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神尊嗜宠:魔妻狂上天 > 第57章 古城遗迹,为他而怒

第57章 古城遗迹,为他而怒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到达古城遗迹的时候,正是傍晚十分,天空中的太阳还没完落下去,大漠远处一片残余的光辉。

    这层光辉洒下,给这片古老的遗址铺上了一层神秘色彩,一种历史厚重感,一丝悲凉,让人忍不住想象,它曾经是多么的辉煌。

    说是古城遗迹,其实现在已是一座遗弃千年的荒芜废墟,不过,这里残留的高大石柱,石柱上精美的雕刻,地上的石壁,殿堂轮廓,版图痕迹,还能勉强看得到曾经的雄伟壮阔。

    如今岁月变迁,一切烟消云散,无论曾经多么波澜壮阔的故事,也早已被人们遗忘,被大漠风沙吹散,曾经一片水草丰美的地方,如今只剩下满地的黄沙,以及这些残垣断壁。

    在渺无边际的沙漠里,要覆灭一座城市,除了战争,还有很多很多的因素,水源枯竭、沙漠风华、暴风席卷等等,都可能会给这里的人们带来灾难性的毁灭。

    在这里,想要毁灭一座城,太容易,而想要创造一座城,却需要付出几代人的努力。

    这让玉琉幻想起,几千年前的流沙大陆,也曾歌舞升平、盛极一时,虽然这里土地贫瘠荒芜,但流沙大陆的先辈们却用智慧和双手,创造了属于他们的辉煌时代。

    那是个沙船横行的王者时代,大漠神谷的机关术迅速发展,甚至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们制造出的沙船精良无比,来往各地运送物资完不成问题,这里道路畅通无阻,在流沙上行走,甚至于比其他大陆的马车还要快速。

    那时,各个大陆之间的强者还保持着联系,在各个大陆之间穿行贸易,还不像现在这般艰难,流沙大陆也绝不是现在这般闭塞。

    只是,曾经的辉煌已逝去,留下的,只是这些残迹。

    玉琉幻驻足在一面刻有古老文字的墙壁面前,想象着墙壁上描述的美好生活的画面,心头一阵向往。

    “尊主,这里有水。”

    栾风在遗迹的一处找到了一滩水,虽然水占地面积很小,但是可以看得出来,这里曾经是一个沙漠湖泊。

    这是一处几平米的小水池,水里长满了杂草,眼看着就要被风沙吞噬,只剩下最后的一点水源。

    玉蜃楼在水池边拨动着水草,清理出一片干净的地方来,紧接着,又从旁边搬来了一块大石头,稳稳的放在水池边,这才笑嘻嘻的朝玉琉幻招了招手。

    “幻儿,来,过来,我们要开始治病喽。”玉蜃楼语气轻松,满面笑容,就像是在诱哄一个孩子。

    玉琉幻的心却在一点点下沉,面色紧绷到了极致,虽然她已经知道玉蜃楼是神脉气血,但是对于他说的那个可以在自己体内杀死血蛊虫的说法,玉琉幻还是保持怀疑的态度。

    “幻儿,乖,相信为夫。”见玉琉幻没动,玉蜃楼主动过去拉住她的手,将她引了过来,让她坐在了石头上。

    玉琉幻没说话,心里一遍又一遍响起男人的名字,阿楼……

    阿楼……

    我不希望你有事。

    “幻儿,你闭上眼睛。”玉蜃楼动手之前,轻声说道。

    玉琉幻摇了摇头,她要看着这一切,亲眼看着,哪怕再恐怖,她也要自己用眼睛看着。

    玉蜃楼只能当着她的面割破自己手掌,随即,他的大手紧紧握住了玉琉幻的伤口处,玉蜃楼左手握住玉琉幻的右手,右手凝力,一寸一寸,轻轻拂过玉琉幻的手,将她手腕的血蛊虫逼向他的掌心。

    “阿楼……”

    “幻儿,不要动。”玉蜃楼紧紧捏住女孩的手,微微笑道。

    很快,两人手上的血液粘和处,一只雪色的虫子,正从玉琉幻手里出来,连带着玉琉幻身上的魔气,一同进入玉蜃楼掌心。

    玉蜃楼的手迅速变白,紧接着变黑,瞬间变得异常的恐怖。

    栾风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个女人体内果然有魔气,尊主明明知道,为什么还是要这么做?

    玉琉幻对他来说,就那么重要吗?

    最后一刻,玉蜃楼放开玉琉幻的手,将手放入了水中,顷刻间,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冻成了冰,连同玉蜃楼的手一起冻住了。

    玉蜃楼面色微白,对着玉琉幻笑了笑,对着自己属下说道:“栾风,血蛊虫被冻住了,你把它挑出来。”

    玉琉幻面色乍然一变,他果然不能在体内杀死血蛊虫。

    可以清楚的看到,玉蜃楼的掌心,一条雪白色的血蛊虫与他的手一起,被冰块冻住了。

    “尊主?你……”

    尊主竟然为了救玉琉幻,把血蛊之虫往自己身上引,上次是魔气,现在又是血蛊虫+魔气,他到底知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栾风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手上有些发抖,在尊主身上动刀子,他有些战战兢兢。

    “我来吧。”玉琉幻直接震开栾风的手,一把接过匕首。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玉蜃楼的手,拿着匕首刻在冰上,刺入,沿着一条雪白色的,被冻住了的虫形边缘,一点点划破玉蜃楼的手掌,一点一点,如同血肉一起,缓缓取出里面的血蛊虫。

    “幻儿,要取干净,不然他们还会发育。”玉蜃楼欣慰的看着面前女孩,幻儿很勇敢。

    “好。”玉琉幻手中的匕首刻得更深,几乎靠近男人掌心的骨头,他的手已经和冰块,还有血蛊虫冻在一起。

    玉琉幻现在才明白,只有将血蛊虫在还未深入体内的时候将它冻住,一点一点挑出来,才能彻底的清除干净。

    玉琉幻面无表情的动着刀子,手上动作很快,不到两分钟,血蛊虫就已取完,玉蜃楼轻轻用力,冰块瞬间又化成了水。

    他洗了洗伤口,拿出自己的手,手掌已经一片血肉模糊,中间少了一块肉,玉琉幻眼睛一片生疼,感觉比自己手上伤口还疼一千倍,一万倍。

    “幻儿,没事了,我给你上点药。”

    玉蜃楼收起自己的手,不让玉琉幻再看,玉琉幻却从他手里抢过药,拿过他的手,面无表情的,一点一点的撒上药粉。

    总有一天,她也要让七大家族的当权者尝一尝这种万虫噬心的滋味,让他们尝一尝这种血肉被挑的滋味,让他们为自己的罪恶买单。

    “幻儿,你嘴角怎么流血了?”玉蜃楼忽然说道。

    “幻儿,你张嘴,不许咬自己!”玉蜃楼这才发现,她一直咬着牙,嘴里都咬出了血。

    玉琉幻仿若未闻,继续动作,浑身怒意就如狂风暴雨、铺天卷地,她面色阴沉得可怕,一双眸子血红,随手撕下玉蜃楼身上的一片衣服,慢慢为他包扎伤口。

    “幻儿,别这样,我会心疼的。”

    玉蜃楼抬手摸了摸玉琉幻唇角,心头一片痛意,幻儿的嘴角都被自己咬破了,鲜血还在往外流,他知道,幻儿在强忍着自己的情绪,但他真的不希望她伤害到自己。

    “幻儿,抱抱,抱一抱我!”玉蜃楼轻轻搂住她,拍着她的肩膀哄道。

    栾风愣愣的立在一旁,看着一向风云不动的玉琉幻冰冷的眼底因他家尊主的伤而变得阴沉恐怖、幽深骇人,他忽然有些理解尊主对玉琉幻的感情了。

    ------题外话------

    咳咳……迟到的二更,作者君碎觉去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