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神尊嗜宠:魔妻狂上天 > 第169章 星云二雄

第169章 星云二雄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星云鬼域的一片幽绿竹林中,一男一女两位青年人正在对弈,棋局已经下了伙伴,正到了激烈的时候,男子落下一子后,一直在等待着对面女子的反应,这一步,她已经想了很久了。

    女子就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似乎正在思考下一步如何走动,忽然,她抬手捂住胸口,嘴角流出一丝血迹,惊了对面男子一跳。

    只见女子神色淡然,只轻轻用洁白的手帕擦去嘴角鲜血,脸上便露出一丝棋逢对手的笑意,但她的对手,却不是面前正在与她对弈的男子,而是那破碎了她隔着空间运用高强精神力操控傀儡流沙人的女子。

    那女子浑身气息凛冽,整个人散发着冰山一般的气息,留着一头乌黑短发,头上扎着一个无比耀眼,与她气质极为不符的红色蝴蝶结。

    一身红衣铠甲在大漠炽热的阳光照射下,跳跃着兴奋的火光,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连静静地坐立在那里,都是在自我修炼着。

    “云妹,你没事吧?”对面的男子微微抬眸,语气之中一片关切,眼神里有着一些宠溺,又有些无奈。

    这丫头的精神力又跑了?难怪这一步棋想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落定,她这是耗费了多少精神力?竟然都反噬到自己了。

    男子一头金色长发,一身素白衣服,金色的眸子如同空中金黄的烈日一般,眸中的光芒如同清晨的朝阳,浑身散发着淡淡温暖的气息,这是一个气息温和的男子。

    他对面的女子一头银色长发,面上肌肤一片雪白,红唇却如朱砂般红润光泽,身上又是一身极黑的衣服,整个人给人一种亦明亦暗,亦正亦邪的感觉。她微微一笑,身上便散发着一股神秘莫测的气息。

    此二人,便是七大家族赫赫有名的七雄之中最为厉害的二雄,男子为老大阳珏,女子为老二阴云。

    “云妹?”见女子面上没有反应,男子不由得再唤了一声,阴云这才回过神来笑看向男子:“大哥,你说,当初祭天的时候,竟没有人知道玉门少主是个女子么?”

    对面男子的手微微顿了顿,放下了手中的棋子,微微笑道:“大概没有人知道吧。”除了他之外,又有谁关注过那个被绑在祭天神台上的小女孩儿?

    阳珏永远也无法忘记,十年前,一双痛苦而渴望的眼神,在无数人中一一扫过,仿佛在寻找最后一丝生的希望。当时他便站在那些人群之中,在她眼神看向他的那一刻,心里忽然痛得就像是针扎一般。

    “大哥,当时不是你奉命在守祭神台吗?你也没察觉么?”阴云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意,她银发入雪,肌肤雪白,红唇殷红如血,眸子又是一片深黑色,身上几种反差很大的颜色,让她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神秘而让人捉摸不定的气息。

    阴云是七大家族之中排名第二的阴家主的女儿,从小继承了阴家很多诡学,尤其是她的心思,大部分时候别人都猜测不到。

    阳珏愣了一下,忽然觉得对面女子像是看穿了什么,不由得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没有。”

    十年前,他年仅十四岁,被认定为星云鬼域的少年双学天才,名扬万里。

    按照族中长辈们的说法,他在医术和精神力修为两方面都有很大的天赋,那时候,在要求极为严格的七大家族,能得到家族长辈们的认可,是多么意气风发的事情。

    但当他看到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儿,被家主们下令绑在祭天神台之上,那眼神里的光芒,是那样的无助和绝望。

    他终究没有揭穿她是女孩儿的身份,如果家主们要是知道了她是个女孩儿,她便会被当场砍杀,更要重新寻找祭天之人。

    银发女子轻轻端起旁边一杯绿茶,抿了一口,眸光盈盈的看向对面男子,淡笑着说道:“族中传言,星云鬼域之所以出现七星连珠的血红之光,就是因为十年前祭天之人是个女孩儿,难道大哥不相信么?”

    男子金色如阳光般柔和的眼神中一闪而过的笑意,神色淡淡的说道:“大哥本身就不信这些,只有家主们才相信,祭天要是有用,我们壮大自己的实力做什么?每天修炼提升自己的修为做什么?都去祭天好了。”

    男子的话,笑意之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和他身上的气息大为不同,似乎是对七大家族延续千年的祭天颇有微词,又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银发女子连忙对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目光警惕的看了看四处,没发现人,这才有些无奈的说道:“大哥这话有些任性了,私底下说说也就罢了,千万不要让家主们听了去,不然大哥可就要被罚了。”

    “被罚也挺好的。”男子幽幽开口,眼里眸光一片暗沉,眉间浮现出一丝惆怅,心里似乎在纠结着什么。

    女子眼神忽的一暗,眼里有着一种外人无法看透的深邃,随即,神色严肃的开口道:“大哥被罚,就不用接受这次任务了么?”

    “……”阳珏有些诧异于对面的女子似乎总是能够这样看透他心里的想法,她就像是一个小女巫一样,随时都会说出他心里正在想着的话。

    是啊,他不想接受这次任务,可以说这是他十年来最不想接的一次任务,他不想再一次面对十年前那双无助眼睛,不想站在那个女孩的对立面,不想再次对她挥剑相向。

    回想起曾经的过往,他心里还是会痛,会触及到内心深处的那个弦。

    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星云鬼域静悄悄的,空中就连一丝风也没有,祭神台四周是一片死寂,这个时候,族中的人们都已经睡了。

    明亮的祭天神火照耀之下,那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他,那样的无助,那样的绝望。

    那被绑在祭天神台上的小女孩儿,一言不发,一声不吭,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他,一双眼睛就像是会说话。

    受了诅咒的血蛊虫在她体内涌动,鲜血从伤口一滴一滴落下,打在冰冷的祭神台上,也像针扎在他的心上。

    按照这样的流血速度,她坚持不过三天,三天之后,她就会鲜血流尽而死去,她的尸体会被一直挂在这里七天七夜,直到祭天顺利完成。

    在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所守护的祭神台,是那样的罪恶,这个让人羡慕的任务,那样的让他感到耻辱!

    他们身为星云鬼域的七大家族,守卫一方百姓,有着很高的威望,受无数人敬仰,怎么能以如此残忍的手段折磨一个年仅七岁的少年?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