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020 戏精傅三爷,威胁晚晚

020 戏精傅三爷,威胁晚晚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此时已是黄昏时分。

    斜阳微光,落在他黑色长衫上,周身都仿佛被镀上一层淡金色的光晕,光影重叠,他甩了一下手中的佛珠,流苏摇摆,道不尽的风流写意。

    目光落在屋内的小姑娘身上,似乎带了些居高临下的审视和打量。

    神色寡淡得好像两人从未见过。

    “老三,进去吧。”老太太笑着先进了屋,宋风晚不卑不亢的站在那儿,小心的打量着这位老夫人。

    听说她今年已经80,比傅老爷子还长了两岁,一头银丝,穿着深紫色旗袍。

    年岁已高,皮肤已然松弛衰老,只是那骨子里的优雅从不因岁月而褪色,反而沉淀得越发雍容华贵。

    “晚晚?”老太太没什么架子,直接朝着宋风晚走过去。

    宋风晚笑着点头,脑海中只有一句话:时光从不败美人。

    “老夫人。”乔西延语气恭顺。

    “以前让你来看我,你推三阻四,现在让你送晚晚过来,你倒是勤快得很。”老太太声音透着股吴侬软语的味道,宋风晚细细听着,难道说她是南方人?

    “比较忙。”

    老太太轻哼一声,半个眼神都没给他,径直拉着宋风晚坐下,还不忘回头提醒自己儿子,“老三,你站在门口干嘛,过来坐。”

    傅沉本就心思通透,只几秒就把所有事情理顺了。

    难怪这段时间母亲总在他面前欲言又止,他本来以为老太太是准备给他安排相亲,正酝酿着什么大招,现在看来,今天那出《锁麟囊》完全是为了宋风晚安排的。

    傅沉不动声色的坐到了一侧的单人沙发上,目光从乔西延身上淡淡略过。

    视线相抵,两人都在互相打量着对方。

    似有暗流涌动。

    “老三,晚晚你是认识的,这位是乔西延,你乔爷爷的孙子。”傅老爷子低头喝茶,目光却不着痕迹得打量着自己儿子。

    完全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嗯。”傅沉应了一声,算是打了个招呼。

    乔西延眉眼微动,还真是个不好亲近的人。

    “都别愣着了,过来吃饭吧。”老太太笑道。

    “我出去一下。”傅沉却起身往外走,神色似乎还带着一丝不悦。

    “老三!”傅老爷子拧眉,语气透着点威胁,这混小子,难不成准备扔下客人自己走?也太不给面子了。

    “打个电话而已。”他说着就大步往外走。

    “就他事儿多,我们别管他,来吃饭。”傅老爷子冷哼。

    还敢给他甩脸子?

    反正他今天是打定主意让他收留照顾宋风晚的,他是从也得从,不从……

    也得从。

    **

    这边平时就傅老爷子和老太太两人吃饭,就一长型可坐六人的小餐桌,傅老爷子坐在上首,老太太自然坐在他下方。

    “西延,你过来我这边坐,我也有段时间没见你了,最近忙什么啊。”老太太操着一口吴苏话。

    “还是那点事。”乔西延对长者恭敬,乖顺的坐到老太太身侧,宋风晚没办法,只能一个人坐在一侧。

    “你家这行当能做一辈子,不在乎这点时间,找媳妇儿这事儿可不能耽搁,一定要趁早,不然好姑娘就被人抢走了。”老太太拉着他的手,眉头拧成一团,“你看你这手……”

    做乔家这行的,必须整天拿刀,还得使力,手上要是没茧子简直不正常。

    “你这手简直比我们家老头子还糙。”老太太虽是嫌弃,更多的还是心疼。

    “这很正常。”乔西延不动声色的抽回手。

    “自己的事还是得抓紧,你喜欢什么样的,要不回头我给你介绍几个。”老太太一提到给人介绍对象,眼底迸射出一抹精光。

    乔家没有主事的女主人,乔西延的父亲也是个弄玉凿石的痴子,也不管这些。

    “这真不用。”乔西延干咳两声,低头喝茶。

    “结婚生子这很正常,你别害臊。”

    宋风晚坐在对面,低头憋着笑,没想到自家表哥也有招架不住的人。

    她感觉到身侧有黑影靠近,晃一抬头,傅沉已经拉开凳子坐到了自己身侧,神色平和,无悲无喜。

    今天傅家难得来客人,自然要喝点酒。

    “晚晚,你要不要来点?”傅老爷子拿着一个白瓷小酒壶,“之前别人送的,味道甘甜,酒精浓度也不高,少喝一点也没什么。”

    “我不用了,您给三爷吧。”宋风晚猛地想起之前在酒吧的妄言,恨不能把头塞到桌子底下。

    “老三平时吃素,还戒烟戒酒,这小子特没劲儿,西延,你陪我喝一杯。”傅老爷子提到傅沉,语气还透着一丝嫌弃。

    吃素?

    宋风晚诧异得抬头看向身侧的人。

    他做得端正,宛若冬日料峭寒梅,一身的冷傲,傅沉注意到她的视线,淡淡得看了她一眼,似是在警告什么。

    宋风晚急忙垂下头,要命了。

    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晚晚,今天难得过来,就喝一小杯,尝个鲜儿,这种酒你肯定没喝过。”傅老爷子又开始劝酒。

    宋风晚没办法,只能起身,“傅爷爷,我自己来吧。”他哪儿敢让他老人家给自己倒酒啊。

    这酒完全没有酒精味儿,颜色青黄,透着股果香。

    傅老爷子和老太太几乎都在和乔西延说话,基本都是围绕着乔家。

    宋风晚刚刚尝了一口酒,舌尖还残留着那股香甜余味,她舔了舔嘴角,小心翼翼的捧着酒杯,准备再尝一口。

    酒杯刚碰到唇边,只听到耳侧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

    “好喝吗?”那声音几乎是压在自己耳侧的。

    低醇偏又带着股清冽的磁性。

    宋风晚身子僵直,“还行。”

    “少喝点,免得酒后失言。”

    “我不会乱说的。”宋风晚咬着唇,不就吃肉那点事嘛。

    “老三,有个事儿我要和你说一下。”傅老爷子瞧着时间差不多了。

    “嗯?”傅沉直起身子,一派泰然。

    “晚晚借读的学校是二中,就在城东,进修辅导班也在那附近,你家离得近,暂时就让她住你那里吧。”

    “咳咳——”宋风晚一口酒呛到嗓子眼,咳得小脸通红。

    视线猛地和傅沉相撞,心头一紧,有种随时会被灭口的感觉。

    傅沉放下筷子,神色越发不悦,隐有怒火。

    不远处紧跟着傅沉的几人面面相觑。

    我靠,刚才出去打电话让人给宋小姐置办东西,这会儿怎么还生气了?

    您装,继续装!

    ------题外话------

    三爷,您这戏做的不错啊,从头装到尾,好像老爷子把晚晚送过去,多委屈你一样。

    不过威胁媳妇儿神马的,真的不可取。

    晚晚:他肯定是背着家里人在外面偷偷吃肉,不想被人发现,幼稚。

    三爷:……

    *

    日常求收藏求留言求票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