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02 醒后不认账,晚晚恼怒(2更)

102 醒后不认账,晚晚恼怒(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风晚手指颤抖,手中的佛珠滚落在地,打破沉寂。

    傅沉从她唇边退出来,身子却并未抽离,两人呼吸重叠着,纠缠着,暧昧着,一个急促紧张,一个炽热喷张。

    唇与唇若即若离的触碰着。

    这感觉比刚才更甚,宋风晚小腿酥软得战栗,唇边那抹若有似无的热度,一寸寸撩拨着她。

    方才被咬过的地方,像是有火舌在叫嚣。

    火燎般烫人。

    这一刻好像空气都凝滞不前,她嘴唇很红,眼神带着水汽,看着他的时候,天真还带着些许诧异……

    透过云层,几抹月色透进来,将室内一切都照得虚无绰约,傅沉握着她的腰,纤细无骨。

    像是要在他指尖融成一滩水。

    宋风晚方才用力绞弄,佛珠落地时,串联的线断了,崩落了一地,在地上徐徐滚动……

    “你把我的东西弄坏了。”傅沉声音压抑着。

    宋风晚整个人都懵掉了,他这是在找自己索赔?

    “我用了好多年,坏了……”他靠得更近了一些。

    宋风晚秉着呼吸,耳畔都是心跳紊乱的砰砰声,她咬着嘴唇,下意识要躲,他的气息直接落在她的耳廓和颈侧……

    “你准备怎么赔我?”他的唇贴过去,几乎是擦着她的耳朵,声音压得更加低沉……

    气氛直接被逼至最暧昧。

    “我会赔你的!”宋风晚伸手抵在他胸口,“三爷,你喝多了!”

    “确实有点醉。”傅沉低低笑着。

    宋风晚趁机推开他就往卧室狂奔,中途踩到佛珠还差点滑倒……

    回房之后,大口喘着细气,脸红得发烫,她伸手摸了摸嘴唇,被咬的地方破了皮,还有些酥麻,她脑海中居然不自觉的开始回放刚才的情景……

    一遍一遍,不受控制一般。

    她在干嘛?回味那个吻?

    宋风晚急忙跑去洗手间,打开冷水,抄起来,洗了脸,再一抬头,镜中的那张脸,艳色绯红,小嘴更像是涂了层迷人的唇彩……

    泛着诱人的光泽。

    要疯了,她和傅沉都在干嘛啊!

    那可是傅三爷啊……

    宋风晚这一夜是彻夜难眠,偏生这事还没法告诉别人,只能一个人憋着忍着,直至天色渐亮,她才勉强睡了一小会儿。

    **

    七点多傅沉就敲了她的门。

    宋风晚完不知该以何种方式面对他,隔了许久才打开门。

    傅沉今天难得穿了件黑色冲锋衣,整个人显得越发干净清爽。

    “下楼吃饭,待会儿带你去滑雪。”他语气平和,一如往常,就好像昨晚的事情不曾发生一样。

    “三爷,那个……”宋风晚心底过不去啊。

    这怎么说都是她的初吻啊,他怎么能这么若无其事?

    装傻充愣,还是昨晚真的喝醉忘记了?

    那自己怎么办?

    “有事?”傅沉看向她,一本正经。

    “昨晚我……”宋风晚伸手比划着,不知如何描述。

    “你昨晚来我房间了?”

    “嗯。”难不成记起来了?

    “看到桌上有水,不过我的佛珠坏了,你弄的?”

    “嗯。”

    “我昨晚喝多了,没做什么吧?”傅沉偏头打量她。

    宋风晚憋了一肚子质问的话,被他这话一堵,直接懵逼了。

    这让她怎么说?

    说他醉酒强吻自己?

    这种话她一个女孩子怎么说得出口啊。

    “你嘴巴破了,自己咬的?”傅沉垂眸,一脸的严肃认真。

    宋风晚简直想哭,这分明是你咬的。

    她昨天一夜没睡,就是不懂该如何面对他,现在这情况……她也要跟着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我昨夜做梦,梦到一个老流氓强吻我,起来的时候嘴唇就破了。”宋风晚咬了咬牙,她不知怎么解释昨晚的事,傅沉若是不承认,要是再生气,把自己给丢在这儿……

    可是这口气出不来,她又憋屈,只能说做了个梦,被流氓咬了。

    傅沉眸子倏得一沉,转瞬即逝。

    这小丫头片子,变着法儿骂他老流氓是吧。

    **

    两人吃了早餐,宋风晚昨天用力太猛,今天在雪场滑了一个多小时,手臂就酸软得不行,只能坐了缆车在雪山游览一番。

    过了晌午,二人就收拾东西回程。

    宋风晚昨晚一夜没睡好,上车后就睡了,傅沉也没打扰她,专心开车。

    到云锦首府的时候,已是落日时分。

    宋风晚进屋的时候,段林白正晃着腿儿在看球赛,瞥见她嘴上破了一块,当即瞳孔放大。

    “妹妹,你这嘴……”

    “不小心咬破了,我先上楼。”宋风晚干笑着,神情僵硬,分明是有苦难言。

    傅沉紧跟着进屋,段林白立刻贴过去,压低了声音。

    “傅三,你特么太禽兽了吧,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鄙视你,嫌弃你,你看你把人小姑娘嘴咬的,都破皮了……”

    “我昨夜喝多了。”傅沉这话,不算回答,又胜似回答。

    段林白咋舌,“我跟你说,我从来不信什么酒后乱性的浑话,这男人要真的喝多了,神志不清,都特么醉死过去了,身子都萎了,还能干那事儿,不就是想给乱性找个借口嘛……”

    他话没说完,傅沉凉薄的视线射过来,他身子一抖,“安静待着,或者现在回你自己家。”

    段林白咳嗽两声,“我闭嘴,嘿嘿……”

    回家?他爸会弄死他的。

    他就知道,这两人单独出去,准得出事。

    段林白刚回到沙发上,手机就震动起来,他一看来电显示就傻了眼,亲爹电话,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喂——爸。”接起电话,声音略显谄媚。

    “混小子,人都回京了,你住别人家干嘛,赶紧给我滚回来!你在外面浪了这么久,心野了是吧,晚饭前不回来,你就再也别回来了!”说完就把电话撂了。

    段林白愣了两秒,傅沉,你特么混蛋。

    居然通知他爸,这是要搞死他啊。

    他还准备浪几天再回去,这傅沉特么一巴掌就把他拍死了。

    浪个屁啊,收拾东西回家当二十四孝儿子吧。

    ------题外话------

    酒:这锅我不背,我什么都不懂,酒后乱性这种事,和我无关……

    段哥哥:无耻啊,老流氓啊……凑不要脸,你还敢背后告状。

    三爷:赶紧收拾东西回家。

    段哥哥:╭(╯^╰)╮

    **

    我估计晚晚接下来要开始躲着三爷了,哈哈~

    这也算是有突破性进展了吧,撒花撒花~

    日常求个票票,新的一周啦,有票的小伙伴记得支持一下月初哈,么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