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013 三爷:睡我?眼光不错【小剧场】

013 三爷:睡我?眼光不错【小剧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酒吧内光线黯淡,璀璨炫目的灯光将周围一切都烘托得光怪陆离。

    傅沉眯着眼看着走在人群中的小姑娘,摩挲佛珠的手指停顿了一下,斑斓的灯光从他脸上一扫而过,不觉庸俗,反而平添了一丝禁欲寡淡。

    更显得不容侵犯。

    “怎么样,是不是很正?”他身侧的人又一次抵了抵傅沉的胳膊,“看着好像是第一次来。”

    宋风晚穿着收腰短裙,掐着一截纤细的腰肢,露出的双腿,在黑裙的衬托下,白嫩修长,及腰长发,松软蓬松,凤眼微翘,自带一股妩媚风情。

    因为是第一次来,饶是她装得淡定,眼底总是露了怯。

    穿得成熟,却藏不住骨子里透出的青涩稚嫩。

    在这种地方最缺的就是她这种干净到骨子的人,这也是为何傅沉身侧的男人一眼就瞄到了宋风晚。

    “我说真的傅沉,那丫头看着不错,干净。”那人低声笑着。

    傅沉没作声。

    “我是真搞不懂你喜欢什么类型的?这个你要是不喜欢,我去试试,说不准今晚就能和她……”

    “不可能。”傅沉打断他的话。

    “就冲着我这张脸,她分分钟拜倒在我西装裤下。”

    “别想了。”

    “怎么着,你几个意思?看上了?”那人忽然一笑,“你要是喜欢,我肯定不和你抢啊。”

    “不是。”

    “那你是几个意思,你又不要,还不许我去?”

    “她还没成年。”傅沉声音清润,在嘈杂的酒吧内,好像清流。

    “嗯?”那人眉头一拧。

    “诱拐未成年,和其发生关系……”傅沉侧头看了他一眼,语气越发温吞,视线依旧舒淡。

    “犯法。”

    那人被一噎,妈的,他开个玩笑而已,干嘛怎么认真看着他。

    “我就随口说说而已,你丫别这么盯着我……”他喝了口水,避开傅沉的视线。

    “你这次到云城不是处理你侄子的事情吗?那宋家什么来历,能让你亲自出马,这得多大的面子啊……”

    他试图转移话题,却失败了,傅沉却还盯着他看,让他如芒在背。

    “傅沉,你特么能不能别看我了,我就随便一提,我是那种会对未成年小姑娘出手的人吗?咱们认识那么久,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

    傅沉拧着眉,似乎在思索。

    “我靠,这种事你还要想,我在你心里就那么龌龊不堪?我会对一未成年下手?我有那么禽兽不如?”

    傅沉郑重地点头,“就是因为太了解你,我才郑重警告你。”

    气的那人脸都白了,“你特么……”他灌了口水,嘴巴真毒,“等会儿,不对啊,你怎么知道她没成年……”

    成没成年可不是用眼睛能看得出来的。

    傅沉忽然抬了下手,示意他别说话,看向一侧。

    那人偏头就看到宋风晚一行人在侍者带领下直接到了他们隔壁。

    他们中间仅有一道花色屏风挡着,若是高声说话,能听得一清二楚。

    那人眯着眼,不对劲啊。

    若是不相关的人,傅沉压根不会放在心上,他来云城的次数屈指可数,现在却知道一个小姑娘没成年?

    这特么绝壁有情况啊。

    他眼底泛着精光,傅沉的八卦可不是随时都有的。

    **

    一开始那边并没什么动静,直到半个小时后,才断断续续传来一些声音……

    宋风晚之前确实为傅聿修的事情难受过一阵儿,毕竟两人一直处得不错,虽然没那么亲近,但为了其他女人甩了她,她心底也不舒服,可无论如何都没江风雅对她影响大。

    在她心里,没什么比她的亲人更重要。

    她以前也没经历过,甚至不曾想过这事会出现在她的家里。

    心里堵得慌,又不知怎么办,学业繁重,这才想出来疏解放松一下。

    “我看过那女的,长得清汤寡水,没什么姿色,看着没什么威胁性。”

    “就是这种人最可怕,装得单纯无辜,背地里却勾引别人未婚夫,我看她就是故意的,抢了风晚的未婚夫,现在还想进宋家大门,哪有这么巧的事,真贱。”

    “要不我找几个人收拾一下她,谁特么给她的脸。”

    “你们说傅聿修是特么瞎了眼吗?看上那种货色?”

    “我看是被猪油蒙了心吧。”

    ……

    另一侧的隔间内,男人听八卦听得正开心,无意听到傅聿修名字,差点一口水喷出来,难以置信得看着傅沉,一个劲儿和他使眼色。

    “宋家那个?”他压低声音。

    他这次来云城就是专程处理傅家与宋家婚约的,他肯定会事先调查,那丫头要是宋家的,傅沉认识也就不奇怪了。

    他没作声,算是默认了。

    而隔壁已经开始声讨傅聿修了。

    “……我听说傅聿修最怕的人是傅家三爷,要是能联系到他,告个状,保证能吓死他。”

    “傅三爷那是什么人啊,傅聿修联系他都难,哪儿是我们能联系到的啊。”

    “呵——吓死他算什么?我要一辈子踩着他。”宋风晚一直在喝酒,此刻已经醉意阑珊,说话都不清晰了。

    “踩着他?怎么可能,除非傅家……”几人互看一眼,“算了吧,没办法的,就怕那女的真的嫁到傅家,有他家撑腰,你始终得吃亏。”

    宋风晚却笑着。

    “怎么没办法了,我要是睡了他最怕的傅家三爷,不就可以一辈子压着他,反正傅三爷又没结婚。”

    众人大惊失色,“风晚,你喝多了!别胡说……”有人捂住了她的嘴巴,生怕隔墙有耳。

    这要是传到傅家,还得了。

    **

    隔壁的男人快笑疯了。

    炫目的灯光从傅沉脸上一晃而过,他微抿着嘴角,看着凉薄至极。

    小丫头,胆子挺大。

    “傅三,你听到没,那小丫头说要睡了你,简直胆大包天啊,哈哈……”

    “有志向,我欣赏。”

    “不过做人嘛,梦想还是要有的,说不准哪天就实现了呢,是吧。”他揶揄得看着傅沉。

    当事人摩挲着佛珠,神色平和,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傅三,她好歹差点成了你侄媳妇儿,你说句话啊!”那人凑过去。

    傅沉眸色沉沉,语气寡淡:

    “眼光不错。”

    那人嘴角一抽,暗骂一句。

    妈的,凑不要脸。

    ------题外话------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腹部好像有台正在工作的挖掘机……

    *

    【小剧场】

    某日某小家伙翻着家中相册,指着一张照片说问宋风晚。

    “麻麻,你和粑粑在一起的时候还在读书,是早恋吗?”

    宋风晚语塞,她如果说是,那不是等于承认早恋是被允许的?以后小家伙说不准会有样学样,也去早恋,自己还没立场教育他。

    她转头向傅沉求救。

    某人接收到信号,“你母亲不仅早恋还早熟。”

    “早熟?”小家伙来了兴致。

    “还没成年就想对我图谋不轨。”

    当晚傅三爷被逐出房间,被迫和某个小家伙挤在一张小床上。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