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012 忆起往事,要睡了三爷?

012 忆起往事,要睡了三爷?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云城宋家

    宋风晚从画室回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宋敬仁出去应酬还没回来,家里显得格外静谧空旷。

    “小姐,您回来啦,厨房还有汤,我给您盛一碗。”说话女人四十多岁,大家都叫她良婶,宋风晚记事开始她就在宋家帮忙了。

    “谢谢良婶。”宋风晚自从进入高三后,每天都得熬到一两点才睡,乔艾芸怕她身体受不了,每天都嘱咐人给她炖汤。

    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天才,只不过别人比你更加努力罢了。

    良婶将白稠沁香的鱼汤放在她面前,又看了一眼她身上的外套。

    她好歹活了这么大岁数,一眼就看得出来,这衣服做工精细绝非凡品,最主要的是这还是件男人衣服。

    “对了良婶……你明天帮我把这件外套送去外面干洗一下。”宋风晚说道。

    “好。”她笑着点头,也没好多问。

    宋风晚汤快喝完的时候,宋敬仁才从饭局上回来,正在他秘书的搀扶下跌撞得进屋,浑身酒气熏人,眯眼看着客厅,“才下课吗?”

    他身子虚浮,脚步趔趄,双目充血发红,显然喝了不少酒,宋氏在云城也算首屈一指的大企业,在酒桌上没人敢给宋敬仁灌酒,他又怎么会喝成这个样子?

    “嗯。”自从出了江风雅这件事,父女两人的关系一直不温不火,说话都非常客气。

    “宋总,那我先走了。”秘书将宋敬仁扶到沙发上,又偏头和宋风晚使了个眼色才转身离开。

    “张叔,我送你。”宋风晚立刻会意。

    两人走到院子前,张秘书才开了口。

    “小姐,我知道最近家里出了不少事,你心里也不畅快,其实宋总最近也有不少烦心事,公司今年最大的一个项目出了点问题,家里又这样……”张秘书说得很委婉,“您没事多宽慰他一些。”

    宋风晚认真听着,不时点头。

    她心里很清楚,公司项目并不是根源,最主要的还是傅家。

    宋敬仁以前可能觉得她和江风雅谁嫁到傅家都无所谓,反正都是她的女儿,只是没想到傅家对江风雅如此反感,居然让傅三爷亲自登门。

    他要是强行撮合江风雅和傅聿修,弄不好联姻不成,做不成亲家,还会得罪傅家,他怎么可能不愁。

    “那位江小姐的身份要进傅家难如登天,宋总最近和她接触都少了,您也别想太多,好好学习才是最主要的。”张秘书一直跟着宋敬仁,对他的平时动向比谁都清楚。

    张秘书的意思很清楚了,为了顾忌傅家,宋敬仁都不敢过多接触江风雅,最起码暂时这个女人搞不出什么风浪,让她放宽心。

    “谢谢张叔。”宋风晚笑着将他送到了家门口才转身回来。

    **

    宋风晚回到客厅的时候,宋敬仁正大口喝着蜂蜜水,面色潮红,领带松垮得挂在脖子上。

    她和他打了招呼就直接上楼。

    宋敬仁虽然喝醉了,却还是有意识的,这要是换做以前,宋风晚肯定会直接数落他喝了太多酒,现在却如此冷淡。

    他惨然一笑,将剩余的半杯水尽数吞下。

    宋风晚回到卧室的时候,将书包放下,转身去衣橱里翻找睡衣,余光瞥见一件黑色的连衣裙,怔愣片刻。

    忽然想起了好多天前自己第一次酒吧的情形……

    她那天喝了很多酒,许多事情都记不清了,早上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家了。

    因为第二天江风雅就正式登门,她没有仔细回想那晚的事情,现在忽然想到,只有一句话忽然从脑海里蹦了出来。

    【睡了傅家三爷】

    宋风晚瞳孔倏然放大,我的妈,她说过这种话?

    要死了。

    她将裙子从衣架上扯下来,浑沦吞枣般的揉成一团,塞到了衣橱最里面,扯了睡衣就往浴室跑。

    她脱了衣服打开花洒,水汽温热熏人,整个浴室都蒸腾在一团雾色中,她的思绪才缓缓被拉回了醉酒那天……

    **

    那天是傅聿修和她提出解除婚约的第五天,也是她得知傅聿修另有新欢的一天,而且就在同一天里,她知道那个叫江风雅的人居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就像是狗血电视剧的情节,宋风晚整个人都是懵的。

    那一刻她忽然有种整个世界都几近崩塌的边缘,她一向乖巧克制,从不会出入酒吧夜店,可她那天却很想放纵自己一次,就在朋友个怂恿下,特意买了一身成熟的黑色小洋裙,第一次去了酒吧。

    傅聿修的事情倒是其次,两人虽然是订婚关系,感情却一般。

    可是这江风雅的出现,却可能让她的家庭解体,在她心里,宋敬仁一直都是个慈父,现在他的形象崩毁,而她整个家庭都岌岌可危,她怎么可能不急。

    酒吧里,灯光闪烁,声色犬马,那是与外面截然不同的极乐世界,震耳欲聋的音乐,每个鼓点敲打下来,让浑身的细胞都跟着跃动。

    宋风晚其实踏入这里就后悔了。

    “我们去那边。”和她一起过来的几个人,有些是这里的常客,所以进来的时候并没人查证宋风晚的身份。

    “我和你说,今晚在这里好好玩,我保证你能忘了外面的所有事情。”

    “就是,今晚就别多想了。”

    宋风晚悻悻笑着,她现在就是想回去都迟了。

    而另一侧角落里,桌子外侧守着几个黑衣男人,里面的桌子内仅坐了两个人。

    “傅三,你丫要给我践行,安排我来酒吧,却不让喝酒?”低头抱怨的男人拿着一杯冰柠水。

    “我信佛,不能喝酒。”

    那人冷哼,“你丫少拿这套糊弄我,你特么怎么不把荤腥都戒了。”

    傅沉低头摩挲着手中的佛珠,并没说话,他坐姿正派,神色清疏,那股子的骄矜自持与这里格格不入。

    “傅三,你说你都一把年纪了,要不待会儿我去找几个……”那人贴过去,“给你开开荤?”

    傅沉挑眉,“你多喝点,明天我送你上路。”

    “妈的,你会不会说话,我是去旅游,什么上路,别乌鸦嘴。”那人笑着抱怨,对他的毒舌浑不在意,忽然低头指了指不远处,“嗳,那个怎么样?穿黑裙子的,看着挺嫩。”

    傅沉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了一眼。

    怎么是她?

    他的前……侄媳妇儿。

    ------题外话------

    嘿嘿……马上就要说到两人第一次碰面了

    有木有很激动。

    话说三爷,你朋友说的没错,你咋不把荤腥都戒了。

    三爷:你管得太多了……

    我:……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