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121 避难,段浪连夜离京(2更)

121 避难,段浪连夜离京(2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晚饭后

    宋风晚钻到画室,段林白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球赛,傅沉则坐在一侧看文件,伸手扶了一下银边眼镜,斯文儒气。

    段林白瞥了他一眼,眼睛又不怎么近视,戴眼镜装什么斯文败类。

    “我去,你说这个人脑子是不是有坑,怎么配合的啊。”段林白情绪激动,一手扶着脖子上的护颈,一手指着屏幕,激动地唾液横飞。

    傅沉习以为常,并不理他。

    “我要是去打职业比赛,保证比他好。”

    “不可能。”傅沉撩着眼皮,神色坦然。

    “怎么不可能,就我这技术……”

    “身高不够。”

    段林白气得咬牙,正要和他讨论一番,电话响了,他父亲的。

    他立刻清了清嗓子,坐直身子,“喂——爸。”

    声音谄媚至极。

    “还要出差几天啊?什么时候回来?”段林白被打这事儿,傅沉帮忙瞒着,无非是说他公事出差,暂时不在京城。

    段林白说话他父亲不一定信,傅沉的话,他倒不会怀疑,所以段林白的助理在出事后,第一时间打电话找傅沉帮忙。

    “过段时间吧,您有事?”

    “你傅奶奶惦记你,说有几个好姑娘要介绍给你认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给你安排一下。”

    段林白一脸懵逼,“爸,我还小,不急吧……”

    “哪里小了,我像你这么大时候,你都上幼儿园了!网上几个小姑娘喊你宝贝儿,你就真把自己当宝宝了?”

    “爸,我没有……”段林白扶着脖子,还不能让自己太激动。

    “你看傅心汉去外面都知道和小母狗玩……”

    段林白愕然,怎么扯到傅心汉了。

    “别等它都有儿子了,还打光棍,不如一条狗,你丢不丢人。”

    我的亲爹,这都能扯到一块儿去。

    “前几天我去你黄叔家喝酒来着。”

    “怎么了,他儿子结婚了?”段林白冷哼。

    “人家都生二胎了,满月酒!”

    段林白咳嗽两声。

    “我就希望在我和你妈老了之后,不在了,你还能有个伴儿,不想你孤苦伶仃一个人……”

    段林白垂着脑袋,得了,又开始走温情路线了。

    “找不到女朋友,你得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眼光太高?别总挑剔人家,你得先看看自己什么德性啊……”

    卧槽?

    段林白身瘫痪般靠在沙发上,催婚就催婚,不带人身攻击的。

    他挂了电话,气若游丝的看着傅沉,“傅三,你妈得有多闲啊,居然要给我安排相亲。”

    “众所周知,我妈疼你。”傅沉哂笑。

    “不行,我得收拾东西,出京避难,太可怕了”

    段林白父母就是独子,又只有他一个儿子,两边催,现在傅老太太又来搅和,他这日子简直举步维艰。

    “准备去哪儿?外面下雪了,我让人送你。”

    “往北方走吧,最近国普遍降温,南方更冷。”

    傅沉点头,临走之前还送了段林白礼物。

    “傅三,我们这么熟了,你干嘛这么客气啊,还送什么东西。”段林白抱着礼物盒,就没撒手。

    “有事打电话。”傅沉巴不得他赶紧走,也不留他。

    段林白是逃难的,走得匆忙,上车之后,拆开傅沉送的礼物……

    两条秋裤,上面还贴了个直跳,洋洋洒洒八个大字,“过冬必备,加绒保暖。”

    段林白捏起秋裤,为毛不是商务黑,而是肉色和粉色,自己在他心里,那么骚气?

    **

    宋风晚隔天起来的时候,段林白已经没了踪影,问及原因,傅沉只说他有事出远门。

    她心底犯嘀咕,伤成那样还往外跑,真是坚强。

    她吃完早餐,就匆匆赶去画室,这时候已经到了最后冲刺阶段,老师能教授的东西有限,大家基本都是各忙各的,来画室,就是图个学习氛围好。

    约莫十点多,高雪匆忙走进画室。

    “宋风晚,你和我出来一下。”打量她的眼神,十分古怪。

    宋风晚放下笔,一边擦手一边往外走,“高老师?”

    “有人找你,你跟我来一下。”高雪领着她往办公室走。

    推门进去,她就瞧见里面坐了中年妇女,戴着眼镜,头发盘起,一丝不苟,精明利落,看向她的时候,明显带着敌意。

    可是这个人她压根不认识。

    “你是宋风晚吧,我是许景程的母亲。”那妇人率先起身。

    宋风晚面上平静,乖巧喊了声,“阿姨。”

    只是这心底却颇不平静,怕是来者不善。

    **

    傅沉此刻原本正在去老宅的路上,宋风晚中饭自己解决,他要去老宅吃饭,下午陪老太太听戏。

    他手机震动着,千江的电话。

    “三爷,那许景程的母亲找到画室来了,正和宋小姐说话。”

    “你先盯着。”

    “方才在画室外面,我看到程岚了。”

    傅沉嘴角勾着笑,许景程喜欢宋风晚的事情,突然被捅破,他本就觉得有些蹊跷,看来,还真是有人贼心不死。

    无风,还想掀起三尺浪。

    ------题外话------

    事出必有因,嘿嘿……

    细想一下吧,许景程父母怎么会知道他早恋,总是有原因的。

    话说段哥哥,天冷了,出门记得穿秋裤啊。

    段哥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