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00 三爷吃醋,借酒行凶(3更)

100 三爷吃醋,借酒行凶(3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雪场这边

    两人换完衣服回房,宋风晚已经累得没了力气,胳膊抬起来都酸软费劲。

    “稍微泡个澡我们再下楼吃饭。”傅沉只在旁边看着,半点汗都没出,自然无须洗澡,回屋换了身衣服就出来烧水冲茶。

    宋风晚应了一声,回房之后,蹬掉鞋子,呈“大”字形,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才觉得浑身舒服一些。

    拿过手机准备刷会儿微博,这才瞧见乔艾芸打来的几通未接电话,立刻给她回拨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喂,妈——”

    “你忙什么呢,电话不接。”

    “我不是和你说,出来玩了吗?”宋风晚翻了个身,趴在床上。

    “三爷带你出去的?几个人啊?去哪儿了?”乔艾芸一早出去见律师,忙了一天才得空给她去个电话。

    “在京城边上的雪场,不少人呢。”宋风晚悻悻笑着,总觉得她和傅沉单独出来有些怪怪的,随口扯了慌。

    “那就行,滑雪也要注意安。”

    “我知道,你那边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

    “有你严叔帮忙,一切都挺顺利的。”乔艾芸自然也捡着好的说,两人又聊了一阵儿,方才挂了电话。

    乔艾芸其实刚见了律师回来,宋敬仁以养病为由,拒绝与她的律师交谈接触,完是在消极抵抗。

    直接放了话出来,“要谈离婚可以,让乔艾芸自己来见我,我们面对面谈。”

    乔艾芸现在瞧他就犯恶心,压根不想和他碰面。

    她和严望川关系微妙,这次又是处理离婚事宜,若非迫不得已,她并不想劳烦他。

    其实严望川到乔家之后,与她接触并不多,甚至于有些时候,她觉得严望川有些讨厌自己。

    平素碰面也都飞快离开,正眼不瞧。

    乔艾芸当时还想着,“不就是家里有些钱嘛,住在我们家还摆谱。”

    和他说话冷若冰霜,动不动就给自己甩脸子,两人独处时,说话就没超过三句。

    甚至于有一次外出采购,她跟着出去玩,当时的山石地貌并不像现在,有栈道山路,基本都是靠自己爬。

    她险些出了意外,那时年纪小,直接吓懵了。

    严望川救了她,还冲着她发了一通火。

    直接把她骂哭了。

    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责骂,哭了一路,还在心底暗暗发誓要和他绝交,现在想来也是幼稚得可笑。

    那时年纪小,只觉得这人脾气古怪又暴躁,恨不能离他八丈远。

    后来父亲提议和他结婚,说他踏实本分,乔艾芸却不以为然,甚至觉得依照他的脾气,自己嫁过去,一言不合,他就会对自己实施家暴。

    当时宋敬仁追她追得紧,那时情窦初开,哪个小姑娘不喜欢浪漫,现在想来确实太肤浅。

    另一边

    宋风晚泡了半个小时澡,换了衣服出门,傅沉坐在靠近窗边的椅子上,捧了杯茶,背靠屋外白茫风雪,愈发出尘禁欲。

    “三爷,我好了,咱们去吃饭吧。”

    傅沉看了她一眼,眸子有些幽沉。

    她穿了件到小腿的黑色长毛衣,露出一小截藕嫩的小腿,室内暖气高达二十多度,自是不冷的,只是……

    他看着,心里不舒服。

    “下面有餐厅,自助和火锅,你想吃什么?”傅沉放下杯子起身,目光从她腿上扫过,有些凌厉。

    宋风晚扯了扯衣服,高领长袖,大腿都遮了,有什么不妥?干嘛一直看着她。

    “自助吧。”宋风晚不知道他的喜好,反正吃自助,想吃什么自己拿。

    二人到自助餐厅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服务生带着两人往里走,中途倒是不少人朝他们看。

    以前没和傅沉到人这么多的地方,没发现他的个子站在人群中,倒是意外突出。

    “慢点儿。”餐厅人多,大家又来回走动拿食物,难免有些擦碰,傅沉时不时伸手护着她的胳膊,模样分外小心。

    两人刚落座,立刻有两个男生跑过来。

    “宋风晚,还真是你啊。”

    宋风晚抬头,居然是二中学校的同学,这些人平素眼高于顶,从不和她说话,居然会主动过来打招呼。

    “你好几天没去上学了,听说生病了?”

    “还好,周一就过去。”宋风晚与他们不熟,说话难免生硬尴尬。

    “这位是你哥?”傅沉极少露面,这些孩子父母都未必见过他,更何况没出校园的毛头小子。

    “不是,我叔叔。”宋风晚解释了一下。

    “叔叔好。”两人打了招呼,“明天你要不要去滑雪,一起啊?”

    “再说吧。”宋风晚眼看着傅沉脸色渐黑,说话声音都小了不少。

    “那我们先走了,叔叔再见。”

    两人临走还不忘在傅沉心窝又捅了一刀子。

    这些人确实瞧不上宋风晚,只是程家败了,又听说傅家二老很疼她,就算搞不好关系,也不能弄得太僵,这才主动打了招呼。

    “三爷,我去拿点吃的,你要吃什么?”宋风晚看他脸色不好,说话都斟酌起来。

    “你先去,我待会儿自己去拿。”

    然后宋风晚就瞧着傅沉拿了几瓶酒回来。

    三爷不是不喝酒吗?这是出什么事了?还是受什么刺激了?

    后来的宋风晚才知道,有个词叫借酒行凶。

    ------题外话------

    严师兄,你要和三爷多学学……

    啧,把人骂哭什么的,真的不可取。

    严师兄:如果是你会怎么做?

    三爷:她已经被吓到了,先抱着安抚……

    严师兄:……

    段哥哥:禽兽。

    明天有人要借酒行凶了,哈哈~

    你们猜他要干嘛,你还不喝酒,你再装……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