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06 哄人,睡到了一张床上(2更)

106 哄人,睡到了一张床上(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傅沉看着面前的小姑娘,细细吸着气儿,眼底都是水光,模样甚是无助。

    自己被她坑了一把,这都没凶她,她倒是委屈上了。

    宋风晚胳膊抬了两下,似要挣脱他的钳制,偏又没力气。

    “哭了?”傅沉有点心烦,还得调整情绪,尽量温声细语。

    “没有。”她抬头,似乎在努力克制什么。

    傅沉俯一低头,凑得近些,让两人视线齐平,他手指微微松开,而是抚上她的头发,“被我吓到了?”

    “嗯?”宋风晚用鼻子轻轻哼了声,眼睛俱是水色。

    凑近了,才发现她额角鼻尖都有些许冷汗,呼出的气息都带着凉意。

    想起以前家里几个小鬼也被吓哭过,他只能耐着性子,柔声安抚,“没事,我不怪你,别哭了。”

    “真的?”宋风晚直视着他,似乎要个保证。

    “嗯。”

    还能怎么办,就算被坑了,心里苦涩,也得忍着,还得哄她啊。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她吸了吸鼻子,“其实……”她咬了咬嘴唇,“我是肚子疼,就……就,就那个……”

    “肚子疼?”傅沉眉心越拧越紧,敢情这小丫头方才是诓了自己,关心则乱,这话一点不假。

    “嗯。”宋风晚是来例假,肚子疼得厉害,准备去楼下看看有没有止疼药。

    没想到在走廊上碰见傅沉,避无可避,想回房的时候,身上疼得没力气,加上心底慌乱,房门愣是打不开,倒是愣生生把她给急哭了。

    “那个?”傅沉长舒一口气,一天在她身上栽了两次。

    算是坑她手里了。

    宋风晚不好意思的点头,“家里有止疼药吗?”她要是这样疼上一宿,明天就不用去上课了。

    “回房等着。”傅沉把她塞回房,才转身往楼下走。

    碰见拐角处的十方,眼神越发冷厉,“还看?”

    十方摸了摸鼻子,您在宋小姐那儿碰壁,来我这儿发什么邪火啊。

    来例假这事儿,还是在傅沉家,宋风晚回屋子后,思忖片刻,还是裹着睡衣又下了楼。

    一楼十分安静,傅沉并不在家,这人敢情把自己扔回房就跑了?

    禽兽!

    宋风晚没好意思惊动别人,忍着腹部的疼痛,撑着桌子,翻找半天,终于在厨房壁橱内找到了药箱,翻出了止疼药,她嘴里碎碎念,恨不能把傅沉骂死,她以为他去帮自己拿药了,果然……

    男人部都是大猪蹄子。

    她撑着腹痛准备去烧点水,刚拧开水龙头,就听见大门打开的声音,傅沉手中提着一个便利袋。

    “来例假,别碰冷水。”傅沉快步走过去,将她拉到一边。

    “我想烧个水。”宋风晚气鼓鼓的盯着他。

    “回房,或者去外面等着。”傅沉拿起电茶壶,注水,插电。

    又从便利袋中拿出两包红糖,顺手把宋风晚好不容易翻找出来的止疼药扔进了垃圾桶,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你……”宋风晚气结。

    你还敢扔我东西?那是我拼了老命找到的。

    “回屋,我待会儿把红糖递给你。”傅沉偏头看她,小姑娘抱着肚子,佝偻着背,看着她的时候,一脸怨念。

    宋风晚怕他又跑了,在厨房跟了他一会儿。

    “还不回去?”傅沉垂眸盯着她,换做平时他巴不得她整天粘着自己,现在不合适。

    “三爷,你真的没谈过女朋友?”他居然知道去买红糖。

    傅沉紧盯着她,神色严肃。

    “我就随便问问,呵呵——”宋风晚悻悻得垂着头,被他看得耳根都开始发热。

    “没有。”

    “我就是……”宋风晚咳嗽两声,舌头有些打结。

    “我姐还没嫁人的时候,每个月总有几天在家指使我干这儿干那儿,作天作地,稍不顺心就对我发邪火,还拿脚踹过我,我问她理由,她说……”

    “就是看我不顺眼。”

    “她说女人这几天,就是脾气爆不好惹,让我有什么不满意的,也给她憋着。”

    傅沉语气平静,像是在闲话家常。

    宋风晚却低头憋着笑,傅三爷被人踹过?

    干得漂亮。

    “笑完就回屋去。”傅沉拍了拍她的脑袋,“身体不舒服别乱跑。”

    宋风晚这才乖巧的回房。

    傅沉泡了红糖水到她房间的时候,也就短短一分钟时间,她趴在床上已经换了二十多种姿势,趴着,跪着,躺着,仰着,怎么都不对,她恨不能拿把刀剖腹自尽才好。

    所以傅沉推门进去的时候,她正像是行尸走肉般瘫着,抱着手机刷微博。

    “喝了吧。”傅沉看她不舒服,玩会儿手机也没管她。

    宋风晚爬起来,抱着杯子,因为太烫,她只能小口抿着,热水过喉,总归觉得舒服一些。

    她平时例假时间还算准时,最近事太多,焦虑太多,推迟了好久,又和傅沉去雪山玩了两天,估计寒气太重,这次来时,疼得格外厉害。

    她正低头喝红糖水的时候,被子一角被人掀开,她还没反应过来,一双温热的手忽然摸到自己腹部。

    “三……”宋风晚懵了,他这是干嘛?

    这次也没喝多吧,趁她体虚,又想对自己不轨?

    就在她想要一脚把他踹开时,更热的东西落在她腹部,一个热水袋。

    “捂着吧。”傅沉手指已经伸出来,坐在床边,神色一如往常,正经又严肃。

    宋风晚闷声点头,看样子被自家姐姐调教得很好啊。

    “你和我说就行,别那个……”幸亏冬天衣服穿得多,不然那手就直接摸到自己身体了。

    “什么?”傅沉故作不知。

    “男女授受不亲,你懂了吧。”

    傅沉看她小脸异常严肃,倒是一笑,忽然凑得进了一些,“需要我对你负责?”

    声音又哑又沉,撩人的好听。

    宋风晚瞳孔微微放大,使劲摇头,她压根不是那个意思。

    负责?

    那你要负的责任可多了。

    宋风晚喝了水,又抱着热水袋,身上热度逐渐回来,舒服得钻进被窝拱了两下,就连傅沉一直在她房间,也没管……

    年叔半夜起来,瞧着厨房有些乱,连药箱都被翻出来了,还有开封的红糖,料想是宋风晚不舒服,想去看看情况。

    她的房门没关,他放轻脚步声,推门进去……

    他原打算看一下她情况如何,若是没事,就关门出去,这一进去……

    他张了张嘴……

    又青白着脸走了出去,那神情恍若见了鬼。

    这三爷和晚晚……

    两人怎么睡到一张床上去了。

    真是大半夜活见鬼,这都没成年啊,他家三爷怎么这点时间都忍不了。

    ------题外话------

    老太太生了三子一女,三爷最小,他头上确实有个敢踹他的姐姐,哈哈……

    晚晚身体不舒服还不忘套路三爷,啧,怎么办,还是得哄着啊。

    段哥哥:凑不要脸,你居然……

    三爷:上床?不好意思,不是第一次了。

    段哥哥:……

    关于大家一直在问的上架问题,应该很快了,嘻嘻~

    推文:苏子欢《霍总,养妻已成瘾》

    她被占尽了便宜!

    警察来了,他西装裤一提,长身而立,道貌岸然的模样装君子,“哪一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和未婚妻开房?”

    一句未婚妻,让苏婠婠从被劈腿的私生女,摇身一变成了霍竞深的妻子。

    南城有传闻,霍家这位继承人俊美不凡,气度矜贵,无论相貌、身家、背景,都是女人眼中最完美的钻石男神。

    可婚后她才知道,这个男人不但禽兽,还很变态,一言不合就喜欢开火车!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