连杀手都派出来了。显然是这些人心里已经恨不得让神佑公主立刻消失了。只是,不知道具体到底是哪家的人就是了。

    楚凌挑眉,有些惊讶地道:“平京还有这样的人家?”她倒是不知道竟然还真的有人豢养杀手的。

    君无欢笑笑道:“生在乱世,人的胆子总是要比平常大许多的。”

    楚凌点点头道:“我来?”

    君无欢摇头,“怎么能总是让阿凌动手?”

    楚凌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君无欢朝旁边的屋檐下指了指,楚凌便当真撑着伞走到屋檐下去了。

    君无欢随手将手中的伞一合,抛向了旁边的屋檐下。却在那黑衣人的视线随着雨伞转移的同一时间拔出了腰间软剑朝着那人刺了过去。那人连忙拔刀去当,两人便在大街上打了起来。楚凌撑着伞站在屋檐下,神色自若地看着雨幕中缠斗的两个人,自然也注意到了暗处那些偷偷打量着的目光。唇边勾起了一抹淡淡的浅笑,这些人…她还以为读书人大多都是磨磨唧唧的,没想到竟然也还有急脾气的。

    几个黑衣人出现在不远处,朝着屋檐下的楚凌包抄了过去。

    楚凌握着雨伞地手指轻轻一震,雨伞在她手中飞快地旋转起来,飞出去的水星犹如暗器一般砸向了朝她围了过来的人。楚凌一手握着雨伞,另一只手已经拔出了流月刀。脚下轻轻一点,整个人已经轻盈地跃入了人群之中。

    雨水打在流月刀上,溅出朵朵水花。

    楚凌单手撑伞,衣袂翩然。

    “本宫就不问你们是谁派来的了。”楚凌淡淡道,“说吧,想怎么死?”

    即便这些杀手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也不可避免的被激起了怒火。都说很有公主狂妄暴戾,如今看来流言也是有几分真实性的。神佑公主是不是暴戾他们不知道,但是神佑公主的狂妄他们现在确实是体会到了。互相对视了一眼,几个杀手一言不发的朝着楚凌扑了过去。

    楚凌嗤笑一声,手中流月刀横刀挥出。

    内城的大街上,满天雨幕仿佛遮住了所有的血腥和嘈杂声。整个天地依然是一片宁静,只有离得近最近的人才能够真切地看到这一方天地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街边的积水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几个穿着黑衣的人倒在雨幕中外人理会。旁边不远处,两个人并肩而立。楚凌手中依然还撑着那把雨伞,君无欢身上却已经湿透了。雨水打的他的唇色越发的苍白,手中的软剑上鲜血顺着剑尖滴下,滴落在地上的雨水中被淡淡的晕开。

    猩红的血色与他苍白的唇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他们周围不远处,围着一圈手持兵器的黑衣人。

    君无欢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长剑,轻声笑问,“阿凌,可还能撑得住?”

    楚凌淡淡道:“这话应该问你自己,撑不住就退到一边去。”君无欢有些无奈地笑了,为了她的倔强和坚强。轻叹了口气道:“阿凌,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能跟男人说不行。”

    “……”这种时候,你跟我说荤段子?楚凌忍不住瞥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无言以对的表情。

    “就算只是暗示也不行。”君无欢淡定地补上之前未完的话语。

    “……”围着两人的杀手更加无语,不仅无语而且又惊又怒。这两个人,显然是丝毫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上!”黑衣人们再一次一拥而上,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一眼,双双迎了上去。京城是天子脚下,更不用说这还是内城。虽然说今天下雨外面没什么人吧,但是他们被一群杀手围攻这么久了还没有人赶来也未免有些奇怪了一些。不过,也无妨。楚凌心中冷笑,她来到平京之后大概是太过温柔了一下才让这些人的胆子越来越大。

    简言之,杀的人不够多。

    流月刀在雨幕中闪动着寒芒,撑着伞的红衣女子在雨幕中穿梭着,刀光凌厉无匹所到之处无不避其锋芒。另一边的君无欢更令人害怕,比起楚凌的凌厉,长离公子的剑法堪称赏心悦目。但是他所到住处,无不血光绽放,血水聚集在他的脚下,远远地看过去竟让人伸出一种他踩在血河之中的感觉。如此俊美清瘦甚至有些消瘦病弱的青年,如此强悍的杀伤力着实让人看得有些胆战心惊。

    “啪!”

    有些幽暗的房间里,一个茶杯落地的声音打破了原本的寂静凝重。珂特吉透过窗户看着外面不远处街道上的两个人,忍不住吸了口凉气,道:“这么多杀手,竟然杀不了两个人?这些天启人都是废物么?”

    “你既然觉得天启人都是废物,何不让冥狱的人去试试?”一个声音懒洋洋地道。

    与他隔着一扇窗户的地方,南宫御月嘲讽道。与珂特吉不同的是南宫御月此时的神情堪称愉悦,他有些慵懒地坐在一边,单手撑着下巴仿佛是在欣赏着最优美的歌舞一般,目光里都带着赞赏的意味,“笙笙可真是……让人惊叹啊。”

    珂特吉早就已经习惯了南宫御月对楚凌表现出的痴迷,只是微微不悦的轻哼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作为神佑公主还是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这位天启公主都足够优秀。如果他们不是敌对,神佑公主只是单纯的北晋武安郡主,珂特吉甚至愿意对她报以敬意。

    可惜……他们是敌人。

    “国师,别忘了你的承诺。”珂特吉提醒道。

    南宫御月轻笑一声道:“本座不需要你提醒。”

    “公子。”傅冷低声道:“公子的伤……”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道:“死不了。”

    傅冷微微蹙眉,看了看南宫御月的神色到底没有说话。他只是公子的侍卫,只有随身保护公子的义务,而没有干涉公子的决定的权力。

    南宫御月站起身来,随手接过了身后傅冷递过来的雨伞一闪身直接从窗口飘了出去。

    虽然是一群人围攻君无欢和楚凌,但是人数多的一方却倍感压力。随着躺在地上的自己人越来越多,他们的压力和恐惧也越来越深。就在君无欢一剑将要再一次带走一个生命的时候,君无欢剑下的人惊恐地睁大了双眼。

    “嗖——!”

    一道银光划破了雨幕朝着君无欢射了过来,原本应该落在黑衣人脖子上见的剑尖偏了两分从他的肩膀上擦了过去。捡回一条命的黑衣人惊魂未定,就看到一个白衣若雪的身影飘然落在了自己跟前。对方居高临下,淡淡的扫了一眼他。那双眼睛冷漠无情,完全不像是在看一个刚刚被他救过性命的人,倒是更像在看一个毫不起眼的蝼蚁。黑衣人只觉得心中一寒,忍不住想要尽快离开白衣男子的视线。

    所幸南宫御月也并没有在意这黑衣人的反应,只是随意地扫了一眼便将注意力都放倒了君无欢身上。漫不经心地道:“君无欢,前些天的帐该算了。”

    君无欢微微皱眉,淡淡道:“看来你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南宫御月勾唇,“收拾你足够了。”话音未落,南宫御月已经朝着君无欢掠了过去,君无欢也不客气,手中软剑毫不留情的刺了过去。两人片刻间就从街道打到了房顶上。与两人此时的交手想必,方才君无欢杀人的动作堪称温柔。

    君无欢被南宫御月缠住,楚凌这边的压力立刻大增。楚凌抬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已经被刺出了一个窟窿的雨伞,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随手将雨伞一合抬手掷了出去。雨伞撞上了一个黑衣人的胸膛,直接将人撞出去几丈远。

    雨水瞬间打湿了楚凌身上的衣服,也将她纤细身形勾勒的越发窈窕。雨水几乎要遮住了眼睛,楚凌忍不住眨了下眼睛。同时背后风声呼啸,楚凌飞快仰身,两把刀几乎平贴着她扫了过去。楚凌抬起手中流月刀反削回去,一道血光带起两个黑衣人仓皇后退。楚凌站起身来,抬手摸了一下脸颊。一抹血色在她手中迅速被雨水洗去,这并不是她的血,而是方才那两个人滴落在她脸上的血迹。虽然血迹被雨水冲去,但是楚凌却觉得鼻尖仿佛依然能够闻到血腥味一般,越来越浓。

    鼻息间萦绕的血腥味让楚凌越发的兴奋起来,她偏着头对着对面抱着手腕的人露出了一个堪称纯真的笑容,“来吧,让我看看,为了杀本宫你们到底能下多大的血本。”黑衣人们被这个笑容一震,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这种满地血水尸横当场的地方,认识凶神恶煞的表情似乎都抵不过眼前堪称绝色少女纯然的一笑。这世上,本就是反差越大的东西越容易令人感到震撼和恐惧。

    但事已至此,却也容不得他们后退半分了。一个黑衣人深吸了一口气,厉声道:“杀!”

    楚凌也是一笑,“来得好!”

    “南宫御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房顶上,君无欢一边应付着南宫御月的攻击,一边冷声问道。

    南宫御月笑道:“师兄,前些天的事情,师弟我还没有好好回报你呢。我看现在正是时候。”君无欢冷哼一声道:“拓跋梁…或者说,秦殊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卖命?无论你现在杀了我还是伤了我,你都讨不到任何好处。”

    这并不是君无欢吓唬南宫御月的话,以两人的实力,无论是谁要杀谁伤谁,想要不付出任何待见都是不可能的。

    南宫御月不屑地道:“秦殊?你觉得他能够使唤本座?”

    君无欢道:“不好说,毕竟你脑子不太好。被人使唤了也未必会知道。”南宫御月不急不怒,只是笑道:“君无欢,你尽管耍嘴皮子。本座说过,早晚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里!”君无欢道:“别忘了你我的约定,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费尽心思这么多年,舍得功亏一篑么?”雨势渐大,楼下的人自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南宫御月笑道:“好说,本座会考虑留你一命的,如果你还有命在,再来考虑约定的事情吧。”

    君无欢微微蹙眉,手下的攻势也越发凌厉起来。他不知道是谁给了南宫御月信心觉得他能赢过自己,但是速战速决总是对的。阿凌一个人对视那些黑衣人,难免还是会有些吃力。

    南宫御月看着君无欢唇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突然朝着楼下的街道望去,沉声道:“笙笙,小心?!”

    君无欢心中一沉,即便是知道南宫御月很可能是耍诈却还是朝着楼下看了一眼。就只是这一瞬间的功夫,南宫御月的剑已经到了君无欢面前,君无欢飞快地侧首,“南宫,这一招过时了。”南宫御月笑道:“不管过不过时,好用就行。你以为我在骗你?”

    缠斗中两人的位置调转,君无欢的眼角扫到楼下不远处心中却是微沉。同样是一群黑衣人从街头涌了过来,但是君无欢却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人并不是寻常的杀手,分明就是白塔的侍卫乔装而成的!

    “南宫御月!”君无欢冷声道。

    南宫御月似乎对此十分得意,“生气了么?生气了就好,君无欢,本座总算是找到你的弱点了。谁让你竟然真的对笙笙动情了呢。”

    君无欢盯着他,冷声道:“即便我全身上下都是弱点,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南宫御月微微勾唇,“试试看就知道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