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040 三爷是榆木疙瘩?鸡飞狗跳

040 三爷是榆木疙瘩?鸡飞狗跳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程国富走后,傅沉又陪着老太太看了一出《打金枝》。

    “老三,晚晚一个人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京城这地方水深,你多照顾着点。”老太太手指打着节拍,还不忘叮嘱傅沉。

    “嗯。”某人应着。

    “那丫头学习辛苦,吃喝用度方面你别委屈人家。”

    “毕竟是小姑娘,心思敏感些。”

    “不要把她当成家里那几个小子,对人别忽冷忽热,知道吗?”

    ……

    老太太一直担心宋风晚在傅沉那边受了委屈,可劲儿唠叨他。

    傅沉不温不火的应着,好像完全没上心。

    “前几天,你父亲老部下从乡下抓了几只溜达鸡,回头你带两只回去,炖了汤给她补补身子、压压惊。”

    “嗯。”傅沉淡淡应了声,视线却一直集中在戏台上。

    老太太连声叹息,这不中用的死小子。

    他爸年轻时可不是他这个样子啊,追自己的时候,多殷勤啊,怎么生出这么个榆木疙瘩。

    站在傅沉身后的两人,对视一眼。

    三爷这戏可真足,老太太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三爷撩小姑娘……

    那可是一把好手。

    **

    京城中医院内

    程国富在傅沉那里受了气,一路上都铁青着脸,看到此刻还昏迷不醒的儿子,更是面如霜色。

    “三爷是出了名的脾气差,少爷这次确实踢到铁板了。”秘书陪着熬了一宿,眼眶乌青。

    “不到三十的小子,对我那态度?”程国富也五十多了,和他比傅沉确实年轻。

    “老来子,辈分上倒是占尽便宜!”

    “就是看在我们两家那么多年交情的份上,他也不该赶尽杀绝啊!”

    “爸,您回来了。”两人进了病房,一个模样出众的女人立刻站了起来,“怎么样?老太太那边说什么?”

    程国富叹了口气。

    “你妈呢?”

    “去打热水了。”

    程国富一子一女,长女程岚,24岁,是一家杂志的编辑,儿子程天一还有几个月就18了。

    据说程夫人生了女儿之后,身子虚,习惯性流产,怀程天一的时候,打了一百多次保胎针,所以整个程家对这个儿子都分外宠溺。

    “小岚,你之前和傅沉关系不是挺好吗?”程国富将目光投向女儿。

    程岚正掖被子的手指停滞两秒。

    “现在他为了那个小丫头,硬是不松口。这会儿肯定在气头上,等过几天,你去和他说一下,能不能放过你弟弟。”

    “这个……”程岚将被子死死绞在手里。

    “你们不还一起去爬过山?”

    “嗯。”程岚压根没敢说,那是自己无意中得知消息,死皮赖脸跟过去的,还被傅沉奚落了一通,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这种事她是没脸对人说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关系真的很好。

    能和傅沉扯上关系,在京城,可以吹很久。

    现在还有不少人觉得他俩有交情。

    “那你弟弟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三爷性子古怪,我也得看看能不能见到他。”程岚面色平静,心底却掀起了万丈狂澜。

    别说和他说话了,就是见一眼傅沉都难如登天。

    本想借着他弟弟的手除掉那个死丫头,没想到却把自己拉下了水。

    “只要你想肯定有办法。”程国富是不许她拒绝的。

    程岚抿嘴应着,心底更是恨透了宋风晚。

    她怎么都没想到傅沉为了她会做得这么绝。

    **

    傅家老宅

    傅沉陪老太太听了戏,晚饭自然要陪她一起吃的。

    傅心汉昨天立了功,傅沉心情又好,自己出门前,让人带它出去洗澡,顺便做个美容,直接带到老宅,待会儿和他一起回去。

    “我们家傅心汉呢。”老太太一进院子就开始找狗。

    “在后院呢。”

    “哎呦,我们家的小宝贝儿。”老太太连宅子大门都没进,直接去了后院。

    傅老爷子站在房门口,连声叹息,连个眼神都不给我?

    “爸。”傅沉轻咳两声。

    “赶紧把你家狗崽子带走,以后不许带来,咋咋呼呼,吵死了。”老爷子冷哼一声,直接进了屋。

    其实这狗送来的时候,老太太并不喜欢,她一辈子没养过宠物,总觉得狗吵,身上有味儿,没想到在她这里养了一阵儿,每天晚上就差搂着它睡觉了。

    差点没把老爷子气死,这么多年夫妻,到最后地位还不如一条狗。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就听到从后院传来声音,他俩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往后院走。

    这一过去,就看到傅心汉正撒开蹄子追着一群鸡,五六只鸡被它吓得扑棱鸡翅一个劲儿惨叫。

    老太太这手脚,追不上,只能在后面喊它,傅心汉却充耳不闻。

    鸡飞狗跳,说得大抵如此。

    “傅心汉。”傅沉沉着嗓子。

    傅心汉立马转头,身子一缩。

    “给我过来!”

    这小狗东西,一转眼不见,来这里称王称霸了。

    傅心汉缩着脖子挪到傅沉面前,嘴角还粘着鸡毛。

    “去墙边蹲着。”

    它立刻走到墙边,紧挨着墙面,身子紧缩成一团,模样凄惨。

    几只鸡已经被收到了笼子里,后院落了一地鸡毛。

    “嗷呜——”傅心汉开始卖惨。

    傅沉冷哼:是最近对它太好,它有点飘了……

    **

    傅沉回家的时候,带了两只鸡,还拿保温桶提了一份鸡汤,回去的时候,天色已晚。

    “直接去画室,顺道接她一起回去。”

    司机立刻驱车前往宋风晚所在的画室。

    他们到画室的时候,九点五十多,不多时,就有学生陆续从里面走出来,直到没人了,也不见宋风晚。

    “宋小姐每天都比别人晚半个小时,很用功。”

    傅沉点头,推门走出去,准备进去看看情况。

    画室走廊灯光白炽,照得四下显得孤寂冷清,周围又没人声,就连脚步声都显得空旷寂寥。

    “她在倒数第二个教室。”身侧的人提醒。

    教室有两个门,傅沉走的方向,先经过后门,铺面就是一股厚重的铅墨味,他几乎第一眼就看到了宋风晚的背影。

    和她隔了两个画架还有个男生没走,握着碳笔,却一直盯着宋风晚。

    傅沉脸色沉冽几分。

    还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赶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傅沉身侧的人叹了口气,三爷这情敌还真是层出不穷啊。

    ------题外话------

    三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话说傅心汉最近日子太好过,真是有些飘了,哈哈。

    *

    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啦,真的是最后一天啦!咳咳……

    我脑子一直不太好使,大家都懂的【捂脸】,昨天的题外都忘掉吧,忘掉!

    话说昨天粉丝数有一度停留在250这个数字上,然后看着你们的留言,我……o(╥﹏╥)o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