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神尊嗜宠:魔妻狂上天 > 第54章 血蛊虫

第54章 血蛊虫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玉琉幻只觉得手上有股巨痒,体内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爬,在啃噬她的血肉,这种感觉,几乎是瞬间唤起了曾经噩梦一般的记忆,让她浑身一片冰冷。

    砸了一拳,玉琉幻感觉好多了,不过很快,这种痛痒感又袭了上来,而且比刚才更甚。

    玉琉幻咬紧牙关,挥起拳头,又是狠狠的一拳砸在了栏杆上,正好砸在伤口处。

    “幻儿?别伤到自己。”玉蜃楼连忙冲过去抓住玉琉幻的手,看到她手上伤口处颜色,顿时眸光一暗。

    不对,幻儿这伤口的颜色不对,这才短短一会儿的时间,被咬了的伤口已经开始变色,变得惨白惨白的。

    按理说,被沙狼咬了又砸破了,应该是血液殷红,怎么会这样惨白?这让玉蜃楼想起了十年前的事情。

    “放开!”

    玉琉幻厉声开口,眸光一片冰冷,身上一股铺天卷地的戾气袭来,整个人笼罩着一层霜寒的气息。

    玉蜃楼连忙往她伤口处注入灵气,玉琉幻却一掌劈了过去,异常烦躁的推开玉蜃楼。

    玉蜃楼被推得后退了几步,湛炀连忙上前,在后面扶了他一把,他才稳住自己的身体。

    湛炀看了看对面女孩,琉幻刚才那一掌用了不少力气,他在玉蜃楼背后都感觉到了。

    栾风面色阴沉的盯着玉琉幻,心里憋着一口气,尊主对她不够好吗?她怎么能这么对尊主?

    习宁面色尴尬的站在一旁,有些摸不清楚情况,也不敢随便说话,只是心头有些疑惑,这到底是怎么了?

    玉琉幻面色森寒,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一手成爪,往上一拉,再往后一收,顷刻间,空中无数把金光闪闪的流沙剑对准了沙船上众人。

    “啊!”

    沙船上顿时响起阵阵尖叫,众人纷纷后退,眼神恐惧的看着玉琉幻,她……她是要杀了他们吗?

    玉蜃楼连忙上前一步,声音温柔的喊着玉琉幻名字:“幻儿,别激动,幻儿,你看着我,看我。”

    玉琉幻神色淡淡的看了玉蜃楼一眼,手上的奇异感觉愈加强烈,又痛又痒,让她想要抓狂,她眸色阴沉的看了沙船上众人,手一收,无力的垂下,无数沙剑瞬间化成了沙幕,变成一颗颗细腻的沙子掉落在地上。

    “习宁。”玉琉幻背过身,语气虚弱的喊了一声。

    习宁连忙跑了过来,走到玉琉幻面前,带着笑意说道:“琉幻姑娘,我在呢,你有什么吩咐吗?”

    看玉琉幻似乎稳定下来,沙船上众人这才缓缓松了口气。

    玉琉幻转头看向习宁,眼睛一片猩红,就如狂躁的恶魔,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冰冻三尺,好像要吃人一般。

    习宁身体微微一颤,还是努力保持笑意,他知道这不是琉幻姑娘真正的样子,琉幻姑娘会扶起被人欺凌羞辱的莫凡政,会不动声色救下蓝忆昔,甚至连那几个大言不惭与她作对的人都没有伤害,她不会是这样的……至少,他相信琉幻姑娘是本性善良的。

    “继续开船,前往莫克城堡。”

    玉琉幻扔下一句话,瞬间飞下了沙船,一身红衣落在了茫茫大漠智之上,迅速往前奔跑,扬起一抹鲜艳的红色。

    “琉幻姑娘!”

    蓝忆昔惊呼了一声,立马就要扒船跳下去,蓝玥和于海连忙拉住他,硬生生将他拽了回去。

    蓝忆昔要是从沙船的三楼跳下去,准得粉身碎骨。

    玉蜃楼看着女孩背影,一跃而起,也跳下了沙船,朝着玉琉幻追了出去,两道红色的身影一前一后,逐渐消失在茫茫大漠中。

    栾风见自家尊主离开,轻叹了一声,也连忙跟了上去。

    其他人站在沙船上,神色一片疑惑……

    烈日炎炎,前路无边,神秘诡异的大漠中,没有一丝生灵的气息,玉琉幻的身影就如猎豹一般掠过,扬起一片流沙,一口气跑出数百里。

    “幻儿……”

    玉蜃楼在她身后喊着她的名字,她却像是没听见一般,一路狂奔,直往大漠深处走去。

    “幻儿……”玉蜃楼加大了声波,连跟在后面隔了几座沙丘,还没追上来的栾风都听到了。

    幻儿……

    幻儿……

    很熟悉的声音,玉琉幻微微一愣,缓缓停住了脚步,她粗重的喘着气,面色又红又白,十分的不正常,额前头发已经湿透,一双眼睛毫无焦距的盯着脚下沙子。

    忽然,她一拳砸在了沙子上,沙地上离开一道一米之深的缝隙,她和玉蜃楼同时掉到了沙沟里。

    “幻儿。”玉蜃楼在她身后,声音温柔的喊道。

    玉琉幻猛然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玉蜃楼,眸光阴沉冰冷的说道:“谁让你跟上来的,你走开!”

    玉琉幻的声音有些咆哮,有些隐忍,眼睛一片猩红,右手在颤抖着,蛮力已经无法制止这种疼痛的感觉,她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目光一片阴森,就如看不到底的恐怖黑洞。

    “幻儿,我不走,我是你未婚夫,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你永远都别想甩开我。”

    玉蜃楼缓缓朝她靠近,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声音依旧那样的温柔,温柔得让玉琉幻想哭。

    “不要靠近我!”玉琉幻有气无力的吼了一声,手上已经没了什么力气,还是努力凝聚起精神力。

    面前流沙就如一道尖刀一般的栅栏缓缓升起,将玉蜃楼隔绝在了对面。

    玉蜃楼袖子一拂,轻而易举破了流沙栅栏,踩着滚烫的沙子,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玉琉幻。

    “你走开啊!”玉琉幻情绪忽然异常激动,整个人处在崩溃的边缘,手上的痛痒感觉激起了内心的暴躁,让她升起一股毁灭一切的冲动。

    玉蜃楼紧紧抱住女孩,制止了她的挣扎,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幻儿,我知道你痛,也很痒,对不对?你告诉我,是这种感觉吗?”

    玉蜃楼有些怀疑,却不敢确定,他还要再看一看幻儿的手。

    玉琉幻身体轻颤,冰冷的眼神看着玉蜃楼,有一闪而过的微光,他怎么会知道这种感觉?他怎么会明白她的这种感受?

    “幻儿,让我看一看。”玉蜃楼温柔开口,轻轻抓住了玉琉幻的手。

    玉琉幻拳头紧捏,整个手的颜色越来越苍白,玉蜃楼轻轻扳开她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果然是和十年前一模一样的症状,是血骨虫。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