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神尊嗜宠:魔妻狂上天 > 第66章 幻儿帮我治伤

第66章 幻儿帮我治伤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栾风跟在玉琉幻后面追了下来,刚一落地,就听到他家尊主这句雷人无比的话,脚下没站稳,身体一个趔趄,又是一头栽倒在地上。

    栾风泪流满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祁连天阙高高在上的尊主,竟然用这种幼稚的语气,如此厚颜无耻的说出这种话,也真是够了!

    他作为尊主属下,只想求个黑色的罩子把自己罩起来,不想见人……

    “尊主,你没事吧?”

    栾风还是朝自家尊主看去,这话刚问出口,神色骤然一暗,整个人愣在原地。

    他家尊主的大红色张扬无比的外袍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洁白的衣服上有血,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明显是受了伤。

    有什么能伤得到尊主?

    尊主不会当真把自己的实力封印了九层吧?

    离开祁连天阙的时候,尊主开玩笑说怕在流沙大陆一时冲动大开杀戒,恐怕引起太大轰动,会惊动神殿的宗老们,所以要把自身实力封印九层。

    汗……尊主竟然真的封印了自己九层实力。

    “没事儿,没事儿,我好得很。”玉蜃楼语气轻快的回了一句,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但玉蜃楼的话掩饰不了他渐渐泛白的脸色和唇色,而且他身上还在继续流血,血液顺着衣服流下,散发着血腥味。身上的伤口对他来说,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只是背上的爪印有点深,有些痛,当然,他还能忍受。

    玉琉幻面无表情看着的玉蜃楼,语气冷厉的重复:“脱掉衣服!”

    她眸光如冰,身上气息瞬间变幻,如乌云压顶、惊雷滚滚,周身一股冷风阵阵,大殿里气压骤然降低,让人呼吸都变得艰难,仿佛要窒息一般。

    栾风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琉幻姑娘也太直接了吧?

    她可以说要检查一下尊主身上的伤,而不是脱掉衣服……

    咋说呢,有些人的脑回路她就是不一样啊,你能有什么办法?

    “幻儿,这么多人呢,我害羞。”玉蜃楼站着没动,笑眼迷迷的看着面前女孩,有些别扭的说道。

    他里面衣服都被血湿透了,要是直接脱了,会吓到幻儿,他还是一会儿自己悄悄处理一下吧。

    玉琉幻眸光一沉,一手凝力,一掌强势推出,瞬间震碎了玉蜃楼外面的红色袍子,大殿里红色的绸缎就如花瓣一般漫天散开,玉蜃楼只觉得身上一轻,身上伤口完暴露在空气中。

    汗……幻儿真是简单粗暴啊!

    顿时,大殿里响起一道倒吸凉气的声音,栾风眸光一片沉痛。

    玉蜃楼里面洁白的衣服露了出来,他肩头、腹部两处,两个巨大的红色爪子印清晰可见,伤口还在渗血,异常恐怖骇人。

    玉琉幻身影一阵漂移,瞬间闪到玉蜃楼背后,他宽阔的后背之上,有着一个更大的血红爪印,白色的衣服和血肉都模糊在了一起。

    受了这么重的伤,他居然还嘻嘻哈哈的说没事?

    “幻儿幻儿,你不要生气,我皮厚,真的没事。”玉蜃楼连忙看向女孩,安抚性的说道。

    玉琉幻嘴角扯出一个阴森恐怖的笑意,语气冰冷的开口:“我不生气!”

    玉蜃楼眉头大皱,幻儿这模样,显然是生气了!

    生气有什么用?她要宰了这些怪物!

    “栾风,给你家尊主治伤。”玉琉幻冷冷的说道。

    栾风说了一声是,连忙走了过来,拉着他家尊主到一旁去治伤,他家尊主伤得太严重了。

    玉琉幻掌心一道闪电般的光芒一闪而过,大殿里的邪魔之鼎顷刻间燃烧起大火,四周刚刚被封印的邪魔们一片惊恐,这个女人要烧了他们吗?

    玉蜃楼面色一变,封印这些妖邪之物容易,要真正的杀掉他们却要费不少力气,要不然他也不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了,既然已经封印,他觉得幻儿没必要去招惹他们。

    玉蜃楼在一旁看着浑身怒气腾腾的女孩,笑意盈盈的脸瞬间溢满了痛苦,眉头高高皱起,哀嚎连天的说道:“嘶……哎哟……好痛!幻儿,我好痛!我要你帮我治伤,栾风一个大男人,粗手粗脚的,老是碰到我的伤口。”

    小幼圆乌黑的眼睛闪了闪,戏精!尊主是只大戏精!

    栾风:“我……”他还没开始,刚刚要查看伤口,这……

    “忍着点儿,治伤哪有不痛的?”

    玉琉幻头也没回,冰冷的眼里是那些妖邪的怪物,浑身气息冰冻三尺,大殿里冷风嗖嗖。

    玉蜃楼一把推开栾风,神色痛苦:“痛!幻儿,我不要栾风治伤,我要你帮我治,不然我就不治了。”

    栾风:“……”尊主这就开始嫌弃他了?

    汗……尊主这是典型的有了媳妇儿就不要属下了?

    伤心ing……

    玉琉幻眉头大皱,神色冰冷的走了过去,目光淡淡的扫了玉蜃楼一眼,两手捏住他伤口处的衣服,轻轻一撕,便露出里面血肉模糊的伤口。

    “把消毒用品和药都拿出来。”玉琉幻面色冷凝的对着栾风说道。

    栾风连忙拿出一个收缩储物袋,里面装的是各种药品,玉琉幻扫了一眼,拿出一瓶消毒酒精,用镊子夹住一块棉布,看着玉蜃楼肩膀一片爪印,冰冷骇人的眼里一片杀意。

    “忍着点!”

    玉琉幻冰冷的声音有一丝沙哑,眼里血丝一点点变得猩红,手背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随后,她直接扔了镊子,手掌轻轻一吸,一瓶酒精部吸入掌心,她另一手用力,酒精着火燃烧起来。

    随即,她手掌一推,轻轻抚过玉蜃楼血肉模糊的肌肤,酒精如流水一般洗过玉蜃楼的肩头、腹部。

    玉蜃楼脸色顿时一片发白,额头上冒出冷汗,肩头肌肉抽搐了两下,眼里还是满带鼓励和笑意。

    栾风微叹了口气,他看着都疼,他跟着尊主这么多年,除了十年前那一次,还从未见过尊主受这么严重的伤。

    “幻儿,别怕,一点也不痛!”玉蜃楼嘿嘿一笑,笑得栾风都想哭了。

    小幼圆鼻子莫名一酸,乖乖的趴在了玉蜃楼身边。

    玉蜃楼看到小家伙蹭了过来,轻轻用手摸了摸小幼圆的脑袋,小幼圆抬眸看着男人,眼眶红红的,舌头舔了舔男人的手掌。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