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架空 > 神尊嗜宠:魔妻狂上天 > 第173章 主人,不要害怕

第173章 主人,不要害怕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玉琉幻听着男人嘴里说着傻里傻气的话,心里却柔软了一方,原来,她也是喜欢听这些甜言蜜语的吗?

    玉蜃楼傻笑了一阵,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对着玉琉幻说道:“幻儿,虽然你体内的神脉生长得不错,但是魔脉也同样在生长,只是魔脉被你斩断之后,要虚弱很多,再加上你体内有神脉的压制,魔脉生长得就更加缓慢了,但是幻儿,魔脉是天底下最难控制的脉系,它们的生命力也相当的顽强,如果遇到合适的时机,它们是有可能瞬间长大,开花结果的。”

    “我明白。”玉琉幻淡淡开口,魔脉的厉害之处她已经领教过了,很清楚那种备受折磨的痛苦,所以,她必须尽可能的保持自己心情平静,不悲不喜,不忧不怒。

    但这世间总是充满了悲欢离合,欢喜也总是伴随着忧愁,一个人不可能总是只有欢喜,没有忧愁,她也只能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罢了。

    人生在世,也总是会有那么一些例外,就算是在她最恨的七大家族里,也有她不恨的人哪,那样救过她性命的一个人,她又怎么会恨呢?

    外面的暴风奇迹般的停了下来,昏黄的天空比之前明朗了许多,已不再是黄沙漫天肆意飘飞,但空中的可见度依然不过数百米。

    然而,就在这样昏黄的天色中,前方出现了一点光辉,就像是明灯一样,穿透层层薄雾,一直透过琉璃窗户,照射到房里来。

    侦察室里的几人都围到了窗户边,日月城就在前方,他们马上就要到了,最远不过是几公里的距离,比他们预想的到达时间还要少一些。

    湛炀站立在窗前,有些心神不宁,不知为何,他现在担心的事情越来越多,琉幻不在,他似乎连静下心来想一件事情,也变得很不容易。

    霁月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己主人的一丝浮躁,不由得转了转眼珠子,用唇音对着湛炀说道:“主人,主人,你又在想念念的主人了?”

    听到念念的话,湛炀顿时神色一囧,摇头说道:“没有,我只是在想,日月城就快要到了,是不是应该去提醒琉幻一声?”

    湛炀一直在想,他要不要去敲琉幻的门,楼兄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不是应该先过来跟他们打声招呼吗?

    “主人,你胡说。”霁月本着一如既往的诚实原则,语气坦率的揭穿了自家主人的口不对心。

    湛炀不由得挑了挑眉,对着霁月一阵低吼:“闭嘴,你好好睡觉去吧。”

    “哦。”霁月委屈巴巴的应了一声,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湛炀从侦察室里走了出去,脚步不由自主的走向琉幻房间,栾风和习宁两人都站在门口,就像是两尊门神一般。

    习宁手里正拿着一个袋子,似乎在吸收着什么东西,湛炀不由得一阵好奇:“习宁兄,这是什么?”

    “家乡的空气。”话落,习宁又猛的吸了一口,顿时觉得浑身一阵舒畅,一股纯净自然的味道洗涤着身体,让他这被大漠浑浊气息荼毒已久的心肺,瞬间就干净了许多。

    看着习宁一阵舒服享受的模样,湛炀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家乡,那个满是海风吹拂,有着淡淡咸味和湿润感的大海味道的地方。

    出门在外的时间久了,每个人都会想念家的味道,而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回到家乡呢。

    “湛兄要来一袋子清新空气吗?我带了不少呢。”栾风大大方方的开口,因为他也难以忍受大漠的粗厉气息,所以就带了不少祁连天阙的空气过来。

    “多谢,我不用。”湛炀看了看这昏暗的天色,摇了摇头。

    天气越来越不好了,他怕自己呼吸过更好的味道,会更加没有办法适应这里恶劣的天气和环境。

    “唔……”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道暧昧的嘤咛声,众人不由得神色一僵,但他们没想到的是,下一瞬,玉蜃楼整个人被从门里扔了出来,四仰八叉的落在了地上。

    栾风抬手揉了揉眼睛,看清楚被扔出来的人后,连忙去扶自家尊主,尊主这是又做了什么冒犯琉幻姑娘的事情了?

    习宁伸长脖子往房间里一看,只见玉琉幻正在和凶猛无比的念念面对面说着话,而且看念念的表情,似乎还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我的天哪,难道是念念把尊主给赶出来了?

    “念念?”玉琉幻诧异不已的看着突然飞出来的神兽,又是宠溺又是一阵无奈,她不是被阿楼喝退了吗?竟然还敢对阿楼出手?

    “主人主人,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的,敢欺负主人的人,我绝不会放过,吼!”念念颇为火大的看着门外玉蜃楼,眼里还是一片怒气腾腾的模样,她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保护主人不被欺负。

    玉琉幻颇有些无奈的看着念念,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柔声开口:“他不是欺负主人,只是……”

    玉琉幻解释了一半,忽然发现不太好解释,尤其是面对着一只一本正经保护她的神兽,她该怎么解释阿楼刚才对她的亲热行为呢?

    门外,湛炀看着玉蜃楼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想笑,又不敢笑,很是克制的说道:“楼兄,你这是怎么回事?”

    玉蜃楼刚好就摔在湛炀脚下,湛炀也顺便搭了一把手,和栾风一起,将玉蜃楼从地上扶了起来。

    “湛兄不清楚么?还不是拜你送给我和幻儿的定情贺礼所致?”

    玉蜃楼拍了拍自己屁股上灰尘,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湛炀,看得湛炀头皮一阵发麻,他送的定情贺礼,那毫无疑问就是念念了?

    湛炀忽然心情大好,不过面上没好表现得太明显,只是看着玉蜃楼笑道:“念念啊,其实他很温柔的,是吧?习宁兄?”

    “是的,念念还挺讲道理的。”习宁点了点头,很是赞同的说道。

    玉蜃楼不由得挑眉,看来这貔貅小姑娘在大家心目中的口碑还不错啊,只要讲道理就行。

    不过,那只不讲道理的也不能不管,幻儿虽然闭口不提小幼圆,但心里却是时时刻刻都在惦记着小幼圆,小幼圆就在日月城里,只是……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