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030 三爷吃味:穿得太露

030 三爷吃味:穿得太露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风晚回屋之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和父母简单通了电话之后,约莫十点半接到来自乔西延的电话。

    “表哥。”她声音有点闷,“你到家了吗?”

    “嗯。”乔西延刚到家,还没进门,正靠在车边抽烟,“你怎么样?还习惯吗?”

    宋风晚咬紧嘴唇,回想起傅沉之前贴过来的感觉。

    又一次让她浑身紧绷。

    落在耳边的温热,一路酥麻到了心底。

    现在回忆还是连神经都在战栗。

    “三爷性子虽然古怪,傅老教出来的孩子,品性肯定不会太差,你别给他惹麻烦,凡事顺从着点,别顶撞他,不会有什么事。”他吸着烟,连日来的奔波,让他略显疲态。

    宋风晚简直想哭,怎么顺从啊。

    就是他想占自己便宜,也得听话?

    偏生傅沉靠过来的时候,除却握着自己的手,没有半分逾越,就连衣角都没擦到自己,那么正经。

    宋风晚都觉得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

    傅沉这样的人,什么样的美人没看到,怎么会对自己这个未成年来兴致?

    “如果实在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我和傅家沟通解决,别一个人闷着。”乔西延想到宋家出的事,更加心疼这个表妹。

    宋风晚应了一声,两人又聊了两句才睡觉,又是一个不眠夜。

    **

    翌日

    宋风晚八点到学校报道,加上昨晚睡得不好,起得不算早。

    当她下楼的时候,傅沉正坐在客厅翻报纸,傅心汉则趴在他脚边,温顺得将脑袋靠在他鞋上蹭着,余光瞥见她下来,眸子沉了几分。

    校服是昨天送来的,厚实的黑白裙装,双腿露出大半,花白纤细。

    因为入秋,早晚偏凉,她特意搭了个长毛衣外套,饶是这般那双腿仍旧招摇得惹眼。

    傅沉眸色暗沉。

    这穿的是什么衣服!

    现在的学生校服都这么露?

    傅心汉一看宋风晚下楼,立刻蹲起来,摇着尾巴,一脸期许得看着她。

    它都不知道自己最近做错了什么,主人总是威胁他,还莫名其妙有人要它的小狗命,就宋风晚最好,还会给它顺毛。

    “傅心汉。”宋风晚朝它招手。

    傅心汉挪着脚,委屈巴巴的看着傅沉。

    某人眯着眼,“去吧,别抓到人,不然今天没饭吃。”

    虽然狗都会定期修爪,爪子还是有些锋利,宋风晚那腿没遮挡,傅心汉毕竟是狗,扑过去抓挠,下手没个准儿,本意是和你皮闹,也说不好会抓伤。

    傅心汉急忙朝宋风晚扑过去,为了避免抓到她皮肤,跳起来就扑在她裙子上,黑色裙子上立刻被它印出了两个爪印。

    它再接再厉,不停抓着她的裙子,想亲近她,结果就是……

    宋风晚的裙子彻底脏了,甚至有线头都被它的爪子勾扯出来。

    “我……”宋风晚欲哭无泪。

    “呜呜——”傅心汉意识到自己犯错了,蹲在她面前,不敢再靠过去。

    扭头看了眼傅沉。

    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算了,没事,我再去换件衣服。”女孩子见不得小动物这么可怜兮兮的模样,还摸着它的头,顺毛安抚。

    “天气挺冷,穿裤子吧。”傅沉适时开口。

    宋风晚点头,又重新上了楼。

    “嗷呜——”傅心汉扭头看着傅沉,生怕他又生气。

    傅沉拿起放在一侧的牛肉条,“过来。”

    傅心汉趴在地上,半天不敢动。

    他干嘛冲着自己笑得这么诡异,难不成要毒杀狗子?

    “愣着干嘛,过来。”傅沉拧眉。

    傅心汉撒开蹄子跑过去,傅沉将一小盒牛肉条都给了它,顺便摸了一下它的狗头,“表现不错,今天加餐。”

    傅心汉彻底懵逼了。

    做狗真难。

    **

    宋风晚再度下楼,已经换了条黑色长裤,傅沉这才稍显满意。

    简单吃了早餐,她就准备去学校,“三爷,那我先走了。”

    学校离傅沉居住的云锦首府,走路也就十多分钟,正好消消食。

    “我送你。”傅沉擦了擦嘴角,直接起身。

    “不用,我走过去就行,之前和表哥一起,已经看好路线了。”

    “我顺路去公司。”傅沉说话向来不容忍辩驳。

    宋风晚没办法,只能依言上了他的车。

    一路上宋风晚都在低头背英语单词,傅沉余光瞥了一眼,巴掌大的单词书上,每个单词都在边上标注了语义用法,语法特征,字迹娟秀工整,看得出来她学习相当用功。

    其实许多家里稍微有钱有势的孩子,学习刻苦的不多。

    家里早就帮他们谋好出路,高中毕业,出国镀金,回来继承家业,根本不用为任何事发愁。

    傅沉眯眼看着她,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

    车子并没停靠在学校门口,而是在一个路口停下,毕竟傅沉的车牌太招摇。

    待宋风晚下车,傅沉才吩咐司机回家。

    “三爷,不去公司?”

    “你有什么不满?”傅沉挑眉。

    “没有。”司机急忙调转车头。

    其实京城二中在城东,傅沉的公司在城北,顺路个鬼啊,而且自从宋风晚过来,傅沉就没去过公司,直接给自己放假了。

    三爷这几年确实清心寡欲,不太打理公司,但他只要人在京城,总有半天时间待在公司处理文件。

    现在公司都不要了,这要放在古代,就是典型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昏君。

    车子都没开到家,傅沉手机就震动起来。

    他接通,“喂”了一声。

    “傅三,昨天有件事忘记和你说了。”

    “说。”

    “你不给我点甜头?”

    “我挂了。”傅沉说着就真的把电话挂断了。

    对面的人懵逼了,我靠,还真特么挂啊!

    他又拨了个电话过去,一接通就吼了起来。

    “你特么就不能求我一次啊,说挂就挂,你考虑过我的感受没,一大早就让我上火……”

    “嘟——嘟——”电话再次切断。

    “妈卖批,傅沉,你丫好样的。”他是拿傅沉半点办法都没有。

    电话再度拨过去。

    “有事说事,不说我就挂了。”傅沉可没空陪他兜圈子。

    “昨天你和你家那小丫头去我那儿吃饭,有人打听她来着。想不想知道是谁啊?你求我啊,我告诉你。”某人笑得很欠揍。

    傅沉轻哂,“不是小丫头。”

    “嗯?”某人没反应过来。

    “以后她会是你嫂子。”说完傅沉就把电话挂了。

    某人傻了,这人已经挂他三次电话了,贼特么生气。

    人都没追到手,还嫂子?谁给你的脸。

    傅沉挂了电话,就吩咐副驾的人,“查一下昨天在农家乐打听过她的人。”

    副驾的人点头,傅沉不说,他也清楚,肯定是关于宋风晚的。

    也就五六分钟的功夫,就查出是谁了,傅沉眯眼看着,眼底一片寒沉。

    还真是贼心不死。

    ------题外话------

    三爷太腹黑了,啧,你有本事直接和人家说让她别穿裙子啊,利用傅心汉算什么本事。

    无名男配:妈的,凭什么连条狗都有名字,我连个姓都没有,抗议!

    三爷:配角需要有姓名?

    无名男配:……

    *

    昨天的奖励都已经下发啦,除却有个读者注册未满7天的,没办法奖励哈,大家可以看一下自己的后台,如果有遗漏的可以留言说明,我会补发哒。

    谢谢大家对月初的支持,群么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