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神尊嗜宠:魔妻狂上天 > 第96章 恬不要脸的长老们

第96章 恬不要脸的长老们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直在二楼走廊上看着玉蜃楼的莫凡政心头一阵疑惑,没想到尊主居然会出手救敌方的人,尊主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玉蜃楼悠闲的坐在院墙上,随意摆摆手,笑眯眯的说道:“没事儿没事儿,只要你们别哀嚎连天的,不吵到我媳妇儿睡觉,怎么都好说,你们不就是要打架嘛,等我媳妇儿睡醒了,慢慢打,打他个痛痛快快的。”

    众人:“……”感情他给药救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不痛得哀嚎连天的吵到他媳妇儿么?

    傅帅心头一阵好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心怀宽广,光明坦荡,虽然是他们的对手,却让人心生敬意,而不像莫家高层的那些长老,表面看着高高在上、众人羡慕,实际上充斥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腐朽味道。

    傅帅目光一片阴沉,缓缓走向阵法长老们,开口说道:“事实证明,强攻没用,不知几位还有何高见啊?”

    阵法长老也是一阵头大,这会儿正着急不已,见到傅帅过来催促,不由得盯着傅帅说道:“我们正在商量下一个方案,不要着急催我们,催急了我们想不出来破解办法,你负责吗?”

    傅帅:MMP!

    强攻这种招数都用上了,他们有个锤子的办法。

    接下来,等着吧。

    傅帅舒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心情,坐在一旁草垛上,耐心等待着阵法长老们的下一个方案,反正都是奉命行事,阵法长老们破不了阵,责任就在阵法长老身上,不关他们金衣卫兵的事。

    讲真,比起阵法长老们正在研讨的方案,傅帅更宁愿相信院墙上这个男人的媳妇儿醒来后阵法会自动破解。

    傅帅等得一阵无聊,瞅了瞅院墙上坐着的玉蜃楼,对着玉蜃楼问道:“对了,仁兄,你怎么称呼啊?”

    “我叫尊主。”玉蜃楼豪爽的说道。

    傅帅:“……”姓尊名主?

    刚刚睡醒的栾风正在房顶上观察情况,听到他家尊主的话,惊得差点一头栽下来。

    又来,又来……行走江湖,咱们想个假名也行嘛,尊主不是名字,OK?

    习宁却莫名的觉得他家尊主有种幽默感……

    “你姓尊?”傅帅问道。

    “我姓玉。”玉蜃楼满脸笑意的回道。

    “那我怎么称呼你?”

    “叫我尊主。”

    傅帅:“……”他觉得还是别和这人聊天了吧,可能脑子有点儿不好使。

    傅帅渐渐失去了和玉蜃楼聊天的兴趣,玉蜃楼却兴致昂扬,也不管傅帅听没听,直接就和傅帅闲聊一般,自顾自的说起话来。

    众金衣卫:“……”自言自语?傻不傻?

    说了一会儿,玉蜃楼朝着一旁正神色怪异的看着他的莫凡政招了招手,阳光灿烂的笑道:“莫凡政小兄弟,你们家的熟人,过来认识一下。”

    莫凡政点了点头,朝着玉蜃楼飞了过去,也站在了院墙之上,莫凡政低头看着门外一干金衣卫兵,目光落到了傅帅身上。

    傅帅的名声很大,在莫家可以说是功勋显赫,莫凡政自然听过他,他虽是金衣卫兵的副统领,实际上掌管着整个金衣卫兵的大权,当然除了那些贴身保护莫无名的金衣卫。

    莫凡政甚至私下里以为,整个金衣卫团体都是傅帅撑起来的,或许大部分金衣卫兵不怎么具备实力,但傅帅亲自带领的金衣卫兵,却绝对是有真才实学的。

    莫凡政在看向傅帅的时候,傅帅好奇的目光也忍不住向莫凡政看去,这一看,整个人不由得愣了一下,这……这就是二爷儿子的本来面目吗?

    看到两人眼里碰撞的光芒,玉蜃楼眸光带笑,指着傅帅说道:“你看,是熟人吧,莫小兄弟?”

    “是熟人。”莫凡政笑了笑,目光看向傅帅,礼貌客气的说道,“副统领,久闻大名。”

    傅帅上下打量了莫凡政一眼,开口说道:“三少,你似乎和我以前见过的不太一样,而且,你……”

    你为什么会和莫家要对付的人在一起?一会儿交手,必有损伤啊!

    自从傅帅进入莫家,就知道莫家流传着一个传言,旁支血脉的莫三少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垃圾废物,他曾经也见过几次,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浑身气势,都和现在大不相同。

    他很失望,没想到二爷的儿子会是这个样子,今日一见,才知是珍珠蒙尘,终有焕发光彩的一天。

    玉蜃楼拍了拍莫凡政肩膀,低头看着神色疑惑的傅帅,笑眯眯的说道:“你家三少以前那是韬光养晦,现在是锋芒小露,自然不一样了。”

    玉蜃楼这么一说,莫凡政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隐隐约约觉得,尊主似乎是在有意拉拢他和傅帅的关系?

    傅帅刚要开口,身旁左膀右臂拉了拉他,在耳边小声提醒道:“老大,老大,你怎么和敌人说起话来了?那群金袍长老们快过来了,眼珠子都直溜溜的盯着你呢,小心他们找借口说你勾结敌人。”

    “嗯,知道了。”傅帅有些不痛快的看了眼骑着骆驼过来的金袍长老们,不再开口说话。

    自从加入莫家金衣卫之后,他脾气不知道收敛了多少,要是按照以前的脾气,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些恬不知耻的老不死的。

    金袍长老们终于骑着骆驼姗姗来迟,一看形势似乎毫无进展,不由得脸色不太好看,走在最前面的一位金袍长老看到金衣卫兵在旁边等着,不由得面色阴沉的问道:“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拿下?连大门都没进?”

    “有道阵法拦着,进不去,这不等着阵法长老们破阵?”傅帅说道。

    “还没破?”金袍长老问道。

    “没破。”傅帅说。

    金袍长老趾高气昂的看着傅帅,恬不要脸的命令道:“那你们继续在这儿等着,我们到对面宅子里去歇一会儿,等阵法破了再让人叫我们。”

    破阵法是阵法长老们的事情,和他们无关,他们可是身份尊贵的金袍长老,不到最后一刻,绝不出马。

    傅帅:“好。”踏马的,你们是来战斗的吗?你们怕是骑着骆驼出来郊游的吧?

    “阵法长老,你们还需要多长时间?”傅帅沉声问道。

    “大概还要几个时辰吧。”为首的涂长老说道。

    傅帅气得想吐他们一人一口口水,这群老不死的,真会拖延时间,破不了这阵就明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