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044 三爷的诱惑,撩得受不了

044 三爷的诱惑,撩得受不了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傅沉已经着人拾掇出了一间屋子专门给宋风晚画画,十点下课,她便收拾了东西回家。

    “风晚,今天回去很早啊。”授课老师高雪擦着手笑道,小半个月接触,她也大概清楚了面前女孩的情况。

    家境殷实,吃穿用度不能说是最好的,那有些也是一般人家消费不起的,性子低调温顺,还特别勤奋。

    聚集到这里的学生,都是要突击提高艺考成绩的,很多都是家长送来,给她塞红包送礼的不在少数,她却从未见过宋风晚的任何长辈。

    “嗯,晚上太冷了,想早点回家。”宋风晚自然不会和她解释那么多,收拾东西打声招呼就率先离开。

    画室外面停了不少电动车或者小轿车,多是家长来接人的。

    “……外面冷吧,让你多穿点出门非不听话,路上给你买了杯豆花,捂捂手。”

    “我不爱吃这个,都让你别买了!”

    “你不吃就暖着手,回头我吃,学了这么久饿不饿啊?我带你吃点东西再回去……”

    一对母女骑着电动车从她面前疾驰而过。

    秋风寒瑟,宋风晚咬了咬牙,胸口闷得有些喘不上气。

    她快速转了个弯,忽然看到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正笑着朝自己招手,灯光下的狐狸眼,眯成一条细线,狡黠无害。

    “宋小姐,三爷让我们来接您。”十方在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抄手接过她的画夹。

    “太麻烦你们了。”宋风晚余光瞥见站在她身侧的黑衣男人,一身冷肃,好似裹着寒霜,从始至终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客气什么,应该的,快上车,外面怪冷的。”这也算是十方第一次接触宋风晚。

    和年叔说得一样,乖巧知礼,没有一点架子。

    宋风晚钻进车里,十方帮她放好画夹,关上车门,才正色看着面前的男人。

    “老江,人家是小姑娘,你特么能不能别摆一张臭脸,吓死她怎么办。”

    千江拧眉,他的脸一直这样,也没看吓死过人。

    十方压低声音凑过去,“这位以后可是咱的夫人,先打好关系,你好歹冲人笑一个啊。”

    千江抿抿嘴,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略显惨烈的笑容。

    十分嘴角抽搐两下。

    “你特么还是别笑了,更吓人。”

    “你这脸是不是被人揍过,表情失控啊,我特么让你微笑,你笑得也太特么惊悚了。”

    “就你这脸,这特么美颜相机都拯救不了。”

    ……

    千江直接坐到驾驶位,懒得理会还在喋喋不休的某人。

    傅家人都是沉默寡言的,难得碰到一个话痨,宋风晚一路上他念叨,之前心里的郁结好像也消散不少。

    “宋小姐,外面有点凉,要不要开暖气?”十方坐在副驾,扭头看向宋风晚。

    “不用,马上就到了。”

    “我叫十方,开车这个黑大个叫千江,他就天生这么个死人脸,你别怕,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喊我们一声哥哥。”

    “嗯。”宋风晚笑了笑。

    一直沉默无语的黑大个终于动了动嘴唇,“哥哥?你在找死。”

    他声音一如他这个人一样。

    干燥粗糙。

    哥哥?

    他把三爷放在哪里?

    摆明是想占三爷便宜?就三爷那睚眦必报的性子,没他好果子吃。

    宋风晚咬了咬嘴唇,不太明白黑大个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能喊哥哥?难道叫叔叔?

    **

    三人到家的时候,傅沉依旧坐在客厅。

    宋风晚拧眉:这傅三爷可真是奇怪,深更半夜看什么新闻联播啊。

    “回来啦?过来吃点东西。”年叔招呼宋风晚过去。

    “三爷,我吃完东西,我们就开始吧。”宋风晚没忘记今晚约了傅沉给她做模特画素描。

    “那我先上去。”傅沉起身回房。

    他得准备一下。

    宋风晚三下五除二快速吃了两口东西,就抱着画夹上楼,生怕让傅沉等急了。

    当她进入二楼最右侧房间时,傅沉并没到,房间被收拾得异常整洁,墙上还挂着几幅画,黄色的壁纸在熏黄的灯光下泛着暖意。

    画架和绘图工具也是一应俱全。

    趁着傅沉没来的时候,宋风晚将前期准备工作都做好,安静等着。

    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门被推门。

    宋风晚直接傻掉了。

    他穿着一件过膝的白色浴袍,精瘦的腰身上扎着一条白色腰带,随着他走动,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一小块白色肌肉,肌理分明。

    手中握着一条毛巾,自在随意得擦着头发,直接坐在宋风晚不远处的小沙发上。

    “需要我做什么?”他将毛巾挂在脖子上,发梢还在滴着水,剔透的水珠顺着他的额角脸颊滚落,沿着他的脖子,锁骨……

    不断往下。

    一寸寸滑过他的皮肤,那水渍好像是有魔力,着了火一般,宋风晚被烫得小脸通红。

    他……

    干嘛穿成这样过来。

    “怎么不说话?需要我怎么做,离多远合适……”傅沉见她发呆,反而起身靠了过来,“还是近一点比较方便?”

    他气息有些凉,落在她脸上,却化成一股股热浪。

    宋风晚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快要破表了,耳根子全部红透。

    傅沉眯着眼,忽然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耳垂……

    又软又烫。

    “你……”宋风晚是坐在凳子上的,被他吓得差点跌坐在地上。

    “脸这么红,耳朵还这么烫?”

    “没有啊!”宋风晚吓得半死,他干嘛总是忽然凑过来。

    傅沉忽然一笑,那种距离……

    好像他一低头,就能……

    亲到她。

    宋风晚真觉得自己已经在濒死边缘了,嗓子眼都热得冒烟。

    “我看你们画室的石膏模型,很多都是裸着……”傅沉声音清冽,带着点华丽的尾音,听得人心尖直颤。

    “不用脱衣服,您坐着就好,我现在学画人脸。”

    她哪儿来的胆子让傅沉脱衣服啊。

    “那什么样的距离合适,近点是不是更清晰?”

    “不用,您坐在那里就好,随意点。”宋风晚咬着唇。

    余光瞥了一眼傅沉露出的小片皮肤,肌肉匀称,线条流畅,他浑身还散发着热气。

    好似热浪扑面,一阵一阵,勾得人心烦意乱。

    ------题外话------

    要命了!

    三爷,你这么会撩,你爸妈知道吗?晚晚画画,你准备个鬼啊!

    撩得晚晚都要受不了了。

    我也要受不住了【捂脸】

    三爷:不是给你看的,闭上你的眼!

    我:……

    *

    感谢大家最近给月初的打赏和票票,谢谢~

    手动笔芯~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