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058 狠狠抱住,紧紧牵住

058 狠狠抱住,紧紧牵住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风晚没打算在傅沉面前哭,只是有些事在她心底压了太久。

    父亲出轨,私生女上门,这种事她羞于启齿,不敢和别人说。

    她知道很多人等着看自己笑话,她不能让人看出一点悲伤的情绪,所以她只能忍着。

    她心里恨江风雅,更加怨恨父亲,可是一想到父母关系紧绷到随时可能离婚,那种从心底滋生的慌乱无助让她几近崩溃。

    她一直希望,等她回云城,这一切都像个梦,什么都没发生过。

    而今天的事情,将她本就支离破碎的幻想敲得粉碎。

    京城的秋风,沁凉萧瑟,宋风晚从喉咙到胸口都火燎般胀痛,更没力气直视傅沉的眼睛。

    她吸了吸鼻子,眼眶憋得通红,伸手裹紧衣服,跺了跺脚,试图转移注意力,“三爷,谢谢你过来,我没事。”

    她声音沉闷,带着浓重的鼻音,听得傅沉心烦意乱。

    “你靠过来点。”

    “嗯?”宋风晚裹足不前,盯着鞋尖的眼睛,发酸胀痛,泪水顷刻模糊了视线。

    傅沉拧眉,自己上前一步,两人距离瞬间拉近。

    “什么事啊?”宋风晚下意识想躲。

    “别动!”傅沉声音沉冽,带着不容置喙。

    他松开钳制她的手,解开西装外套。

    “三爷……”宋风晚话音未落,外套已经将她包裹住。

    混杂着他身上特有的檀木味,像是一层绵密温热的网,温暖了她整个身心。

    傅沉手指在外套领口滑动,似是在整理,神情认真专注。

    宋风晚被挤在外套与傅沉身体中间,进退不得,他的温度密不透风,有些霸道凌厉,却又不失温柔。

    “宋风晚。”

    “嗯?”她声音越发沉闷细小,生怕被傅沉听出一丝异样。

    他的呼吸近在咫尺,湿热滚烫,一丝不落得落在她脸上,那种异样的气息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让人脚底有发软,头脑昏胀。

    傅沉眸子幽沉,有些无奈得叹了口气,“真是……不成样子。”

    几乎是压着最后一个字音,他手指猛地用力扯紧外套,宋风晚猝不及防,整个身子就跌进了傅沉怀里。

    她身子僵直,宛若惊雷炸响,脑袋昏沉到一片空白。

    她下意识扭动身子,可是傅沉力道太大,她挣脱不了,反而被他狠狠按在怀里,她手指无措得抓着他衣服,拧出一层褶皱。

    手指搂紧她的腰,力道大得仿佛要把她嵌入怀里。

    “小小年纪,别藏那么多事。”傅沉见她不再动作,才哑着嗓子开口。

    宋风晚自从到了他家,规行矩步,小心再三,越是这样,她过得越是辛苦,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她怎么可能和没事人一样。

    “心里难受,想哭就哭。”傅沉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动作温柔,声音温软,宋风晚攥紧他的衣服,眼泪崩落,濡湿他的衣服,烫得他心里发疼。

    一边的傅家人可算是松了口气。

    尤其是十方,伸手抵了抵千江,露出姨母般慈祥的微笑,“可算特么抱上了,可急死我了。”

    “三爷最近的韩剧,没白看。”

    “这种时候,就应该直接扑倒抱住啊。”

    千江瞥了他一眼,“说得好像你搞对对象一样?”

    “你特么的怎么知道我没搞过对象?”十方一听这话就急了,毕竟年纪不小了总不好意思说,没谈过恋爱。

    “我们吃穿住都在一起,你说呢?”千江一句话把他气得脸都青了。

    “妈的,就是特么每天和你一起,我才找不到女朋友,老子要是特么单身,你丫的也别想好过!”十方冷哼。

    千江瞥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他。

    **

    这边的宋风晚哭了一会儿,心里舒服些,才离开傅沉怀里,看着他胸口濡湿的一片泪渍,咬紧嘴唇。

    “三爷……”

    “你出来做什么?”傅沉直接岔开话题。

    “我给我妈买点吃的。”她吸了吸鼻子,这才想起正事没干。

    傅沉看了眼周围,对面有不少小馆子,不过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并没什么人。

    “那我先过去。”宋风晚低头就要穿过马路,连是否有过往车辆都忘记观察。

    傅沉伸手,直接攥住她的手腕,一辆电瓶车几乎是擦着她的衣服,疾驰而过。

    “我陪你过去。”她手腕柔软无骨般,纤细冰凉。

    傅沉拉着她,缓慢穿过马路,手指状似无意得往下,碰到她略显僵硬的手指,宋风晚蹙眉,下意识要抽回手,他已经更加用力的握住,紧紧攥在手心。

    他手掌宽厚,带着独特而温暖的热度,将她手心染得一片滚烫。

    手指纠缠。

    亲密无间。

    宋风晚垂头看着两人交握的手,心跳如麻,一片慌乱。

    她手指动了动,终是贪恋那份温暖,没舍得抽回来。

    傅沉想和她更进一步,只是现在时机不对,她心里已经很乱,要是再受什么刺激,保不齐就从自己家搬出去了,傅沉赌不起。

    “这家店吧,我买个盖浇饭。”宋风晚指着一家小餐馆。

    “我在外面等你。”傅沉松开手,神情一如既往平和。

    宋风晚点头就钻进了餐馆内。

    傅沉压根不懂如何哄女孩子,沉思片刻,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他认识的人中,异性缘好点的,也就他了。

    “喂——”对方声音带着浓重的鼻腔。

    “是我,感冒了?”难得的关心。

    “刚从雪山下来,有点儿不舒服……”

    “注意身体。”

    对方沉默数秒,“……卧槽,傅三,你特么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还关心我?”

    傅沉拧眉,这神奇的反射弧,“问你一件事。”

    “呦,你居然有事问我?不得了,你特么之前不是狠心决绝得把我给拉黑了吗?你特么有种把我拉黑,就别主动找我啊。”

    傅沉沉默几许,这人……

    “你说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七岁就认识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就这么对我啊……”

    “八岁你说与我割袍断义。”

    对方一噎,“九岁不是特么重归于好,还差点义结金兰了吗?”

    “然后你把我父亲惹毛,被他拿着棍子打出了我家。”

    “你不想有事求我?你和我说话就这态度?你说两句好听的,我帮你啊。”

    傅沉拧眉,直接挂了电话。

    这人还真是给他点好脸色立马就顺杆爬,惯不得。

    对面的人懵逼了。

    这特么给他主动打电话的是他,挂电话的还是他。

    傅沉,老子要特么与你恩断义绝!

    ------题外话------

    抱上了,终于抱上了,哈哈……

    虽然时机不对,也算是亲密接触了,撒花撒花吧

    还暗戳戳的拉了小手,啧啧

    无名男配:仍旧是没有名字的一天……

    我:……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