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063 偷吻:晚晚,让我亲一下

063 偷吻:晚晚,让我亲一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风晚见傅沉躬身垂头,还伸手比划着,“这样高度正好。”

    她的手指无意从他侧脸滑过,傅沉眸子幽邃,伸手攥住了她不安分的手,轻轻握住,低头,在她手背轻轻吻了一下……

    他的唇很烫,带着灼人的热度,鼻端呼出的气息洒在她手上,痒的人心酥腿软。

    “什么高度正好?”他声音越发低沉,靠得越来越近。

    宋风晚视线有些模糊,她能感觉到他在笑,带着檀木味的霸道气息摸不透风,有种热意从嗓子眼一路蔓延到胸口。

    浑身滚烫。

    “……嗯,就……”宋风晚意识不清,压根不懂自己要表达什么。

    傅沉垂眸盯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

    这个高度……

    很适合接吻。

    只是现在时机很不合适,傅沉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拉着她的手往包厢走,“我们回去。”

    宋风晚就这么乖巧安静的跟着他。

    两人回去约莫五六分钟,乔艾芸才面色凝重的走进来,宋风晚当时已经靠在包厢的沙发上睡着了,身上盖着傅沉的外套。

    “晚晚喝多了?”乔艾芸蹙眉,“这丫头也真是……”

    “我叫了面条,您吃点主食。”傅沉却直接岔开话题。

    “我不是很饿,你要是吃好了,我们就走吧。”乔艾芸一顿饭也没动几下筷子,有心事,哪有心情吃东西啊。

    “那走吧。”傅沉也知道她有事情要处理。

    乔艾芸扶着宋风晚往外走,中途手机响了无数次,她的脸色也是越发难看,直到将宋风晚送上傅沉的车,才腾出手把手机直接关掉。

    “傅沉,我还有些事要处理,晚晚恐怕又要麻烦你了。”乔艾芸也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您忙。我让人送你回酒店。”傅沉说话客气,“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

    “谢谢。”乔艾芸点头。

    **

    宋风晚回去的路上都迷迷瞪瞪得,身子左摇右晃。

    傅沉轻笑,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将她轻轻往怀里一带,“车开得慢点。”

    “嗯。”十方揉了揉鼻子,这刚和未来丈母娘辞别,就把人闺女搂到怀里,这操作也是贼溜。

    “对了三爷,明早公司有个会,您要参加吗?”十方观察着傅沉的神色,自从宋风晚住进来,这位爷是真的开始过退休生活了。

    “再议。”

    “去医院吗?聿修少爷那边……”十方咳嗽两声,“真是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我倒是真没看出来那江风雅有哪点比得上宋小姐。”

    “居然为了她放弃这么好一段姻缘。”

    坐在副驾的千江瞥了他一眼,这话痨又开始聒噪了。

    “那江风雅可不是个省油的灯,难怪老爷子和老太太那么生气。”

    傅沉垂眸看着怀里的人,“做不成孙媳妇儿,还可以是儿媳妇儿,总归是傅家的媳妇儿……”

    十方被一噎……

    卧槽!

    太特么不要脸了。

    傅沉这人腹黑,心思深,听说傅聿修找律师干预,他已经气上心头,饶是如此也没去医院找他算账。

    其实最让人恐惧的并不是受刑,而是临刑前的忐忑惶恐。

    就好像上学时候等考试分数一样,分数再低,只要试卷发下来,饶是成绩不满意也认命安心了,最难熬的就是等待的那个时间。

    他现在就是故意吊着傅聿修。

    他不知道傅沉何时会去找他,也不敢打电话联系他,就只能煎熬得等着。

    这种感觉比凌迟还可怕。

    **

    云锦首府

    车子停稳,第一个扑过来的是傅心汉,摇着尾巴坐在车外等着,瞧见傅沉下车,又转身把宋风晚抱了下来。

    它眨了眨眼,晃着尾巴跟上去。

    傅沉将宋风晚抱回自己房间,她的身子刚沾了床,手指扯住傅沉的衣服,就不肯松手。

    “乖,松开——”傅沉拍了拍她的手背。

    宋风晚嘟囔一声,直往他怀里钻,她面色潮红,呼吸带着灼人的热浪。

    傅沉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喝酒脸红很正常,只是她身体温度似乎偏高。

    “先松开,我去去就回来。”傅沉语气温柔,宋风晚才松开手。

    此刻夜已深,傅沉并没打扰其他人,自己去翻找药箱,拿了体温计。

    等他回到二楼的时候,就看到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人,却蹲在自己房间门口,傅心汉就坐在她边上,一人一狗听到动静,齐齐向他看过来。

    “怎么出来了?”傅沉蹙眉,走过去把她从地上半抱起来。

    “……我很听话,有好好学习,我真的很乖。”宋风晚揪扯着傅沉的衣服。

    “嗯,我知道。”

    “你别不要我好不好?”小姑娘声音软糯,带着点哭腔。

    “不会不要你的。”傅沉声音越发柔和平静。

    都说酒后吐真言,这小丫头莫不是对自己……

    只是接下来,宋风晚张着小嘴,又缓缓吐出了一个字。

    “爸——”

    傅沉身子一僵,反手推开门,将她抱了进去。

    傅心汉立刻想要窜进去,可是门瞬间合上,要不是它动作快,差点夹断它的狗头。

    它伸着爪子扒拉了几下门,又耷拉着脑袋缩在一边等着。

    **

    傅沉已经抱着宋风晚到了自己房间,将她放在床上,身子就顺势压了下去。

    她有些发烧,身体蒸腾着热气,熏的人口干舌燥。

    “宋风晚……”傅沉压着嗓子。

    “唔——”宋风晚被压得有些难受,不安的扭着身子,小嘴一张一合,嘤咛嘟囔着。

    傅沉重心放低,整个人几乎贴在她身上,手指从她唇边滑过。

    柔软细腻,炙热滚烫,他喉咙干燥得像是着了火。

    “晚晚——”他低声哄着她。

    “嗯?”

    “有点忍不住了怎么办?”他伸手摩挲着她血红的耳垂。

    宋风晚浑身滚烫,他指尖偏又带着点凉意,一冷一热,她忍不住轻哼一声,娇嗔婉转,活像是在勾引他……

    傅沉喉咙发紧,“让我亲一下……”

    宋风晚意识模糊,哼哼唧唧的。

    下一秒

    傅沉已经低头,压住了近在咫尺的那片柔软。

    浑身所有的触感都仿佛凝结在一起,那点温热,一路酥麻到心底。

    她的唇,温热柔软。

    他的呼吸越来越重……

    原来有些东西,不是尝一口就能满足。

    傅沉得到任何东西都太容易,以至于对什么都不会投入过于热情和精力,他现在却觉得……

    光是亲她。

    似乎一辈子都不会腻。

    ------题外话------

    咳咳……三爷真是腹黑又闷骚。

    此刻医院里的傅聿修估计吓得睡不着,他却在这里偷吻人家小姑娘!

    这也算是有进展吧,哈哈,鼓掌~

    三爷,既然不满足,你要不再亲一口得了,哈哈

    **

    推荐:《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水君心

    这是一个装残大灰狼和腹黑小狐狸强强联手,时不时互怼和被撩的故事。

    任务失败,红狐以身殉职,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还要被人送去当童养媳,等等,童养媳都不受年龄限制了吗?

    房间里,周孜月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瞎子,“这么好看的眼睛,真瞎了?”手中锃亮的刀尖慢慢戳向他的眼睛,越来越近……

    “你就是周孜月?”

    刀尖在他睫毛前微微一顿,她笑着点了点头。

    穆星辰心道:多么阴险的一个小孩,看来以后的日子不会无聊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