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神尊嗜宠:魔妻狂上天 > 第55章 砍掉这只手吧

第55章 砍掉这只手吧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血蛊之虫,是七大家族的祭虫,养在极阴极寒之地,是一种神秘的禁忌之虫,相传在世间已经灭绝,唯有星云鬼域的七大家族拥有。

    据玉蜃楼所知,此虫锁在七大家族的阴寒禁地,除了七大家族的当权者之外,无人敢踏入一步。

    也就是说,现在血蛊虫重现,七大家族已经知道幻儿从祭渊之底出来了。

    十年前,七大家族用幻儿祭天,就是用的这种血蛊之虫,如今,他们还是同样的手段。

    七大家族一边祷告祁连天阙,请求神殿援助,一边暗中对幻儿下手。

    那头沙狼王一定是受了诅咒,奉命将血蛊之虫传入幻儿体内,企图通过血蛊虫毁掉幻儿。

    幸好,幸好血蛊虫及时被他发现,幸好还没有十年前那么严重,幸好没有错过时间。

    “幻儿,别怕,我会治这个病,相信我,幻儿。”玉蜃楼轻轻抱着玉琉幻,在她耳边说道。

    玉琉幻整只右手都在颤抖,伤口处越来越泛白,逐渐蔓延到整只手,难以忍受的痛痒感就像钻入了骨头,深入骨髓,让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暴躁。

    她面无血色,唇色苍白,额头上冷汗涔涔,眼睛没有任何焦距,浑身上下散发着骇人冷气,甚至看着面前的玉蜃楼,都想要一刀杀了他。

    玉琉幻极力控制自己,虚弱却冰冷的说道:“痛、痒,想要毁灭一切,包括你……所以,你离我远点。”

    “幻儿,没事,有我在,一切都没事。”

    玉蜃楼轻轻抓住她的手,大掌轻轻按住她的手腕。

    他掌心一寸寸轻轻抚过她的手,将她的手暂时封印了,为了不让血蛊虫沿着她的手上血脉深入心脉,必须先阻止它吞噬血液骨肉。

    忽然——

    玉琉幻手上的痛痒感奇迹般的消失了,身上躁动的气息也慢慢平静了下来,玉琉幻动了动手臂,又伸缩了一下手指,顿时心头一凉。

    她的手没有知觉了,感觉不到痛痒,却也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玉琉幻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手,一点感觉也没有,这只手从手腕以下,失去了所有的知觉,连力气都用不上。

    她还没有找七大家族报仇,不可以失去右手,她还要用这只手,亲自砍断七大家族的祭天神柱,毁掉他们的祭天神台,怎么可以没有知觉?

    玉蜃楼连忙抓住她的手,轻言细语的安慰道:“幻儿,你听我说,这只是暂时的,相信我,你会恢复的,我现在要想办法取掉你手上的东西,你应该能感觉得到,你手里有东西,必须要把他们拿出来。”

    玉琉幻安静下来,低头看着地面,什么话也没说,她身冰冷,仿若没有一丝气息的幽灵,静静的跪坐在沙地上,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夕阳渐渐西斜,烈日慢慢褪去了炽热光芒,天空中一片昏红的颜色,两人拉长的影子紧紧靠在一起,那样和谐美好,又那样孤寂悲凉。

    夕阳西下,冷风四起,大漠的风伴着层层移动的沙浪,层层推移,地上的沙子如跳舞一般,在脚尖翻动,从东方而来,往西方而去。

    良久,玉琉幻忽然抬眸看向玉蜃楼,两只眼睛红得就如发狂的野兽,语气却平静得如同一滩毫无波澜的死水:“血蛊虫么?是不是血蛊虫?”

    这种感觉,她比任何人都熟悉,她还没有找上门去,七大家族倒是已经找来了!

    他们一定是有空间鸟传播音讯,知道了她出祭渊的消息。

    空间鸟可以迅速跨越大陆,可以在星云鬼域和流沙大陆之间快速穿梭,可以传递两个不同大陆之间的消息,但空间鸟是极为难得一见的生物,如今他们已经群体屈服于各个大陆的统领者,不再为普通人服务。

    “幻儿,我们先找个有水源的地方吧。”玉蜃楼没回答她的话,开口说道。

    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无论是于幻儿,还是于他。

    “阿楼……”玉琉幻忽然极轻极轻的唤了一声,眼里一闪而过的虚弱笑意。

    玉蜃楼温柔回答:“幻儿,我在。”

    “砍掉我这只手吧。”

    玉琉幻面无表情的开口,身上气息乍然一变,爆发出狂风暴雨般的气势,眸中猩红如天边闪电,说出的话更是一道惊雷。

    玉蜃楼如遭雷击,眼睛瞪大,更紧的抱住玉琉幻,厉声说道:“幻儿,不许你这么想,我都说了,我有办法。”

    “砍掉它。”玉琉幻神色淡漠的看着玉蜃楼,语气冰冷的重复着自己的意思。

    玉蜃楼眼睛也红了,放开玉琉幻,直视她骇人的眼睛,语重心长的说道:“幻儿,我说了我有办法治好你的手,不许你再这么说。”

    见玉蜃楼没动,玉琉幻面无表情的抬起左手,以掌成刀,精确的对准了自己的右手,一掌当空劈下。

    玉蜃楼一把抓住她的右手往后拉开,肩头挡了过去,玉蜃楼闷哼一声,肩头被她劈得骨头险些碎裂。

    两道巨大的力量碰撞,周围流沙受到冲击,强风吹来一般向四处散开,周围掀起一地的飞沙尘土。

    玉琉幻中途堪堪收回了一半的力道,但她即便是只用了一半的力,依然具有极强的冲击力,玉蜃楼肩头渗出一片血迹,承受了她手上的力道。

    玉琉幻无力的垂下手,心头涌出各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玉蜃楼大手轻轻抚上女孩乌黑的短发,又摸上她的脸,依旧温和的说道:“幻儿,你要是再伤害你自己,就是在伤害我,你看看,我都受伤了,你要弥补我。”

    “……”玉琉幻静默的看着地面,眼神很冷。

    “幻儿,我是认真的,我真的有办法,我们现在就去找一个有水的地方,然后开始治病。”玉蜃楼说道。

    封印不是最终的办法,也不可能解决问题,如果血液长时间不流通,会有更大的危害,所以,他现在必须尽快取出血蛊虫。

    “把我手上的血蛊虫吸到你的身上,这就是你的办法吗?”

    玉琉幻忽然盯着玉蜃楼,面无表情的开口,十年他就是这么做的,他把她身上的血蛊虫部吸到了他身上,然后就不见了。

    她只知道,他叫阿楼……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