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033 想他一整夜,靠得再近点

033 想他一整夜,靠得再近点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程天一满心满眼都是宋风晚,压根忘了傅沉家里有条恶犬。

    被它一路狂追,直接奔出了云锦首府的地界,傅心汉才摇着尾巴往回走。

    张扬尖锐的狗叫声,称着寂静的夜色,震得人心肝发颤,程天一回过神的时候,后背已然冷汗涔涔,他可清楚的记得,自己刚才猛一回头……

    路灯下那狗露出的牙齿,尖锐,透着寒光。

    特么的,他这辈子都没想过,会被一条狗追杀了两条路!

    死狗,你最好别落在我手里。

    不然我非把你弄死!

    程天一的车子就停在学校附近,一路飙车回家,直接踹门而入。

    客厅内的女人偏头看了他一眼,“谁惹着你了?发这么大火?”

    “没事。”他可没脸说自己被一条狗吓破了胆。

    “我听人说你去对宋风晚感兴趣?今天还帮她解围了?”

    “你消息真灵通。”学校并不是个私密的地方。

    “怎么着?吃瘪了?”女人轻笑,带着些许揶揄,“你不是和我说,什么女人都能搞定?这就不行了?”

    “据我所知,她可压根没正眼看你啊。”

    “人家是来好好学学的,我看你还是别招惹她了。”

    那语气似乎十分为他考虑。

    “这不用你管!”程天一说着直接上楼,卧室门被摔得震天响。

    楼下的女人嘴角一勾,眼神阴冷。

    她太了解这个弟弟,最不能受刺激。

    今天在宋风晚那里肯定没讨到好处,再刺激一下,会做出什么,还真不好说。

    她追了傅沉这么久,自然清楚,傅沉那里从未进过女人,这对所有觊觎他的人来说,大家机会都是平等的,现在居然住进了一个小姑娘?

    就算没成年……

    那也留不得!

    **

    此刻的云锦首府内

    宋风晚进屋,就盯着傅沉看,嘴角抿着,笑得分外狡黠。

    有些不怀好意。

    “回来啦,赶紧过来吃点东西。”年叔招呼宋风晚坐下,“专门给你做的,好久没做宵夜了,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说着拉着宋风晚就往一侧走。

    年叔给她上宵夜的间隙,傅心汉已经晃着脑袋走进了客厅,趾高气昂,仰着脑袋,不可一世的嚣张。

    傅沉轻哂:这蠢狗,狐假虎威,和谁学的这坏习惯。

    当它走到傅沉面前,蹲下,摇巴,开始卖萌。

    一副邀功请赏的模样。

    眼睛一直往傅沉手边的牛肉条瞄。

    傅沉挑了下眉,喂了它两根,顺便摸了一下它的狗头。

    傅心汉瞬间满足了,在他脚边蹭来蹭去。

    狗生圆满。

    宋风晚还在斟酌该怎么和傅沉开口,原本想等吃完饭再和他说,可是他忽然起身,“吃完早点休息。”

    说着就上了楼。

    这让她有些懊恼,又不好意思拦住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三爷,宋小姐分明是有话想和您说啊。”刚上楼一侧的男人,忍不住开口。

    傅沉在意宋风晚,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现在她找他有事,不是绝佳亲近她的机会吗?

    “应该是关于程天一的。”傅沉语气笃定。

    “他确实麻烦,在圈子里也是出了名的混,而且胆子也太大了,明知道宋小姐住在您这里,还敢跟踪?宋小姐可能想和您求救。”

    英雄救美。

    最容易产生奸情了。

    他家三爷居然会让这种机会白白溜走?

    “今晚没机会,她明早也会和我开口的。”

    那人刚想追问原因,傅沉已经进屋,把门带上了。

    “干嘛非得等到明早,那程天一可不是省油的灯,弄不好真会惹出乱子。”

    “三爷你还不了解?今晚宋小姐没开口,这事儿肯定得憋一晚上,这一晚上想的人是谁……”

    那人恍然,“卧槽,都是咱三爷?”

    “不然呢?”

    “也太特么腹黑了。”

    傅家人善谋略,尚攻心,这话在傅沉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宋风晚这一夜,确实满脑子都是思忖如何和傅沉开口提自己的建议。

    一整夜……

    想的都是他。

    **

    第二天一早

    宋风晚下楼的时候,年叔已经在着人准备早餐了,客厅内众人忙碌着,却不见傅沉的身影。

    “早餐想吃点什么?有瘦肉粥、烧麦、包子……”北方人,还是面食为主。

    “三爷在小书房吗?”

    “在的。”

    “那我先过去打个招呼。”宋风晚说着就急急往小书房走。

    年叔倒是一乐。

    这年轻人啊,发展就是快。

    之前还一副不乐意的样子,今天就打听三爷去向了。

    **

    小书房的门虚掩着,她轻叩两下,“三爷,能进来吗?”

    “进。”可能长久没说话的缘故,他的嗓子有点干燥沉闷。

    宋风晚推门而入的时候,傅沉仍旧和之前一样,伏案抄经,老旧留声机今日放着她并未听过的京剧段子,铜炉青烟,只是他今日居然穿了一袭白衫……

    如凛冬白梅,风骨傲然,清瘦仙灵。

    她之前觉得傅沉适合黑色,神秘内敛;此刻却觉得白色又更称他,仙姿独绝。

    “三爷,其实我有件事想和您说一下……”宋风晚迟疑片刻,还是支吾着开了口。

    “嗯?”傅沉挑眉瞥了他一眼。

    “就是,我昨天上学,我们班有个人……”

    “你说什么?”傅沉追问,似乎并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可能是戏曲声太大,宋风晚没敢直接要求他关了,只得靠他近一些,“……其实就是昨晚上,我回家的时候……”

    她和傅沉提要求,本就没把握,底气不足,声音也提高不起来。

    “听不清。”

    “我是想说,我昨天……”

    “离近点。”傅沉蹙眉,似乎略有不满。

    宋风晚这会儿胳膊都差点挨着他了。

    “三爷,我有件事想和您商量……”

    “你说,我听着。”他倾身过来,附耳过去。

    声音压着,略显低沉,耳朵凑过去,差点擦着宋风晚的唇边……

    她眨了眨眼,瞳孔微缩,因为他的侧脸倏然在眼前放大。

    精致到无可挑剔。

    “嗯?不是有话和我说,怎么不继续了……”

    他忽然转头。

    那一瞬间……

    贴得那么近,傅沉的呼吸几乎是擦着她的脸过去的,呼吸纠缠着,暧昧到了极致。

    整个世界都仿佛错乱了。

    ------题外话------

    三爷,你这样算计自家媳妇儿是不是不太好。

    三爷:我相信她昨晚肯定做了个美梦。

    晚晚:……噩梦连连。

    *

    谢谢大家最近给月初的打赏和票票,笔芯~爱你们。

    日常求个评价票和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